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  读:众所周知,3GPP 作为推动 5G 标准化工作的国际组织,为 5G 的发展所起到作用不可替代。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3GPP 已决定取消了一季度面对面的会议形式,改为电子会议,而这种电子会议更多是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开展起来。

 

 

众所周知,3GPP 作为推动 5G 标准化工作的国际组织,为 5G 的发展所起到作用不可替代。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3GPP 已决定取消了一季度面对面的会议形式,改为电子会议,而这种电子会议更多是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开展起来。

 

来源:3GPP 官网

 

3GPP 标准的参与者来自各个国家通信业的顶级专家。公众号“S2 微沙龙”曾经描述过这样一个场景:成百上千封的电子邮件在 3GPP 邮件服务器上穿梭,再以不确定的时延被下载到本地邮箱中,各国的标准专家们不分昼夜的下载和回复着各种讨论邮件。这是一场看不见表情的邮件辩论,所有的表达都是以文字的形式呈现,疫情之下,特殊时期,各国的专家们不仅要克服时差,更要克服时延,同舟共济,用最原始的邮件通信创造最先进的 5G 通信。

 

最先进的技术创造者,为什么不能充分使用自己的成果?

 

2018 年 12 月,3GPP 曾宣布 R16 标准从 2019 年 12 月延期到 2020 年 3 月冻结,并在 2020 年 6 月完成 R16 ASN.1 冻结。标准的推迟,一个重要的原因是 3GPP 专家工作负荷非常重,短时间内要完成数千篇提案的处理和讨论。而这次,由于受疫情影响,一些工作计划也不得不推迟,包括 R17 标准时间表的调整,整体工作向后推迟了 3 个月。

 

 

来源:3GPP 官网

 

由于 3GPP 的专家居住在全球不同国家和地区,时差的原因不一定能保证同一时间工作,邮件的处理和讨论就存在着时延,而且效率远远不如面对面交流。然而,很多专家以 7*24 小时的工作模式,尽量克服时差和邮件带来的时延,为有史以来最低时延的无线通信技术做出贡献。

 

当前,基于 5G 的各种云会议、远程办公已经开始兴起。“S2 微沙龙”的小编曾感慨:“国内互联网和通信产业发展迅猛,各种云会议应用层出不穷,为何没有引入到 3GPP 作为官方会议应用?”当然,因为时差原因,各位专家不一定能同时在线开会。

 

各地网络基础设施能力的不同,也给远程云会议带来一定挑战,近期的一些突发事件就让这一问题凸显。疫情之下,各国政府都呼吁本国人员在家办公,各国网络迎来一轮考验,结果海外多国的网络纷纷“瘫痪”:

 

3 月 17 日,英国四大移动运营商全部遭遇网络瘫痪,数百万在家办公的英国人受到严重影响,无法正常打电话、发短信和上网;

 

西班牙电信运营商表示近日遭遇了“流量爆炸”,其 IP 网络流量增长了近 40%,而语音服务和移动数据服务分别增长了 50%和 25%,西班牙运营商建议用户尽量错峰使用网络;

 

在法国,运营商计划实行“数字纪律”(“digital discipline”),以确保网络容量不被过多无意义的使用;

 

在德国法兰克福的 DE-CIX 互联网交换中心表示 3 月 10 日晚,其流量达到了逾 9.1Tbit/s 的历史新高,并表示,确保稳定和安全的互联网基础设施是其首要任务之一;

 

大洋彼岸的美国还没有出现特别严重的断网事件,但网络运营商都在严阵以待,包括美国几家运营商在内的多家公司,都签署了 FCC 确保在线互联的承诺。

 

而在中国,数亿用户在家办公、学习和娱乐,通信网络没有掉过链子,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故障。而且在抗击疫情关键时刻,通信业的各种手段发挥了突出作用。

 

通信业进入 5G 时代,中国的 5G 也被中央赋予新的使命,新基建的定位成为稳增长的一个重要工具。近期业界热炒的新基建中,5G 正是被提及最多的领头羊。

 

5G 新基建的经济学原理

 

新基建不是一个框,所有想蹭热点的投资行为都可以装进来。不论是新基建,还是传统基建,首先都是属于基础设施投资,基础设施投资是有严格的范畴界定的,首先符合这些范畴才能成为新基建的备选。

 

国家统计局对基础设施投资的范畴有明确界定:指的是为社会生产和生活提供基础性、大众性服务的工程和设施,是社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本条件。包括以下行业投资:铁路运输业、道路运输业、水上运输业、航空运输业、管道运输业、多式联运和运输代理业、装卸搬运业、邮政业、电信广播电视和卫星传输服务业、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水利管理业、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业、公共设施管理业。

 

