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李国庆带四着壮士怒抢公章的「庆渝年第二季——夺权」刚拉开了帷幕,众人也纷纷感叹「成也夫妻店,败也夫妻店」的之余,另一家由夫妻共同掌权的企业——百度,也正被一篇《百度没有 Plan B》的文章送上了舆论风口。

 

身为国内元老级的互联网企业,近年来百度疲态尽显,且早被同期出道的腾讯、阿里甩在了身后,甚至还被后来者字节跳动步步紧逼,深陷内忧外患之困。

 

其祸在「颛臾」,亦在「萧墙」。

 

4 月 8 日,百度 APP 开启了为期 16 天的停更事件,包括推荐、图片、财经、科技等频道在内的内容,都相继受到了不同程度影响。要知道,正值疫情肆虐的特殊时期,资讯内容的停更,对于极度依赖于资讯流量的百度而言,无疑是当头一棒。

 

随着影响的不断扩散,两周后,百度在美遭遇集体诉讼,并被指控其未能遵守中国互联网的规定,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时间百度的股票大跌。

 

然而,这只是百度第二季度悲剧的开始。

 

前不久,百度因副总裁韦方涉嫌贪腐一事,被推进了舆论的风口。紧接着,百度网盘花式收割用户智商税的骚操作,更是让其遭到各界人士的口伐笔诛。

 

不得不承认,这几年百度过得真的是太难了。

 

萧墙之患——人才难留
 


百度的人事动荡仿佛从来都没有消停过,高层管理人才的流失,仿佛成为了百度的另一心头大患。出走的原因各不相同,有的是被迫离开,也有的是「和平分手」……


曾经被李彦宏给予厚望的「百度太子」李明远,就其中之一。


2013 年,正值「而立之年」的李明远晋升为百度副总裁,成为百度历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同时也是百度最年轻的决策委员会成员。就是这样一个前途似锦的有为青年,在三年后,被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通报在收购案中牟取暴利,最终引咎辞职。


事情当然远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早在引咎辞职的半年前,李明远的地位仿佛就已经有了些许变化。

自宣布成立「百度搜索公司」后,负责了意义相对重大的「搜索业务群组」不是李明远而是向海龙,除此之外,曾经可直接向李彦宏汇报的「特权」,也更改为向向海龙汇报。


表面上,说是为了向、李之间的合作更为密切,背后到底是为了淡化李明远,还是为了将百度的重心转移,就不得而知了。

 


虽说「李明远引咎辞职」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其自身作风上的问题,但是透过问题看本质,短短三年的时间,就发生如此骤变,是否可以归结为李彦宏在人才上疏于管理的漏洞呢?如果说李明远的离职,只是特例,那么那些声称「和平分手」的高管们又应该如何作答呢?


随着人工智能逐渐成为当下互联网的趋势,百度也早早的开始了在人工智能赛道上的布局。2014 年,曾担任 Google 大脑项目创始人和负责人的吴恩达空降百度,正式担任公司的首席科学家,负责百度研究院的领导工作。


要知道,就算是放在今天,吴恩达也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引进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人物,堪称当代的「犀首」。吴恩达的到来,不仅让百度在全球范围内声名鹊起,更是被诸多外媒评价为「将会领导一个创新的软件技术时代」。


但是,这位「犀首」非但没有将厄运缠身的百度挽救回来,而是使其越陷越深。在任期间百度的商业变现内容少之又少,随后便在 2017 年与百度正式和平分手。


随后,外界对于这场看似和平的分手延展出各种解读,其中议论声最大的莫过于与另一员猛将陆奇有关的「让贤说」。

 

 

 


陆奇的上场与吴恩达的离场,中间的重合点只有短短的两个月,然而就是这不起眼的两个月,陆奇先后被任命为百度集总裁首席运营官、百度公司董事及董事会副主席等诸多要职。


然而,高官厚禄也没能留住陆奇,次年,陆奇就因个人、家庭原因离开了百度,百度的市值也因此一夜之间蒸发了近 900 亿。


前者被外界给予厚望,而在变现上难有成绩;后者被百度给予厚望,短短一年就选择退出,看似人之常情的「和平分手」,是否要归结为百度不会用人呢?


高管的流失,一直是百度内部的症结所在,而这一症结也一直都没有得到彻底解决,外界的舆论声也从未都没有消停过,但是真正让舆论第一次达到高潮的,是在百度坚守十数年的向海龙的出走。


2019 年,见证百度 14 年发展的向海龙,仿佛带走了百度最后的底气,一时间,「李彦宏的管理能力」成为众矢之的。


高管们的离开,总会伴随着财务、产品、业务等诸多领域,不管职务大小,都会对企业内部造成不小的影响。特别重要的高管,他们的动向总会伴随着外界对公司的各种猜测和质疑。其中,随陆奇出走的那近 900 亿市值就是最好的证明。


然而,这百度的这一症结并没有因向海龙的出走而告一段落,有资料显示,百度中高层许多都在 2020 年 2 月递交辞呈,如此集中的时间点,不难猜测出这是一场有计划的离职。近日,百度副总裁尹世明、智能运事业群组副经理张志琦也宣布离职百度……百度的人事变动从未停止。
李彦宏曾公开表示,在人才方面,只要够好绝不嫌多。然而,事实证明,比起广收泰斗级选手,消化人才才是百度的当务之急。


