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高通提前公布了一批将在 2019 年采用骁龙 X50 5G NR 的 19 家智能手机厂商和 18 家运营商,包括小米、OPPO、vivo、诺基亚、索尼、LG,中国三大运营商等等。相关媒体报道,华为有望在 2019 年 年中全面推出使用自家研发的 5G 商用芯片 Balong 5G01 手机。

 

“简单的说,5G 就是宽带宽了。手机流量上网属于无线,宽带属于有线,宽带变宽了就是指有线这块变宽了,速度快。”一位移动北京分公司的员工对蓝鲸 TMT 记者说。

 

“5G 在特殊场景有很多应用,比如 4K、8K 高清影视对高宽带有很高的要求,4G 网络比较难以支撑。未来 5G 主要实现在同一场景下高密度用户,高速上网,高速看视频。”通信专家付亮对蓝鲸 TMT 记者说。“高宽带高密度上网”用一位中国移动山东分公司员工的话解释就是,“5G 对有线无线网络的影响主要在于云化”。

 

行业对 5G 过分乐观

运营商相关宣传资料显示,5G 速度将会更快,相比 4G 主要追求速率,5G 更关注体验速率更快、连接数密度更高、空口延时更低三大关键性能指标。在增强移动宽带场景,如 VR/AR、云端机器人;低功耗广覆盖场景,如海量物联网 IoT;低延时高可靠场景,如车联网、自动驾驶等等场景中应用,需要跨行业融合生态。

 

事实上,在 5G 应用场景方面,虽然有个别厂商提出 8K 的概念,相关产品在去年 9 月已经推出。

 

可是目前 4K 都没有完全落地,相关市场也极其不成熟。4K 内容资源的匮乏,网络支撑能力弱以及没有良好顶层规划设计,直接限制了 4K 乃至 8K 视频产业的发展,炒作、噱头大于用户实际体验。

 

而自动驾驶是一个复杂前沿的领域,《华盛顿邮报》曾宣传该技术未来能有效解决人类“路怒”引发的恶性事件。英特尔公司战略研究称其是增加闲置乘客,提高经济效益的重要推动力之一。

 

事实上“现实很骨感”,视觉 AI 技术、先进的算法、深度学习系统都是影响自动驾驶能否落地的关键,高可靠、低延时、广覆盖的网络只是其中的一方面。AI 目前连人类四岁孩子的常识分辨能力都不具备。从特斯拉致人死亡到最近的奔驰定速巡航模式失灵事件,5G 的应用场景需要一个从政策到监管强大有力的“生态圈”来支撑。

 

此外,5G 信号覆盖问题,也直接影响到 5G 的体验。一位设备商员工对记者说,“高频传输损耗大,5G 频段高,覆盖距离小很多,所以几年之内都不会覆盖太好。”因而,想要 5G 网络信号覆盖更好,运营商将会面临不小的基站建设压力。目前 4G 信号的覆盖都成问题,在偏远地区 4G 信号仍没有覆盖。5G 的网络信号覆盖更加艰难,任重道远。

 

“和国家的计划以及设备商的观点一致,外界过于高估 5G 的商业进程了,最早可能也要到 2019 年下半年才可能有一定的商用,之前可能还是属于试验阶段。”通信专家付亮说。

 

寡头格局或继续

对比三大运营商 2018 年第一季度财报,中国移动运营收入 1855 亿元人民币,略高于联通和电信两家的总和(749.35 亿和 966.13 亿的总和 1715.48 亿元)。中国移动客户数 8.99 亿、4G 用户数 6.72 亿远远高出联通、电信两家的总和(用户数联通 2.94 亿和电信 2.65 亿总和 5.59 亿,4G 用户数联通 1.94 亿和电信 2.00 亿总和 3.94 亿)。

 

移动 ARPU 值增加幅度高于联通、电信,而联通和电信单季度的增长率 8.59%、5.6%高于移动的 0.8%,联通、电信未来业务增长空间大。现在,联通正借助 WCDMA、FDD 相对成熟的 3G、4G 技术在寻找新的机会。

