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MA 明确答复我们,展位费不退。”一位原本计划参加 MWC 的中国厂商工作人员刘婷向集微网表示。


刘婷告诉集微网,上述拒绝发生在 2 月 17 日收到 GSMA 关于赔偿的最新官方邮件之前。在这封邮件中,GSMA 表示,需要一些时间来评估取消 MWC 导致的全面影响,并称最迟会在 3 月 31 日前给予回复。经集微网确认,多家原计划参展的中国厂商收到了该邮件。


这也是自 2 月 13 日正式宣布取消 MWC 2020 后,大会主办方 GSMA 首次的官方表态。但刘婷认为,在这封邮件中 GSMA 官方并未就赔偿进行正面和肯定回应,而且之前态度强硬地拒绝企业的退费质询。“这让我们非常失望,并且对未来能获得赔偿的可能性不乐观。”对方表示。
 

 

细数展商损失


“单方面宣布取消展会,给我们带来了很大损失。”刘婷向集微网表示。


据刘婷介绍,其预订的展位面积约为 80 平,每平费用 1000 多欧元。“总价近人民币 100 万元。”刘婷透露,像华为、中兴以及一些电信运营商巨头等光展位费的花费都在千万级别。


据集微网此前报道,本届 MWC 共有 2800 多家厂商参展,全部场地租金总计达 1.5 亿欧元(约人民币 11.3 亿元),其中爱立信一家的展位面积就高达 6000 平米,总展位费达到惊人的 650 万美元(人民币约 4537 万元)。
 

 

GSMA 在最新发出的邮件中表示,需要一些时间来评估取消 MWC 导致的全面影响,并称最迟会在 3 月 31 日前给予回复。(图片来源:国内展商)


“这还不包括搭展的费用。”刘婷表示,搭展耗费的成本同样也是一笔不菲的数字。据其介绍,包括他们在内的国内很多厂商,采用的都是在国内做好物料,然后经海运物流至巴塞罗那的方案。“根据装修要求不同,一般一平米报价在 5000 至 10000 元之间,运输的物流费用还得另算。”刘婷所在公司的搭展供应商向集微网表示,大厂商一般都会选择价格最高的那一档位,而海运成本一般也在十几万到百万不等,空运则更贵。


以华为为例,据 GSMA 提供官方展位图显示,其光主展位面积就已超过爱立信,达到 6393 平米。集微网保守测算,若以每平米近万元计算,华为仅搭展费用或就超过 5000 万元,而这还不包括华为的诸多其他展位在内。
 

 

GSMA 提供的官方展位图显示,华为展位面积超过爱立信,而后者仅展位费便超过人民币 4500 万元。(图片来源:Lane/ 集微网)


“除了高额展位租金外,还有会刊广告、Wifi 租用、媒体推广等,这些服务均没发生,但 GSMA 都已提前收取费用。”刘婷补充道。


与此同时,公司参展团队的机票食宿成本同样得纳入计算。其中,刘婷告诉集微网,由于 MWC 参展参观人数众多,GSMA 已将举办城市巴塞罗那几乎所有酒店纳入统一管理,展商需要提前数月从 GSMA 指定平台预订酒店,而这些费用也已支付。


集微网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企业巴展出差费用约为 3-5 万元 / 人,而今年提前 14 天出发的规定使得这一数字还要高出不少。“我们这次去了 10 几个人的团队。”刘婷表示。此前小米方面曾向集微网透露,此次 MWC 去了近百人的团队,华为中兴的团队规模更是几倍其之巨。


“当然还有门票。”刘婷告诉集微网,GSMA 会给参展商赠送一定数量的门票,但一般企业会邀请很多客户参展,所以赠票数量是远远不够的,需要厂商自购。据 GSMA 官网提供的门票价格显示,本届 MWC 最便宜的普通门票 799 欧元(税后约人民币 6600 元),此外还有 1699 欧元、2199 欧元、2699 欧元等档位,最高 4999 欧元(税后约人民币 4 万元)。


