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商需要推出多种网络技术和产品的组合,来应对物联网业务的需求,不排除私有网络也是其产品组合中的一种。5G 对物联网应用的大规模支持还未到来,未来哪些应用更适合 5G,或许现在私有的 LTE 网络能够给予一个初步的回答。
 
过去几天中,韩国和美国为了争夺 5G 商用服务“全球首个”,与时间赛跑,突然提前原定的发布时间,韩国甚至在 4 月 3 日深夜正式发布 5G 商用网络,就是为了提前美国 Verizon 两个小时。争取“全球首个”的名声固然不容易,但真正用 5G 给业界带来变革性的体验更不容易。当前,业界已探索出大量面对 5G 的应用示范,不过这些示范能够成为商用的现实并不是只剩临门一脚,因为商业模式、技术成熟度和监管壁垒,可能还需要数年的时间。一些已经实现商用的技术的部署,可以作为 5G 应用的验证手段。其中,私有的或专用的 LTE 网络可能为 5G 打“前站”,验证很多看似有需求的 5G 应用到底是不是真需求以及是否有合适的商业模式。
 
 
广泛应用的私有网络
专网或者私有网络比公共网络历史更长,目前已在大量关键性行业中广泛应用。国民经济中存在很多行业有特殊性的通信网络需求,如高度实时的监察、可视化运营、高安全性鉴权控制、安全生产监控、远程诊断、资产管理等,有些特殊性的需求是公共网络统一标准化的服务无法满足的。包括资源型的行业、电力生产传输、民航、铁路以及一些制造业。
 
 
针对关键性行业和业务的私有网络市场空间也比较大,根据市场研究公司 Harbor Research 估计,到 2023 年有 7.5 亿的物联网设备连接至私有网络,而 2017 年这一数字为 1.7 亿,年复合增长率近 30%。而 GSMA 预测,到 2015 年基于 NB-IoT 和 eMTC 的物联网连接数将达到 18 亿。私有网络物联网连接数与 NB-IoT/eMTC 相比虽然不足一半,但其服务的是更为关键性的业务,背后获得的价值可能远高于 NB-IoT/eMTC 连接。
 
 
美国的公民宽带无线电服务(CBRS)和 MulteFire 联盟在这方面会发挥作用。比如,MulteFire 联盟正是致力于推动全球性网络标准,让开发者和用户们在使用非授权或共享频谱的架构下,来使用 LTE 和 5G NR 技术,在这一标准化组织推动下,基于私有网络的物联网连接数也实现快速增长。
 
 
私有 LTE 网络带来不低的收入,Harbor Research 预测,从 2017 年到 2023 年,私有 LTE 网络形成的系统性收入从 221 亿美元增长到 1185 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 32.3%。
 
私有的 LTE 网络可被视为 5G 在特定行业中的重要先行者
电信运营商是公共网络服务的提供商,私有网络似乎更多是其他类型厂商来提供。不过,目前越来越多的运营商也开始考虑提供 LTE 私有网络服务,LTE 私有网络为运营商切入物联网业务提供较好机会,而不仅仅是卖物联网 Sim 卡连接。
 
私有 LTE 网络不仅仅是 4G 网络的补充形式,而且是已经能够大规模商用的技术,虽然 5G 已经占据了各大展会的头条,但私有 LTE 网络也在各展会上低调亮相,在制造业等领域很多场景提供试商用和商用部署。举例来说,在刚刚过去一个月的巴展上,虽然 5G 出尽风头,但私有 LTE 网络也有不少部署,如在本次巴展上爱立信宣布和运营商合作为制造业部门部署 LTE 私有网络,其中爱立信提供基础设备,运营商提供频谱和运营服务;诺基亚直接与自身拥有频谱资源的企业合作来部署 LTE 私有网络,所展示的网络方案用于港口和汽车制造厂。运营商也在展示 LTE 私有网络方案,如德电展出其在园区的私有网络解决方案,为欧司朗的灯具生产提供支持;沃达丰计划为制造业部门提供 LTE 私有网络和 5G 网络切片的方案;Orange、西班牙电信等运营商也已有提供 LTE 私有网络服务的计划。
 
 
实际上,在私有 LTE 网络中,网络解决方案厂商可以通过一些专门的技术增强,来实现类似于 5G 需求的场景。例如,针对需要可靠性较高的场景,专门对此在相关指标中增强网络可靠性能力;又如,一些私有网络针对时延进行优化。虽然不一定是标准化的网络部署方案,但若是朝着 5G 应用场景方向进行专门优化,则在很大程度上对于 5G 潜在的用户需求进行了验证,可以得出类似于 5G 的一些场景是否具有真实需求的结论。
 
运营商切入私有网络领域的挑战
不过,运营商为用户提供 LTE 私有网络面临着诸多挑战。在知名市场研究公司 Analysys Mason 的首席分析师 Michele Mackenzie 看来,这些挑战主要集中在:
 
(1)与供应商之间的竞争。通信设备供应商已经在为企业直接提供基于 LTE 的私有网络方案,除了爱立信、诺基亚外,国内华为、中兴、大唐等设备商有端到端的专网方案,可以直接为大型企业部署私有网络。若运营商也提供专门的私有网络解决方案,则直接与其供应商形成竞争。
 
(2)对企业频谱资源的分配。无线电频谱资源非常宝贵,少数特殊行业拥有自有的频谱资源,这些频谱资源不同于非授权的公共频谱,它们具有专用性、私有性并受相关法律法规严格保护。部分行业已有专门的私有网络,部分行业存在频谱资源闲置的情况,此时对于其部署专网或私有网络提供较好的便利,但运营商能否说服这些用户拿出频谱资源,由运营商提供网络服务确实是一个挑战。另外,部分行业私有网络也使用共享频谱或者非授权频谱,这些准公共产品的频谱资源规划也是一大挑战,比如国内发布的微功率设备频谱使用的征求意见稿就对业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最终让监管机构出台政策非常谨慎。
 
(3)商业模式。运营商针对物联网现有的主要商业模式是卖连接,如果提供端到端的网络解决方案,应该探索新的商业模式和合作方式。
 
在国内,很少有运营商进入 LTE 私有网络的相关报道,运营商为用户提供的更多是专线或虚拟专网的服务,而不是物理网络上隔离的专门一张网络。不过,运营商需要推出多种网络技术和产品的组合,来应对物联网业务的需求,不排除私有网络也是其产品组合中的一种。5G 对物联网应用的大规模支持还未到来,未来哪些应用更适合 5G,或许现在私有的 LTE 网络能够给予一个初步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