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防部百亿美元订单深陷罗生门!
 
北京时间 3 月 8 日,美国一名法官表示,亚马逊可能会成功推翻美国国防部将“JEDI 云项目”大型云计算合同授予竞争对手微软的决定。
 

图丨 2017 年 6 月特朗普和微软 CEO Satya 
Nadella、亚马逊 CEO Jeff Bezos 讨论科技

 

这一“大蛋糕”在 2 年前一经抛出,就引来亚马逊、微软、IBM、甲骨文和谷歌的竞相角逐。五角大楼原计划在 2019 年 4 月就选出中标者,却因订单卷入法律诉讼一直拖到 10 月。最终微软拔得头筹,原以为尘埃落定,但如今形势再度出现反转,该项目的执行被叫停,“蛋糕”很可能落入云服务头号玩家亚马逊之手。
 

风云之初

事情的起因要追溯到 2018 年 3 月,彼时,美国即国防部宣布了一项联合企业防御计划,即“JEDI 云项目”,旨在提高国防部的杀伤力,为军队提供最好的资源。尽管五角大楼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战斗力量”,但有许多官员表示“其信息技术仍然严重不足”。JEDI 云项目将会把国防部的计算系统迁移到云端,在数据分析中引入人工智能,为士兵执行任务期间提供实时数据等方面带来帮助。
 
这份项目合约为期 10 年,总金额达到 100 亿美元。谁能和国防部签下协议拿到订单,谁就有可能在接下来数年内踢开竞争对手,获得接近垄断的政府技术供应商地位。
 
于是,亚马逊、微软、IBM、甲骨文和谷歌一同加入了这场角逐中。
 
然而,2018 年 10 月,谷歌主动宣布退出,称该项目可能和企业的价值观相冲突。谷歌员工对与军方的合作的强烈抵制众所周知,早在谷歌参与美国军方的 Maven 项目时,有近 4000 名谷歌员工联署请愿书以表抗议,之后十余名员工向公司辞职。
 
甲骨文和 IBM 这些传统企业软件或者 IT 服务公司,在新兴的云计算市场处于竞争劣势。不过他们没有轻易放弃,甲骨文一直在联合多家科技公司对国防部进行游说,敦促其在几家供应商之间分拆采购合同。2018 年 12 月甲骨文还向联邦索赔法院提起诉讼称,美国国防部对该合同的最低要求,以及只挑选一名获胜者的决定,违反了旨在确保竞争的联邦采购法。
 
同时,外界也有不同的声音,一些批评家认为,不应将如此庞大的合同只授予一家技术公司,而支持者则表示,使用单一提供商将消除军事系统故障和简化通信来保护战斗人员。

但美国政府当时表示,只选择一名获胜者,将更好地巩固其技术产品。
 
美国国防部发言人 Elissa Smith 表示,五角大楼最初表示将在 2019 年 4 月选出中标者,但受到调查、长期的法律纠纷以及合同的规模及复杂性的影响,最终的结果至少等到 7 月中旬公布。
 
2019 年 4 月,中标者没有按照原定计划产生,但是出局者名单已出。甲骨文和 IBM 因未达到项目最低入围门槛被双双出局。
 
自此,亚马逊 VS 微软的角逐激烈展开。
 
 
反转
作为市场老大和云服务的先驱,亚马逊最大的优势还是在于先入为主。以 EC2 和 S3 形成的一系列生态圈和开发者,是亚马逊目前异常坚挺的壁垒。此外,亚马逊已经通过了现有最高安全许可级别的认证,相比之下,微软则在试图迎头赶上。
 

然而,美国国防部在 2019 年 10 月 25 日宣布,微软公司击败了此前呼声最高的市场领头羊 AWS,赢得了五角大楼的 100 亿美元云计算合同。
 
消息一经发出,微软股价在盘后交易中一度上涨 3%,而亚马逊股价则下跌近 1%。
 
这前后,发生了什么?
 
