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真的“不爱国”吗?
近日,一个发生在将近两年前的通信行业事件突然被网友翻出来重新曝光,其中的涉事主角是联想公司。事情的起因是,从 5 月初开始,网络社交平台不断出现有关“联想公司在 5G 方案上没有投票给华为,而是投给了高通”的相关帖子,由此出发,使联想公司陷入了“不爱国”的舆论漩涡中。
 
如上所述,事情的导火索发生在将近两年前。从 2016 年 8 月到 11 月,全球影响最大的通讯标准化机构 3GPP(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就 5G 技术未来的标准规范开了三次会议。因为早期移动通信标准各自为战,相互不兼容,造成了漫游,网络接口等方面的困难。因此,作为行业权威性机构,从 3G、4G、到即将开启的 5G,3GPP 都会协调各商业组织形成通讯领域的技术标准和规范。而毫无疑问,面对即将到来的 5G 大潮,所有公司都会从自身利益出发,做出尽可能最有利于自己的选择。而就是在这三次会议上的波云诡谲让联想在一年半之后深陷舆论漩涡。
 
图:pixabay
 
要弄清联想是否被冤枉了,我们可以从事实层面入手。由于 3GPP 是一个非常公开化的机构,因此我们可以从其官网下载所有三次会议的记录,上面记录的就是事情的真相。
 
第一次会议
在 2016 年 8 月第一次会议(第 86 次)上,LDPC、Polar 和 Turbo 三种编码方案被正式提出。通信行业专家、移动通信网(MSCBSC)创始人邓志强告诉本刊,从技术层面来说,Turbo 编码是现在 3G、4G 在用,但在 5G 上,基本满足不了 5G 对网络的苛刻要求,所以基本是放弃了;LDPC 在“数据信道”的优势突出,Polar 在“控制信道”上的优势也明显。而采用何种标准与各个厂商之间的利益密切相关。
 
“在 LDPC 上,高通占用主要专利(大约 70%),华为、中兴、爱立信等也有一部分;而 Polar 上,华为占大部分,其它厂商也占一部分。”邓志强告诉本刊。因此我们可以认为,LDPC 方案是高通牵头,Polar 方案是华为牵头,而“数据信道编码”和“控制信道编码”这两块要采取哪种标准就是这三次会议中大家争夺的焦点,“因为一旦决定了标准,那么今后在生产通信设备的时候,没专利的企业就要给相关企业缴纳授权费,双方都有专利就相互授权。”但双方其实并非完全对立,很多厂商都是两头下注,互相都有不少的利益牵扯。
 
从会议记录中,我们可以看出第一次会议上不同企业之间的意见:
 
 
总结一下,大致就是:
 
支持 LDPC 方案的包括三星、诺基亚、中兴、联发科、英特尔、夏普、vivo、OPPO、小米等公司,其中包括多家中国厂商。
   
支持 Polar 方案的则有华为海思、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展讯等中国企业,同时还有多家欧美电信运营商。
   
支持 Turbo 方案的则更少,只有爱立信、NEC、法国橘子电信等少数代表。
 
由于大家意见不能统一,于是会议决定下次再做决定。而联想公司并未出现在第一次会议的表态名单当中。
 
第二次会议
在 10 月的第二次会议上(第 86b 次),随着讨论的激烈程度不断上升,投票的情况也出现了变化:
 
 
这里第一次出现了联想的身影,很显然,这里他们选择了支持由高通主导的 LDPC 方案;而第一次会议中选择支持这一方案的 vivo、OPPO、小米等中国公司则调转方向,选择支持华为主导的 Polar 方案。
 
但在最终的讨论结果中,一个非常重大的变化出现了,就是数据信道的选择中出现了长短码的区别。因此,从下图中,我们可以看出四种结果:
 
不少 LDPC 方案的支持者长短码都选择它;
   
支持 Polar 方案的则只有华为自己;
   
支持 Turbo+LDPC 方案的还是那少数几家公司;
   
支持 LDPC+Polar 方案的则人数众多,其中包括了绝大多数中国企业。
 
 
结果很明显地告诉我们,因为长码上只有华为自己一家主张,甚至于华为自己的海思都没主张,可见,LDPC 在数据信道长码上,其实没有争议。因此这次主要的争议就集中在数据信道短码上。
 
而这里也正是联想这次被批评的声浪中,最常出现的证据:除了联想,其他的中国企业都支持了 LDPC+Polar 方案。但这次会议仍然没有做出最终决议,在最后的第三次会议上,情况又发生了改变。

 

第三次会议
在 11 月的最后一次会议上(第 87 次),终于有了结论。由于数据信道长码毫无争议,因此投票集中在了短码的方案上:
 
 
 
支持 LDPC 方案的包括:高通、三星、阿尔卡特朗讯、诺基亚在内的 33 家公司。
   
支持 Polar 方案的则包括:华为、华为海思、宏碁、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联想、联发科、摩托罗拉移动、努比亚、OPPO、东芝、vivo、小米、中兴等以中国大陆及台湾地区企业为主的 57 家公司。
 
看上去获胜的是华为,但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这里的投票并不是按票数来计算的,而是不同票之间的权重不同。邓志强告诉本刊,虽然联想及其旗下的摩托罗拉移动这次都转投华为,但他们在 3GPP 内的投票份额及影响力均不够高,“联想+摩托罗拉,一共得的投票权,可能不足诺基亚的三分之一。”最终,由于 Polar 方案的支持者们所占的投票权重不够高,因此最终结果还是由 LDPC 方案拿到了 5G 移动宽带数据信道的全部份额。
 
