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今日发表文章称,美国商务部上周颁布的禁令除了影响中兴的未来发展,也将对中兴在美国的供应商造成严重损失。
  

美国商务部本月 16 日宣布,由于中兴违反与美国政府去年达成的和解协议,将对该公司执行为期 7 年的出口禁令。这意味着在未来 7 年,美国企业将不能向中兴提供其产品。
  

受此影响,在过去的数日,中兴几家供应商的股价纷纷下滑。例如,高通股价下滑了 1.77%。此外,包括 Acacia Communications 在内的几家小型供应商的股价也出现下滑。
  

科技咨询服务公司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rategies 预计,美国芯片厂商每年向中兴销售约 15 亿美元的产品。2017 年,全球 3.8%的智能手机由中兴生产。
  

在中兴供应商中,受此次禁令影响最深的莫过于光纤通信元件公司 Acacia Communications。该公司今年 2 月曾表示,在去年 3.85 亿美元营收中,中兴贡献了约 30%。
  

Acacia Communications 称:“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失去或暂时失去一家主要的大客户,将严重伤害公司的财务状况。”
  

自 4 月 16 日美国政府宣布禁令以来,Acacia Communications 股价已下挫 31%。此外,高通股价下滑了 9%。市场研究公司 Bernstein Research 预计,在高通去年 223 亿美元营收中,中兴贡献了 1.5%至 2.5%。
  

两年前,美国商务部增对中兴下达过类似的出口限制,但很快就被中止。圣何塞芯片厂商 Xilinx 去年 5 月曾表示,如果当时没有取消该禁令,将对公司业务造成严重影响。
  

这一次,受中兴禁令的影响,Xilinx 股价已下挫 7%。该公司发言人称,已经意识到该问题,并计划在周三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进一步讨论该问题。
  

对于美国政府的封杀令,中兴发表声明称,此举不仅会影响中兴的发展,也将给中兴在美国的大量合作伙伴造成业务损失。
  

据悉,至少有 10 几家上市美国公司在其财务报表中将中兴列为其合作伙伴。其中,领先的光子集成模块厂商 NeoPhotonics 称,在其 2017 年 2.93 亿美元营收中,中兴贡献了约 4%。
  

NeoPhotonics 原预计,公司营收每年将保持 5%的增速。但该公司本月 17 日在一份声明中称,受中兴禁令的影响,该目标将无法实现。自禁令颁布以来,NeoPhotonics 股价已下挫 13%。
  

圣何塞光通信器件供应商 Oclaro 表示,在公司 2017 年 6 亿美元营收中,中兴贡献了 18%。加州太阳谷内存芯片厂商 GSI Technology 称,去年中兴直接或间接购买了其价值 50 多万美元的产品。
  

马萨诸塞州无线芯片制造商 Skyworks Solutions 将中兴视为其“核心客户”,与亚马逊、思科和微软并驾齐驱。
  

用于智能手机的大猩猩玻璃供应商康宁公司表示,该公司正在评估,该禁令是否影响其在中国台湾、日本和韩国生产的产品。康宁发言人称:“我们将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并评估该禁令是否影响我们在国外生产的产品。”
  

而美国商务部发言人则表示,无论产品在哪里生产,中兴都不能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