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变现终于不再是外国企业的“专利”。6 月 13 日,因主动收取美国最大移动运营商 Verizon 10 亿美元专利使用费,华为再次引发热议。从企业的角度来看,专利收成是正当收入,也是巨额研发投入的回报;而对于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企业而言,从专利付费者变为专利收费者,则是实现了跨越式的进步。

 

 

主动收取专利费

因使用华为 230 余项专利,美国电信运营商 Verizon 被华为要求支付总计超过 10 亿美元的专利使用费。这则消息来自一位知情人士,相关报道援引该知情人士的话称,华为提到的这些专利涉及到了 Verizon 的 20 多家网络设备供应商,其中也包括一些美国科技公司,另外网络设备供应商会在专利费方面对 Verizon 提供某种经济补偿。这些专利涵盖了核心网络设备、有线基础设施以及物联网技术等。

 

据悉,在今年 2 月,华为方面就向 Verizon 公司及 20 多家供应商发去了信件,要求支付专利使用费。上周,华为和 Verizon 公司代表在美国纽约曾经见面,并对专利问题进行了探讨,但 Verizon 拒绝向媒体透露具体的谈判内容,因为内容涉及潜在的法律问题。

 

Verizon 公司代表表示,已经将此事上报给美国政府,并称这些问题并不仅仅涉及 Verizon,还称在当前的地缘政治局面下,任何涉及华为的问题都会对整个产业带来影响,并引发国内和国际上的关注。

 

记者就此联系到华为方面,对方表示不予置评。美国无线运营商 T-Mobile US 以及 AT&T 也未能对媒体置评请求做出回应,美国另一家电信运营商 Sprint 拒绝置评。

 

资料显示,Verizon 是由美国两家原地区贝尔运营公司——大西洋贝尔和 Nynex 合并建立 BellAtlantic 后,与独立电话公司 GTE 合并而成的。正式合并后,Verizon 一举成为美国最大的本地电话公司、最大的无线通信公司,全世界最大的印刷黄页和在线黄页信息提供商。

 

正常盈利手段

2018 年,Verizon 曾与华为达成合作,销售华为手机。之后,因为美国官方的压力,Verizon 与另一家美国运营商 AT&T 被迫取消了与华为的合作。更久以前,华为也曾拿下 Verizon 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网络设备订单,同样因为官方压力,该订单被迫取消。

 

Verizon 是美国三大电信运营商之一,而华为是全球主要设备商之一,在 4G、5G、物联网方面拥有很多专利,因此 Verizon 在很多方面必定会涉及到华为的专利。

 

根据华为公布的数据,在运营商业务方面,截止到今年 3 月底,华为和全球各大运营商签订了 40 个 5G 商用合同,发出了 7 万多个 5G 基站。

 

在消费者业务崛起之前,运营商业务一直都是华为的立身之本,直到 2018 年,华为消费者业务营收才超过运营商业务。2018 年,在运营商业务领域,华为推出极简 5G 和 SoftCOM AI 领先解决方案,并在品质家宽、IoT 等领域开拓创新推动运营商新增长,实现销售收入 2940 亿元。

 

华为收取专利费属于正常的盈利手段,包括爱立信、诺基亚等电信设备商,以及高通这样的芯片商也需要靠专利费存活。如高通高度依赖专利授权,专利授权才是其最关键的收入来源。尽管专利授权费仅占高通 2018 财年收入的 23%,但却占其净利润的大部分。2018 财年,高通芯片部门 QCT 的收入超过 170 亿美元,但净利润只有 30 亿美元,高通专利授权部门 QTL 公布的收入为 51 亿美元,利润率为 68%,净利润达到 35 亿美元。

 

实现专利反制

这并不是华为第一次就专利问题主动出击。2016 年 5 月,华为在美国和中国同时提起对三星公司的知识产权诉讼,要求三星公司就其知识产权侵权行为对华为进行赔偿。此后,华为进一步在深圳中院和泉州中院对三星提起诉讼,要求三星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提出总计 8050 万元的赔偿。

 

这几次,华为扮演的角色不再是防御者,而是进攻方。在产业观察家洪仕斌看来,这主要得益于华为重视研发的企业战略,以及在过去多年发展积累的成果。

 

WIPO 发布的 2018 年专利国际申请数量显示,华为的专利数量是第 2 位日本三菱电机的约两倍,远远领先于其他公司。华为继 2017 年之后连续两年排在首位。2018 年的特点是 5G 相关申请数量增长明显。据悉,华为在 2018 年向 WIPO 提交了 5405 项专利申请,较 2017 年的 4024 项增长 34%,专利申请中约三成与 5G 相关。而华为近十年累计投入的研发费用超过 4850 亿元。

 

“华为收取美国运营商的专利费,有助于提高其在美国公众中的科技实力印象,打击超级大国封杀华为的信心。”资深通信专家马继华说。

 

不过,康钊指出,华为向美国电信运营商 Verizon 索取专利费,是中国企业挥舞专利大棒的极少数案例,因为中国企业像华为这样大规模投入基础专利的企业太少,难以用专利来作为武器。

 

马继华也表示,现在好像只有华为等有限的几家有这个底气,未来希望会越来越多。

 

值得关注的是,按专利申请的国别来看,中国的进步明显。来自中国的申请数量为 5.3345 万项,占整体的 21%,逼近美国(5.6142 万项)的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