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一样宽广的管道(网络)”是数字世界的基座。

 

如果说大家最常接触的家庭接入级路由器是“水龙头”,那么分发层(企业级)路由器埋藏在各个小区与街道的“水管”,而运营商级(电信级)路由器,就是整个网络的“水库闸门”,成为网络建设的重中之重。就在近日,国际权威调研机构 Omdia(原 IHS Markit)发布了 2019 年度全球路由器市场份额报告,报告显示,华为路由器产品在运营商领域市场份额排名第一,也是骨干路由器连续三年市场份额全球第一。

 

 

如果仅仅着眼于这个排名,似乎除了评价一句“牛叉”之外也没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但站在方兴未艾的 5G 启程路口,这个“第一”却意味着下一代网络基础设施的方向。而电信级网络由谁来定义,背后也投射出了新的产业逻辑。

 

所以,我们不妨先将这张“学霸”考卷放下,来看一看在运营商路由器市场的纤陌纵横中,华为的夺冠有着怎样的前因与后果。

 

运营商路由器简史:越过金门大桥,搭建金字塔顶端的管道

 

 

正如丘吉尔所说,你越能回溯历史,便越有可能展望未来。

 

所以我们不妨先将时间倒回到上世界 80 年代,一起快速游历运营商路由器的发展史。

 

了解 ICT 历史的人都知道,运营商路由器市场原本是硅谷的专属。那么华为在该市场持续占据领导地位,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

 

我们粗略地将运营商路由器市场的发展划分为三个阶段:

 

1.1980-2005,思科称霸,群雄逐鹿。

 

互联网初兴,各国相继开启了宽带网络建设,也为网络基础设施服务商打开了前所未有的增长契机。

 

初期,思科占据了运营商路由器市场的领先地位。有报道称,中国电信 163 和中联通 169 承担了中国互联网 80%以上的流量,而思科占据了中国电信 163 骨干网络约 73%的份额,把持了 163 骨干网所有的超级核心节点和绝大部分普通核心节点,而国产品牌之和不超过 5%。

 

1995 年,华为在北京成立研究所,开始投身运营商路由器市场,成为思科最主要的竞争对手。

 

2000 年华为发布了中国首款高端路由器——NetEngine,其具备系列化路由器产品能力,使华为在运营商路由器市场占有了一席之地。

 

2002 年 6 月,华为首次亮相美国电信设备展,展示的产品性能与思科相当,但价格却比对手低 20%到 50%,甚至打出了极具挑战性的广告——“它们唯一的不同就是价格”。

 

 

2.2006-2017,天下三分,江山轮转。

 

2006 年,华为率先发布业界首款核心路由器背靠背集群。成为当时除美国外,唯一掌握集群核心技术的企业。

 

集群路由器,在当时被看做是 IP 领域的“珠穆朗玛峰之巅”,能做出全球最复杂集群路由器的只有美国的两家公司。在华为内部,用“送卫星上天”来形容集群路由器的开发难度。反复攻关进入困境时,有人说华为试图挑战它是在“吹牛”,是在“画饼”,但最终被项目组一步步拼出来了。

 

也是自此,华为正式进入了全球仅有的三家集群俱乐部,开创了运营商路由器市场“三分天下”的新格局。

 

此后十年,互联网诞生了高清视频、电子商务、社交网络等“数据怪兽”,流量如洪水一般向网络涌来,运营商需要承载的流量与日俱增,自然需要频繁调整和升级,路由策略、QoS 策略也要跟着变化,运维人员更是忙的压力山大,严重影响了各类业务的推广及网络演进。此时,更大带宽、更可持续、更易扩展的产品开始上位。

 

自 2011 年开始中国各地因为思科“设备故障”引发的通信事故密集上演,思科的产品漏洞及后门问题,也引发了联通“China169”骨干网等搬迁工程。

 

这十年,也是华为在运营商市场技术“后来居上”的关键时期。一方面,华为抓住了运营商更换 100G 乃至超前装置 400G 网络的扩容需求,在高性能路由产品上持续攻关,由此拿下了国内三大运营商新建网络集采项目的最大份额。

 

2012 年,华为发布业界首款 480G 路由线卡,引领骨干网进入 400G 时代。同年 9 月,协助中国联通在无锡完成了核心集群路由器从思科向华为产品的平滑搬迁。2013 年 8 月,400G 核心路由器在沙特 Mobily 成功商用,更震撼了全球运营商市场。据专业评测,华为 NE5000E 路由器 400G 单框与业界同等容器的 2+4 100G 集群路由器相比,功耗只有 1/8,体积仅有 1/6,以历史最好成绩跑赢了这场升级赛。

 

2017,国外权威机构 DellOro 公布了一份报告,显示华为在运营商路由器市场上,超越思科成为老大。

 

可以说,华为恰逢其时,从追随者、并跑者,转变为新理念的提出者和奠基者。

 

 

3.2017 至今,华为领跑智慧 5G。

 

也正是从那时起,华为开始以领跑者的姿势持续跃进。

 

与思科有限的产品线(主要销售额来自 3 个 BG)相比,华为已经建构起了一个 ICT 全产业链,覆盖了芯片、光传输、光接入、存储、服务器、路由器、终端手机等产品矩阵。

 

其意义在于,伴随着千兆宽带和 5G 网络的快速发展,对运营商路由器的性格能要求将超速升级。

 

与此同时,华为的自研之路还在继续。

 

2018 年,中标全球首个单端口 400GE 项目,引领 400GE 标准及商用进程,骨干网迈入单端口 400G 时代。

 

2019 年发布业界首款 P 比特集群路由器——NetEngine 5000E-20 骨干路由器迈入“Pbit”时代。目前,华为的运营商路由器业务,已经覆盖了全球 Top35 的运营商,130 多个国家和地区。


