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媒体把 2 年前的编码投票炒作的很厉害。有网友留言,谈谈自己的看法。
 
编码重要性被媒体神话了
在媒体报道中,仿佛 5G 标准=编码,LDPC 斩获 eMBB 场景的数据信道编码,高通就赢了。Polar 斩获 eMBB 场景控制信道短码,华为就赢了。
 
但实际上。一些媒体炒作“联想投票 LDPC 导致中国 5G 落败”的言论是无稽之谈。
 
类似的,因 Polar 被接受为控制信道短码,媒体就宣传“华为拿下 5G 时代”也是谬误。
 
举一个反例,3G 时代,用的就是欧洲厂商主推的编码(turbo),但欧洲厂商在 3G 时代反而受制于高通,爱立信、诺基亚等欧洲厂商都要缴纳高通税。
 
这足以证明编码并非最核心的技术。
 
相比较之下,多址可能更加重要,比如 3G 时代多址则选用了 CDMA。众所周知,高通在 CDMA 技术上有非常深厚的技术积累,这也是高通在 3G 时代呼风唤雨的原因。
 
而在 4G 时代,编码依旧是 turbo。为了打破高通垄断,中欧厂商就把多址技术换成了 OFDMA,加上其他一些方面的“去高通化”,最终使高通霸权就旁落。发改委进而有底牌在 4G 时代对高通发起反垄断调查。
 
联想的投票的作用被夸大了
 
LDPC 成为主流是大势所趋,和联想一两票完全没啥关系。
 
主要是因为技术提出早,专利很多过期或快过期,而 Polar 由土耳其学者提出于 2008 年,专利有效期一般为 20 年,因而全球商业公司肯定会趋向于 LDPC。
 
何况从技术角度看,LDPC 时间更久更加成熟,而 Polar 则时间太短,技术不成熟,大家对 Polar 有不少争议。
 
在会议上,只支持 Polar 的只有华为,包括联想在内的大批国外企业只支持 LDPC,中兴、展讯等中国通信企业支持 LDPC+Polar。
 
由于只支持 Polar 的只有华为,因而这个方案率先出局。
 
联想受到非议的就是这次投票。
 
在之后的两次投票中,联想都支持了 Polar。
 
而且投票并非按票数计算,而是按照公司在行业内的地位乘以权重计算,即便 3 次投票联想都把票投给 Polar,也不影响最后的投票结果。
 
Polar 并非中国标准,不要将投票视为中国标准 VS 外国标准
 
过去,很多次中国标准 VS 外国标准之时,由于国内的不团结和买办祸害,导致中国标准最终不敌外国标准。使中国企业必须付出高昂的专利授权费用。
 
想必因此,国人对标准争夺中,“里通外国”的企业恨之入骨。
 
但本次标准制定,Polar 并非中国标准,Polar 是土耳其学者提出的,高通、三星等一大批国外公司都在 Pola 人上有布局,且国外拥有的专利数量之和很可能多余中国公司所持有的专利总和的(主要是同一专利在不同国家申请导致多次计算的可能性,导致这种计算不一定准确,因而措辞是很可能,而非肯定)。
 
LDPC 也并非外国标准,华为、中兴、联想 / 摩托罗拉等公司也持有很多专利。而且就从专利数量上看,三星比高通还要多。
 
由于华为投入了大量资源在 Polar 工程应用上,就中国 VS 外国而言,中国可能处于劣势的,但就华为 VS 单独一家外国公司,华为反而处于优势。
 
力推 Polar,对于华为非常有利,但对其他中国企业来说,就未必有利了,毕竟 LDPC 大量专利过期或快过期了。这也是为何国内企业只有华为力推只采用 Polar。华为之后能够获得国内企业的支持,也是许诺在事成之后,专利费上给予优厚条件。
 
而联想在第一次投票投 LDPC 的原因也很简单,LDPC 于 1963 年被提出,摩托罗拉有不少专利。从商业上来说,一个是缺乏技术积累的 Polar,一个是摩托罗拉有一定积累的 LDPC,联想支持 LDPC 是符合商业逻辑的。
 
正是因此,整个投票并非中国标准 VS 外国标准,华为支持 Polar,联想支持 LDPC,都是基于各自的商业利益。
 
“联想必须牺牲自己的商业利益去维护华为的商业利益,否则就是卖国”,这种逻辑恐怕只有华为海军觉得理所当然。
 
最后要说的是,编码这个事情被炒的很热,感觉幕后肯定有推手,毕竟,编码的重要性,与目前舆论的热度非常不匹配。
 
另外,舆论热度这么高,和联想的公关水平超烂不无关系。
 
整个事件中,联想的公关和营销完全就是帮倒忙。
 
柳“教父”的几次发声基本没起到什么重要作用,企业家联名造势,反而产生一种资本家要“逼官”的嫌疑,非常失分。
 
联想公关部门如果有华为海军十分之一的战斗力,本次事件也不会如此狼狈。
 
最后要说的是,本文不是给联想洗地,而是就铁流掌握的信息,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分析编码投票事件。
 
另外,联想并非没有“里通外国”的例子,在很多标准选择中,联想派出的代表完全站在微软、英特尔等美国企业的立场上,不仅在幕后搞串联,而且在会议上“舌战群儒”,大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概,并多次粉碎了国内仁人志士破除 Wintel 垄断的努力,明日的文章会介绍最近的一个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