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整合”以及“如何解决 5G 牌照赋予各地”问题,是中国广电需要跨越的两座大山。而对于 5G 建设,中国广电当务之急是需要找到更清晰的发展定位。
 
2019 年 6 月 6 日,工信部部长苗圩(前排右)向中国广电董事长赵景春颁发牌照。
 
 
“整个广电行业都在等待。”对于广电系获得 5G 牌照,一位湖南广电系统的员工难掩喜悦之情。与三大运营商同获 5G 商用牌照相比,中国广电 6 月获 5G 牌照是第一次真正走到公众面前,这也让公众对这家公司充满好奇。
 
作为移动通信领域的新入局者,中国广电已经成立 5 年多,创立之初就承担着整合全国各省份广电系公司的重任。这一次中国广电又承担起广电移动网建设运营主体的任务,担纲更具有想象力的广电 5G 网络建设。
 
记者从贵广网络(600996,SH)以及歌华有线(600037,SH)方面内部人士处获悉,各省份广电内部都在与中国广电积极接洽,争取成为中国广电 5G 首批试点地区。显然,中国广电 5G 牌照的获得,让全国沉寂多时的广电系公司都兴奋了起来。
 
现实情况是,中国广电建设 5G 的技术经验、资金都比不了三大运营商,需要从零开始。“目前获得牌照的是中国广电,并非是各省份广电公司。从行政上来说是指导单位,但并非是领导单位。”贵广网络方面人士对记者表示,中国广电整合全国广电公司组成一张网,各省份广电公司的 5G 牌照问题才可能解决。
 
更为公众关注的是,中国广电拿到这张 5G 牌照后具体要开展哪种业务,是不是也要向普通用户卖 5G 手机卡提供个人移动通信业务,直接与三大运营商竞争?一位运营商技术人士对《记者表示,中国广电做 5G 垂直应用市场的可能性更大。
 
广电系“全国一张网”尚在路上
由于历史原因,我国形成了“四级办广播、四级办电视”、台网分离的局面,也就是制作内容的电视台与传输内容的公司相分离,有线电视网专注于传输。中国广电以及歌华有线、江苏有线等这些各省份广电系公司,均从事的是传输广电内容的任务(关系如下图)。
 
中国广电与广电系公司关系图
 
不同于运营商业务的全国一盘棋,广电系公司甚至存在过省内公司分而治之的局面,近来才基本形成省内整合的局面。2014 年 5 月 28 日,中国广电正式挂牌,成立之初的目的是为了推进“三网融合”,更主要的目标则是整合全国有线电视公司。
 
无法形成全国性联合,就很难发挥广电系公司的规模效应。按照中国广电当初的规划,通过中国广电与各省网公司、战略投资者共同发起组建全国性股份公司,最终形成中国广电控股主导、各省网公司按母子公司制管理的全国性股份公司。
 
通信行业专家陈志刚对记者表示,想要更大的发展,广电系要解决掉内部从中央到省份甚至是到县的产权结构问题,“这个是必须去解决的,如果组织不顺的话,就没法谈去打仗”。毕竟,各地广电系公司股权结构极度分散和复杂,有国资机构也有私营企业,牵扯到太多机构和利益。
 
据中国广电官网披露的工作进度,从 2016 年 4 月开始,中国广电已分别与河北、内蒙古、青海、宁夏、广东、黑龙江、重庆、新疆、山东、河南 10 省市(自治区)网络公司签署网络整合相关协议。
 
但在与记者的交流中,多位广电系上市公司人员均表示,成立 5 年来,他们并没有明显感觉到中国广电做了哪些具体工作,业务上的交集并不是很多。从目前情况来看,中国广电仅有控股孙公司海南有线的旗下有一定数量用户,与其它全国各地广电系公司并未有直接管理关系,全国一张网还在路上。
 
从今年的情况来看,中国广电希望借助于广电 5G 网络建设的历史性机遇,作为催化剂让全国的广电公司更快地整合起来。中国广电董事长赵景春在年初的 2019 年度工作会议上提出,今年基本完成“全国一网”股份公司组建,以改善用户体验为出发点,建立“全国一网”业务体系和商业模式。
 
中广格兰是一直同中国广电发布《中国有线电视行业发展公报》的传媒及咨询研究机构,公司董事长曾会明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关于全国网络整合的实施方案,很快会有消息。
 
广电 5G 牌照共享不是那么简单
在 5G 时代来临之际,从多家广电系上市公司披露的信息来看,这些广电系上市公司与中国广电不存在股权关系,并非是获得牌照的主体,目前尚不能使用这张 5G 牌照。
 
6 月 24 日,华数传媒(000156,SZ)证券部人士就向记者介绍说,公司跟中国广电没有股权上的关系,他们也不是公司的主管部门。未来中国广电可能是把 5G 牌照会给到广电系公司来使用,但现在还没有确定具体的牌照使用方式。
 
