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叫 5G NR,5G 家族的一员。最近关于我的传闻太多,言三语四之声不绝于耳,为此本人今天终于鼓起勇气走向前台,揭开神秘的面纱,向大家做一个完整的自我介绍。
 
5G 部署选项
一说到“部署选项”这事,说实话,我觉得自己有点“奇葩”。
 
大家都知道我的前辈叫“4G”,4G 系统构架主要包括无线侧(即 LTE)和网络侧(SAE),准确点讲,这个 4G 系统构架在 3GPP 里叫 EPS(Evolved Packet System,演进分组系统),EPS 指完整的端到端 4G 系统,它包括 UE(用户设备)、E-UTRAN(演进的通用陆地无线接入网络)和 EPC 核心网络(演进的分组核心网)。
 
▲EPS、EPC、E-UTRAN、SAE 和 LTE 的技术定义
 
这个 EPS 是为移动宽带而设计的。
 
从 3G 演进到 4G,我称之为”整体演进“,即包括接入网和核心网的 EPS 整体演进到 4G 时代。
 
可到了 5G 我这儿就不一样了,那个 3GPP 组织把接入网(5G NR)和核心网(5G Core)拆开了,要各自独立演进到 5G 时代,这是因为 5G 不仅是为移动宽带设计,它要面向 eMBB(增强型移动宽带)、URLLC(超可靠低时延通信)和 mMTC(大规模机器通信)三大场景。
 
于是,5G NR、5G 核心网、4G 核心网和 LTE 混合搭配,就组成了多种网络部署选项。
 
这就像商家推出的多款套餐组合,总有一款适合你。
 
嗯,主要有这些组合套餐:选项 3/3a/3x、7/7a/7x、4/4a 为非独立组网(NSA)构架,选项 2、5 为独立组网(SA)构架。
 
选项 3 系列:3/3a/3x
 
2017 年 12 月完成的 3GPP Release 15 NSA NR 标准正是基于选项 3 系列。
 
在选项 3 系列中,UE 同时连接到 5G NR 和 4G E-UTRA,控制面锚定于 E-UTRA,沿用 EPC(4G 核心网),即“LTE assisted,EPC Connected”。
 
对于控制面(CP),它完全依赖现有的 4G 系统——EPS LTE S1-MME 接口协议和 LTE RRC 协议。
 
但对于用户面(UP),存在变数,这就是选项 3 系列有 3、3a 和 3x 三个子选项的原因。
 
选项 3、3a 和 3x 有啥区别呢?
 
选项 3
 
选项 3 其实就是参考 3GPP R12 的 LTE 双连接构架,在 LTE 双连接构架中,UE 在连接态下可同时使用至少两个不同基站的无线资源(分为主站和从站);双连接引入了”分流承载“的概念,即在 PDCP 层将数据分流到两个基站,主站用户面的 PDCP 层负责 PDU 编号、主从站之间的数据分流和聚合等功能。
 
 
LTE 双连接不同于载波聚合,载波聚合发生于共站部署,而 LTE 双连接可非共站部署,数据分流和聚合所在的层也不一样。
 
选项 3 指的是 LTE 与 5G NR 的双连接(LTE-NR DC),4G 基站(eNB)为主站,5G 基站(gNB)为从站。
 
但是,选项 3 的双连接有一个缺点——受限于 LTE PDCP 层的处理瓶颈。
 
众所周知,5G 的最大速率达 10-20Gbps,4G LTE 的最大速率不过 1Gbps,LTE PDCP 层原本不是为 5G 高速率而设计的,因此在选项 3 中,为了避免 4G 基站处理能力遭遇瓶颈,就必须对原有 4G 基站,也就是双连接的主站,进行硬件升级。
 
升级后的 4G 基站,或者说 R15 版本的 4G 基站,叫 eLTE eNB,同时,迁移入 5G 核心网的 4G 基站也叫 eLTE eNB,因为 5G 核心网引入了新的 NAS 层,这在后面会讲到。e 就是 enhanced,增强版的意思。
 
但一定有运营商不愿意对原有的 4G 基站升级,于是,3GPP 就推出了两个“变种”选项——选项 3a 和 3x。
 
嗯!总有一款套餐适合你!
 
