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美国对华为“极限施压”升级,美国供应商连带遭罪。就实际结果来看,华为并未受到太大影响,公司营收仍以 23%的高速增长(同比)在本轮财报季表现抢眼。而英特尔高通、AMD 等华为美国供应商,营收全线下跌。

 

来看下上述美企的成绩单:

7 月 31 日高通公布财报:该公司本季总营收为 96 亿美元,剔除来自与苹果和解的一次性收益后,仅为 49 亿美元,同比下降 13%且低于预期。高通指出,营收下降和“华为应对出口禁令调整商业战略”有关。后者销往海外市场的手机中,大量采购高通芯片。高通还透露,今年全年芯片出货额将为 1.4 亿至 1.6 亿美元之间,也就是说将同比暴跌 31%至 40%。

 

高通 CEO 莫伦科普夫(Steve Mollenkopf)表示,美国对华为施加出口禁令,预计会在下半年给高通制造“逆风”。财报公布后,高通股价次日(8 月 1 日)收跌 2.68%。

 

 

7 月 30 日盘后,AMD 公布财报显示,该公司当季营收为 15.3 亿美元,同比下滑 13%;净利润为 3500 万美元,同比暴跌 70%。AMD 还将下一季度的增速,从之前的“高位数增长”,调整为“中单位数增长”。

 

在财报中,AMD CEO 苏姿丰也用到了“逆风”一词:“我们停止向被列入‘实体清单’的一些客户供货,预计下半年公司会遭遇一些逆风。”次日(7 月 31 日),AMD 股价暴跌 10.1%。

 

 

英特尔于 7 月 26 日公布财报,当季营收录得 165.06 亿美元,同比下跌 3%;净利润为 41.79 亿美元,同比下跌 17%。公布财报后次日,英特尔跌 1.09%。

 

该公司 CEO 鲍勃•斯旺(Bob Swan)31 日出面表示,今年第二季度,其公司一直在向华为供应一些产品,这些产品经确认“符合相关法律法规”。

 

 

7 月 26 日,给华为产品代工的伟创力,公布财报。数据显示,该公司当季营收 61.76 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 63.99 亿美元;净利润 4487.2 万美元,同比暴跌 61.32%。次日伟创力下跌 3.59%。

 

伟创力在美国这波对华为的“极限施压”中,过度响应号召。该公司在美方“禁令”发布后的第三天,即 5 月 17 日,就通知其全球代工厂马上停止生产华为所有的设备,已生产的产品不让发货,同时还私自扣押华为价值 7 亿元的物资长达一个多月。伟创力位于长沙的工厂,被曝也在 5 月已经停产。

 

 

美光科技早在 6 月 26 日就公布 2019 财年第三财季财报。结果,这家公司当季营收 47.88 亿美元,同比暴跌 62.8%;净利润 8.4 亿,同比暴跌 78%。美光科技在“实体清单”公布后,随即停止向华为发货。而华为曾是美光科技最大客户,后者上半年营收中有 13%与华为捆绑。

 

美光科技 CEO 桑杰•莫罗特拉当天立刻表示,目前正在逐步恢复向华为的供货。话后,美光科技次日美股股价暴涨 13.34%。

 

 

反观华为,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 4013 亿人民币,同比增长 23.2%,营业利润率 8.7%,其中运营商业务实现营收 1465 亿元,企业业务 316 亿元,消费者业务 2208 亿元。对比华为一季度财报,华为本季营收环比暴涨 123.3%。

 

 

横向对比美企后,可见华为虽然在各种场合自称“破飞机”,却是目前为数不多保持高速增长的科技企业——这在遭遇外部打压的情况下难能可贵。

 

特朗普于上月宣布,将有条件解禁华为和美企之间的商务往来。美企也在翘首期待政策落实的那天。上月 26 日,谷歌、高通、思科、英特尔、美光科技、西部数据和博通 7 家公司代表,前往白宫敦促特朗普信守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