3 月 22 日消息,据国外媒体 CNBC 报道,对针对数据泄密丑闻,Facebook 的 CEO 马克·扎克伯格今日终于打破了沉默。他在 Facebook 主页中发表声明,“我们有责任保护你们的数据,如果我们没能做到,我们就不应该为你们服务。”

 

前情回顾:

泄露门”事件逐渐发酵,处于台风眼的 Facebook 成为了社会舆论的焦点。另外,鉴于此事牵涉甚广,诸如 2 万亿美元的罚单、英国议会的传召等,正向着 Facebook 一步步逼近。

 

Facebook 到底怎么了?我们先来回顾一下整个“泄露门”事件:

 

 

剑桥分析前员工实名爆料,Facebook 深陷“泄露门”事件

当地时间 3 月 17 日,美国纽约时报和英国观察者报共同发布深度报道,曝光 Facebook 超过 5000 万用户信息被泄露,并被一家名为“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公司用于干扰 2016 年美国大选。

 

该报道中,一位剑桥分析前员工 Christopher Wylie 爆料称,其在 2014 年出面代表公司联系了剑桥大学心理学教授、俄罗斯裔美国人 Aleksandr Kogan,双方交谈之后达成一项合作。

 

在合作中,Kogan 利用自身所在的剑桥大学团队开发了一款名为“this is your digital life”(这是我的数字生活)的性格测试 APP,并在 Facebook 平台上线。测试过程中,测试者被要求授权 APP 获取用户 Facebook 资料。

 

这些资料包括什么?包括用户的住址、性别、种族、年龄、工作经历、教育背景、人际关系网络以及在 Facebook 上的点赞、评论等行为。另外,不仅是那些参与调查的用户,在授权的那一刻,其朋友的信息也会被同时泄露。

 

表面上,Kogan 告诉 Facebook“这些个人数据仅供学术研究使用”。而在背地里,他将这些数据全部送到了剑桥分析的手中。

 

与此同时,Kogan 还获得了剑桥分析的 800 万美元资助,建立了一家名为“GSR”的公司,打着“学术研究”的名号,利用那些用“this is your digital life”APP 获取的数据,继续做着数据挖掘与分析的工作。

 

据 Wylie 爆料,最终有 27 万人参与了 APP 的调查测试,但数据显示 Facebook 超过 5000 万用户信息被泄露。也就是说,有 4973 万名用户的信息是被朋友“出卖”的。而这些信息更是成为了剑桥分析手中的利器,在 2016 年美国大选中为特朗普提供帮助。

 

官方推责,CEO 玩“隐身”,2 万亿美元的罚单照开不误

其实,早在 2016 年美国大选期间,Facebook 就曾被曝出干扰美国大选,利用虚假新闻和算法筛选机制左右人们的心理。最终,这件事以扎克伯格发文致歉,并承诺采取一系列措施来检测并识别虚假新闻而告终。

 

而对于此次“泄露门”事件,Facebook 方面也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回应:在发现违规行为之后,Facebook 暂停了剑桥分析在其社交媒体平台购买广告和管理页面的权限,并在封号两天以后,还指责该公司没有完全删除从其平台不当收集的数据。

 

随后,剑桥分析也给出回应,称在两年前得知 Kogan 违反 Facebook 规定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尽快删除了数据,并没有将之用于 2016 年的美国大选。

 

而作为牵涉其中的第三方,特朗普方面也给出了否定的回应。

 

 

这件事其中的波折和真真假假我们不得而知,不过,Facebook 允许第三方获取用户数据、剑桥分析帮助特朗普获得美国大选却是事实。

 

针对此次“泄露门”事件,Facebook 于今天凌晨 1 点在内部举行了员工会议,由 Facebook 一位律师保罗·格雷瓦尔(Paul Grewal)出面主持,并对员工的提问进行回答。

 

截至目前,扎克伯格一直没有出面对“泄露门”作出回应,甚至没有出席此次内部员工会议。对此,官方说法是,其正与 COO 和团队一起加紧寻找此次事件的真相和制定下一步该采取的措施。

 

虽然 Facebook 官方推责,而扎卡伯格玩起了“隐身”,但该有的“处罚”还是一个不少。

 

当前,英国议员已经向 Facebook 发出信函,要求扎克伯格到议会作证,解释 Facebook 与剑桥分析之间的关系,并且还要求他在本月 26 日之前给出回复。

 