选项 3a
 
选项 3a 和选项 3 的差别在于,选项 3 中,4G/5G 的用户面在 4G 基站的 PDCP 层分流和聚合;而在选项 3a 中,4G 和 5G 的用户面各自直通核心网,仅在控制面锚定于 4G 基站。
 
 
你不是嫌升级 4G 基站麻烦吗,这下我跳过 4G 基站得了。
 
选项 3x
 
选项 3x 可谓选项 3 的一面镜子。为了避免选项 3 中的 LTE PDCP 层遭遇处理瓶颈,其将数据分流和聚合功能迁移到 5G 基站的 PDCP 层,即 NR PDCP 层。
 
 
反正我 5G 基站的处理能力很强嘛,这下不用担心处理瓶颈的问题了。
 
从目前来看,除了中国运营商,全球很多领先运营商都宣布支持选项 3 系列,以实现最初的 5G NR 部署。
 
原因很简单:
 
1)选项 3 系列利旧 4G 网络,利于快速部署、抢占市场,而且成本还不高;
 
2)目前 5G 三大场景中,eMBB 是最易实现的,选项 3 系列可谓是 LTE MBB 场景的升级版。
 
比如美国运营商,可选择选项 3 系列,在现有的 LTE 网络上搭配他们的 5G 毫米波固定无线。
 
这些运营商对选项 3 家族的青睐程度可表示为:选项 3x > 选项 3a > 选项 3。选项 3x 面向未来,无需对原有的 LTE 基站升级投资;选项 3a 简单朴素;至于选项 3,由于要对 LTE 网络再投资,嫌弃它的人比较多一点。
 
可是,中国运营商为啥不爱选项 3 系列呢?至少目前中国电信已宣布 5G 采用独立部署方式。
 
因为梦想更大啊!
 
接下来介绍完选项 2 你就明白了!
 
选项 2
 
选项 2 就是独立组网,一次性将 5G 核心网和接入网一起”打包“迈进 5G 时代,与前 4G 网络少有藕断丝连的瓜葛。
 
 
这种方式的优点和缺点都很明显。一方面,它直接迈向 5G,与前 4G 少有瓜葛,所以减少了 4G 与 5G 之间的接口,降低了复杂性。
 
另一方面,与选项 3 系列依托于现有的 4G 系统用 5G NR 来补盲补热点的方式不同,选择选项 2 的运营商背后一定隐藏着更大的野心——一旦宣布建设 5G 网络,就意味着大规模投资,建成一个从接入网到核心网完整独立的 5G 网络。

 

 
选项 7 系列
 
选项 7 系列包括 7、7a 和 7x 三个子选项,类似于选项 3,可以把它看成是选项 3 系列的升级版,选项 3 系列连接 LTE 核心网(EPC),而选项 7 系列则连接 5G 核心网,即“LTE assisted,5G CN Connected”,NR 和 LTE 均迁移到新的 5G 核心网。
 
 
选项 4 系列
 
选项 4 系列包括 4 和 4a 两个子选项。在选项 4 系列下,4G 基站和 5G 基站共用 5G 核心网,5G 基站为主站,4G 基站为从站。
 
 
 
选项 4 系列要求一个全覆盖的 5G 网络,因而采用小于 1GHz 频段来部署 5G 的运营商比较青睐这种部署方式,比如美国 T-Mobile 计划用 600MHz 部署 5G 网络。
 
选项 5
 
选项 5 将 4G 基站连接到 5G 核心网,与选项 7 类似,但没有与 NR 的双连接。
 
也就是说,选择选项 5 的运营商只考虑核心网演进到 5G,但并不将无线接入网演进到 5G NR。大概是为了减少投资,而又看好具备网络切片能力的 5G 核心网吧!估计有些 4G 专网会喜欢这一部署方式吧!
 
选项 6
 
已被 3GPP 残忍抛弃,不再赘述。
 
总结一下,运营商的 5G 部署路径主要有三种方式:
 
 
①非独立部署(NSA):LTE + 5G NR 毫米波
 
此种部署方式以美国 Verizon 和 AT&T 为代表,在现有的 LTE 网络上部署 5G NR 毫米波来补充覆盖热点或部署 5G 固定无线。
 
②非独立部署(NSA):LTE + 小于 6GHz NR 频段
 
此种部署方式可快速实现更好的 5G NR 覆盖,但存在 4G LTE 和 5G NR 之间的接口和载波聚合等技术的复杂性。
 
对于非独立部署,演进路径分为两条:
 
路径一:选项 3 系列—>选项 2:先部署 5G 无线接入网,再部署 5G 核心网,最后将 5G 无线接入网迁移到 5G 核心网。
 
路径二:选项 3 系列—>选项 7 系列或者选项 5:先部署 5G 无线接入网,再部署 5G 核心网,最后将 4G 和 5G 无线接入网一起接入 5G 核心网。
 
③独立部署
 
就是直接部署一张完整的 5G 网络,简化了非独立部署向 5G 核心网迁移的过程,复杂性较低,但更要求完整成熟的 5G 覆盖和生态。

 

 
5G NR 频谱
上面提到的各种组合套餐,都离不开最重要的原材料——频谱资源。
 
5G NR 如何定义和分配频谱?
 
