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错过移动局,英特尔还有无进场机会?

2019-07-19 11:00:01 来源:五矩
标签:
AMD   Intel   小米   5G
不久前,一名Reddit用户分享了一篇发表在Intel内部员工网站的一篇《AMD竞争形象:从哪里开始,为什么他们复活,我们的哪些芯片击败了他们》,文章中称“AMD现在是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并且表示“我们将面临严峻的竞争挑战。”
 
对此小米笔记本电脑部副总经理刘新宇在微博上表达了另外的看法,他认为Intel不仅要面对AMD挑战,此外Intel的对手还有依靠智能手机崛起的台积电和高通。
 
 
众所周知Intel是制造计算机微处理器的巨头,与同为电脑CPU设计商的AMD竞争无可厚非,可与智能手机和高通却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
 
其实与之前比尔盖茨承认错过移动系统一样,Intel也曾插手过移动芯片这块肥肉,只不过这对曾携手称霸pc端的老伙计都在移动端遭遇了滑铁卢,最终微软没能成为“安卓”,Intel也没有取代“高通”
 
二入移动局,错过苹果又败给高通
Intel的移动处理器最早可追溯到1998年,Intel从DEC手里买下了StrongARM,并在此基础上又演变为XScale架构和基于此架构的PXA25x、PXA26x和PXA27x嵌入式处理器,曾一度成为当时市场最热门的选择。
 
到了2005年保罗·欧德宁上台,面对前景尚不明朗的移动市场和电脑处理器业务上AMD的骚扰,拒绝苹果的合作后,欧德宁决定砍掉StrongARM业务,在2006年6月将XScale架构卖给了marvel。
 
但让欧德宁没有想到的是仅半年后,2007年手机世界风云突变,苹果推出了第一代苹果手机紧接着谷歌也发布了安卓系统,从此打开了智能手机的大门,跟随智能手机迅速兴起的还有ARM和高通。
 
但此时的Intel并没有对错过苹果手机芯片有太多的留恋,而是把目光转向更上游的领域——移动通信标准。
 
2007年由Intel带头推出的WiMAX技术直接踢馆国际电信联盟,在2000年3G标准就已尘埃落定的情况下,依靠美国政府的支持硬是打开了一条绿色通道,使WiMAX技术空降加入3G标准。
 
手握3G标准频段后,Intel一跃成为“包租婆”,依靠WiMAX技术在全球招揽“门徒”,迅速组成WiMAX联盟,其中就包括加拿大北电网络还有日本、韩国、马来西亚、菲律宾、中国台湾地区。
 
可一呼百应的WiMAX却引来了高通的排斥,原因则是在WiMAX加入前,已经定好的3G标准(WCDMA、CDMA2000、TD-SCDMA)均是基于高通的CDMA技术,所以WiMAX的出现无形中损害了高通的利益。
 
为打击WiMAX,高通决定将所有的芯片都不支持WiMAX。遭到高通封锁之后,这时的Intel才想起被自己卖掉的StrongARM,为拯救WiMAX技术故而重启移动芯片业务。
 
 
2008年Intel组建了超便携移动部门,并推出主打低性能、低功耗的Atom凌动处理器。可当时手机芯片早已被ARM和高通占领,Intel只能从平板电脑侧面切入移动战场。
 
时间一晃就到了2009年,奥巴马上台后抛出“网络中立”议题,从2010年颁布的《开放互联网法令》开始明令禁止电话和有线电视公司滥用其对宽带接入市场的控制权,而为企业提供专门的流量服务WiMAX正好撞到了枪口上。
 
在政策倒向下Intel叫停了WiMax,随后Intel又一次瞧上智能手机这块风水宝地
 
2010年与诺基亚合作推出智能手机操作系统——meego,2011年Intel又通过收购WCDMA芯片商英飞凌,第二年以全网通的身份推出了首款采用x86架构的手机处理器Atom凌动处理器Z2460。
 
但由于诺基亚中途叛向微软以及x86架构自身功耗过大,最终Intel的手机处理器和操作系统双双破产。
 
手机失利后Intel又重新把目光放到平板,2014年Intel通过采取大幅补贴和低价策略杀回平板电脑市场,巅峰时期搭载IntelAtom芯片的平板电脑多达4000万台,但巨大销量的背后却是以连年亏损作为代价造就的。
 
就这样Intel以硬熬的精神挺到2016年,随着Intel宣布移动处理器凌动的两个新版本Broxton和SoFIA“流产”后,标志着这个Intel投入100多亿美元与ARM和高通争夺的移动市场以Intel全面落败告终。
 