 

联通落后于 3G 和 4G 过渡的阶段,移动对 4G 的投入规划最早。在 2015 年 8 月三大运营商进行人事调整以后,联通才全面切入 4G 的建设规划。尽管 3G 时代,电信联通实力相差不大,但是电信在 4G 规划时比联通提前了大约三个季度,相较联通具有微弱优势。

 

联通和电信在 4G 制式 FDD-LTE 和 TD-LTE 混合组网,建网成本低、速度快等方面比移动的 TD-LTE 优势明显。然而,移动用户基数大,用户消费具有惯性。跨网通话需要更高成本,导致用户更加倾斜于移动。此外,基站数量大,信号覆盖好于联通也是移动保持“寡头”地位的一个重要因素。

 

4G 向 5G 过渡的阶段,对比三家运营商在 5G 方面的投入。中国移动的关注度和投入力度较联通、电信超前。

 

近日,移动计划在杭州、上海、广州、苏州和武汉 5 个城市启动 5G 规模试验,每个城市部署超过 100 个 5G 基站;在北京、天津、深圳、重庆等 12 个城市部署小规模的 5G 应用示范。根据最新公布的规划计划,在 2020 年前中国移动将会部署超过 1 万个 5G 基站。

 

中国电信传统的研究院,比如北京、上海、广州研究院也一直在研究先进的固话网络技术,在 5G 的跟踪方面做了很多工作。

 

联通在 5G 方面的动作不少,一旦真正地回落到操作层面,从铺开到布局,在三大运营商里面排名末位,是目前为止 5G 投入最少的一家运营商。

 

“5G 牌照和频段会成为是否能平衡三大运营商关系的一个工具,在一定程度上会有倾斜,但是能够倾斜多少,会不会改变格局现在还是未知数。移动的领先力度能否持续到商用阶段,能否分到好的频段,FDD 会不会在 5G 之前做一个很好的覆盖来弥补短板,对移动的竞争能力有一定影响。“付亮说。

 

目前,三大运营商具体的 5G 规划和投入均没有公布。根据中国移动内部的一份资料显示,2018 年移动仍然处于,R15 5G 标准第一版,R16 完整 5G 标准以及系统研制阶段。

 

“移动现在主要在建设 4G,5G 还没开始”,“现在谈 5G 太早了,都是两年以后的事情了”,

 

“4G 现在就够用了,网速够日常生活使用。5G 现在都是炒作,目前还没有什么好的应用场景。我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提高一线员工待遇。”一位中国移动总公司的经理对蓝鲸 TMT 记者说。

 

中国移动正在快速的放弃 3G 网络,联通在放弃 2G 网络。未来联通可能通过 3G 和语音,而移动和电信通过 4G 的 VoLTE 或者 2G 网络形成优势,是三大运营商在 5G 到来时,出现的差异。

 

我国 3G 牌照比国际晚 5-6 年时间。4G 牌照晚 3 年时间。在 5G 牌照未发放之前,三大运营商不可能进行大规模组网建设。“频段如何划分,5G 牌照在 2019 年年初还是在 2020 年初发放,这一年的差距将会给运营商之间的竞争带来较大的影响。”付亮说。

 

尽管联通和电信在过去技术成熟度上有一定优势,“联通和电信在前些年的各项扶持都不到位。5G 到来后,联通和电信也不可能赶超移动。5G 对三大运营商格局的变化甚至没有 3G 时代大。”一位移动山东分公司的员工对记者说。

 

不存在大而不倒

阿尔卡特董事长瑟奇谢瑞克曾说:“通信行业竞争太残酷了,你根本无法预测明天会发生什么,下个月会发生什么”,企业由盛到衰闪电般迅速,没有大而不倒的神话故事。

 

从 2006 年之前,通信设备市场的 10 家,诺基亚、摩托罗拉、西门子、爱立信、阿尔卡特、朗讯、中兴、华为、巨龙、大唐。到 2018 年的 4 家,诺基亚、爱立信、中兴、华为。这期间通信设备市场风云变幻,竞争残酷。