与 2/3/4G 时代不同,5G 频谱分配的基本原则叫 Band-Agnostic,即 5G NR 不依赖、不受限于频谱资源,在低、中、高频段均可部署。
 
在 R15 版本中,定义了两大 FR(频率范围):
 
 
FR1:
 
• 450MHz 到 6000MHz
 
• 频段号从 1 到 255
 
• 通常指的是 Sub-6Ghz
 
FR2:
 
• 从 24250MHz 到 52600MHz
 
• 频段号从 257 到 511
 
• 通常指的是毫米波 mmWave(尽管严格的讲毫米波频段大于 30GHz)
 
与 LTE 不同,5G NR 频段号标识以“n”开头,比如 LTE 的 B20(Band 20),5G NR 称为 n20。
 
目前 3GPP 已指定的 5G NR 频段具体如下:
 
FR1
 
 
FR2
 
 
我们再比较一下 LTE 的频段分配:
 
 
 
很明显,一些 LTE 频段也指定给了 5G NR,但细心一点你还会发现,在有些频段号上,5G NR 频段在 LTE 频段上进行了合并或扩展,比如,LTE 的 B42 (3.4-3.6 GHz) 和 B43 (3.6-3.8 GHz) 合并为 5G NR 的 n78(3.4-3.8 GHz),且 n77 还进一步将其扩展到 3.3-4.2GHz。

 

 
原因有两点:①满足 5G NR 的大带宽需求②满足全球运营商在 3.3-4.2GHz 频段内的 5G 部署需求。
 
第①点不用解释,大家都懂的,主要说说第②点原因。
 
嗯!其实一张图就看明白了:
 
 
上图是全球各国在 C 波段的可用频段,可用频段范围参差不齐,而 n77 的频段范围刚好将其全部覆盖,通吃!
 
值得一提的是,在 FR1 中引入了 SUL 和 SDL,即辅助频段(Supplementary Bands),这是什么鬼?
 
众所周知,手机的发射功率低于基站发射功率,3.5GHz 的覆盖瓶颈受限于上行,工作于更低频段的 SUL(上行辅助频段)就可以通过载波聚合或双连接的方式与下行 3.5GHz 配和,从而补偿 3.5GHz 上行覆盖不足的瓶颈,这大概和华为提出的上下行解耦是一致的吧。
 
 
问题来了,上面列了这么多 5G NR 频段,先锋频段是哪些?
 
主要有:n77、n78、n79、n28、n71。
 
n77 和 n78,即 C-BAND,是目前全球最统一的 5G NR 频段。
 
n79 也可能用于 5G NR,主要推动国家是中国、俄罗斯和日本。
 
n28 就是传说中的 700MHz,由于其良好的覆盖性,同样是香饽饽,在 WRC-15 上已经确定该频段为全球移动通信的先锋候选频段,如果这段频段不能充分利用,实在是太可惜了。
 
n71 就是 600MHz,目前美国运营商 T-Mobile 已宣布用 600MHz 建 5G。
 
关于毫米波频段,美国、日本和韩国正在试验 5G 28GHz 毫米波频段,初期要实现 5G 固定无线接入代替光纤入户的最后几百米。
 
不过,目前美日韩的 28GHz 并不在 ITU WRC(世界无线电通信大会)考虑范围之内,尽管 3GPP 列入了这一频段(n257),但最终还需要 ITU 批准。
 
至于 n258,研究称该频段可能会影响卫星通信系统,或将因为要考虑足够的保护频带而进行调整。
 
5G NR 物理层
波形和多址接入方案
3GPP 提出了许多波形选项,这是一道很难的选择题,需考虑与 MIMO 的兼容性、频谱效率、低峰均功率比(PAPR)、URLLC 用例、实现复杂度等多种因素。
 
目前 3GPP Release 15 已确定,CP-OFDM 支持 5G NR 的上行和下行,也引入了 DFT-S-OFDM 波形与 CP-OFDM 波形互补。CP-OFDM 波形可用于单流和多流(即 MIMO)传输,而 DFT-S-OFDM 波形只限于针对链路预算受限情况的单流传输。
 
