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 的进程比我们想象得还快,它就像一辆已经启动的跑车,载着来自各个行业的乘客加速狂奔。这篇文章,我将继续呈现 2020 年 AIoT 领域的最新发展趋势之一,5G。
 
如今,我们面对的问题,不再是要不要拥抱 5G,而是在不得不直面 5G 的前提下,怎么用好 5G,助力企业发展。
 
一些昨天很成功的企业,想要在今天和未来继续取得成功,就得不断寻找新的增长方式,开启“第二曲线”。第二曲线,由管理大师查尔斯·汉迪在《第二曲线:跨越“S 型曲线”的二次增长》一书中提出。
 

 
总是停留在“第一曲线”,就会被舒适区所“禁锢”,无法超脱。S 型曲线会不可避免地达到巅峰并开始下降,这种下降通常可以被延迟,但不可逆转,柯达、诺基亚、雅虎…都是沉沦第一曲线,陷入平庸的实例。
 
如果组织和企业能在第一曲线到达巅峰之前,找到带领企业二次腾飞的“第二曲线”,那么企业永续增长的愿景就能实现。通向第二曲线的道路并不平坦,要一次次跃过那些由成功铺设的“陷阱”。用汉迪的话说:“当你知道你该走向何处时,你往往已经没有机会走了。”
 

 
现在,有实力载着千行百业,从“第一曲线”跃迁到“第二曲线”的底层共性力量之一,就是 5G。不过 5G 虽然能力很大,但是挑战也不小。5G 列车的“司机”相当顽皮且富有探索精神,80%的概率并不会沿着 3G、4G 铺设的既定路线向前走。可以说,5G 将把我们这些乘客带入前所未有的“无人区”。
 
因此,在 5G 这条通向未知的道路上,选好“老司机”很重要。这名“老司机”最好已经验证了自己寻找“第二曲线”,甚至“第三曲线”的能力,让公司保持着良好的发展,还要能领先众人,多想一层、多看一步。
 
在国内,具有“老司机”特征的企业很明显,那就是华为。1G 曾是摩托罗拉的天下;2G 诺基亚、爱立信、摩托罗拉三足鼎立;3G 高通突出重围;4G 苹果重新定义了手机;而到了 5G 时代,华为成为最有实力傲视群雄的企业之一。
 
所以这周,我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无线产品线副总裁、华为无线网络战略与业务发展部部长兼首席战略官徐伟忠,在他的办公室里,进行了一次只谈干货的交流。
 
那天,他刚完成重要的海外移动通信会议回国,掌握了全球 5G 的最新进展。同时,作为首席战略官,他还有一种能力,能将那些遥远的、局部的、零星的东西,拼成一幅完整的画面,形成一个体系,并且教会别人如何去建立这套完整认知。
 
我们一人一杯咖啡,围绕 5G,开启了不那么轻松的对话,逐个探讨了 5G 的应用场景、战略布局、最新进展、5G 与 WiFi 6、挑战与对策…
 

 
01
谈场景:立足高价值业务

彭昭:面对 5G,不少企业还是很迷茫。能否举例说明你们看好并重点投入的 5G 应用场景有哪些?
 
徐伟忠:5G 从哪里入手,我们一直在探索。从头部企业入手,抓住高价值业务,是我们目前的选择。这是一个踏实的围绕具体场景,进行技术体系重构的过程。
 

 
比如在能源领域,我们联合南方电网、移动集团,一起打造 5G 智慧电网。在测试中,我们初步验证通过运营商网络切片,为电力行业客户提供定制化的“行业专网”服务。
 
制造领域,我们联合上海联通、商飞,共同打造了全球首个大飞机制造数字化工厂。核心的 4 个典型场景包括:云化机器视觉、AR 辅助、机械臂远程操控、海量数据上传。这 4 个典型场景又具体落实为 50 个应用子场景,具有代表性的比如拼缝检测,运用 5G 可将检测时长缩短 80%、人力节省 95%。
 
在海外,我们和博世、西门子、倍福(Beckhoff)共同推动成立了 5G 产业自动化联盟(5G-ACIA),促进 5G 在制造领域的标准化和规范制定。例如在德国,华为与博世完成了 5G 服务于智能制造的网络架构,和 5G 被集成模式的研究与验证。华为与倍福联合开发了 5G 网络性能评估平台,加速 5G 集成开发。
 
彭昭:机器视觉、AR+设备管理、远程操控…你列举的都是非常重要的场景。最近我看到,Forrester 预测在 5G、AI 等技术的推动下,边缘云服务市场在 2020 年将至少增长 50%,这个数字很可观。
 
