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印度市场成为了投资者的聚集地,但由于当时资本投资普遍盲目,非但没能催生出独角兽市场,反而受到了复杂的政策环境影响,导致到许多项目的 IPO 进程胎死腹中,冷却了整个印度的创投热潮。

 

由于在中国,科技企业的发展取得巨大成功,给投资人带来了丰厚的回报。印度投资者也看到了这一点,他们开始疯狂地炒作国内科技企业,不断抬高市值,希望能在印度诞生类似于阿里、腾讯、京东这样的成功企业,获得成百上千倍的投资回报。

 

而随着中国经济的调档换速,国内互联网流量红利几近封顶,深耕其中的互联网巨头与创投者,便不得不重新选择出海淘金的新出口。

 

而作为世界第二大人口国家,印度不仅拥有着足以媲美中国的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与早已被世界认知的互联网科技地位,同时也由于和中国市场拥有较多的市场共同点,逐渐显现出吸引力,并再度被各创投者视作为为下一个淘金坑。

 

当然,印度的科技公司也喜欢学习中国模式,它们仿照阿里巴巴、腾讯的成功案例,将这些经验本土化,发展出了一个个印度的科技企业。

 

而这一期望也成为中国的互联网玩家们,纷纷投身于印度市场的热衷所在。也许你还不知道,在印度应用商店前 100 榜单上,近一半的应用是由中国厂商开发的,只是你看不出来罢了。

 

下面,就从娱乐和电商这两个领域来分析一下互联网巨头在印度市场的逆袭之路。

 

不一样的娱乐,不一样的抖音——TikTok

23 岁的 Kakkar 曾有过一段不幸的经历,在过去,他不仅因为肥胖的体型而被欺凌,甚至还因自己的听歌品味和缺少男人味的舞蹈而被许多人嘲笑羞辱。

 

但是,自从接触了 TikTok,并在这个短视频平台上发出第一个视频开始,他的人生轨迹就发生了变化。他在平台上交了新朋友,接到了授课的邀请,甚至还交到了女朋友。自己也成为了德里东部沙达拉家喻户晓的小网红。

 

Kakkar 认为,TikTok 上的用户更友善,他坚信在这个平台上,才艺远比漂亮的脸蛋和身材重要得多。

 

同样是 TikTok 创作者的 Padiya 也有相同的看法,患有白癜风的自己和家人常共同出镜,得到了很多支持和赏识。一次偶然的机会,为了达到更好的摄影效果,Padiya 用了黑白滤镜,结果视频下有很多粉丝表示接受他的一切,并鼓励他不要因为自己的皮肤状况而退缩。

 

在 TikTok,这样的事例并不在少数。由于 TikTok 的创作内容更真实、更平民化,也更贴近生活中对自我的彻底释放,对粉丝具备强烈的共情性特点,这也使得 TikTok 在印度中能快速渗透,并俘获到大批用户簇拥的原因所在。

 

印度版抖音——TikTok,也正是凭借着这种真实、平民化、强共情感的内容联系,不断加强创作者与普通用户之间的粘性,从而达到不断渗透的目的。因为,TikTok 深知要想啃下印度短视频的市场,也必然需要拥抱乡村风的内容,这是当地受众最大、粘性更高的内容。

 

印度人民有多喜欢 TikTok?数据显示,Q1 季度新增的 1.88 亿用户中,有 8860 万用户来自印度,是安装量最高的海外市场。这个数字,相较 2018 年 Q1 增长了整整 8.2 倍。

 

尽管与提前进场的 Facebook 和 Instagram 相比 TikTok 显然有些落后,但是 TikTok 在通过规模效应快速地成为后起之秀。

 

当 Facebook 遇上 TikTok

当然,TikTok 的急速发展也引起了 Facebook 的注意。前不久,一份 Facebook 内部会议泄露音频由 The Verge 曝光并表示,Facebook 将 TikTok 视为对手,并开始阻止 TikTok 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

 

TikTok 为什么成为这个社交巨头的警惕,其原因很简单。从社交类产品来分析,可以分为两个方面:其一,足够庞大的用户规模,构建的稳固社交关系链——用户粘性;其二,用户每天在平台上消耗的时长——此消彼长。

 

举个例子,在国内,微信不仅关联着用户的社交关系链,还将支付理财、小程序、游戏、电商、外卖、公众号等内容生态生活娱乐服务相连接。因此,即使有许多像快手、抖音这样,以抢占用户时长为主的产品存在,也无法影响国民对于微信生态的依赖程度,动摇不了微信在国内的江湖地位。

 

反观 Facebook 就不同了,虽稳坐国际社交的第一把交椅,但由于 Facebook 的单一社交工具属性,让它无法像微信一样作为生态系统有对用户形成强粘性。因而,在受到 TikTok 的冲击时,Facebook 在社交关系链的生态根基稳定性上,劣势便尽显,难以在用户时长上与其正面交锋。

 

进击印度电商,单靠打价格战就够了?

