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2 月 2 日讯,近日备受关注的《携号转网服务管理规定》正式施行。

 

工业和信息化部在规定中明确,电信业务经营者应当为用户提供便捷的携号转网服务,不得有妨碍服务、干扰用户选择、阻挠携转、降低通信服务质量、比较宣传、虚假宣传等违规行为。中国信通院技术与标准研究所所长敖立介绍,携转完成后,原运营商按照本网用户注销时的规则处理携出用户账户余额。且携入用户享有与本网新入网用户同等条件下同等权利,和正常入网用户一样可选择企业在售的套餐。

 

 

“对一家企业不满意,用户可以带着手机号转到另外一家。”从 5 个试点省(市)完成试验,到全国 26 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试运行,工信部部长苗圩今年在部长通道上的这一表态,一步步成为现实。11 月 27 日,工信部举行启动仪式,宣布携号转网正式在全国提供服务。用户号码保持不变,符合条件可自由选择运营商;电信业务经营者不得干涉用户自主选择。

 

对大多数人来说,随着互联网触角的延伸,手机号码已在事实上成为第二个“身份证”。一个固定的手机号像衣食住行一样,链接了基本的人际关系,绑定了多数的网络产品,牵涉到生活的方方面面。由此,一个人想更换手机号的代价可想而知。在经济学上,这叫做需求弹性缺乏,原因是相似替代品的可获得性不足——哪怕套餐再不尽如人意,运营商服务每况愈下,多数消费者也只能选择将就和忍受。携号转网政策的推出,其基本意义就在于丰富了市场替代品,提高了需求弹性。现在消费者可以自由“用脚投票”,对于运营商来说,只有提升服务质量才能留住老用户、赢得新用户。

 

国际电信联盟(ITU)表示,携号转网是一个国家通信行业正式开始公平竞争的标志。从“有限竞争”转向“公平竞争”,实际是向运营商的基本盘开刀,也难免会有这样那样的磕磕碰碰。从先前的实践来看,几大运营商都被指出存在不少缺点。比如,转入业务可以随意办理,却指定专门的营业厅才能办理转出业务,导致消费者跑几趟都办不成;有的以入网年限清零、绑定宽带取消以及“收不到验证码”为由,变相让消费者打退堂鼓;还有的设下“因绑定业务无法办理”“享 5G 优惠套餐无法办理”等关卡,但绑定期限动辄是 50 年。种种现象,说明运营商对市场的认识不足,拿出的诚意也不够。

 

从目前的统计来看,联通用户转出的意愿最强烈。

 

截至发稿之日,共有超过 5000 位手机用户参与了此次的在线投票。调查结果显示:在携号转网开启后,只有 3 成左右的用户表示会留在现有运营商服务体系中,而有近 7 成用户有意向携号转网。

 

而在这些选择“不会留在现有运营商”的用户中,有约 36.7%的人想要转投中国电信,有 37.8%的用户想要转到中国移动,投给中国联通的为 25.5%左右。从数据上看,相较于其它两家运营商,倾向于转进的联通用户明显偏少。

 

同时,中国移动或许成为最大的赢家。

 

中国移动表示,工信部透露的数据实际上是从携号转网试点以来的 8 年的数据做了累加,包括以前的 5 个试点省公司;如果按照 11 月 11 日之后的数据来看,中国移动的净转入量最大。

 

中国移动相关人士还表示,“中国移动绝对不是携号转网的输家。目前三家运营商的资费基本相同,这让竞争回归良性,运营商比拼的更多是网络、业务、服务、品牌归属,中国移动的 4G、5G 网络也都是最大的”。

 

截止 2019 年 10 月底,中国移动客户总数 9.44 亿,其中 4G 用户数 7.49 亿,中国联通客户总数 3.22 亿,其中 4G 用户数 2.52 亿,中国电信客户总数 3.33 亿,其中 4G 用户 2.78 亿。

 

对于用户来说,运营商取消价格战后,携号转网的热度也少了很多,有电信行业人士表示,运营商取消价格战后,恶性竞争就不会存在了,所以这就大大降低了很多用户的转网热情。

 

目前三大运营商公布的 5G 资费都显示,从套餐设定上看,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步调是基本一致的,都是 128/129 元起步,不同网速对应不同价格,超出套餐内流量的要加收流量费,中国移动额外流量收费是 5 元 /GB,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额外流量收费是 3 元 /GB。

 

相信用户选择携号转网参考的并仅仅是套餐便宜,网速快会是一个很重要的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