徐伟忠:这几个仅仅是代表。除了刚才提到的这些例子,华为在车联网、智慧医疗等领域,包括 2022 年北京冬奥会的 5G 相关应用,都在进行尝试。
 
从 B2B 业务来看,5G 时代最大的变化可能是,5G 的行业应用不再围绕网络能力展开,而是围绕场景展开。这次变化有可能彻底改变我们不曾深度触及的传统行业的生产结构、生产关系,甚至思维方式。

 


大家必须要一起来探索才能找到 5G 的核心能力。我们不会只描绘愿景,只看好的一面,也要分析技术演进过程中可能面临的问题。任何技术的普及都需要时间,不会一蹴而就。
 
彭昭:为了促进这些业务场景的落地,你们投入了哪些资源?
 
徐伟忠:通信技术发展有个规律,基本上每 10 年一代。华为从 2009 年就开始进行 5G 技术的研究,到今年正式 5G 商用,不知不觉中已经累计投资了 40 亿美金。
 
现在 5G 的行业应用还处于一个酝酿期。随着 5G 网络部署的推进,我们预计越来越多的企业将会开启第二曲线,各种各样的应用可能呈现雪崩式的发展。
 

 
在 2C 消费者方面,我们积极推动 Video 3.0,让视频从广播电视、互联网模式,演进到移动高清模式。无论是 4K/ 8K 视频,AR/ VR 的产业发展,我们希望给消费者带来更好的体验。
 
在 2B 企业方面,我们作为创始成员,参与了 5G 汽车联盟(5GAA)、5G 产业自动化联盟(5G-ACIA)、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AII)、5G 应用产业方阵(5G AIA)等行业组织。
 
面对未来,我们认为有一些成功经验可以借鉴。比如 5G 的先行技术,NB-IoT 窄带物联网就取得了很好的发展。一开始没人投芯片,华为就投,协同模组厂商,连接水表、气表、家电、门锁…短期之内就形成了 NB-IoT 接近亿级规模的应用。5G 推进中,我们也会借鉴这些经验。
 
未来 10 年是 5G 发展的黄金 10 年,华为的组织是围绕业务而设计的,并在运作过程中不断优化。现在我们在 5G 网络侧(不含终端),整体人力投入超过 10,000 名。
 
华为无线会去考虑我们该做的事情,但不会把所有事情都包揽了,我们会把更多的空间留给合作伙伴。5G 的成功归根结底建立在生态链成功的基础上,垂直行业的合作伙伴可以在华为的底座上开展工作。我们能做的就是服务好生态伙伴,让他们炼石成金,引爆 5G 的杀手级应用。
 
02
谈进展:投入中频研究

彭昭:5G 和 WiFi 6 之争似乎愈演愈烈,在这方面有哪些最新进展?
 
徐伟忠:从场景上来看,5G 和 WiFi 有很大区别。WiFi 更多的是侧重于室内、园区内的场景。WiFi 6 技术引入了一些 5G 的空口技术,性能相对 WiFi 5 有所增强,但安全、抗干扰以及组网等方面和 5G 仍存在着较大差距。
 
应用场景上,由于 WiFi 覆盖距离短,室外广域通信主要依靠 4G、5G 的蜂窝通信技术。在室内,WiFi 像其它技术一样,都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因此很多行业也在积极探索 WiFi 6 与 5G 通信技术的结合应用。
 
彭昭:所以要思考的,不是竞争,而是结合。
 
徐伟忠:每项技术都有自己最适合的场景。
 
其实一直以来,全球电信界期待一个地球共用一套电信标准的想法,终于在 5G 时代实现了。曾经,2G 有两套标准、3G 有三套、4G 也有两套。到了 5G,十分难得的只有一套标准。
 
在频谱方面,为了满足 5G 更大容量和更高传输速率的需求,各国都在致力于为 5G 分配更多频谱,尤其是中频频谱。在刚刚结束的 2019 世界无线电通信大会上,中国代表团提出未来 4 年将 6Ghz 频谱用于 5G 网络研究的提案。这个提案得到了欧洲、俄罗斯、非洲、中东等大量国家的支持,迅速形成产业共识并通过大会批准。
 
我们也将联合产业界伙伴,共同展开 6Ghz 频谱用于 5G 的关键技术研究工作。
 
彭昭:华为围绕 5G 在全球范围内取得了哪些最新进展?
 