 

结婚后的 Shravanti 像很多传统印度女性一样,辞去工作,留在家中相夫教子。

 

去年她经过朋友介绍,接触到了一个名为 Meesho 的印度社交网站。她在平台上注册成为经销商,并通过手机利用自己的人脉来进行赚钱。

 

Shravanti 表示,Meesho 的经销商中大多是和自己一样的家庭主妇,在这个平台上,通过转售自己定价的商品,每个月能够赚到 150 美元左右。

 

同样的,EZMall 也拥有一个强大的女性经销商网络,在这里家庭主妇是所有渠道的核心用户。

 

在印度,社交电商虽没有被众人熟知,但是随着创投者的入局,类似这样社交电商平台越来越多,如:Meesho、GlowRoad、Shop101、Wooplr 和 EZMall。

 

类似的平台在国内也是有迹可循的。以拼多多为例,拼多多除了拥有成熟且完整的电商体系外,还善于利用好私域流量、降低获客成本、提升圈子乘数效应。当然,有人也将“拼多多”效应视作为印度电商发展的下一波浪潮。

 

这股浪潮让许多「外来客」看到了商机,但是想要在已拥有较成熟的网络中,将商机转变为现实并不容易。

 

为了对抗零售巨头沃尔玛,也为了表示重视,亚马逊将全球最大的办公楼建在了印度海德拉巴。这个占地 3.87 万平方米、可容纳 1.5 万多名员工的超级新园区,是亚马逊计划将印度这个潜力股彻底变成自己的最强武器。

 

与此同时,为了迎战亚马逊,沃尔玛去年用 160 亿美金收购了印度电商排名第一的 Flipkart 共 77%的股份。这笔大支出也确实给亚马逊带来不少压力。

 

事实证明,印度政府对于外来电商并不友善,甚至还颁布了反垄断巨头的法令。

 

为了加强对电商的监管,印度政府专门出台了电商法,并明文规定禁止外国公司销售自己的产品,甚至不能搞销售价格现金返还等促销活动。

 

这让亚马逊的 Kindle、Echo 在销售中,遭遇了法律风险,只能断臂求生。

 

当然,为了对冲这一政策影响,有些平台在会员制上也玩得风生水起。沃尔玛旗下的 Flipkart 也搞起了会员制,将赋予参加该制度的用户更多的特权,即:购买积分、提前购买、会员生日生日折扣等。

 

如今,有了各大玩家珠玉在前,会员制将会成为印度电商的新捷径吗?就目前来看,答案是肯定的。通过为用户提供额外的服务,来吸引长期顾客。

 

这样的体系,这在国内是很常见的。举个例子,用户在优酷上买了会员,那么会享有一定特权,如免广告、追剧时可提前三集等。较好的体验,会减少用户在其他平台上的停留时间,VIP 用户就变成这个平台的常客。

 

同样的,如果用户在 Flipkart 上购买享有的更好的用户体验,那么他就会减少对亚马逊的使用率。

 

因此,亚马逊也加入了 Prime——年度订阅计划,为用户提供优先快递、折扣、提前购买购买、音乐和视频等服务。

 

毕竟,会员资格不但可以提高用户的「忠诚度」,也是一种增加收入的方式。

 

当然,想要吃下这个看似遍地人口红利的印度,并非易事。

 

其一,来自政府的监管。

 

除了上述的针对外来电商,印度政府所出台的反垄断巨头的法令外,风头正旺的 TikTok 也被印度一家法院要求下架,理由是色情内容传播。

 

最后 TikTok 承诺将会加强审核,虽然恢复上架,但是这次事件为 TikTok 带来了不小的冲击。其开发者「字节跳动」称,禁令使其每日最多损失 50 万美元,每日减少 100 万新增用户。

 

由于海外市场与国内市场不同,以印度为例,虽为一个国家但是各地区都有着不同的文化、习俗。稍有差池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大企业尚且如此,小企业就更不用说了。

 

其二,人口红利形同虚设。

 

有人曾评论:印度只有一亿人口,剩下的十数亿都不是人。看似好笑的一句话,背后是一个个更残酷的事实。

 

在种姓与性别的双重歧视下,这看似庞大的人口红利,真正有价值的数据并不多。有数据统计,在印度的互联网市场上,拥有手机的女性占比不到 28%,拥有手机却没有上过网的女性高达 81%。

 

就像上文中提到的,站在二、三线市场的 TikTok,手中的人口红利近十二亿,但有数据显示,今年年初,该平台的月活用户仅 5200 万。反观,站在富人圈中的 Instagram 手中的红利看似很少,但是同一时间,平台上的月活用户竟已超 7000 万。

 

不难看出,在森严的阶级体制中,不同阶层消费者的购买力还存在着很大的差异。

 

印度互联网的确是片蓝海,但是想要在这片未知的领域中迅速开垦出一片天地,单靠复制国内的「互联网上半场」还是远远不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