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月 28 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了 2019 年 1-5 月份通信业经济运行情况报告。虽然公布时间晚于惯常,但是从这份报告包含的众多信息中,我们或许可以得出运营商主动挤水分的判断。至于运营商为什么要主动挤水分,我们做了简要分析。
 
一、移动电话用户规模连续两个月缩减
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数据显示,4 月份开始移动电话用户净增出现负增长。截至 4 月底,三家基础电信企业的移动电话用户总数达 15.9 亿户,同比增长 7.3%,但比上月末减少 581 万户。
 
同样来自于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数据显示,截至 5 月底,三家基础电信企业的移动电话用户总数达 15.9 亿户,同比增长 6.2%,但比上月末减少 162 万户。
 
 
 
从月度净增数据看,4 月份和 5 月份净增分别为负 581 万户和 162 万户。虽然环比负增长的幅度有所减小,但是这种负增长趋势的延续本身给外界的信息量就非常大。未来这种负增长能够持续下去的话,我们可以认为运营商在各种压力面前开始了主动挤水分。
 
当然,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数据显示月度负增长,但是运营商的月度报告显示却仍然是正增长,其中中国电信的增量最大。官方和行业数据的存在较大差异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无论其中的原因是什么,我们认为官方数据更有信赖价值。
 
二、移动电话市场需要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
与移动电话用户规模缩减不同,4G 电话用户保持了持续正增长。4G 电话用户从去年年底的 11.7 亿户增长到今年 5 月底的 12.2 亿户,净增 0.5 亿户。同时期,移动电话用户规模从 15.7 亿户增长到 15.9 亿户,净增 0.2 亿户。
 
一方面是 4G 电话用户的持续正增长,一方面是移动电话用户规模的缩减。在这两个方面共同的作用下,4G 用户渗透率,从年初的 74.5%增长到 5 月末的 76.7%,月均增长 0.44%,而 5 月份环比增长已经高达 0.8%,增幅加速明显。
 
与 4G 用户渗透率同步增长的还有手机上网用户渗透率。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数据显示,手机上网用户渗透率长期徘徊于 80%-81%左右,但是近期开始出现了明显的增长,即便这种增长还未触碰历史高点。
 
三、收入增长压力迫使通信行业经营模式转型
今年 1-5 月,电信业务收入累计完成 5590 亿元,同比增长 0.3%,增速同比回落 3.9 个百分点,较 1-4 月回落 0.4 个百分点。从收入总量上看,今年 1-5 月份收入累计仅仅较去年同期增长了 14 亿户。
 
虽然工业和信息化部官方公布电信业务收入累计还处于正增长当中,但是有通信行业高层已经明确指出“整个(通信)行业今年一季度收入增长基本上处于停滞”。
 
 
5 月份当月电信业务收入完成 1127 亿元,较去年同期的 1145 亿元减少 18 亿户,下降幅度为 1.6%。而且从环比 4 月份的收入完成 1130 亿元看,规模也缩减了 3 亿元。
 
如果进一步细分到各个领域中,很明显在流量经营时代,流量业务收入动能失速造成了电信业务收入增长的乏力。5 月份当月流量收入完成 519 亿元,虽然高于去年同期的 428 亿元,但是低于 4 月份的 529 亿元。
 
 
 
虽然电信业务收入增长尚未进入负增长阶段,但是长期的低位徘徊,甚至于当前的微增长,以及流量业务量收剪刀差的持续扩大,全部在印证中国移动杨杰董事长有关“基础电信业务从规模经营向基于规模的价值加油的加速转变”的判断。

 

 
四、5G 商用亟需运营商改变无效撒钱的粗放经营
今年年初,虽然三大运营商都规划了用于 5G 建设的资本开支规模,但是总体规模却不足 400 亿元。其中中国移动最大且也仅为 170 亿元左右,中国联通预计为 80 亿元,而中国电信只安排了 90 亿元的预算。这点资金远远不予以支撑起 2019 年的 5G 建设所需。
 
6 月初,工业和信息化部向四家企业发放了 5G 商用牌照。随后中国移动公布了其 2019 年 5G 一期无线工程设计及可行性研究服务集采招标。该招标项目的预算资金高达总计 387.161 亿元。
 
一方面是收入增长压力的持续放大,运营商现金流速减缓;另外一方面是 5G 商用和建设提速,亟需大规模资金投入。面对收支的双重压力和矛盾,在开源短期难以奏效的前提下,增效就显得越来越重要。
 
在移动电话用户总数远超人口总规模,而且在携号转网即将全面实施的压力下,降低在获客方面的投入,将成为运营商的优先考虑。虽然运营商的月报数据依然显示移动电话用户的正增长,但是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数据已经连续两个月出现负增长。
 
在资金压力面前,运营商的资金效率亟需改善。例如部分单位的获客成本已经超过 500 元 / 户,而新增的用户在网率超过半年的不足 30%,超过一年的更不足 10%。考虑到代理商的人为养卡冲动和利益驱使,增量用户中真正的有价值的贡献用户可能不超过 5%。另外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铁塔租赁中的各种费用传导结算模式虽然让铁塔公司可以旱涝保收,但是却造成了运营商承担的费用的激增。
 
五、中国移动的做法值得友商思考借鉴
在 6 月底举办的世界移动大会上海站,中国移动提出:经济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加速转变;信息通信技术从助力经济发展基础动力向引领经济发展核心引擎加速转变;基础电信业务从规模经营向基于规模的价值经营加速转变;信息通信市场从“要素”竞争向“要素+能力”竞争加速转变。“四个转变”,值得所有人士深入思考。
 
自 2019 年以来,中国移动的做法也显示其已经向价值经营、高质量经营转变。C114 中国通信网刊载的署名分析文章《弱移强固,或是中国移动的新生意经》已经论证了中国移动主动减缓移动通信业务的原因和其中的合理性。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百度阅读。
 
 
实际上早在去年年底召开的 2019 年工作会上,中国移动就把“强化精细管理,大力促进降本增效”列为今年的需要重点抓好的六方面工作之一。虽然今年上半年的经营数据中还缺少 6 月份的情况,但是这并不影响整体的趋势。从总体上看,中国移动是在严格落实其年度工作计划。
 
伴随着流量经营越来越不受控制,叠加 5G 商用的加速推进影响,中国移动提出的“四个转变”已经越来越显示出其中的价值和对行业的指导意义。从某种意义上看,主动挤水分或许可以成为运营商开展良性竞争的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