徐伟忠:讨论 5G 时,经常说技术重构和商业模式的变革,往往忽视了时间也是 5G 时代的一个核心。5G 时代,时间是一个重要变量。我们的进展很快,每隔一段时间就有质的变化。
 

 
到目前为止,华为已经获得 60 多个 5G 商用合同,其中有 32 个来自欧洲,11 个来自中东,10 个来自亚太,7 个来自美洲,1 个来自非洲。5G 基站的发货量已经超过 40 万站,这个数字每天都在增加。
 
从 2C 业务上来看,4G 时代,视频、游戏、网购,是最热门的移动宽带应用。从 2B 业务上来看,整个从产业链,从芯片、模组、到终端、设备、云平台…都很完整,而且布局很快。
 
在华为上海研发中心的 X-Lab,我们展示了各种新型应用。5G 时代折叠屏手机、Video 3.0、AR/VR 可能将成为一种新的标准配置,让我们获得一个新的空间,去开发出更多体验良好,甚至是全新的应用。
 

 
5G 的发展速度我们也做了一个预测,我们预测到 2021 年,全球的 5G 用户将达到 5 亿,从现有节奏上看,这个预测偏保守。如果与 3G、4G 做个对比。我们认为 5G 只需要 3 年,就能达到 5 亿用户,而 3G 用了 9 年,4G 用了 6 年,才达到同样的用户数量。
 
03
谈挑战:重构技术体系

彭昭:5G 的挑战也不小,包括 5G 的覆盖、耗电和价格等问题。这些挑战,你们怎么应对?
 
徐伟忠:这些挑战的本质是指向 5G 的价值问题。我们首先需要明确 5G 带来的价值是什么?5G 是一项关键技术,是一个为千行百业创造跨越式机遇的引擎。
 
5G 基站因为使用频段比 4G 高,使业界产生 5G 基站覆盖小、布网密度高的误解。通过多年的投入和研究,华为使用超级上行等技术手段,使 5G 基站与 4G 达到同站共覆盖的效果,基本上实现 5G 与 4G 基站建设 1:1 的覆盖。
 
我们还研究出了 5G 极简的解决方案,可以支持多频段、多制式都高度集成在一个基站产品中,节约了站点空间,无需新增站点和基站,5G 与 4G 可以做到共站。网络复杂如 5G,我们还提出自动驾驶网络,将网络功能按需从中心至边缘分层部署,实现云边协同的分层自治。
 

 
彭昭:不是自动驾驶“汽车”,而是自动驾驶“网络”。
 
徐伟忠:这是一套网络智能运维的解决方案,为了在 2G-5G“四世同堂”的时代,实现网络的自治、做好网络的运维。也正因为我们历经 2G、3G、4G,来到 5G,所以才更懂 5G 的网络需求。
 

 
再说耗电,从目前 5G 基站产品来看,5G 设备的功耗相比 4G 稍微大一些,但基本上维持在一个数量级,小区容量还提升了 30 多倍,相当于 5G 基站设备比 4G 设备能效切实提升 20~30 倍。IMT-2020(5G)推进组在定义功耗时,明确提出 5G 可以带来每比特功耗的降低。
 
彭昭:得算明细账。
 
徐伟忠:对。在同样的覆盖能力下,5G 可提供 67 倍的 4G 容量,每比特能耗只有 4G 的 1/25。
 
从基站价格来看,设备成本是与生产规模成反比,规模越大,成本越低,这是产业商业发展的基本市场规律。5G 元年的通信设备与 4G 元年,2009 年的通信设备相比,同样处于高位,但是现在 4G 设备单价,比 10 年前 4G 设备便宜了很多。5G 基站的价格也会随着规模增大而逐年降低。
 
我们不能因为现在的挑战就低估 5G 的发展。随着时间的递进,当 5G 成本大幅降低的时候,原有的技术体系和模式会被重新架构。
 
媒体现在所宣传的“5G 可以几秒钟下载一部高清电影”,是用现有的思维惯性思考 5G。如今延续 4G 道路发展 5G 的这种惯性正在消失。原有惯性的消失,打开了一片新的天地。如果所有人、物的连接全部实现,将会产生多少数据?这么多的数据红利,怎么创造价值?
 

 
设备数量和数据的快速增长,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需求和商业机会。边缘设备产生的大量数据,和日益提升的对网络实时传输和处理能力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显著。抓住刚需、解决矛盾,就是创造价值。各行各业都在围绕云、端、边相结合的架构,寻求一种动态平衡。
 
创造价值的动力,会驱使千行百业回归本源,找到初心。无论对技术的演进,还是对行业的特性,我们都满怀敬畏的去思考和融会。
 
本文小结:

1. 有实力载着千行百业,从第一曲线跃迁到第二曲线的底层共性力量之一,就是 5G。


2.5G 时代最大的变化可能是,5G 的行业应用不再围绕网络能力展开,而是围绕场景展开。


3. 生态伙伴是 5G 创新的源泉,华为能做的就是服务好伙伴,引爆 5G 的杀手级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