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上世纪 50 年代开始,伴随着美苏争霸的互联网开始逐渐展现在人类历史舞台上,谁也未曾料想这一革命性的创造竟然深刻的改变了人类世界。自 1969 年来,互联网的发展历经了四个最重要的阶段。

 

伴随着这四大阶段发展的同时,一个摆在世人面前的互联网论战却从未消失过,它关系到人类互联网世界未来的走向:互联网的中心化和去中心之争。人们一直都在探讨,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究竟哪一个更适合互联网未来的发展?站在十字路口的我们究竟该如何抉择?


针对互联网未来发展问题的回答,主要声音集中在三方面:去中心化、中心化、共存状态,每一种声音都有自己的出发点和依据。

 


历史发展印证中心化是趋势

1969-2019 互联网的发展恰好经过了半个世纪,回顾这过去的半个世纪的互联网发展史,我们不难发现,互联网的整个生态发展其实并不杂乱,反而显得竟然有序。种种迹象都在表明:它们都可以看作一个不断发育和成熟的互联网大脑架构的一部分(如图所示)。其中,云计算对应中枢神经系统的发育;物联网对应感觉神经系统的发育工业 4.0、云机器人、智能驾驶、3D 打印对应运动神经系统的发育;边缘计算对应神经末梢的发育;大社交网络、混合智能、云群体智能和云机器智能对应类脑神经元网络的发育;移动通信和光纤技术对应神经纤维的发育等。

 


现在再让请我们一起回想古生物大脑发展历史,我们不难发现,二者之间竟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生物脑的早期是一种分散的神经网络状态,海葵水母依然如此。如果对应成互联网的脑结构来理解的话,我们可以将其简化为一种去中心化的概念状态,类似于区块链。如果按照生物脑的发展轨迹来看,中枢神经系统越发复杂,运算能力与智能强化是势必发展的趋势。从这个角度来推演的话,我们似乎不难看到未来互联网发展的形态极有可能便是去中心化的、中枢神经式的结构。

 

 

技术视角佐证去中心化才是态势

说到万维网就必须提到其创始人博纳斯·李,由博纳斯·李推出的万维网有两个重要的特点:超文本超链接&B/S 中心型架构,B/S 架构是国际国内互联网巨头普遍才用的架构,它也是云计算的前身。这个架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断搜集用户的数据和使用习惯,无论是谷歌还是脸书都曾被爆过泄露数据的问题,这就是中心化带来的用户困扰。

 

所以博纳斯为了扭转这一局面亲自创立了 SOLID 项目,希望用户有权管理自身数据并可存储与“solid POD”当中,只有用户允许,其他公司才有可能获取到用户的数据。当然不仅是博纳斯一个人意识到这个问题,区块链的技术更是代表了去中心化发展的技术趋势,去中心化和中心化关系到互联网的未来。

 


探讨共存的可能性

中心化,意味着互联网巨头进入垄断人类信息的状态,人类社会彻底走向金字塔结构。所以我们应当创造条件使得人工智能朝着去中心化和民主化的方向发展,或许区块链到那一天就能发挥真正的价值。

 

从区块链和云计算的技术特征看,在未来的人类社会的科技格局中,中心化技术和科技巨头在如何为人类提供具体服务上,将占据主导地位;但在如何发展、如何分配利润等问题上,人类可以通过区块链等去中心化技术进行投票决策,从而对中心化技术和科技巨头进行有效管控。它们的互补将使互联网更为稳健和灵活的向着未来发展,彼此制约,彼此制衡,将是未来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发展的一条主线。

 

 

对于这个问题笔者自身的看法更倾向于辩证看待(个人观点理性对待)

 

1、 去中心化和中心化不论对错,只论是否合时宜。人类社会发展到不同的阶段总会有一个最好的选择提供给我们,未来的技术趋势在哪里,就应匹配相应的问题解决逻辑。

 

2、 去中心化就一定安全么?尽管博纳斯的担忧并不是不无道理,但是我们还是要明白,风险是永远无法被消除的,人类能做的就是尽量的降低和控制风险发生的可能性,所以去中心化也未必就见得一定能实现数据安全。

 

3、 技术永远不是孤立存在的,它受影响的因素有很多。无论是从地缘政治因素、地球环境变化还是从历史发展走向来看。技术逻辑的结果呈现永远都不是单一的。从微观层面上来看似乎是中心化与去中心化的技术之争,但是现实却要求我们在宏观层面上解决这个问题。

 

4、 实际上我们一直都处在中心化与去中心化的十字路口上。从时间的维度上来讲似乎我们都在做出一个向左向右的决定,但是从技术的维度上来看,我们在选择一方的时候却从未绕开过另一方,但我们还说要点明,用中国的老话来讲就是要因地制宜,灵活应用。


结尾:

所以关于这个问题的争论,我们汇集了主要的观点被表述了他们的相关依据,但是这并不代表技术逻辑就一定走向另一方,也许在今天从一维层面来看,存在着着三种方向。但是如果上升到二维和三维,或许我们解决这个问题的路径会有更多的选择。最后我们给出了对于这件事情的看法:不倾向于不可知、不盲目相信、不走极端辩证看待。希望对于这个话题的争论能够让每位读者都可以保持自身鲜活的思考,我想这反而比去争论问题本身更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