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 10 年,移动通信产业经历了 2G-3G-4G 的代际升级,目前 5G 时代已经开启。10 年间的移动通信基站、固定资产投资、资本支出等,也都是这一代际升级的缩影。

 

上周,笔者在《重磅!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 5G 和工业互联网,对 GDP 增长意味着什么?》一文中提及:5G 作为新型基础设施,将在接下来经济社会发展中承担起投资驱动经济增长的重任。实际上,在过去多年中,通信业投资本身作为基础设施投资的重要组成部分,在驱动经济增长中发挥着应有作用,5G 由于对国民经济各行各业的赋能作用,将在此基础上产生更强的驱动作用。
 
本周,工信部发布了《2019 年通信业统计公报》,对过去一年中国通信业各方面的表现进行总结。以史为鉴,笔者借此机会查询了多年的通信业统计公报,对过去 10 年中通信业投资相关的各类数据进行回顾,为考察未来 5G 基础设施投资提供一定的参考。

 

流量:庞大用户基数,呼唤 5G 应用和内容创新

总体来说,我国拥有全球规模最大的 4G 用户数,截止 2019 年年底,4G 用户总数达到 12.8 亿户,全年净增 1.17 亿户,占移动电话用户总数的 80.1%。

 

中国 4G 用户数(单位:万)

 

正是由于超过 12 亿的 4G 用户这个基数,中国的互联网产业发展有了坚实的用户基础,互联网各类应用都需要规模效应,庞大的基础互联网用户数,给各类互联网创新提供土壤。

 

工信部在对最新通信业数据解读中提到,2019 年,移动支付、移动出行、视频直播、短视频、餐饮外卖等线上线下融合应用不断拓展新模式、新商圈、新消费,这带来了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消费保持较快增长。2019 年,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消费达 1220 亿 GB,比上年增长 71.6%;全年移动互联网月户均流量(DOU)达 7.82GB/ 户 / 月,是上年的 1.69 倍。电信企业的流量数据监测表明,2019 年移动用户使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应用消耗的流量占比已超过 30%。

 

2014-2019 移动互联网流量情况
 

工信部预测,随着 5G 与各行业融合和应用创新,流量消费潜力会得到进一步释放,韩国 5G 用户的户均流量消费是 4G 用户的 3 倍以上。可见,未来 5G 流量消费依然是核心的商业模式之一,关键是发展基于 5G 的新型移动互联网应用和内容。截止 2019 年底,国内市场 5G 手机出货量 1377 万部,5G 用户规模以每月新增百万的速度扩张,正如 4G 时代短视频应用创新一样,5G 时代发展起来的用户基数一样为互联网创新提供丰富土壤。

 

基站:结构变化见证通信业的代际变迁

移动通信基站是该行业核心的固定资产,每一年度基站的建设数量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着通信行业的投资规模和服务质量。在过去 10 年中,中国已建成全球数量最多的移动通信基站,网络覆盖广度和深度全球领先。

 

2009-2019 全国移动通信基站数量(单位:万)

 

根据工信部每年度统计公报的数据,2009 年我国的移动通信基站为 111.9 万个,到 2019 年底这一数字已达到 841 万个,10 年时间增长了 6.5 倍。基站作为基础设施,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通信业固定资产投资的速度。
 
在从 111.9 万增长到 841 万过程中,通信基站的结构也在不断发生着变化,典型的是经历了从 2G 基站为主到 4G 基站为主的变迁过程。

 

2009-2018 不同类型基站的比例(单位:%)

 

由于笔者无法获取 2019 年度 2G 基站和 3G 基站的具体数据,因此以上图表仅选取 2009-2018 年数据,从上图中可以看出一些特点:
 
(1)2009 年 2G 基站占据全国移动通信基站总数 74%的份额,2G 也是主流的移动通信方式,直至 2014 年,2G 基站依然占据绝对优势;
 
(2)2008 年底,工信部正式向三大运营商发放了 3G 商用牌照,2009 年 3G 基站开始建设部署,在接下来的 5 年中成为中国通信行业投资的主要基础设施,然而直到 2018 年底,3G 基站数量似乎从来没有超出 2G 基站数量,这是否也在侧面反映出 3G 发展的不尽如人意?
 
