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由未来移动通信技术标准及产业发展推进委员会主办,广东省新一代通信与网络创新研究院承办,高通公司特别支持的第四届“5G 和未来网络战略研讨会”在广州日航酒店举行。
 
在会上,中国移动研究院高级工程师潘成康表示,“6G 其实并不远,就像昨天在讨论 5G,今天就讨论 6G 一样,需求增长速度总是大于网络能力增长速度。”
 
网络演进和生物进化十分相似 世界正向虚实融合发展
 
潘成康认为,网络演进和生物进化有很多相似的特征。达尔文在物种起源里面提到所有物种生育能力大于养育能力。同样的在网络演进中,技术研发能力大于产业化能力。
 
例如,在服务体系中,任何一切的发展都是由需求驱动。人类的通信需求从最初的语音 / 短信到多媒体,再到移动互联网,物联网。与之相应的是,通信技术从 2G 向 3G、4G、5G 演进,而研发永远走在商用之前。
 
而随着 5G 物联网构筑起万物互联的世界,人们将需要构筑起新的虚拟世界。现在智能空间、数字孪生、AR、VR 等技术的出现与应用,已经表明整个人类的生活和生产正向虚实融合发展。潘成康表示,突破时空限制是人类永恒的追求。
 
因此,潘成康大胆预测,6G 时代未来需求的最大的特征就是深度感知和理解物理世界,构建与物理世界融合同步互动的虚拟世界,扩展人类的精神空间,这也是未来通信网络演进的使命。
 
潘成康认为,两大技术发展趋势正推动移动通信网络向着沟通虚实世界发展,一是智能化、二是 ICT 加速融合。当这两个技术将融合在一起,将形成全新的融合技术,即“ICDT”融合。而基于 ICDT 技术体系架构而形成的 6G 将成为新型的智能网络。
 
潘成康说,“这种智能不是加法,而是乘法。网络将出现网络行为自学习,网络规模自适应,网络功能自演进的三大高度智能化特征。
 
6G 设计需解决四大问题
虽然,在大的发展趋势上,6G 已经有了自己的目标,但在实际设计时先要解决四大问题。
 
潘成康介绍,6G 在设计时首先需解决需求模型、容量模型、功能模型、控制模型四大问题。
 
其中,需求模型将延续虚拟世界和物理世界的互动进行构建。此前,传统业务都是在物理世界自循环,到 6G 以后将出现全息显示、数字孪生等融合、互动的情景,应用也将从面向业务场景向面向情景转变。
 
在容量模型上,6G 需解决计算资源、通信资源、存储资源约束下的网络容量表达方式。潘成康认为,在 6G 时代,信息论将从现在的香农经典信息论、网络信息论转变为语义信息论。
 
在功能模型上,潘成康认为, 6G 功能模型将分为基础功能(感知、计算、存储、人机接口)、业务功能(业务认知、情景感知),并在这二者之间形成安全面功能(内生安全机制)、智能面功能(数据库、建模、决策、执行)、控制面功能(移动性、会话)、数据面功能(接入、转发、传输)。
 
最后,智能控制模型上,6G 将基于 AI 能力分层部署的多级、多域、多目标智能控制,保障网络稳定高效运行。
 
为了解决这四大问题并让 6G 研发成功,6G 需要这些关键技术的支持,潘成康介绍,6G 无疑是一张超大容量网络,其需要新的 IP 技术(多标识寻址与路由)、确定性传输技术(可变长 IP)、广覆盖技术(空天地一体化网络)、Tbps 无线接入技术(超大规模天线、太赫兹通信、可见光通信)、P 比特级光传输系统(多维度并行复用模式)。
 
这些涉及多个领域的技术要求 6G 研发需要新的思路,并在多领域构建技术体系,打造多领域聚合研发团队。
 
此外,潘成康认为,目前,业界已经就 6G 开始进行讨论与研发,这意味者 6G 已经离我们并不遥远。而随着人们需求的不断增长,网络的演进还将继续。在 6G 完成虚实融合后,基于量子通信、量子计算的 7G 将会出现,并将实现意识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