对于 5G mMTC 场景,正交多址(OMA)可能无法满足其所需的连接密度,因此,非正交多址(NOMA)方案成为广泛讨论的对象。
 
Numerologies
Numerology 这个概念可翻译为参数集,大概意思指一套参数,包括子载波间隔,符号长度,CP 长度等。
 
由于 5G NR 面向三大场景,要适用于大量的用例,因而需要一个可扩展且灵活的物理层设计,并且支持不同的、可扩展的 Numerologies。
 
ODFM 的核心思想是将宽信道划分为若干正交子载波,子载波间隔(subcarrier spacing)、符号长度、循环前缀(cyclic prefix,CP)和 TTI 这一系列参数定义了 OFDM 如何划分子载波,Numerologies 指的就是这些参数的不同搭配。
 
Numerologies,里面隐藏着博大精深的——权衡之术,这很 3GPP。
 
子载波间隔:
 
子载波间隔是符号时间长度(Symbol Duration)与 CP 开销之间的权衡——子载波间隔越小,符号时间长度越长;子载波间隔越大,CP 开销越大。为了实现不同 Numerologies 之间的高复用率,3GPP 确定了 ∆f * 2^m 的原则。
 
所谓 ∆f * 2^m,指 5G NR 最基本的子载波间隔与 LTE 一样,也是 15kHz,但可根据 15*(2^m) kHz,m ∈ {-2, 0, 1, ..., 5}灵活扩展,也就是说子载波间隔可以设为 3.75kHz、7.5kHz、15kHz、30kHz、60kHz、120kHz...(如下表):
 
 
 
如此一来,子载波间隔可随着其工作频段和 UE 的移动速度变化而变化,最小化多普勒频移和相位噪声的影响。
 
CP 长度:
 
CP 长度是 CP 开销和符号间干扰 ISI 之间的权衡——CP 越长, ISI 越小,但开销越大,它将由部署场景(室内还是室外)、工作频段、服务类型和是否采用采用波束赋形技术来确定。
 
每 TTI 的符号数量:
 
这是时延与频谱效率之间的权衡——符号数量越少,时延越低,但开销越大,影响频谱效率,建议每个 TTI 的符号数为 2^N 个,以确保从 2^N 到 1 个符号的灵活性和可扩展性,尤其是应对 URLLC 场景。
 
总而言之,不同的 Numerologies 满足不同的部署场景和实现不同的性能需求,比如,子载波间隔越小,小区范围越大,这适用于低频段部署;子载波间隔越大,符号时间长度越短,这适合于低时延场景部署。

 

 
帧结构
甭管你怎么组合,采用哪种 Numerologies,5G 无线帧和子帧的长度都是固定的——一个无线帧的长度固定为 10ms,1 个子帧的长度固定为 1ms,这与 LTE 是相同的,从而更好的保持 LTE 与 NR 间共存,利于 LTE 和 NR 共同部署模式下时隙与帧结构同步,简化小区搜索和频率测量。
 
不同的是,5G NR 定义了灵活的子构架,时隙和字符长度可根据子载波间隔灵活定义。
 
所以,我们简单将 5G 帧结构划分为由固定结构和灵活结构两部分组成(如下图)。
 
 
这就好比建房子,框架结构定好了,里面的空间可根据自己需要灵活布置。
 
物理信道带宽
在小于 6GHz 频段(FR1)下,5G NR 的最大信道带宽为 100MHz,在毫米波频段(FR2),5G NR 的最大信道带宽达 400MHz,远远大于 LTE 的最大信道带宽 20MHz。
 
但更值得一提的是,5G NR 的带宽利用率大幅提升到 97%以上(LTE 的带宽利用率只有 90%)。
 
如何理解 5G NR 带宽利用率提升?
 
做一道计算题:
 
10MHz 的 4G 信道有 50 个 RB,每个 RB 有 12 个子载波,那么 10MHz 4G 信道总共 600 个子载波。由于每个子载波有 15kHz 的间隔,15*600 就等于 9000kHz 或 9MHz,这意味着在 10Mhz 的信道中,只有 9MHz 被利用,而大约 1MHz 被留下作为保护频带,所以 LTE 的带宽利用率只有 90%。
 
以此类推,20MHz 的 4G 信道有 100 个 RB,它仅使用了 20MHz 带宽中的 18MHz;50MHz 的 4G 信道有 250 个 RB...
 
