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北美大国加码制裁 H 公司,这是在 1 年前北美大国将 H 公司列入“实体名单”之后的又一次制裁行为。之后,一些文章大肆宣传称,H 公司倒下将是对东亚大国高科技产业毁灭性的打击,或是宣传东亚大国高科技全面崩塌。

 

诚然 H 公司是中国通信设备行业领头羊,在很多领域技术实力不俗,但还远远谈不上 H 公司倒了,东亚大国高科技产业会被毁灭性打击的地步。这些文章的宣传是不客观的。

 

H 公司的核心业务国内基本替代者

 

虽然一些文宣称保 H 公司就是保东亚大国高科技,一旦 H 公司倒下,东亚大国高科技产业毁灭性的打击,或东亚大国高科技全面崩塌,但实际上,H 公司的主要业务国内基本都有替换者 / 竞争对手。

 

特别是随着这几年 H 公司迅速膨胀,已经快要成为国内 ICT 行业大部分厂商的竞争对手。

 

在基站上与中兴、大唐竞争;

 

手机芯片上与展锐竞争;

 

在网络设备上与烽火、新华三、锐捷竞争;

 

在 PC 上与联想、神舟竞争;

 

在智能手机上与 OVM 竞争;

 

在服务器上与浪潮、联想、曙光、新华三、宝德竞争;

 

在电视上与 TCL、创维、康佳、长虹、海信等厂商竞争;

 

在空调上与格力、美的等厂商竞争 ......

 

这一方面展示出 H 公司的强大,另一方面也展示出一个问题,那就是 H 公司的主要业务国内都有替换者。一旦 H 公司倒下,中兴、大唐、展锐、烽火、新华三、锐捷、小米、OPPO、VIVO、浪潮、联想、曙光、新华三、宝德等公司都可以顶上去。

 

所谓的“H 公司倒下,东亚大国高科技产业会被毁灭性打击”的言论完全不客观,过度贬低了东亚大国科技产业,过度拔高了 H 公司的技术能力。

 

 

 

H 公司与美国芯片公司越发密切

 

最近这些年,H 公司与境内企业的竞争越发激烈,与境外厂商的合作越发亲密。以 H 公司最近介入的电视和空调行业来说,这是国内厂商已经完全站稳脚跟,并且对外大量出口的行业,H 公司进入后是和国内 TCL、创维、康佳、长虹、海信、格力、美的、奥克斯等诸多厂商抢市场。

 

同时,随着近年来 H 公司整机业务的不断进步,H 公司进口芯片总额不断攀升,在几年前,铁流曾经看到一个新闻,说 H 公司芯片进口金额突破 100 亿美元,但在 2018 年,H 公司芯片进口金额已经突破 200 亿美元,其中,从北美大国进口芯片 110 多亿美元。在 2019 年依旧突破 200 亿美元,其中,从北美大国进口芯片 160 多亿美元。

 

即便是 H 公司久负盛名的麒麟芯片,从 ARM 购买技术授权本身就要支付一大笔费用,台积电每生产一片麒麟芯片,还要向 ARM 支付版税,H 公司麒麟芯片卖的越多,ARM 的利润就越高。在体制内市场,H 公司的 ARM 芯片来势汹汹,与自主 CPU 短兵相接。甚至不排除政策绑架后,使中国整个自主可控产业给 ARM“纳税”的可能性。

 

 

此前,在贸易摩擦中,硅谷诸多企业对川普的禁令阳奉阴违,向 H 公司出口芯片的手段可谓八仙过海,美国半导体协会也劝说川普迷途知返放开禁令。这些事件都折射出,H 公司与国内整机厂的矛盾越发突出,与境外芯片厂商的合作越发深入。如果将来中国企业能够让美国半导体协会撕破脸劝说美国总统去制裁,那才是中国芯片崛起的标志。最近 H 公司搞核心器件去美国化,也是把美国供应商,换成了欧洲日本韩国等美国盟友的厂商(这时候又不提 H 公司自己都有备胎了),并没有改变其与境外厂商的共同利益。

 

民族资产阶级具有软弱性和妥协性

 

虽然一些文章把 H 公司视为中国科技的珠穆拉玛峰,打破欧美技术天花板的希望,但实际上,H 公司重视营销多于技术的企业。最初也是靠当二道贩子起家,营销在公司中的地位高于技术。一位 H 公司前员工调侃,公司停车场哪里豪车多,肯定是营销 / 销售部门的。2019 年,H 公司的营销费用破千亿人民币,仅次于苹果。

 

 

H 公司是一家长期奉行跟随战略,H 公司更加热衷于“融入国际主流”,而不是独立自主创新。具体来说,H 公司在 CPU 技术上选择跟随 ARM,麒麟芯片的 CPU 核在过去 10 年里全部从 ARM 购买。在体制内安全市场,H 公司将 ARM CPU 标榜自主可控,在全国各地圈地要政策、要政府采购市场,冲击安全市场挤压自主 CPU 生存空间。

 

 

在 OS 上,H 公司在谷歌限制安卓方面的合作后,H 公司宣传大张旗鼓宣传鸿钧 OS,并祭出“微内核”、“全场景”、“分布式操作系统”三大概念,声称鸿钧 OS 比安卓快 60%,三年媲美 iOS。然而,现实是快 1 年了,鸿钧 OS 依然还是按揭开源,此前在电视上的鸿钧 OS 更是惊现 ADB 模式,不少媒体质疑,鸿钧系统高度“借鉴”了安卓,还有网友把鸿钧系统视为又一个阿里 yunOS,甚至有网友调侃:“安卓基于鸿钧”。

 

 

在东亚大国和北美大国签署协议,付出了一大堆 China should 之后,北美大国态度所有缓和,H 公司依然使用安卓系统,而且公司创始人宣称,鸿钧系统比安卓差 300 年。

 

从“比安卓快 60%,三年媲美 iOS”,到如今“比安卓差 300 年”,以及鸿钧系统按揭开源的现状来说,鸿钧 OS 就是在危急时刻拿出来玩爱国营销的东西,在缺乏技术底子的情况下,拿来玩爱国营销,绑架 Gov 和舆论,收割 Gov 资源和人民群众的爱国热情,把爱国当生意做。

 

可以说,民族资产阶级具有软弱性和妥协性,想要他们独立自主,自立根生着实是强人所难。

 

人民需要敢于和英特尔、ARM、赛灵思等芯片公司抢饭碗的企业

 

当下,中国真正需要的是能与国外芯片大厂抢饭碗的企业,比如在智能手机和各种嵌入式设备上取代 ARM,在 PC 上取代英特尔,在 GPU 上取得英伟达,在 FPGA 上取代赛灵思,射频上取代 Skyworks、博通、Qorvo,在存储芯片上取代三星、SK 海力士、镁光、东芝,以及在众多模拟器件上打败 TI、ADI......

 

正如以往宗庆后、张瑞敏、柳传志都成为时代精神的缩影,在特定时期被神话,甚至被一些人顶礼膜拜。但随着时代的推移,他们身上的光环早已不再。在未来几十年,那些敢于和英特尔、ARM、TI、赛灵思、AMD、英伟达、微软、博通、三星、海力士、镁光、东芝、skyworks、Qorvo 等公司抢饭碗的企业,会成为时代的勇者,被国人所眷顾。而那些依然热衷于同室操戈,却在商业上与境外厂商保持密切合作,技术上依然外商授权的企业,会逐渐被时代所厌弃,并成为又一个 LCZ,步联想后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