根据上述统计估算,MWC 取消造成刘婷所在公司损失接近 200 万,而华为仅展位费与搭展费合计便已超过亿元。


“这还都是明面上的损失。”刘婷表示,MWC 是每年很多中国公司每年最看重的展会,为了精心准备,往往需要耗费几个月的人力、物力和心力,而这部分的损失是无法估量的。


中国展商呼吁赔偿


蒙受上述巨大损失的情况,并非仅是刘婷所在企业独有的遭遇,而是所有参展商的写照,尤其是对中国展商而言。“跟一些企业比,我们还算好的。”刘婷表示,展会前方同事告诉她,在 MWC 现场看见了很多已经完成搭展的国内公司。“他们的损失更大。”刘婷称。


经集微网从几家计划参展的国内公司方面了解,由于提前 14 天出发规定以及担心疫情影响,许多公司物料到达的时间相对较早,搭展工作也更为提前。“刚搭完又要拆掉,而且展台设计是根据巴展定制的,展会取消也意味着所有物料基本报废。”一位负责人表示,差旅人工又将是笔不小的开支。


“如果一点赔偿都没有,那真得太坑了。”刘婷气愤地表示,跟大公司比,这样的损失对于他们这样的小公司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光展位费就差不多占我们一年广告费用的三分之一了。”刘婷称。


据集微网从 GSMA 方面了解,这次预计参展的中国企业共有几百家之众,其中不仅包括华为、中兴、小米、OPPO、vivo、联想这样的大企业,也有很多像刘婷公司一样的中小型企业,而且后者占据绝大多数。


据集微网了解,MWC 展位租金是全球各类展会中最昂贵的,且单价每年持续递增。有国内厂商告诉集微网,每年 MWC 展会尚未结束,GSMA 就会要求展商签署下一年的展位合同,费用也提前收取。“我们虽是客户,却明显处于弱势被动地位。”该人士表示。


“我们呼吁 GSMA 尽快对中国参展商进行积极正面的回应,及早给大家一个交代。”刘婷表示,希望 GSMA 至少能够将展费退还。截至发稿,也已陆续有相关参展企业人士联系集微网,表示希望中国厂商的合法权益能够受到更多关注,也希望 GSMA 能尽快对中国展商的损失做出及时合理的回应。


不可预知的赔偿


对于中国厂商能否获得赔偿,目前还存在诸多不明朗之处。


有企业法务人士告诉集微网,赔偿要视 GSMA 与参展商签订的详细合同条文来决定,不可一概而论。但一般而言,这类商业合同中都会含有保险赔偿条款。据集微网了解,激活保险公司赔偿存在前提,即大会遭到“第三方不可抗力”取消或中止,这也是在正式取消 MWC 前,GSMA 曾试图说服巴塞罗那官方宣布公共卫生紧急状态的原因,但这一建议最终被拒绝。
同时,集微网查询发现,在 GSMA 官网公开的一份关于 MWC2020 的《展出、广告、赞助的规定和条件》(2018 年 12 月 17 日起生效)文件中,第 21 条第 10 款明确提到,组织者不对无法控制的事件(包括疾病或传染病等多项在内)直接或间接造成的任何损失、费用、损害或费用(无论是合同、侵权行为或其他引起的)向参展企业承担责任,组织者也不负责退还任何费用。同时,在上述文件附加的展览保险范围中,有一项条款明确指出与传染病(communicable disease)有关。
 

 

虽然对于 GSMA 是否会援引上述文件和相关条款还不得而知,但在发给参展商的最新邮件中,GSMA 已经宣称,其目前所处的情况是前所未有的,也是无法“投保”的。这也意味着 GSMA 需要自行承担赔偿责任或者实施其他举措。


集微网就此联系了 GSMA 中国区方面人士,对方回应,一切以公司发出的公告为准,会最迟于 3 月 31 日前给予参展的企业回复。截至发稿,GSMA 还未就赔偿举措作出新的回应。集微网也将密切关注事态后续发展,有相关线索者可以联系我们。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婷为化名。)

 

作者:半导体投资联盟 谭伦,与非网经授权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