与此同时,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也对 Facebook 发起调查,调查其对于个人数据的使用是否违反了 2011 年达成的一项和解协议(Facebook 在隐私设置变化时要事先征得用户同意)。如果违反,那就意味着 Facebook 可能将面临 2 万亿美元的罚单。

 

另外,欧盟执委会也发起了对 Facebook 的调查,看其是否违反史上最严格个资法 GDPR,如若违反,Facebook 或还将面临 2 千万欧元或全球营业额 4%的罚款。

 

目前,因为“泄露门”事件的影响,Facebook 股价在周一大跌近 7%,周二续跌 2.5%,抹平了今年以来的全部涨幅。截至发稿,Facebook 的实时市值为 4884.76 亿美元。

 

纵使在巅峰时期,Facebook 的市值也没达到过 2 万亿美元,更何况如今每况愈下的局面。也因此,对于 Facebook 来说,这些罚单或许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Facebook 引发连锁效应,美国政府、经济大受干扰

在 Facebook 事件爆发之后,投资者等群体担心政府将加强对于社交媒体的监管,也因此,除了处于漩涡中心的 Facebook,其多个“友商”均遭到了股价下跌的情况:Twitter 股价跌幅达到了 9%;Snap 的跌幅为 4%……

 

事实上,早在 2015 年的时候,Facebook 就发现了 Kogan 利用 APP 收集并泄露 Facebook 用户数据的“不正当举动”。彼时,Facebook 的处理方法是将这款 APP 从平台移除,并要求剑桥分析销毁数据。

 

从整个事件来看,Facebook 拥有两大原罪:一则是允许第三方收集并使用 Facebook 的用户数据以作他用,另一则是明知用户数据泄露,却在处理的时候草草了事,甚至不告知用户一声。

 

 

 

在事件爆发之后,“数据安全”成为了人们心中的一块大石。在 Twitter 上,“卸载 Facebook”、“注销 Facebook 账户”等等已经成为了人们的话题中心。

 

当然,不管是卸载应用,还是注销账号,对于用户而言只能是一种“亡羊补牢”的做法。以往用户在平台上所发生的一切行为,早已成为一串串数据被存储在 Facebook 的数据库中。

 

对于互联网应用来说,用户粘性就是它们能够存活的关键。此前,《赫芬顿邮报》和民意调查机构 YouGov 曾联合针对“美国人对 Facebook 的信任度”开展调查。结果显示:28%的人表示“完全不信”,34%的人“不太信”,32%的人“有一点点信”,3%的人“很信任”,3%的人则不确定是否相信。当“泄露门”事件爆发之后,这一不信任数值或许就会无限接近于 100%了,从而让用户在未来拒绝共享自己的数据。

 

一直以来,对于应用软件收集用户数据这件事,因为造成的干扰并不大,人们多只是“心中有数,嘴上不说”。但是,当 Facebook 将此事摊在明面上说开,再兼之事情爆发的严重性,用户之间也恐慌了,其对于 Facebook 的不信任也已经上升为对互联网应用的不信任,譬如被 Facebook 台风尾扫到的 Twitter、snap 等等。

 

与此同时,由于此事又与 2016 年美国大选牵连甚广,连带的,不少人也开始对当年的大选结果存疑——特朗普团队是否真的利用 Facebook 的用户数据对民众的心里实施了干扰?如果真是这样,现在的特朗普真的在当年凭实力获得了民众的认可并获得了最后的成功吗?

 

到目前为止,扎克伯格还没有回应,事情真相到底如何还有待进一步的调查结果。不过,因为一个人的爆料,从 Facebook 到美国社交科技公司,再到当前美国政府,每一环都受到了民众的关注和质疑。不管是看美股的跌势,还是看民众的信任,毫不夸张的说,在此次事件中,Facebook 和美国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最后

随着智能化时代的渐渐逼近,“数据”已经成为了“动力源泉”之一。

 

毋庸置疑的,此次 Facebook 引发的“泄露门”事件必将引起人们在数据隐私方面的安全恐慌,从而引发企业与用户之间的信任危机。

 

国内同是如此,此前,因大数据、用户隐私问题,人民日报三评今日头条、支付宝年度账单事件、大数据“杀熟”……这些事件与 Facebook 的“泄露门”在本质上是一样的,平台半强制性的收集用户数据并进行分析利用。

 

对于这些大数据乱象,国内一家 AI 数据服务公司的负责人称,利用大数据侵害他人权益是一件非常不友好的行为,而我们也都知道,行为发生的原因是利益的驱使。希望相关部门尽快建立数据行业规则,确保数据安全的同时,也能确保数据源不收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