第一个关键词是“社会生产和生活”,即这类设施必须面向全社会,全社会企事业单位的生产能用到,或者全社会家庭和个人生活能用到;第二个关键词是“基础性、大众性服务”,即构成企事业单位、家庭、个人不可或缺的服务。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野村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陆挺认为基础设施带有规模效应、外部性、网络性和不易收费等部分或全部特征。规模效应在于必须有一定规模才能带来经济效益提高;外部性是本部门的行为会给他人或社会造成明显的影响;网络性是指产品或服务的价值随着用户人数的增加而更快增长;不易收费主要是对于公共基础设施作为公共产品无法向使用者收费而言。

 

就 ICT 产业这些提供数字化基础设施的业态来说,很多就部分或全部具有以上 4 个特征。其中,通信网络基础设施比较典型。规模效应非常明显,网络覆盖的广度和深度决定了通信网络服务水平;外部性也是一个典型特征,通信基础设施主要是给通信产业以外的所有行业服务的;网络性更不用说,梅特卡夫定律也是通信行业的一个通用规律;而不易收费的特性或许不是很明显,因为通信业的运营商是一个市场化行为,但该领域不断发生着变化。

 

在过去 10 多年时间里,通信业从一个躺着赚钱的行业到增长非常困难的行业,纷纷崛起的互联网各类企业和业态,收入和估值飙升,不过他们没有一家不使用通信业基础设施,但留给通信业的只是越来越低廉的管道费,这些厂商往往被通信业称作 OTT。通信业基础设施已经成了类似于我们日常生活必须的水、电、气、热等公共基础设施,但这些设施的运维难度和成本还不断攀升。通信基础设施的运营已成为一个“脏活累活”,数亿人在家办公,流畅的网络背后是这些网络基础设施坚实的部署和大量一线通信业人员日夜的保障。

 

2009-2019 全国移动通信基站数量(单位:万,来源:工信部)

 

2009 年我国的移动通信基站为 111.9 万个,到 2019 年底这一数字已达到 841 万个,10 年时间增长了 6.5 倍,其中 4G 基站占全球 50%以上。截止 2019 年年底,我国 5G 基站数量已超过 13 万。根据三大运营商的规划,2020 年我国 5G 基站数量将超过 60 万,三家运营商在此投资数千亿元。5G 作为新基建的排头兵,在未来几年也会像中国 2G/3G/4G 建设历程一样,为千行百业数字经济发展提供坚强基础设施。

 

5G 新基建不仅仅是保障网络不掉链子,更在于对整体经济的作用

 

作为新基建定位,于其他基础设施一样,一定会带来更大的外部性,更高的经济社会影响。我们先从 GSMA 的一份报告中考察一下移动通信产业对整个经济的作用。GSMA 在今年年初发布的《The Mobile Economy 2020》报告中披露了移动通信对国民经济的影响数据。

 

2019 全球移动通信产业直接产出(单位:十亿,来源:GSMA)

 

过去的 2019 年,全球移动通信产业直接产出达到 1.1 万亿美元,占 GDP 的比例为 1.3%。其中移动通信运营商的产出为 6400 亿美元,占整个行业产出超过一半。

 

2019 年全球移动通信产业带来的总体价值(单位:十亿,来源:GSMA)

 

在间接和为其他行业生产率提升带来的产出贡献方面,这一数字为 4.1 万亿美元,占全球 GDP 的比例为 4.7%。以 1.1 万亿美元的产出,带动 4.1 万亿的产出,反映了移动通信技术和服务为全球经济带来的价值。

 

2019 全球移动通信产业带来的直接和间接就业(来源:GSMA)

 

在就业带动方面,移动通信产业表现也不俗。2019 年移动通信带来 3000 万就业岗位,其中直接就业岗位为 1600 万,而间接带来 1400 万就业岗位。

 

到了 5G 时代,5G 新基建的定位,使得其对整体经济的作用更加明显。中国信通院测算数据显示,2030 年,在直接贡献方面,5G 将带动我国国民经济增加值、就业机会分别为 2.9 万亿元和 800 万个;在间接贡献方面,5G 将带动我国国民经济经济增加值、就业机会分别为 3.6 万亿元和 1150 万个。

 

不过,这是 10 年以后的事情了,我们拭目以待。但是,我们能够确定的是,过去 10 年,中国的 3G/4G 网络基础设施的建设运营,给互联网繁荣提供了坚实基础,以下的数据或许一目了然:

 

移动通信基础设施与互联网业态数据(来源:工信部,物联网智库制图)

 

当年的 3G/4G 基础设施的建设,带来 10 亿以上智能手机用户,从而催生出微信、今日头条、美团、支付宝、滴滴、快手等非常热门的互联网应用,带来互联网产业的繁荣。那么,未来 5G 新基建的落地部署,我们期待所带来的新的业态远远超出过去 10 年互联网业态的规模。

 

数年后,当我们使用着基于 5G 的各类应用成果,有没有想到那些 5G 标准专家们在 2020 年用的是略显原始的邮件通信,为最先进的 5G 通信技术面世日夜奋斗着。期待全球 5G 基础设施的完善部署,或许这些全球的专家未来可以使用基于自己成果的应用,来进行更先进的移动通信标准化工作。

 

资料来源:S2 微沙龙、GSMA、3G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