“近来这段时间,上面已经在派第三方调研。然后准备整合,整合好了,5G 牌照问题的一切就迎刃而解了。”一位贵广网络方面人士对记者表示。
 
调研具体内容是征求领导、中层干部、普通员工意见,询问他们愿不愿加入,对全国联网有什么看法。对于大家目前的意向如何,上述人士表示不好说,但其个人觉得大部分都应该是觉得越快越好,毕竟毕竟全国一张网要好一点。
 
有线电视业务萎缩,宽带业务不见起色,未来突破要靠实现广电网络移动化,各广电公司都想抓住 5G 这一全新的机会,推动公司转型升级。
 
但是,各地广电公司也不得不面临一个政策障碍。
 
工信部 2009 年公布的《电信业务经营许可管理办法》规定,“获准经营电信业务的公司经发证机关批准,可以授权其持有股份不少于 51%并符合经营电信业务条件的子公司经营其获准经营的电信业务。”
 
也就是说,中国广电想要将牌照赋予给各地广电公司,必须持有其 51%的股份。现实是中国广电注册资本才 45 亿元,二仅上市的十家广电系公司资产就远超过了 1000 亿元。资本力量悬殊,显然直接控股这条路看不到太多希望。
 
“实际上网络整合和牌照使用应该是两个事情,但现在两个事情互相制约了。”在曾会明看来,中国广电分别控股各省份广电公司不现实,5G 建设时间窗口也不允许。
 
对于可能的解决方案,曾会明认为:“大家是不是能够联合成立一个公司?作为 5G 的运营公司。各省份广电公司加入进来,每个省份新建一个子公司来让中国广电去控股。”
 
三网融合发展到今天是不均等的,三大运营商很快速地进入了 IPTV 电视领域,但是广电系公司尚没有进入到移动通信领域。“因为三网融合才会给中国广电这张牌照,但是全国广电整合周期又会很长。”曾会明认为,全国整合以及牌照赋予的问题缠在一起,应该分开来处理,尽快找到解决措施。
 
中国广电董事长赵景春
 
广电做 5G 是面向大众卖手机卡吗?
“就没干过这事。”另有一位运营商技术人士对记者表示。从实际情况看,在获得 5G 牌照之前,中国广电技术储备方面并不是很充分。能够看出来经验不足——其实在获得牌照之前早就应该与华为等交流,进行网络侧的准备。
 
“全国整合”以及“如何解决 5G 牌照赋予各地”问题,是中国广电需要跨越的两座大山。而对于 5G 建设,中国广电当务之急是需要找到更清晰的发展定位。贵广网络方面人士告诉记者,公开层面还没有广电 5G 如何建设的规划。
 
从一张“白纸”做起,中国广电以及全国广电系公司均没有大范围建设移动通信网络的经验。记者观察到,运营商对于 5G 建设早已进行了多轮前期技术验证以及各种 5G 行业的探索,商用节奏清晰,目前在部分地区已经有消费者可以使用到。
 
对于中国广电是否会像运营商一样提供手机等移动终端的 5G 服务。曾会明认为,部分地区可能会有尝试,但网络建设并非一朝一夕,很长一段时间内这项业务都不会是广电系公司的重点。“因为开始做 C 端的业务的话,整个网络的覆盖要成本很高,时间周期也都赶不上。”曾会明说。
 
在面向消费者的业务方面,曾会明对记者分析称,中国广电在 5G 上的规划,首先应该是 5G 移动多媒体服务,包括广播和电视。“广电网络原来接大屏电视,现在有了无线网络的支持之后,就可以在不同场景、不同终端去提供 5G 视频服务了。”一位歌华有线员工也对记者表达了类似观点,结合广电在节目内容方面的优势,用户可以做到随时随地接触 5G 移动电视,对超高清视频也大有裨益。
 
曾会明表示,广电系公司现在与运营商在整个城域网的光纤网络方面差距不大。5G 可以作为“末端”的宽带接入方式,实现广电网络的双向化,“也就是从小区到机房这一段走光纤,从小区 5G 基站到用户家里可以走 5G 网络”。
 
陈志刚对记者表示,中国广电的 5G 定位如何,实际上决定了它的成功与否。是定位成跟三大运营商直接在公共市场竞争,还是说作为第四个新增的 5G 运营商在 2 B 垂直市场做增强和补充。在陈志刚看来,后一种方式更加符合广电系原有的业务属性。
 
除了提供有线电视以及近年来开始的宽带业务之外,广电系公司这几年已经频繁涉足政企市场,如“集客服务”、“专网宽带建设”、“城市雪亮工程”等等。在曾会明看来,中国广电发展 5G,另一重要的方向是智慧城市相关业务,同样更多服务于 B 端。
 
此外,记者也注意到,6 月 6 日,获得 5G 牌照当天,赵景春在发言中表示,中国广电将积极引入战略合作伙伴,创新体制机制,发挥广电媒体和内容文创科创优势,差异化运营。另外一位中国广电技术负责人当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中国广电的 5G 要让用户体会到超高清电视、现代物联网带来的智慧广电服务,以及社会化的智慧城市服务。
 
记者多次致电中国广电董事长赵景春、中国广电总经理梁晓涛,但截至发稿时未获回复。此外,对于传言中国移动与中国广电或许在 5G 网络方面进行合建,上述运营商技术人士回应了“不置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