猜猜看,50MHz 的 5G 信道有多少个 RB 呢?275 个。
 
如下图,这是在不同的 Numerologies 下,不同的子载波间隔对应的最小和最大 RB 数计算表:
 
 
调制方式
上下行 OFDM 调制+CP:QPSK、16QAM、64QAM 和 256QAM。
 
上行 DFT-s-OFDM+CP:π/ 2-BPSK、QPSK、16QAM、64QAM 和 256QAM。
 
上行增加了π/ 2-BPSK,主要考虑在 mMTC 场景下,数据速率低,以实现功放的更高效率。
 
除了π/ 2-BPSK,5G NR 与 LTE-A 使用的调制阶次是相同的,不过 3GPP 正在考虑将 1024QAM 引入。
 
信道编码
在信道编码上,5G NR 与 LTE 完全不同。
 
众所周知,LTE 中控制信道采用 TBCC,数据信道采用 Turbo 码,因为不同信道的有效载荷和需求不同, 5G NR 应该与此类似。不过 5G NR 的数据信道采用 LDPC 码,代替了 LTE 的 Turbo 码;5G NR 的广播信道和控制信道采用 Polar 码,代替了 LTE 的 TBCC 码。
 
为什么数据信道用 LDPC 码代替 Turbo 码?
 
Turbo 码的特点是编码复杂度低,但解码复杂度高,而 LDPC 码刚好与之相反。考虑在 eMBB 场景下,码块大于 10000 且码率要达到 8/9,这对于解码复杂度高的 Turbo 码是硬伤,而 LDPC 的解码算法相对更简单实用,刚好合适。
 
这就像有首歌唱的,刚好遇见你。
 
此外,LDPC 本质上采用并行的处理方式,而 Turbo 码本质上是串行的,因而 LDPC 更适合支持低时延应用。
 
至于 Polar 码,尽管提出较晚,但其兼具编码和解码复杂度低的特点,且非常灵活,在任何码长和码率下都具有良好的性能,当然成为了控制信道的不二选择。
 
多天线技术和波束赋形
考虑 5G 频谱分配原则为 Band-Agnostic,在低、中、高频段均可部署,由于不同的频段有不同的无线特性,因此对 MIMO 系统的设计也不尽相同。
 
再回头看看 5G 的频段分配表,较低的频段工作于 FDD 模式,FDD 上下行工作于不同频段,上下行链路传播特性不同,因此引入下行 CSI-RS 和上行报告是必需的;同时,低频段的带宽较小,还需支持 MU-MIMO 来增强容量。对于这些频段,3GPP 计划扩展和增强 R13 和 R14 的 FD-MIMO 技术,以支持 64、128、256 天线阵元,同时提供灵活的 CSI 采集和波束赋形。
 
较高的频段工作于 TDD 模式,TDD 上下行工作于同一频段,上下行链路传播特性基本相同,因此可充分利用 TDD 上下行信道的互易性,使得基站能够直接基于检测上行信道状态信息来确定下行发射预处理策略。
 
对于高频段的毫米波,由于其传播损耗更大、覆盖距离更短,因此将引入更多数量的天线阵元,以增强波束赋形增益。不过,问题又来了,天线阵元越多,就意味着传统的数字波束赋形技术的系统设计越复杂,成本越高,5G NR 就不得不又用到博大精深的权衡之术——混合波束赋形技术。
 
另外,众所熟知的 LTE 用多种传输模式(TM)来实现和优化不同场景下的 MIMO 性能,但这些传输模式之间是无法实现动态切换的,它不能适应动态变化的场景,因此,5G NR 将考虑传输模式的动态适应。

 

 
5G NR 用户面
4G LTE 用户面协议栈由 PDCP、RLC 和 MAC 层组成,其广泛支持从低速物联网终端到可达 1Gbps 的高速高端终端,为移动互联网和 4G 蜂窝物联网时代立下汗马功劳。
 
5G NR 用户面协议栈基于 LTE 设计,但时代不同,当然有差异。
 
首先它引入了新的 SDAP 层,SDAP 全称 Service Data Adaptation Protocol,这个 SDAP 层很有意思,我们赶紧来介绍一下。
 