 

国内的“巨大中华”,巨龙、大唐、中兴、华为如今只剩下中兴和华为两家。根据大唐电信 2018 年 4 月 26 日公布的 2017 年财报,营业收入 43.48 亿,同比下滑 39.86%。在经历了 2016、2017 年两年巨额亏损之后,大唐濒临退市风险。

 

2014 年中国移动全面转向 4G 建设,大唐电信参与与主导的 TD-SCDMA 制式网络开始在全国范围内退网,截至 2017 年,除新疆等少数偏远地区,TD-SCDMA 基本清退完毕。近几年大唐在终端消费市场、芯片设计制造等领域转型失败更给其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和不确定性。

 

昔日通信设备全球排名第一的厂商爱立信,在经历了 2017 年净利润从 2016 年的 19 亿克朗到 2017 年净亏损 351 亿克朗(瑞典货币单位),以及全球裁员 1 万名员工风波之后。

 

爱立信 2018 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受到去年裁员在内的控制成本举措,经营收入 434 亿克朗,同比下降 9%。亏损从去年的 113 亿克朗缩窄至 3 亿克朗,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 16 亿克朗,毛利率高于上一季度。在最大业务地区北美 4GLTE 投资呈现出积极的增长势头。

 

“现在来看,爱立信和诺基亚仍将在美国市场占有很大份额。华为、中兴会在国内具有很大优势。欧洲市场有很多国家,每个国家可能有 3-5 个运营商,在存在这么多运营商的情况下,运营商对设备商的选择会存在变数。诺基亚、爱立信、中兴、华为都会有机会。过去华为在欧洲市场的份额很低,现在份额比较高。”付亮对记者说。

 

5G 的标准不同于 2G、3G、4G 标准,是行业的拐点。所以,不只是传统的设备商在测试、试验 5G,三星、英特尔等非传统设备厂商也加入了战局。今年三星已经和美国运营商 Verizon 进行了一系列关于 5G 的合作,同时三星也参与了国内工信部等一系列 5G 技术研发试验。

 

“三星是世界第五大设备商,占全世界大约 3%的份额。三星希望在原有手机业务基础上做好系统设备,在这个领域做强,扩大份额的愿景是清晰明确的。”通信专家项立刚向记者解释三星、英特尔入局 5G 的逻辑。

 

“现在没有绝对的 IT 行业,所有通信、IT 都是融合的。全世界电脑一年的出货量是 2 亿台,而手机的出货量是 20 亿台,电脑的价格和手机不相上下,尽管在 2001 年、2010 年英特尔生产手机芯片均以失败告终,英特尔仍然需要在通信领域有所作为。”

 

英特尔在电脑芯片领域无人能及,很多通信基站需要用到英特尔的芯片和技术,在 5G 云计算领域同样积累丰富。英特尔从做存储到做 CPU 达到产业的临界点,需要在新的领域有所发展和扩充。“5G 是全世界通信和 IT 产业融合的强大体系,全世界有实力的公司一定不会放弃这个机会。”项立刚说。

 

当然,尽管英特尔、三星背后有美国政府和运营商的支持,但是会不会退出或者长期停留在通信市场还存在变数,英特尔、三星可以拿走多少市场份额也不能准确预估,厂商之间微妙的竞争会具有一定的破坏性。

 

从 3G、4G 到 5G 的进程中从来没有任何一家运营商、设备商具有排他性,形成一家独大的行业格局。一直以来,都是多厂商竞争格局。

 

设备商领域,也从来没有出现过像 Wintel 联盟对 IT 行业的完全把控。

 

5 月 12 日,两年前联想在 3GPP 86 次、87 次会议上的投票再次成为争议。此次风波在全球化合作分工大背景下,是否有利于整个平台协同发展值得思考。

 

行业观察专家徐勇认为,5G 标准的统一需要合力,在全球一盘棋的大背景下,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公司想要“碾压”对手,形成“一家独大”都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