现在看来,Intel曾有机会取代ARM统一移动处理器架构,也曾有机会在通信标准中与高通一决雌雄,但Intel却兜兜转转最终错过了苹果也错过了发展移动处理器最佳时机,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其实2016年并不是Intel移动彻底梦碎的一年,因为今年才是。
 
三角困局开启水逆2019
虽然Intel在移动芯片上投入的上百亿都打了水漂,但Intel还是全球为数不多的移动基带玩家,依然可以继续做着“移动梦”。
 
之前Intel买下的英飞凌不仅是Intel为了凑齐WCDMA实现全网通而做出的决定,更因为英飞凌曾经是苹果前三代iPhone的最大基带芯片供应商,有了这一层关系铺垫之后又遇上2016年苹果和高通产生了专利纠纷,自iPhone7起Intel就成了苹果基带双供应商之一,与高通并驾齐驱。
 
 
也正是从采用Intel基带开始,iPhone就因信号差的问题广受诟病,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Intel基带是信号差的元凶,不过网友一直对Intel基带颇为不满。
 
即使网络上充斥着流言蜚语,苹果依然毫不动摇地使用Intel基带,甚至不惜限制高通基带网速来平衡差异,2018年更是将Intel扶正,直接提拔成为iPhone基带芯片的唯一供应商。
 
此时的一切就像是上帝为Intel关上了一扇门却给它留下了一扇窗,有了苹果的支持,Intel在4G基带上走得既顺风又顺水,甚至有了在5G基带上与高通一争高下的决心。
 
可三角的局势在今年4月17日被苹果和高通的和解一百八十度大逆转,在和解消息公布几个小时后Intel也宣布退出5G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标志着Intel彻底放弃了在手机市场最后一块“根据地”。
 
失掉一城后,Intel就像是遭遇水逆一般在各个领域相继传出“节节败退”的消息。
 
首先是年初苹果挖走Intel负责开发调制解调器芯片的工程师乌玛山卡·斯亚咖依,紧接着又是Intel将拍卖移动通讯无线、连网装置等超过8500项专利组合的消息,再者是在台北电脑展上工艺性能不敌AMD以及旗下CPU全线降价的消息。
 
正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其实这一切在之前就早有定夺。
 
Intel前CEO布莱恩·柯再奇在去年6月因与女员工的“暧昧关系”辞职,于是在CEO一位空缺七个月后,今年二月才由鲍勃·斯万接任。
 
鲍勃·斯万(图片来自网络)
 
新上任的鲍勃·斯万曾是首席财务官,与前几任技术型的CEO相比,鲍勃·斯万更看中公司的整体利益,而5G移动芯片恰巧就不是有利于Intel利益的项目。
 
因为与4G芯片相比,5G芯片需要在有限的区域内增加更多的功能,这对于今年刚“挤”出10nm工艺的Intel来说无疑是一个挑战,之后还要面临良率的问题,2016年Intel就曾因良率问题导致10nm多次延迟,综合考虑下移动芯片并不适合此时的Intel。
 
况且丢掉苹果这一大客户以后,Intel还要面临唱独奏的局面,所以鲍勃·斯万宁可舍弃无利可图的5G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以保全公司整体的利益。
 
正视现在的Intel,不禁感叹曾经的电脑CPU霸主Intel到如今却被折腾得略显疲态,再加上遭遇三角困局后,Intel看似已被高通踢出5G赛道,无论是移动芯片还是5G通信,Intel都再无翻身的可能。
 
可要知道未来5G应用的场景并不止一个手机,在云计算、物联网、AI领域Intel未必没有机会。
 
5G不只眼前的苟且
Intel成立之初对公司的定位就是存储器,并且第一款产品也是一台SRAM存储器,虽然之后在日本厂商的冲击下将目光转向处理器,但数据存储仍是Intel难以舍弃的“根”,近几年Intel在前任CEO布莱恩·柯再奇的带领下逐步完成从“芯片航母”到以数据为中心的战略转型。
 
 
2016年4月,柯再奇在一篇署名文章中阐述了要将Intel从一家PC公司转变为一家支持云计算和数十亿台智能互联计算设备的公司的战略,并于2017年将战略再度升华,强调Intel“聚焦于数据发展战略”。
 
包括2015年Intel斥资167亿美元收购Altera以增强CPU解决数据处理能力,还有2018年7月Intel收购的无晶圆厂eASIC、2019年4月收购的英国的Omnitek公司和6月11日收购网络芯片创业公司Barefoot,这一切都是Intel为提高大数据运算能力和增强数据传输处理做的全方位准备。
 
