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2G 退网全面启动大会”开启了河南周口联通的 2G 退网工作,4 月 1 日起,周口联通针对新增用户已经关闭 2G 业务选项,同时针对 2G 老用户调整市场政策,推动 2G 用户尽快迁移到 4G。启动大会当天,周口联通在两个试点区域关闭了 117 个 2G 基站。
 
“在 2G 退网纳入联通省公司业绩考核之后,各地方公司的 2G 退网工作都在陆续展开。”知情人士透露,“在 2018 年对省公司的 KPI 中,2G 退网占到了 6 分。”
 
作为人口大省,河南依然存留了大量 2G 用户。2017 年,整个河南省境内,2G 用户总量从 2454 万减至 1720 万,减少了 734 万户。2G 基站数量从 75751 个减至 74948 个,共退网 803 个。相比之下,河南周口仅在试点区域当天就关闭了 117 个基站,2018 年,整个河南省的 2G 退网进程都在加速。
 
但在全国,2017 年底仍有 157 万个 2G 基站、2.9 亿的 2G 用户,以及较为依赖 2G 网络的海量物联网设备,2G 退网任重道远。
 
退网政策松绑
2017 年 7 月,新加坡、中国台湾地区、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等国家与地区已经关闭或即将关闭 2G 网络。
 
大多国际运营商比中国提前 8 年进入 3G 时代,提前 4 年开启 4G 网络,2G 存量用户在超过 15 年的时间里基本全部转移到 3G、4G 网络中。近两年中,多个国际运营商为了提高频谱效率、降低成本,逐步开始关闭 2G 网络。
 
在国内,工信部也早已对运营商实行政策松绑。2016 年底,工信部已经发布《关于同意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调整部分频率用于 LTE 组网的批复》,同意中国联通关于重耕 2G、3G 频率资源用于 4G 网络的请示。2017 年初,中国联通开始在部分省份启动 2G 退网工作。
 
2017 年 6 月,工信部又发文许可允许运营商在 GSM 频段上部署 NB-IoT 系统,其后,中国移动在原有 2G 频段上建设基于 4G 的 NB-IoT 网络。原用于部署 2G 网络的 900Mhz、1800Mhz 属于优质频段,也是目前运营商急需的资源。现阶段,运营商已经在城市地区完成 4G 覆盖,并进一步将深度覆盖范围从城镇地区向偏远农村地区辐射,优质频段可以减少运营商的覆盖成本,以及日后的维护费用。也正是因此,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移动总经理赵大春建议全面开放 900M 低频段用于 4G 建设,以“加快实施网络扶贫,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8 年 4 月 3 日,中国移动获发 FDD 牌照,不过,目前工信部暂未发布许可中国移动重耕 2G 频率用于 4G 网络建设的通知。对中国移动而言,2G 退网频率暂时只能用于物联网,而非数据业务,频谱重耕政策并未完全松绑。
 
这或许是监管部门为弱势运营商预留的政策窗口期,中国联通或许能够借助相对有利的频谱重耕政策挽回部分劣势。
 
2G 基站逆势增长
“从技术上来说,2G 退网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实现。”一位中国联通内部人士透露,“但各省的用户、网络情况不同,很难统一安排。”也正是因此,目前运营商均为从集团层面发布关于退网的声明,仅各省、市公司分别推动。
 
对运营商而言,2G 用户与 4G 用户带来的收入差距极大。在中国联通,2G/3G 用户的 ARPU 值(平均每月支出)仅 23.4 元,但 4G 用户的 ARPU 值则达到 63.4 元,比前者高出 170%。而在中国移动,2/3G 用户、4G 用户 ARPU 值分别为 33.9 元、66.4 元,同样差距极大。
 
运营商期望用户能够尽快迁移。但 2G 用户向 4G 迁移的速度在放缓,2016 年 -2017 年,2G 用户总数从 3.8 亿降至 2.9 亿,仅迁移约 9000 万用户,而上一年度,2G 用户迁移了超过 1.8 亿。现存的 2.9 亿用户难以割舍,各地运营商在推动退网时在投入营销资源,以尽量实现“用户不流失”为前提。
 
此外,“虽然腾出一部分频率给 4G 用,但为了保证通话质量、保证覆盖率,2G 基站数量还要维持。”一业内人士介绍,“而且,一些偏远地区还是会建设部分 2G 基站,毕竟 GSM 的成熟度太高,设备便宜很多。”
 
而除运营商之外,高速发展的物联网公司也较为依赖 2G 网络的成熟度。“一个 2G 模块可能就 10 多块钱,但 4G 模块要贵几倍。”一位 POS 机生产企业内部人士告诉记者,“目前,绝大多数 POS 机都是用的 2G 网络。”
 
目前,仅中国移动就拥有 2.3 亿的物联网设备,且大部分运营在 2G 网络。需要指出,由于物联网设备设计生命周期较长,其迁移频率还要远低于消费者市场。虽然目前运营商已经投入数十亿元推动 NB-IoT 产业链成熟,但距离主导蜂窝物联网仍有小段距离。
 
也正是因此,2016 年 -2017 年,中国 2G 基站数量并未减少,反而逆势增长 3 万个,从 154 万个增至 157 万个。有着庞大的用户资产“掣肘”,追求频谱效率、期望尽早完成 2G 退网的运营商显然无法一蹴而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