颛臾之难——英雄末路

 

 

 


「搜索」作为整个百度帝国的起源,同时也是百度为数不多能拿得出手的故事之一。然而,这个经典故事正在面临着自家摧残和外界的觊觎。

众所周知,依附在搜索之上的广告业务,一直都是百度的主要盈利业务,一度是百度财报中最亮眼的那一道弧线。然而,随着广告和自身业务的堆积,「搜索」逐渐变了味。


过去什么都知道「度娘」,如今推送出来的除了无尽的广告,还有百度旗下内容生态——百家号、小程序、百度视频等。这些「去中心化」的思想和盈利方式,都与「搜索」的初心相左。在这一点上,用户早已心生不满,直到「魏则西事件」才得以爆发。


2019 年,是百度搜索的又一苦难之年。


一月方可成的那篇《搜索引擎百度已死》,将公众对于百度积怨已久的怒气发泄了出来,直击了「百度搜索引擎,不再是搜索引擎了」的核心问题。


紧接着四月,「百度浏览器将不再更新」上了热搜,微博也顺势为自己涨了一波威势,把「你是否已把微博当百度用了」的话题顶了上去,将自己的野心直接公诸于世。双方 PK 进度条,百度低于微博近十倍的票数,更是直接将百度公开处刑。


八月,字节跳动的一则招聘公告,因「字节跳动搜索部门」这几个字,而受到了各界的广泛关注。除了表面功夫外,字节跳动还吸收了各界高管人才、尝试了相关业务赛道。一时间,百度硬是被全网拉到了字节跳动跟前一较高下。


仅半年多的时间,一众想要蚕食「搜索领域」这块蛋糕的野心,都毫不掩饰的展露了出来。与他们相比,百度那些广告丛生和向自家站内引流的搜索答案,确实逊色了不少。


除此之外,依附在「搜索」之上的百度百科、百度知道、百度空间等,逐渐在互联网的潮流中淡化,成为了上一代人的记忆。其中,曾被称为是全球最大中文社区的百度贴吧,如今也成为了过去式。往日的辉煌,如今为何会落得如此下场?


首先,随着是互联网的发展,用户们更趋向于多元化的软件,与微博相比百度贴吧的功能性略显单一,这对于贴吧来说是一个隐患,与花式打榜、抢排名的微博相比,贴吧很难吸引到年轻用户的注意。


其次,急速推进商业化。随着百度贴吧商业化步伐的加快,百度开始直接将贴吧外包出去,并以流量定价,县级贴吧均价 50 万,市级贴吧均价 100 万,部分热门地区的售价更是飙高到数百万,一度成为了百度总营收的重要分支。


然而,激进的商业化,加速了贴吧跌落神坛的速度。


随着百度贴吧的变现动作加快,使其逐渐失去民心,处境更是日况愈下。用户对这一切的不满都在一次系统升级中得到了爆发。一次系统升级后,由于后台数据源出故障,导致大量帖子消失,众多数据内容加载失败。就此,大批的原住民离开了百度贴吧。


随后的日子里,百度贴吧也曾尝试着做一些补救工作,例如,创建视频吧贴吧,支持上传小视频;开启直播业务等,但都难成气候,最后不了了之。


同样的令人唏嘘的还有百度问答,曾经靠着百度的流量和后台数据,占尽了先机,如今也英雄末路,仅有的份额也被知乎等平台抢食殆尽。


不仅如此,曾经那些靠着「搜索」上位的诸多业务,都在各自的赛道中被其他平台聚众分食,曾经风光一时的百家号,如今也遭到竞对的大肆讨伐,微信、头条等也都在明处虎视眈眈的觊觎着它的那杯羹。


当然了,经过近 20 年沉淀的搜索库,百度的盈利方向除了上述外,还在人工智能上得到了很好的发挥。


在「搜索」的加持下,百度又有了 AI 的新故事,然而,与其他的赛道不同,百度虽有「搜索」打辅助,奈何竞对们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以智能音箱为例,国内智能音箱领域早已有了三足鼎立的雏形,屹立于这个赛道中的除了百度外,还有智能手机起家的小米和电商起家的阿里,经过上半场激烈的价格角逐,如今他们已逐渐稳住了近 90%的国内市场。


但是,由于上半场大多是价格战,因此,包括百度在内的三家企业,在智能音箱上都占不到便宜,都在亏钱。自去年年底,百度在推出小度在家 X8 的价格定在 599,且没有在做出继续价格战的意思。这一举措,除了预示智能音箱已经已经开始步入下半场外,也预示着百度需要盈利。


总结


近年来,有关于百度的质疑声,从未停歇,咒骂百度、排挤百度,几乎成为了圈内的一种政治正确。


若站客观的层面上看,如今的百度处境真的很难,这也导致他后续很多的决策都不得不铤而走险,玩得好,是本分,玩得不好,就会遭到全网围攻。例如百度网盘的骚操作,势必会影响到一部分用户的去留。


然而,百度也很无奈,前有老牌 AT 与他抢饭碗,后有新贵 TMD 跟他争地盘,想抢「直播、短视频」风口,抢不过新来的抖音、快手;想要维护原有的内容生态百家号,奈何大量的营销文与质量较低的内容直接拉低了用户的好感……


如今的百度真的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