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0 月 14 日讯,自从各大运营商获得了 5G 牌照之后,相继都有了一些动作,但广电这个“新入行”的似乎有点跟不上节奏。

 

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 5G 动作频频,在网络建设、应用培育、商业模式探索等方面,取得了不小进展。现在,三家运营商已推出 5G 预约通道、开展 5G 套餐预约,一旦正式套餐发布,5G 网络覆盖区域的用户将能正式享用 5G 服务。


 
相比之下,今年 6 月 6 日同时获得 5G 牌照的另一家公司——中国广电,则明显“安静”许多。

 

实际上,中国广电也没闲着。国庆前夕,中国广电在上海虹口启动了首批 5G 测试基站部署,选择在虹口足球场、5G 全球创新港等区域,基于 SA 独立组网方式开展网络建设,测试基站采用 4.9G 频段。根据中国广电 5G 测试网建设方案,计划年内在上海建成约 200 个 5G 基站。

 

 

而根据稍早之前坊间传播的《中国广电 5G 试验网的建设实施方案》,中国广电 5G 建网分为试验网和规模建网两个阶段。2019 年为第一阶段,也就是试验网建设阶段,今年 10 月至 12 月,中国广电在北上广深等 16 个城市开展试验网建设,总投资约 24.9 亿元。2020 年开始,中国广电开始规模建设 5G 网络,计划于 2020 年 6 月启动 5G 市场运营,邀请友好用户试用,2020 年底开始规模商用。

 

很明显,中国广电的 5G 业务发展比三家基础运营商慢了一个或者两个节拍。这也是不得已,中国广电在 5G 发展方面不仅“缺钱缺人”,而且在移动领域没有积累,缺乏产业链支持,这都需要时间去夯实基础。

 

缺钱缺人缺生态的中国广电如何在 5G 的广阔天地中上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来,关键在于发挥优势、开放合作。

 

中国广电发展 5G 的最大优势在于频段资源,具有 700MHz+4.9GHz 这样的低频高频优秀组合。中国广电拥有 4900MHz-4960MHz 的 60MHz 带宽 5G 试验频率资源,还有众人羡慕的 700MHz 红利频段,可以用 700MHz 进行 5G 网络广覆盖,而 4.9GHz 则在高流量热点区域进行重点覆盖。

 

众所周知,700MHz 红利频段具有覆盖广、穿透力强、组网成本低等优势,在 3G/4G 时代,电信运营商就想使用 700MHz 进行快速建网、快速覆盖,但未能如愿。5G 时代,700MHz 依然让人心动,根据计算,使用 700Mhz 频段建成全国 5G 网络只需要 40 万座基站,而三大运营商需要建 600 万座 5G 宏基站才行。中国广电可以发挥 700MHz 广覆盖的优势,确保在农村和边远地区 5G 广域覆盖领先,和电信运营商形成差异化竞争优势。

 

但是,要发挥频段优势,中国广电还需要通过开放合作来克服一些障碍。

 

首先,基于 700MHz 频段的 5G 网络设备、终端产品等还不成熟。这次中国广电在上海建设 5G 试验基站是基于 4.9GHz 频段,而非“万众瞩目”的 700MHz 频段,应该是基于这方面原因,而且考虑到城市区域流量较高。因为在 4.9GHz 频段上,中国移动也拥有部分资源(4800MHz-4900MHz),和中国广电相邻(4900MHz-4960MHz),在中国移动推动下,4.9GHz 频段 5G 产业链走向成熟。但在利用 700MHz 发展 5G 方面,中国广电目前是“独此一家”,推动产业链成熟力量显得单薄。如果中国广电和三家基础电信运营商在 700MHz 方面进行合作,相信后者是非常乐意的,这也有利于推动 700MHz 5G 产业链尽快成熟。从宏观层面来说,通过中国广电和电信运营商的合作,也有利于实现 5G 在农村地区的尽快覆盖,不至于和城市区域相隔太长时间,从而整体上提升我国信息化水平。政府层面也表达了鼓励获牌运营商共建共享的想法,工信部数月前就发布了《关于 2019 年推进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的实施意见》,鼓励 5G 的共建共享。

 

其次,5G 建设是耗资巨大的工程,中国广电的注册资本仅仅 45 亿元,根据相关测算,其 5G 投资至少需要五六百亿,差距很大。在这样的情况下,通过外部合作引进战略投资者,甚至像中国联通进行混改,成为可行之道。

 

不过“攘外必先安内”,尽管资金、技术、产业链等方面的问题,可以通过开放合作去解决,但与此同时,中国广电必须安顿好内部,尤其是全国一张网整合直到现在还没有完成,“诸侯分割”现象还未消除,这些问题不解决,中国广电的 5G 之路将难以走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