作为底层技术,不论是人工智能、游戏产业还是人驾驶都将需要Intel、英伟达、AMD的运算及图像处理器,而且在同行中Intel有着最丰富的芯片类别,涵盖运算、储存、自驾车、网络及电信,以及物联网等领域。所以现在的Intel其实在不起眼的基础领域积攒着扎实的实力。
 
Intel的转型不仅是数据存储方面,还体现在5G中扮演的角色转换中。
 
Intel退出5G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后,鲍勃·斯万在一次电话会议中强调“5G仍是整个Intel的战略重点”,“5G市场的绝大多数机会和利润都将来自于网络和边缘基础设施,Intel现在正把重点放在这些领域转型上”。
 
在CES 2019展会上,Intel推出了专门面向5G无线接入和边缘计算设计的网络系统芯片”Snow Ridge“,并提到中兴等公司已经决定采用Snow Ridge处理器作为5G基站核心。
 
此外在4月23日举办的2019上海5G创新发展峰会上,中国联通与Intel签署了冬奥战略合作备忘录,未来将面向2022年北京冬奥会,在5G、AI、VR、云服务等技术领域和5G智慧场馆应用落地方面深度合作。
 
种种迹象都表明未来5G势必会有Intel的一席之地。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继续阅读
深知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韩国再投4.7万亿韩元支持半导体产业发展

与非网8月21日讯,韩国在半导体行业的投入真的让人觉得恐怖。

Hi Table!海信发布中国首款社交电视

未来电视将会是怎么样?在中国彩电市场已经持续领先15年的海信电视用全新的 Hi Table 社交电视给出了答案。

5G基站这么贵,难怪运营商部署这么慢

与非网8月21日讯,此前在上海MWC2019上,三大运营商们公布了5G基站部署的最新情况,结合三大运营商的表态,业内普遍预计,2019年三大运营商将在全国建成10万到15万座5G基站。而从城市来看,截止目前,宣布将在今年年底前建成超过1万座5G基站的城市有北京、上海、深圳和成都。

5G智能手机的全球销量预计将在2020年达到1.6亿,华为是关键

Strategy Analytics最新发布的研究报告《5G智能手机销量:2020年中国将驱动迅速增长》指出,如果5G在中国可以如预期的那样腾飞,5G智能手机的全球销量将在2020年达到1.6亿。华为具有绝佳优势占据中国5G智能手机大部分的销量,并重新获得其全球智能手机的地位。

什么样的特殊工艺能满足5G LNA的需求?
什么样的特殊工艺能满足5G LNA的需求?

随着 5G 无线网络不断发展,无线电前端的性能在射频接收器信号路径中扮演着越来越关键的角色,对于低噪声放大器 (LNA) 尤其如此。随着适用于 LNA 的新型工艺技术(例如硅锗 (SiGe)、砷化镓 (GaAs) 和绝缘硅片 (SOI))的出现,设计人员必须重新评估 LNA 参数(例如噪声、灵敏度、带宽和功率)的性能权衡,以便有效地使用这

更多资讯
敲黑板划重点:马上要来的数字人民币并非虚拟货币!

与非网8月21日讯,比特币这类虚拟货币在近几年来可谓红遍大江南北,其价值也在不停地“大起大落”,这类通过加密的数字货币似乎有着非凡的魔力,吸引着人们的关注。

光纤接入网中的PON技术详解
光纤接入网中的PON技术详解

目前,在光纤接入网技术方面,窄带接入逐渐被宽带接入所取代,最终实现光纤到家。接入网宽带光纤化成为必然,而PON技术因其多业务、低投资、易维护等特点,将成为未来宽带接入网的技术热点。

技术更新高速加快,35 岁以上的互联网“老人”何去何从?

35岁,是很多人成长过程中逐步积累社会经验、渐渐走向成熟的年龄。然而,在偶尔曝出的互联网公司裁员新闻和部分舆论的渲染下,35岁近来成了互联网人的危机之年。35岁危机、35岁焦虑、35岁被优化等词汇出现在很多爆款文章中。

拿到5G黄金频段的广电,却不知道如何下手部署5G?

对于广电来说,5G就是对其“造血”的一个机会。日前广电总局《关于推动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终于给了5G时间表、加快全国一张网,还有正在探索的混改。其实在发展5G上,广电也是香饽饽,三大运营商都希望跟广电合作争做“同盟军”。

用户4G网络体验变差,到底是谁的锅?

高速的5G时代还未到来,关于4G网速下降的抱怨却越来越多,用户们将质疑丢给了运营商,怀疑4G的降速是为了让步5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