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 标准由诸多技术组成,编码是非常基础的技术。在 5G 相关标准中,世界各大阵营一度曾就信道编码标准争辩激烈。

 

预计下月在美国召开的全体会议上,3GPP 将宣布 5G 第一阶段的确定标准。

 

中国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已跻身世界前列。但是我们也要明白,所谓世界前列,并不意味着永久超越,也不是各国都会采用中国主导的技术。毕竟 5G 标准是国际标准,世界各国都有发言权。

 

 

5G 标准是如何制定的

5G 标准由诸多技术组成,编码是非常基础的技术。在 5G 相关标准中,世界各大阵营一度曾就信道编码标准争辩激烈。2016 年,中国通信企业力推的 Polar 成为控制信道编码。这是中国在信道编码领域首次突破,为中国在 5G 标准中争取较以往更多的话语权奠定了基础。“从这个角度看,中国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已跻身世界前列”。

 

5 月 21 日至 25 日,国际移动通信标准化组织 3GPP 工作组在韩国釜山召开了 5G 第一阶段标准制定的最后一场会议。据悉,本次会议将确定 3GPP R15 标准的全部内容,预计下月在美国召开的全体会议上,3GPP 将宣布 5G 第一阶段的确定标准。那么,负责电信标准制定的 3GPP 是一个怎样的组织?广受关注的 5G 标准是如何制定的?中国企业在 5G 标准制定过程中拥有多大的话语权?带着这些问题,北京青年报记者对业内人士进行了采访。

 

最新

5G 独立组网标准有望下月发布确立最新

在这次 3GPP 釜山会议上,所有开发 5G 无线技术的工作组将在这次会议上汇总,最终确定 5G RAN 商业化的相关标准技术。

 

在会议上将有来自芯片组、手机和设备供应商、移动运营商等约 1500 名标准专家参加会议,以完成 5G 第一阶段的标准。其中包括提供超高速数据和超低时延的 5G 无线接入技术以及用于 5G 终端的一致性测试方法。简单来说,此次釜山会议结束后,5G 第一阶段中独立组网标准已出炉在即。

 

多家中国企业包括华为OPPO、VIVO 等通信设备及手机厂商,也参会商讨并提交了提案。华为 5G 产品线总裁杨超斌表示,按计划,这次会议将完成有关 5G 独立组网(SA)的标准技术,审议通过后将在下月美国全会上正式宣布,华为也准备了提案。此次标准确定后,设备企业有基于标准的设备就可以商用。

 

此前 3GPP 确定 5G 标准化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启动 R15 为 5G 标准,于 2018 年 6 月完成;第二阶段启动 R16 为 5G 标准,于 2019 年 12 月完成。下月在美国举行的 3GPP 会议上将最终确定 5G 第一阶段标准。

 

释疑

5G 标准到底有几个?

有读者不免疑惑,去年的时候不是说 3GPP 已经确定了一个 5G 标准吗?怎么现在又确定一次?为什么还有说法称,最终的标准要等到 2019 年,甚至 2020 年?

 

“上一次确定的是非独立组网标准,这一次将确定的是 5G 独立组网标准。”资深通信观察家项立刚接受采访时指出,非独立组网,简单来说,就是不是独立组成的 5G 网络,要和其它东西融合,比如与 4G 甚至 3G 共同组网;而 5G 独立组网,则意味着是完全没有 4G,完整建立的 5G 网络。

 

“在非独立组网中,5G 拿来干吗?5G 拿来作为补充,大的网络是 4G,但是在一些热点地区,比如奥运会赛场、CBD 等等,这些局部区域通过 5G 增加热点来提升网络速度和用户感知、体验,但整个大范围的网络仍不是用 5G。相比之下,5G 独立组网,是指整个网络完全用 5G 形成覆盖。”项立刚进一步解释说。

 

“独立组网标准的制定,意味着 5G 整个网络的部署标准已趋向完善”,项立刚表示,非独立组网以热点为核心,解决的是小范围的局部性的热点覆盖问题;现在独立组网标准之下,5G 全面网络覆盖问题都可以解决,因此说此次标准的确立非常重要,可以认为 5G 标准更进一步,更加完善了。

 

解读

3GPP 是个什么样的组织?

3GPP 是目前正在开发 5G 通讯标准技术的组织,有超过 550 家公司作为会员公司参与。它由 16 个工作组组成,负责制定终端、基站和系统端到端技术的标准规范。从命名上可以看出,该组织成立于 3G 时代,1998 年,多个电信标准组织伙伴签署了《第三代伙伴计划协议》,并制定了 3G 时代全球适用技术规范和技术报告。此后,3GPP 一直延续到 4G 时代,再到 5G 时代。

 

独立分析师付亮告诉记者,3GPP 的话语权是根据企业历史对组织的贡献确定的,几大设备商、高通、Intel 等话语权较大,他们会担任小组的主席、副主席等职务。目前,大的通信设备商包括华为、中兴、诺基亚、爱立信等。

 

中国无线通信标准研究组于 1999 年加入 3GPP,随后,随着中国厂商和运营商的发展,中国在其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资料显示,中国目前有几十家企业或机构成为了 3GPP 的伙伴,包括设备商华为、中兴、大唐、普天、信威,芯片制造商海思、展讯等,手机厂商 VIVO、OPPO、努比亚、酷派、小米,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以及中国信通院等。

 

揭秘

5G 标准是如何确立的?