(3)2013 年底,工信部正式发放 4G 牌照,从 2014 年开始,4G 建设开始飞速发展,到 2015 年底 4G 基站数量就已经超过 2G 基站数量,成为移动通信基站的主流形式。
 
2019 年是中国的 5G 元年,但过去一年通信业发展的一个典型特征是新建 4G 基站的猛增。

 

2014-2019 每年度新建 4G 基站数量(单位:万)
 

2019 年全国 4G 基站总数为 544 万个,而这一年新建 4G 基站为 172 万个,占 4G 基站总数近 32%。参考历年通信业统计公报,2019 年新建 4G 基站数远远超过历年的新增数。工信部解读指出,这一数字一方面实现网络大规模扩容,弥补农村地区覆盖的盲点,提升用户体验,另一方面提升核心网能力,为 5G 网络建设夯实基础。从这个角度来看,2019 年度 4G 基站投资部分原因或是为 5G NSA 所做的准备。

在 4G 成熟、5G 商用的背景下,2G/3G 减频退网成为业界重点关注的一个话题,2G/3G 基站数量的变化也可以说是这一话题的缩影。

 

2G+3G 基站总量的变化(单位:万)
 

从 2014 年开始,2G+3G 基站占总基站数量的比例开始逐年下滑,2019 年这一数字仅有 34%。而从绝对数来看,2016 年 2G+3G 基站总数达到 296 万这一历史峰值,之后开始逐渐减少。过去 3 年绝对数量减少的速度并不快,但预计在 5G 商用和用户加速迁移情况下,2G+3G 基站总数会迎来快速减少的态势。
 
5G 商用在路上。截止 2019 年年底,我国 5G 基站数量已超过 13 万。我们从 2014 年开始,将 2G+3G 基站、4G 基站、5G 基站放在一个图上如下所示:

 

2014-2019 不同类型基站的比例(单位:%)
 

2019 年 5G 基站所占比例虽然不足 1.6%,但随着 5G 商用的加速,全国移动通信基站的结构也会发生明显的变迁。

笔者斗胆预测一下:在未来的 5 年中,国内的移动通信基站数可能超过 1000 万个。主要原因包括:目前 4G 基站目前已有 544 万个,在未来 5 年中,4G 依然作为主流的通信手段,在 5 年内暂时不会开启退网工作,因此 4G 基站数量不会减少;5G 商用加速,为了给千行百业赋能,其网络覆盖广度和深度需要得到保障,而 5G 的特性使得其基站数量相对于 4G 只多不少,因此若在未来 5 年中 5G 发展达到预期,则需要建设数百万 5G 基站。届时,4G+5G 基站总数可能超过 1000 万。

 

投资:关键时刻为经济增长带来贡献

今年年初,工信部发布《2019 工业通信业发展情况》时提到,三家基础电信企业和中国铁塔共同完成固定资产投资超过 3600 亿元。其中,移动通信占整个投资的比重达 47.3%。可以看出,移动通信的投资对通信业的投资贡献较大。
 
三大运营商在每年的财报中会公开其资本开支的数据,虽然运营商的资本开支并不一定等于固定资产投资,但两者具有非常密切的关系。我们选取 2009-2019 通信业固定资产投资和三大运营商资本开支的数据来考察。

 

2009-2019 通信业固定资产投资和运营商资本开支对比
 

从上图可以看出,整个通信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和三大运营商的资本开支具有明显的相关性,运营商的资本开支更多也是用于移动通信、宽带、传输、土建等基础设施。
 
投资的数据具有明显的周期性,这一周期性与移动通信代际牌照发布有直接关系。我们可以看出,过去 10 年中整个通信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和运营商资本开支有 2 个高点,这两个高点分别对应于 3G 牌照发放和 4G 牌照发放。尤其是 4G 牌照发放后,2015 年整个行业的投资达到历史最高点。
 
2019 年,两个数字又呈现上升的趋势,这和 2019 年 5G 商用牌照发放直接相关,行业开始调高投资支出。参考 4G 投资在 2015 年达到高峰,业界对于 5G 投资的节奏预测中,很多认为在 2020-2022 年会形成规模化投资。
 
移动通信基础设施的投资构成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组成部分,对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也会形成不小的正向贡献。以 2015 年为例,当年通信业投资增速达到高点,对全社会资本形成总额增长的贡献率超过 21%。全社会资本形成总额正是 GDP 三驾马车之一的投资,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对 GDP 增长形成正向作用。

 

2010-2019 移动通信投资(单位:亿元)
 

由于移动通信的投资是通信业固定资产投资和运营商资本支出的核心部分,通过移动通信投资的趋势可以预期未来数年后 5G 投资的趋势。上图显示 2010-2019 年运营商对移动通信方面的投资金额,明显看出 2019 年是上升的拐点。
 
近期,三大运营商均表示 2020 年会提前完成 5G 网络建设的任务。从公开数据来看,中国移动预计 2020 年建成 30 万 5G 基站,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共建共享 25 万 5G 基站,加上中国广电 5G 的推进,2020 年底 5G 基站总数大概率会超过 60 万个。在此驱动下,预计 2020 年资本支出将进一步上升。
 
过去 10 年是中国 3G/4G 移动通信快速发展的时期,由此催生移动互联网产业的繁荣。未来 5-10 年,中国将形成最完善的 5G 移动通信基础设施,当国民经济各行各业基于 5G 的数字化转型开启后,5G 才算是发挥起了新型基础设施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