而在控制信道这一 Polar 方案占据绝对优势的投票中,华为自然获得了胜利。
 
总结
总结一下,不同于网上流传的众多流言,比如:“联想在数据信道短码上投票给高通,导致华为 Polar 码以 23:24 输给高通 LDPC 码。”“受害者”华为早在几天前就在微博上澄清了事情的真相:2016 年 11 月 3GPP 会议上,华为及其他 55 家公司(包括联想和摩托罗拉移动)基于广泛的性能评估和分析比较,联合提出 Polar 码作为控制信道的编码机制并获得通过,联想及其旗下摩托罗拉移动针对该方案的投票都是赞成票。
 
至于联想最被诟病的在第二次会议的投票中,联想选择了长短码均支持 LDPC 方案,而其他的中国企业都支持了 LDPC+Polar 方案。这也不足以用来指证联想“不爱国”,因为早在第一次会议中,包括 vivo、OPPO、小米等几家中国公司就没有站队华为 Polar 方案,而是表明支持了高通主导的 LDPC 方案。
 
可见这种投票的选择绝不是不可变的,每家公司都会根据当时的情况做出最符合自身利益的选择。如同有业内人士指出的那样,3GPP 这个组织内所有参与者的目的都不是单纯的,所有厂商思考的核心因素就是“利益”,而且是针对厂商自身的利益、行业的利益、国家的利益这些不同利益因素所做出的综合判断。
 
而邓志强也告诉本刊,对这次受到舆论冲击的联想来说,相对于华为和高通等公司,一年半前参与 5G 标准的讨论和选择对它的影响其实没那么多,但它手里也有一些专利。因此,这种选择对联想的直接利益关系就是:“如果最终方案对自己有利,那么,今后在生产相关设备时,专利互换的比重会更高,也就可以少交专利授权费。”
 
单一事件背后是联想的整体困境
当然,因为这样的流言而陷入如此严重的公关危机,联想公司在争取还原事实真相、恢复企业名誉的同时,本身也应该做出反思:为什么这样一些未被证实的传言就能让用户对他们的负面情绪爆发出来。
 
今天上午,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发表了一篇回应,除了澄清自己的投票事实之外,就是回忆起了联想公司的创业历程。但对于他们来说,更应该思考的是为什么曾经辉煌的联想在这几年陷入了下滑的泥淖中。要知道,自 2015 年股价创下 15 年新高以来,联想市值已经蒸发了三分之二。
 
从 2014 财年开始,联想的财报表现就一路下滑,当年联想集团权益持有人溢利为 8.28 亿美元,增长率从上一财年的 2.87%缩水到 1.47%。随后的 2015 财年,联想集团出现了 1.28 亿美元的净利润亏损。到了 2016 财年,联想亏损扩大至 5.66 亿美元。同时,他们也在 2017 年交出了自己全球 PC 市场老大的地位。
 
图:pixabay
 
当然,他们在上一财年终于暂时止住了颓势,扭亏为盈,但其许多核心问题并未得到解决。
 
首当其冲的就是其在移动市场的糟糕表现。在 2014 年,联想做出了收购摩托罗拉的决定,这个决定虽然让他们将手机业务扩展至全球多个市场,但并未在实际的销量上给他们带来太多提升。2015 年,联想智能手机总销量较上年减少 1000 万部,财报显示主要受制于中国市场的颓势。到了 2016 财年,联想智能手机全球销量再次同比下跌 22%。在曾经的"中华酷联"时代,联想手机在国内市场的占有率与华为相差无几,然而我们现在已经基本看不到联想的踪影。
 
根据调研公司 Counterpoint Research 发布的 2017 年全球智能手机销量排名统计显示,联想智能手机在 2017 年的销量同比下跌了 2%,从 2016 年的 5070 万部下跌至 2017 年的 4970 万部,排名全球第 8,市场份额仅为 2%左右。
 
在今年 2 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杨元庆自己也说道,“复兴手机业务仍然是我们的目标,但我们需要多个季度才能初见成效。在新兴市场,我们正在把手机品牌由联想过渡为摩托罗拉,不过不太顺利。我们需要清理库存,重建品牌。”
 
而传统 PC 业务的处境也称不上太好。联想最新的 2017/2018 财年第三季度业绩报告显示,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业务的收入同比上升 8%至 92.50 亿美元,占整体收入约 72%。毫无疑问,PC 还是联想最重要的营收支柱。但另一个没什么争议的事实是,PC 也是一个处于萎缩状态的行业,来自 Gartner 数据显示,PC 市场已经连续 14 个季度出现下滑趋势,在最新的 2018 年第一季度,全球 PC 出货量为 6170 万台,较 2017 年第一季度下降 1.4%。
 
既无法在现有的移动端有所突破,也未见联想在人工智能等属于未来的创新领域所有建树,只能固守在一些处于黄昏期的传统领域,联想需要解决的问题非常多。同时,长期被“中美售价差异过大”等流言困扰而毫无解决之道,只能看着自己的品牌形象一步步下滑,最终在这次的“5G 投票事件”中出现大爆发。虽然这次的事件的导火索本身并不足够真实,对联想公司也不公平,但这个麻烦本身对他们来说并非难以解决;而如何解决它背后所反映出来的联想公司面临的各种困境,恐怕是对他们更大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