根据 3GPP 此前公布的 5G 网络标准制定过程,5G 整个网络标准分几个阶段完成。R15 阶段,预计到 2018 年 6 月,完成独立组网的 5G 标准(SA),支持增强移动宽带和低时延高可靠物联网,完成网络接口协议。R16 阶段,预计在 2019 年 12 月,完成满足 ITU(国际电信联盟)全部要求的完整的 5G 标准。整个 5G 标准在 ITU 会议上全面通过,预计还要到 2020 年。

 

有厂商透露,3GPP 的工作方式是以达成共识为目的。一个提案得以通过,唯一的要求是没有任何公司反对,而不在于有多少公司赞同。基于各厂商的专利储备和利益考量,每个提案最初都有很多公司反对,提案很少可以原封不动地通过,因此,需要把很多提案留到下一次会议中继续讨论。也需要不断否定、修正一些提案,以达到话语权较大的企业最终一致通过的结果。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两次会议期间,拥有重要专利的厂商会进行争取、斡旋,如对对方减免部分专利授权费用等,以此“拉票”。因此,每家公司都有可能会基于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而更新自己的立场,在下一场投票中将票投给不同的方案。也正是在这样的过程中,最终统一方案。

 

为什么还会涉及 ITU 的认定通过?对此,项立刚解释指出,作为推动 5G 标准的国际标准化组织机构,3GPP 的成员大部分由专业协会和企业组成,全球企业都可申请加入,它所推动的是行业和企业、专家反复深入讨论基础上达成的技术标准。5G 技术标准由 3GPP 确定之后,也会经过 ITU 国际电信联盟认定。“一定程度上,ITU 成员代表是其所在国及政府立场,ITU 的会议通过,某种程度上相当于‘盖章’认定,代表一项标准的方案被承认为最后的官方结果,也意味着这一国际标准的正式确定”,项立刚表示。

 

聚焦

中国企业在 5G 标准制定中有多大话语权

中国及中国企业,在推动 5G 标准的过程中,具有怎样的地位,能够发挥怎样的作用?专业人士指出,5G 标准由诸多技术组成,编码是非常基础的技术。在 3G、4G 时代,中国虽然已经主导了 TD-SCDMA 和 TD-LTE 标准,但是在编码上还是没有多少发言权,3G、4G 的信道编码依旧采用 Turbo 码。在 5G 相关标准中,世界各大阵营一度曾就信道编码标准争辩激烈。2016 年,获得多家美国运营商及企业支持的 LDPC 成为数据信道编码,中国通信企业力推的 Polar 成为控制信道编码。这是中国在信道编码领域首次突破,体现了中国的实力,也为中国在 5G 标准中争取较以往更多的话语权奠定了基础。

 

“从这个角度看,中国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已跻身世界前列。但是我们也要明白,所谓世界前列,并不意味着永久超越,也不是各国都会采用中国主导的技术。毕竟 5G 标准是国际标准,世界各国都有发言权。”专业人士分析指出。

 

项立刚也表示,以 3GPP 标准讨论为例,一项标准的确立,很难衡量其中某家或者某些参与讨论及投票的企业占据了多大的意见权重。因为要达成最终结果其中涉及很多因素,并不是简单的票数累计,而是要经过整个标准评定组织对各个不同技术小组、多轮投票结果等方方面面的广泛讨论,以及专家主席团队的综合考量。

 

不过整体而言,业界普遍认为,包括美国、中国和欧盟在内,目前都是推动 5G 以及 5G 标准的重要力量。“在 5G 推动以及国际标准的确立过程中,中国已经成为重要角色之一”,项立刚表示。

 

关注

3GPP 会议关键是专利权的话语权争夺

5G 的话语权,是最终获批的核心专利数。通信世界全媒体总编辑刘启诚介绍称, 3GPP 研究统一的相关标准,经国际电信联盟认可、颁布后,就成为国际 5G 领域内的唯一标准。随后,全球各厂商都要按照该标准来进行设备生产、组网、终端接入。不过,标准下的专利权却掌握在少数厂商手中,因此其他公司都需要向拥有核心专利的厂商获取专利许可,有的采用专利交叉许可的方式,有的采用花钱购买的方式。专利交叉许可就是双方相互开放一些价值相等的专利技术的使用权和相关产品的销售权,来实现共享。通常,大型企业之间会采用专利交叉许可的方式,有的还会基于专利组合的价值差对对方进行一部分经济补偿;小企业就只能采用购买的方式获取专利许可了。

 

去年,高通就公布了 5G 的专利收费计划,对每台使用其专利的手机收费 2.275%到 5%。也就是说,国内大多数安卓厂商每卖出一台售价 3000 元的手机,就需要向高通支付 68 元到 150 元的专利费用。高通从 3G 时代就占据了通信技术专利的有利地位,其“标准必要专利”在 4G 时代的 3GPP 标准中,以 10.5%的份额占据了第一的位置。也就是说,几乎只要是 3G/4G/5G 手机,就会无可避免的使用高通的专利,需要向其支付专利许可费用或取得专利交叉许可。

 

事实上,各厂商都早已开始布局 5G,并申请相应专利。中兴称,在 5G 领域,中兴通讯累积专利申请已超过 1500 件,屡获技术突破,首创 Pre5G Massive MIMO 基站已在中国、日本实现规模商用。三星称,三星在 5G 方面处于领先地位。截至本月,拥有 1254 项专利,三星电子在向欧洲电信标准化组织(ETSI)申报 5G 标准专利的 3GPP 成员公司名单中名列第一。华为于年初发布首款 3GPP 标准 5G 商用芯片和终端,并在国内外实现多个 5G 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