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 太热了,工信部要求我们谨慎对外。”近日,接近某通信企业高层的李靖(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根据规划,我国最早 2019 年下半年部分城市就能用上 5G,2020 预计开始规模商用。

 
5G 的来临,意味着三大运营商在技术上重新回到起跑点,有望重构市场竞争格局,而现状却并不如人意。多位业内人士对记者都表达了类似的观点,运营商面临 5G 建设资金压力。兴奋与忐忑笼罩着三大运营商,特别是市场份额落下一大截的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
 
“三大运营商面对 5G 建设态度暧昧,期待新技术的应用,同时担忧力不从心。怕被竞争对手赶超,同时投资压力太大,4G 成本还没收回。”一位黑龙江运营商人士告诉记者。
 
4G 仍在投入期 成本未收回
目前,我国已经在多个城市进行了 5G 规模试验。根据相应规划,我国有望在 2019 年实现部分地区 5G 预商用,2020 年实现大规模正式商用。
 
而实际上,用户真的快要用上 5G 了吗?机构预测,类比 4G 用户增长速度,预计 2022 年 5G 渗透率将提升至 60%。也就是说要到 2022 年,超过一半的用户才会用上 5G 手机。运营商作为通信网络建设、经营的主体,直接影响用户何时能用上新一代高速通信技术。
 
在此之前,三大运营商一直在追求 4G 网络在全国范围内的深度覆盖。从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财报中可以看出,4G 网络优化建设仍然是运营商今年的重点。2018 年,移动在 4G 上面的投入预计在 500 亿量级,去年联通混改的资金也有很大比例用在了 4G 网络上。
 
以中国移动为例,2013 年末中国移动获得 4G TD 牌照,2014 年起中国移动 4G 网络开启规模建设和商用。财报数据显示,2014 年到 2017 年间,中国移动 4G 网络投入分别为 806 亿元、791 亿元、830 亿元和 657 亿元,2018 年这一数字预测为 585 亿元,五年之间中国移动在 4G 网络上的投资超过 3600 亿元。
 
数据显示,截至 2017 年末,中国移动全国 4G 基站 187 万个,覆盖全国 99%的人口。中国联通、中国电信 4G 基站总数同期分别为 85 万个、117 万个。按此估算,加上其他配套设施费用,三大运营商在 4G 网络上的建设至少在 8000 亿规模。
 
李靖告诉记者,运营商 4G 建设要进偏远乡村,实现普遍服务,而这些地方的投入与产出是无法平衡的,从整体上来看,目前运营商 4G 的投入还尚未收回。“一方面要盈利,另一方面也要做好国家信息基础建设。运营商盈利空间越来越小。”李靖对记者表示。
 
此外,提速降费工作一再推进,也让三大运营商业绩压力增加不小。去年 9 月份取消长途、漫游费之后,今年 7 月份起运营商“流量漫游费”将消失。
 
5G 需精准投资 寻低成本方案
中信建投通信行业分析部门给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预计我国 2019 年起将正式开启 5G 建设,2020 年起大规模建设。预计未来 5G 基站量将是 4G 的 2 倍,运营商 5G 建网主体投资可能将达 1.23 万亿元,较 4G 投资增长 68%。
 
5G 除了继续提高网速外,还将满足人与物、物与物通信需要的低时延、高可靠和高密度的性能,最终开启“万物互联”时代,这些都使得 5G 建设成本相较于 4G 时代陡增。
 
5G 建设方式是选择独立组网还是非独立组网?三大运营商都没有对记者给出明确答复。一位运营商人士对记者表示,业界一般而言都是推荐独立组网,而这意味着更高的投入。
 
华为方面告诉记者,不同国家地区可能需要适用不同的策略,在中国,从非独立组网逐渐过渡到独立组网,升级更平滑,更适合国情。
 
考虑到现网资源兼容,运营商可能会在某些人员密集区域建设 5G 网络,其他地方使用 4G 网络,以实现 4G 网络和 5G 网络的互补。被问及是否出于“节约成本”考虑,上述运营商人士直接用了一个“穷”字来描述了运营商面临的尴尬,“不会全网都做,毕竟要考虑实际应用”。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凭借中国移动目前四千多亿的现金流,中国移动单独建设一张全国性 5G 网络是有可能的。
 
从现在的情况看,中国移动在 5G 建设方面最为积极,但也面临 5G 建设的成本压力。中国移动副总裁李正茂在 2018 年世界移动大会上表示,5G 组网建设难度高、投资大,受商用频段高、新增站址困难等因素影响,即便使用中频段,实现网络连续覆盖也有很高的难度。成本方面,大规模天线使 5G 基站成本更高,还需新建或大规模改造核心网和传输网,各运营商均需探索低成本解决方案。
 
中国电信方面也表示,如何充分发挥 5G 技术优势、合理利用 4G 已有投资,在保证业务能力和用户感知的基础上实现网络投资与价值最大化,是全球运营商的重要课题。
 
“目前业界比较公认的观点是,5G 应该精准投资,不应该全面铺开。网络虽然是运营商的核心竞争力,但是业务模式、服务也是可以推动信息社会前进的一个动力。”李靖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