 
我们依稀还记得,网优雇佣军曾经在 2016 年的时候吐过一次槽(不好意思,没控制住),大意是讲我们的无线网络不具备洞悉流量的能力,痛失实时改善用户体验的机会。
 
5G 以用户为中心,无非就是改善用户体验,当然要谈及 QoS。但大家都知道的,4G 网络的 QoS 是由核心网发起的、以承载为基本粒度的,而无线接入网不过是执行核心网的强制策略,就是一个打工的。
 
这样的 QoS 机制缺点突出,QoS 等级数量有限,无法实时调整,面向缤纷复杂的未来应用,这种预定义式的 QoS 方式太粗犷且缺乏灵活性。
 
5G 在这方面向前迈进了一大步。5G 核心网支持基于 IP 流而不是 EPS 承载的 QoS 控制,从而实现更灵活和更精细的 QoS 控制。
 
具体的讲,它通过 5G 核心网和基站之间单独的 PDU 对话隧道来实现多个 IP 流的独立无线承载映射,在 PDCP 层之上引入 SDAP 层,SDAP 层执行 IP 流和无线承载之间的映射。在 SDAP 层,在封装 IP 包时,IP 头包含这些数据包的 QoS 标识符 (QFI)。
 
新引入的 SDAP 层首次实现了真正的端到端的 QoS 机制。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PDCP 层分集传输。
 
5G 要支持 URLLC 场景,要实现超可靠低时延通信,但是,无线信号变化莫测,用户行为捉摸不定,无线信号质量的恶化和基站的拥塞均受制于各种不可控因素,要想实现稳定的传输可靠性真的好难啊。
 
怎么办呢?那就通过载波聚合和多连接技术,使用频率分集的方式来实现对单个终端的传输可靠性。
 
 
如上图所示,数据包在 PDCP 层处理和复制,并通过每个 RLC 层,再通过相关的 CC 发送,接收端处理较早到达的数据包,同时抛弃较晚到达的复制的数据包。
 
简而言之,就是在多个无线链路上传输相同的数据的方式,来抵御无线环境恶化带来的影响,保障通信链路的可靠性。
 
5G NR 控制面
5G NR 控制面使用的 RRC 协议基本与 LTE 一致,作为无线资源控制层,RRC 负责连接管理、接入控制、状态管理、系统信息广播等功能。如下图所示:
 
 
首先在 RRC 状态上,与 LTE 只有 RRC IDLE 和 RRC CONNECTED 两种 RRC 状态不同,5G NR 引入了一个新状态——RRC INACTIVE。
 
 
新引入 RRC INACTIVE 状态与 3G 的 CELL_PCH 差不多,其目的是降低连接延迟、减少信令开销和功耗,以适应未来各种物联网场景。
 
在 RRC INACTIVE 状态下,RRC 和 NAS 上下文仍部分保留在终端、基站和核心网中,此时终端状态几乎与 RRC_IDLE 相同,因此可更省电,同时,还可快速从 RRC INACTIVE 状态转移到 RRC CONNECTED 状态,减少信令数量。
 
其次,在系统广播上,为了提高系统信息的资源使用效率,5G NR 引入了点播功能,这意味着它不必像 LTE 基站一样要一直广播所有的系统信息,而是以按需的方式以指定的系统信息通知指定的终端。
 
第三点值得一提的是,对于非独立部署,5G NR 将 RRC 协议功能扩展了,以支持 LTE-NR 双连接中的 RRC 独立连接和 RRC 分集。
 
RRC 独立连接:在 4G 时代的 LTE 双连接中,仅主站负责与手机之间的 RRC 连接,而在 LTE-NR 双连接中,从站(即 5G 基站)也可负责与手机之间的 RRC 连接(如下图)。
 
 
RRC 分集是指主站的 RRC 消息可以被复制,并通过主站和从站向手机发送相同的消息,以 RRC 分集的方式提升手机接收 RRC 消息的成功率,以提升信令传输的可靠性(如下图)。
 
 
最后好像应该展望一下未来吧,自我介绍应该是这样的。
 
3GPP R15 版本不过是 5G 技术之路的第一步,其主要是为了支持初期的 eMBB 和部分 URLLC 场景,未来还要支持更多的用例和垂直应用,未来还有更多的项目去研究。
 
比如,需讨论 SCMA、PDMA、MUSA、NCMA、NOCA、GOCA、IDMA、IGMA、RDMA... 等等…各大厂家提出的各种多址方案,名字都快数不过来了。
 
还有自回传、未授权频谱 5G NR、应用于车联网的 V2X、5G 卫星通信接入、应用于无人机打开数字化天空的非地面网络等等。
 
未来很长,梦想很大,5G 才刚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