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3 月 30 日讯,无论是在政府还是市场方面,“新基建”都备受关注,其近期热度也一直是有增无减。

 

据悉,今年山东、安徽等 18 个省份,将合计建成 5G 基站 41.3 万个以上。有专家建议,发展 5G 等新基建,要在专项债等政策上给予倾斜。

 

据有关投资顾问表示,“新基建主要着眼于传统基建补短板以及新的科技创新相结合,能更好地为更多的产业提供支撑。”特别是在此次疫情之下,新基建除了能更好更快地推动经济稳定,同时也能在后期的经济建设中承担使命。

 

新基建是“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简称,其本质是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步入数字时代,光缆、移动通信等网络设备设施对经济社会发展起着极为重要的支撑作用,资源高效利用、社会高效运行,同样需要“新基建”给力。因此,对“新基建”的理解,还应上升到战略高度,将其作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基础性工程、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生性驱动力、打造国际竞争力的“一招大棋”来看待。

 

 

从产业发展与经济增长的现实需要来看,国家和市场如此重视前瞻性技术的研发和产业化应用,一方面是因为当今世界主要国家间的经济竞争,越来越集中于对重要产业的技术标准和产业主导权的争夺;另一方面也由于自 2008 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有实力的参与主体一直致力于寻找强劲的内生性驱动力,以摆脱“萧条经济学”的阴霾。而 5G、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出现,结合大规模的应用场景和深度的消费潜力,有望培育出新的超长产业链,引领经济实现新旧增长动能的转换。

 

从产业发展与经济增长的全球视角来看,80 多年前那场世纪大萧条,尽管使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差不多倒退了 30 年。但代表新兴力量的美国,依靠汽车、石化和通讯等领域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引领,尤其是富有成效的政府干预,仅用 8 年时间就使经济元气得以恢复,并顺势进入重化工业时代,一跃成为世界首席经济强国。

 

40 多年前的两次石油危机期间,以钢铁、汽车、化工等为代表的重化工业遭受严重打击,但已有丰富危机应对经验的美国大力发展计算机、航天航空、生物工程等高附加值、低能耗的新兴产业,顺势完成经济结构转型。差不多同时,欧洲在计算机、机器人、通信网、生物技术、新材料等领域先后取得一大批超前技术成果,为产业转型奠定坚实基础。

 

最近十年来,全球产业经过 2008 年那场金融危机冲击,更多时候处于调整和恢复期。但产业发展与技术变革步伐不会因金融危机而停止。美欧、中国和日本等主要经济体及其处于顶层的一些企业,一直在酝酿新产业革命,力图造就一个能够成为世界经济增长新引擎的超级产业。

 

此外,新基建的发展应注意全面性和全生命周期性。所谓全面性,就是新基建不能仅聚焦于基建本身,还需要看到与之相关的软件服务。新基建不同于传统基建,不单包含建筑材料,更重要的组件是智能化的电子设备,故而整个体系的顺利运作还需要相应管理系统的支撑,网络安全服务的不断强化,以及体系内智能硬件设备、机器人设备的持续优化。所以,新基建的良性发展,需要政府端做好项目的统筹设计,也需要 5G 通信设备、服务器设备、管理系统、网络安全系统、智能交互系统、智能硬件设备、智能机器人等领域相关企业的通力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