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2 月 9 日讯,爱立信子公司行贿被罚超 10 亿美元,会对其 5G 部署造成影响吗?

 

12 月 7 日,据环球时报报道,爱立信承认该公司在近 17 年来在多国存在行贿行为,为此已与美国检方达成和解,向后者交付超过 10 亿美元的和解金。对比该公司近年财报,这笔罚金相当于爱立信单季营收的五分之一。

 

据美国司法部发布的文件显示,爱立信在 2000 年至 2016 年间,分别于越南、印度尼西亚等 5 个国家发生行贿行为,并称该行为涉嫌违反了美国《反海外腐败法(FCPA)》。而美国纽约南区的检察官杰弗里 . 伯曼也表示:“爱立信通过行贿、受贿、馈赠和贪污,以‘金钱万能’的指导原则开展电信业务。”

 

行贿消息同样得到了爱立信埃及子公司的确认。公司承认,行贿是为了巩固其电信业务,行贿范围涉及全球 5 个国家,牵扯公司多名高级别管理人员。

 

 

最终,爱立信选择接受罚款与美国检方达成和解。据悉,爱立信将支付约 9.8 亿美元的和解金,外加 8150 万美元税务,罚款总计 10.6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74 亿元)。根据美方透露的消息,由于爱立信积极配合调查,罚款金额已经较原先降低了 15%。但这 10.6 亿美元的罚款金额仍然不是个小数目。处罚金额已经达到了爱立信单季营收的五分之一。

 

对于此次处罚爱立信似乎早有准备。今年 9 月,爱立信在公布 Q3 财报时,就提到会准备 120 亿瑞典克朗(约合 12.3 亿美元)的费用以应对美方对其进行的行贿调查。如今美司法部正式宣布处罚,而爱立信除了宣布接受处罚以外,还表示将在本月内完成支付行为,这一行为或将影响爱立信四季度财报表现,但爱立信首席财务官卡尔 . 梅兰德依然表示,这不会影响公司任何财务目标。

 

罚款一事将会对试图在 5G 领域和华为交手的爱立信造成业绩影响。自今年二季度起,伴随美方加大对华为的压制力度,这个华为 5G 领域的“最强对手”遇到了“捡漏 5G 合同”的机遇。

 

不过,爱立信在 5G 的竞争上可能心有余而力不足。从财报数据来看,其目前状况颇为挣扎。然而三季报显示,爱立信净亏损达 7.11 亿美元,网络设备业务销售额同比增长仅为 9%。

 

此外,宣布将在瑞典以外地区取消多达 25,000 个工作岗位,以控制运营费用。如今雪上加霜,爱立信还交出 10 亿美元的罚款。

 

反观华为三季报,截至 2019 年第三季度,华为实现销售收入 6108 亿人民币,同比增长 24.4%;净利润 531 亿,净利润率 8.7%。按此计算,华为第三季度同比增长率远远超过第二季度的 12.83%,势头向好。

 

三季度时,华为已和全球领先运营商签定了 60 多个 5G 商用合同。

 

但是令人感到蹊跷的是,爱立信公司似乎早就知道这个决定,迅速同意这一处罚金额,以期尽快结束美国政府发起的调查。“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一幕的背后,我们能看到什么?

 

从过去几十年来看,这不是美国政府基于本国法律第一次对非美国的大型跨国公司进行巨额处罚。仅就欧洲公司而言,之前德国的西门子、法国的阿尔斯通等多个在本行业属于佼佼者的大型公司都不得不以缴纳数亿美元为代价,求得与美国政府达成和解。

 

一方面,美国已经越来越娴熟地利用包括《反海外腐败法》等各种国内法,针对其他国家的大公司,施加“长臂管辖”,处以数额惊人的罚款,从而获得巨额收入。有不完全统计表明,仅仅借助《反海外腐败法》,美国就从外国公司那里先后获取了 58 亿美元左右的罚款。加上爱立信这次缴纳的罚款,总额将达到近 70 亿美元。如果把违反美国制裁、破坏环境等其他类型的单边罚款计算在内,美国已经从那些非美国公司身上拿到了超过 500 亿美元的罚款收入。

 

另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获得巨额罚款并不是美国借助《反海外腐败法》等各种国内法,对非美国公司进行调查的唯一动因。确立美国的标准优势,是更为重要的目标。美国正不断通过国内法的制定及实施,根据其自身利益在世界范围内确立起“权威地位”。

 

美国此次对爱立信公司采取的做法,是一个绝佳的案例。

 

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第一,爱立信公司因为“违反了美国的法律”,不得不“主动”缴纳巨额罚款;第二,爱立信公司又因为美国政府的战略需要,可以大举进入美国的 5G 市场。

 

产生这种“怪现象”的主要原因,恰恰在于由于美国国内在 5G 领域缺乏有竞争力的通信公司,美国政府希望通过扶植爱立信和诺基亚等欧洲公司来封堵中国的华为公司。而大肆封堵华为的理由,又在于美国单边认定“华为会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带来威胁”。然而,绝大多数欧洲国家并不认为华为会威胁他们的国家安全。美国再一次把自己的标准强加给了欧洲。

 

通过爱立信被美国政府惩罚又同时被扶植的典型案例,蹊跷中的必然是美国以自家利益规范对外经济关系,通过“罚”和“奖”双重手段,迫使其他公司就范,遵守美国根据本国利益所确立的标准和规则。

 

令人讶异和值得警惕的是,不少非美国公司得知被美国政府调查后,最终选择愿意通过缴纳罚款来免除来自于美国政府的调查措施。这让美国不仅尝到甜头,而且还越发频繁地举起“长臂管辖的大棒”,力图使之成为跨国公司认为必须遵守的通行规则。

 

导致这种趋势出现的原因在于:一是美国政府不仅主观上具有单边立法的强悍意愿,而且客观上拥有执行法律的能力,一些跨国公司无法忽视的美国市场能力和金融能力。二是其他国家反制乏力,欧盟国家曾出台对抗美国“长臂管辖”的“阻断法案”,但从后续实践看,这一法案并不能有效抵御美国的单边制裁措施。

 

由于对自身实力的迷恋以及相关方缺乏有力反制,这种趋势显然是危险的,可能助长美国的“规则霸权”思维,并强化其蛮横的法律工具,从而导致全球规则格局的失衡。笔者认为,各个受困扰的企业和国家,需要联合起来认真思考对策,切实推进规则民主化,防止“美国规则”一家独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