当然,关键不在于“数字碾压”,华为成为全球范围内行业顶级玩家,一个更有力的支撑就是,其行业话语权和标准输入能力也开始位居前列。

 

在开发验证方面,华为通过 20 年经验积累提炼出 IPD 开发流程,从端到端保证产品主线版本开发质量;DevOps 开发流程保证产品快速匹配企业典型场景。

 

 

最近,华为发布的面向 5G 和云时代的智能 IP 网络解决方案,就提出了业界首个 SLA 可承诺解决方案,能够满足 2C、2B 以及不同接入方式下对网络 SLA 的差异化诉求,支撑起智慧医院、智慧港口、智能电网等 30 多个行业的智能化转型。

 

目前,基于华为 SLA 可承诺的上云专线解决方案,已助力运营商完成了政企、教育、税务、金融、海关等 40 多个上云专线业务的开通。

 

恢弘的 ICT 产业变迁还有无数的细节可以挖掘。但借助简略的惊鸿一瞥,也能窥见,过去的 25 年间,华为是如何通过一场艰难的“爬坡”站上全球市场的顶峰。

 

今天回忆这一历史,是希望引出一个思考,为什么历史会循着这样的路径发展?或者更明确地说,在 ICT 领域,胜出者缘何主宰新世界?

 

走上产业迭代的快车道:华为的胜利是偶然吗?

 

 

从运营商路由器的发展史,似乎很容易将华为在该领域的增长与全球(尤其是中国)的网络升级趋势挂钩。同样站在产业迭代的快车道上,华为能品尝到时代的红利,是一种幸运还是必然呢?

 

我们可以从三方面的动作来理解:

 

1. 跟随细分市场变化。

 

从前文中不难看出,网络的发展也推动着用户需求的变化,这让运营商路由器厂商们都身处一个快速、灵活、高效的商业环境之中,也冲击着他们的经营模式与创新速度。

 

目前,AR/VR、5G 应用、企业上云等业务方兴未艾,也向运营商网络提出了新的挑战,比如 10 倍的贷款需求、1000 倍的连接。同时,以往被动的网络运维思路也在大带宽背景下显得力不从心。

 

此时,华为的业务连续性管理的战略思维,愈发凸显出应对复杂网络环境的优势。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很早就表示:“我们需要在任何情况下维护网络的稳定运行,特别是在遭遇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和其他突发事件时,这是网络设备制造业最终的社会责任。”

 

华为快速打造了一系列软硬件方案,包括基于 SRv6 和 NCE 平台,为海量应用与终端提供接入;实现快速自动跨域打通和应用级 SLA 保障;通过智能算法,让网络可以快速排障、自动选路,实现运维的全生命周期自动化。

 

种种努力,不仅能够帮助运营商从容应对 5G 和云环境下的数字洪流,更通过智能输出降低了网络维护的难度与成本。

 

显然,这一番操作需要深刻了解行业发展路径,背靠强大的产品、技术、服务网络,才能持续输出差异化产品,成为自身占领市场的根基。

 

2. 打造前沿技术惯性。

 

对自研技术孜孜以求,华为的升级惯性,也为运营商用户带来了持续的惊喜感。

 

比如面对 AI+5G+IoT 的基础设施升级趋势,如何在网络极简化的诉求下,同时具备大带宽和扩展性,就成了困扰运营商的新问题。

 

 

一方面,5G 移动、家庭宽带、专线、云等全场景业务,要求运营商不断提升网络容量,打造超宽网络。同时,降低每比特的传输成本,提高投资收益比,也成为长期运营的前提。

 

因此,下一代高速接口技术 400GE 就应运而生了。和 100GE 相比,能够大幅提升光纤利用率,降低传输成本,并且消除 100GE 链路捆绑带来的流量负载不均衡问题。

 

作为 400GE 标准化的首要贡献者,华为也跻身为业界唯一能够提供 10/40/80km 全距离 400GE 光模块的厂家。

 

2017 年 2 月,华为与中国电信完成了业界首个 400GE 商用测试。经过数年的锤炼,如今的华为路由器产品已经实现了,从接入汇聚、城域汇聚,到城域核心,再到国干以及数据中心场景下,端到端完整支持 400GE 解决方案。

 

除了硬件标准之外,华为还积极参与打造了新一代 IP 承载网核心协议 SRv6,在网络协议简化、业务灵活可编程、网络分片、极简跨域,以及无缝支持 IPv4/IPv6 业务等方面,都更具优势,目前已在全球实现超过 20+个商用部署。

 

 

在运维方面,华为全栈全场景的 AI 技术生态也起到了“神助攻”的效果。比如通过广泛应用自动化和 AI 技术,90%用例自动化执行,针对变更智能新增用例精准拦截;自动化智能调度,零人工干预,大幅提高生产效率。

 

将技术红利释放到网络基础设施的迭代之中,华为的创新惯性正在潜移默化之中改变着所有人对智能生活的期许。

 

3. 全面产业链使能。

 

华为的市场表现,既是运营商路由器产品自身的答卷,也辉映着产业链全面布局的协同价值。

 

就拿产品开发来说,通过芯片、散热、软件等的辅助,可以让运营商路由器产品在符合市场需求的同时,能够具备更高的性能和安全性。各种软硬件协同开发,能够最大程度地避免故障,减少运维人员的强度。而支撑着一切的,则是华为的全球创新研发体系,以及引领产业规则标准的影响力。

 

可以说,今日的华为,成为 ICT 产业下一轮“十年代际更替”的技术领跑者,既是时代的馈赠,更得益于自身的见微知著、埋头苦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