首先甲骨文和 IBM 公司从加入角逐开始的各种努力滞后了看似十拿九稳胜出的亚马逊的中标。其次不少人认为事件发生反转离不开特朗普的干预,“不少人”中就有亚马逊公司。
 
2018 年 8 月,甲骨文向政府问责局提出抗议,称 JEDI 合同是“围绕特定的云服务而设计的”,IBM 公司在不久后也随之发声。之后 12 月,甲骨文又提交了新的文件,称“竞标存在利益相关因素”。甲骨文称,曾在五角大楼国防数字服务部门工作的 Deap Ubhi 在 JEDI 合同谈判期间,也在和亚马逊商谈雇佣事宜。此外,在 2017 年,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的 James Mattis 前往硅谷时访问了亚马逊在西雅图的总部,并被拍到与亚马逊 CEO 贝佐斯并肩行走。
 
亚马逊和五角大楼第一时间否认了这些针对不当行为的指控,2019 年 7 月,他们也得到了联邦法官的支持,其裁定亚马逊并没有不正当地影响 JEDI 合同的签订。
 
但也是在 7 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表示:“世界上一些最伟大的公司都在抱怨这件事,这与亚马逊和国防部有关。我将要求他们密切关注这件事,看看发生了什么。”
 
特朗普的“干预”后,美国当时的国防部长 Mark Esper 随即启动了对项目竞标流程的审查。但很快,Esper 退出了招标过程的审查,因为他儿子 Luke Esper 供职于 IBM。
 
 8 月,国防部宣布“已经组建了一个由审计、调查和律师组成的多学科团队,以审查与国会议员和国防部热线转介给我们的联合企业防御基础架构云计划有关的事项。”但在此期间,特朗普提出了反对意见。五角大楼的官员说,这一过程陷入僵局,这是在浪费时间。
 
再后来,也就是 10 月,发生的事情众所周知,亚马逊竞标失败,微软中标。此外,一直走在“抗议”前线,和亚马逊“拼刺刀”的甲骨文和 IBM 公司也并没有分到百亿美元的一杯羹。
 
对这个结果,亚马逊云服务 AWS 的发言人在一份公开声明中表示:“亚马逊对该结果感到惊讶。”并称:“如果仅对云计算产品进行详细评估对比的话,显然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Wedbush Securities 的分析师丹 Daniel Ives 认为,这场竞赛的激烈程度主要归功于亚马逊作为云计算的先驱者取得的巨大成功。而该交易是微软“改变游戏规则的转折点”,他在给客户的报告中写道,该交易“将在未来几年对微软的云业务产生连锁反应”。他还预计亚马逊将在法庭上对判决结果提出质疑,但微软将赢得判决。
 

反击

果不其然,2019 年 11 月 14 日,亚马逊对美国防部把价值 100 亿美元的云服务合约交给微软的决定进行诉讼。

在公开的联邦法院文件中,亚马逊称,特朗普公开嘲讽亚马逊 CEO Jeff Bezos,并多次对亚马逊进行批评,这对合约的最终决定施加了不当影响,直接导致五角大楼 2019 年将云计算大单交给了微软,而非亚马逊。
 
诉讼中,亚马逊称正在寻求该合同被授予其竞争对手是受美国总统特朗普“不恰当施压”的结果的证据。据路透社报道,法庭文件显示,除了美国总统特朗普和美国国防部长 Mark Esper 之外,亚马逊寻求作证的高官还包括美国前国防部长 James Mattis、五角大楼首席信息官 Dana Deasy 和其他四名采购官员。
 
特朗普与亚马逊 CEO 贝索斯私人矛盾由来已久。《纽约时报》称,Jeff Bezos 旗下《华盛顿邮报》经常发表批评特朗普政府的文章。招标期间,特朗普和一些高官明确表示反对亚马逊中标。

一位亚马逊发言人表示:“特朗普总统一再表现出其利用总统和总司令的职权干预政府职能的意愿——包括联邦采购,以推进他的个人议程。这里的问题是,是否应该允许美国总统使用国防部的预算来达到他自己的个人和政治目的。”
 
2020 年 2 月 13 日,联邦法官 Patricia Campbell-Smith 发布了初步禁令:美国政府在“法院下达进一步命令之前”不能继续执行这份合同。
 
并且,Campbell-Smith 表示亚马逊“可能会成功”,因为她认为国防部对微软的价格方案评估不当。她补充说,亚马逊也可能会表明,微软的方案并不像五角大楼评估的那样“在技术上是可行的”。
 
这场云订单角逐相当精彩,充满宫斗、职场风云、大佬下棋既视感,双方各执一词,你来我往,好不热闹,甚至犹如一场“罗生门”。
 
但最终谁能吃上这块“大蛋糕”,仍然不得而知,让我们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