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3 月 16 日讯,据悉,美国司法部正在对中兴通讯进行贿赂调查。这是一项新的调查,以前没有报告过。调查涉及该公司向外国官员行贿,以便在全球业务中获得优势。

 

针对美国司法部展开的新的调查,中兴通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中兴通讯完全致力于履行其法律义务,公司领导团队的首要任务是使公司成为全球市场上值得信赖的业务合作伙伴。除此之外,中兴通讯不发表任何评论。”

 

在这次新的调查之前,中兴刚结束了公司考察期,当初根据 2017 年 3 月与美国司法部签署的认罪协议,中兴接受一段时期的考察。根据该协议,中兴同意接受民事和刑事处罚,支付高达 11.9 亿美元的罚金。

 

中兴总部虽然在广东深圳,但中兴的美国子公司在得克萨斯州理查森。中兴依靠美国制造的材料生产智能手机和计算机网络设备。

 

 

目前无法确定联邦检察官在调查中兴在哪些国家的交易。不过根据 2017 年与美国司法部签署的协议,中兴同意实施并维护一项合规和道德计划,旨在发现违反制裁和出口管制的行为。文件显示,实施这类计划并不能使中兴享有豁免权、不用为该公司在签署认罪协议时没有向美国政府披露的任何过往罪行承担责任。

 

文件显示,中兴的行为准则禁止员工在中国或国外行贿或受贿。但是近年来的新闻报道、相关文件和至少一起诉讼指控中兴在十几个国家存在贿赂行为,包括阿尔及利亚、利比里亚、肯尼亚和津巴布韦。

 

比如在肯尼亚,维基解密网站(WikiLeaks)在 2010 年发布的一份文件让人引发了质疑:中兴如何在 2009 年拿到了一份为肯尼亚国家情报局安装固定电话监控设备的合同?时任美国驻肯尼亚大使的 Michael Ranneberger 向美国国务院提交的一份报告声称,中兴向肯尼亚国家情报局(当时名为国家安全情报局)的高级官员给了回扣后拿到了合同,其中一名高级官员每月拿到 5000 美元,用来支付医疗费。

 

当时有 25 多万份美国务院的机密电报泄露给了维基解密网站,随后被公之于众,该文件正是其中之一。Chelsea Manning 后来因窃取电报被军事法庭定了罪。

 

Ranneberger 从 2006 年至 2011 年担任美国驻肯尼亚大使,现在是游说公司 Gainful Solutions 的执行合伙人。他没有回电就这份泄露的报告发表评论。

 

中兴的股票在香港市场公开交易。中兴的美国存托凭证(ADR)其场外交易价约 7.25 美元,低于近期的高位 8.85 美元。

 

据挪威中央银行伦理委员会的一份报告显示,2016 年,挪威庞大的政府养老基金基于“严重腐败的风险”,禁止中兴进入挪威投资领域。中兴是股票不会被挪威基金购买的大约 150 家公司之一。禁止清单上的大多数公司在当地生产制造煤炭能源、香烟或核武器。只有另外三家公司与中兴一起因“严重腐败”被挪威禁止。

 

在三年前与美国政府签署的协议中,中兴还同意被拒绝出口特权:倘若该公司有另外的违法行为,美方启动出口特权拒绝达 7 年的程序。2018 年 4 月中旬,美国商务部确定中兴就其为惩罚参与伊朗和朝鲜活动的雇员而采取的行动向美国政府作出虚假陈述,随后启动了拒绝出口特权的程序。虽然中兴表示已训斥员工,但美国政府后来却发现该公司向这些员工发放了奖金。启动拒绝出口特权的程序意味着中兴无法购买其产品所需的半导体。

 

然而三个月后,特朗普总统取消了制裁,这是美国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的一部分。

 

与根据认罪协议开展运营的公司通常采取的做法一样,美国派了一人专门监督中兴,评估其合规情况。得克萨斯州的人身伤害索偿律师 James M.Stanton 被美国得克萨斯州地方法官 Ed Kinkeade 任命为监督员,后者监督美国政府诉中兴案。

 

虽然 Stanton 负责向法院定期提交报告,但没有一个人公开露面表态。他没有回复一再要求出示中兴报告副本的电子邮件。按原计划,Stanton 担任中兴的监督员一直到 2022 年。

 

Kinkeade 的法庭代表 Ronnie Jacobson 拒绝提供监督员报告的删节副本。

 

根据 2017 年的认罪协议,中兴的公司考察期于周六结束。考察期间,中兴同意在美国执法部门开展的任何刑事调查方面与美国司法部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