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月 28 日,美国商务部产业与安全局(BIS)修改了美国《出口管制条例》,删除了原《出口管制条例》中民用最终用户的许可例外(CIV),并且扩大了对中国、俄罗斯和委内瑞拉的军事最终用途或军事最终用户的出口审核。修改后的《出口管制条例》于 6 月 29 日生效。上月,“懂王”决定将包括 H、海康威视等 20 家中国顶尖企业列为中国军方“拥有或控制”。

 

受此影响,英特尔需要遵循美国法律对供应链做出相应调整,不得不临时性暂停对浪潮集团的供货。诚然,此次浪潮临时断供应该只是短期现象,英特尔在断供 2 天后恢复了对浪潮的供货。以至于被网友调侃是两家公司“合谋”玩弄资本市场,先拉低股价再抬升股价。

 

 

铁流认为,本次英特尔虽然快速重启供应链,但中国企业接二连三的被制裁已经表明技术脱钩是大趋势。国内企业不主动追求与北美公司技术脱钩,但必须做好准备,一旦“懂王”搞脱钩,国内不至于休克。

 

浪潮是英特尔公司的大客户

浪潮是中国服务器龙头企业,根据 2020 年 1 季度的数据,浪潮在中国大陆市场份额位居第一,高达 37.6%。全球市场位居第三,位于戴尔和惠普之后,市场份额为 9.6%。从浪潮采购英特尔芯片的金额上看,2018 年采购额 145.76 亿元,2019 年采购额 178.96 亿元,从英特尔采购芯片金额已经占到总营收的三分之一。可以说,浪潮是英特尔的大客户,同时,英特尔的 CPU 对浪潮很重要。

 

 

本次,英特尔能够如此迅速的完成排查,实现合规重启供应链,主要还是为了利益。毕竟浪潮是英特尔的重要客户,每年从英特尔采购上百亿元人民币的 CPU。同时,英特尔此举也是给国内其他客户吃下定心丸,以实际行动表明英特尔还是“在商言商”的,不会轻易屈从于政治,断绝与国内客户的供货关系。

 

替换英特尔 CPU 并不容易

一直以来,英特尔对 X86 的控制非常严格,VIA 曾经依靠收购 Cyrix 等公司获得 X86 授权,却被英特尔用 X86 专利直接打残,全美达也被英特尔用专利诉讼拖死,全球也只有英特尔和 AMD 两家公司能够设计 X86 CPU。

 

国内三家企业引进过 X86 CPU,一家是上海 ZX,一家是 HG,还有一家是澜起。ZX 的技术源自 VIA,有鉴于 VIA 当年被英特尔用 X86 专利大棒打成死狗,一旦英特尔发飙,ZX 的结局也好不到哪里去。而且就性能来说,ZX 的 CPU 和英特尔差距明显,暂时无法实现对英特尔 CPU 的替换。

 

HG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HG CPU 的性能在国产 CPU 中出类拔萃,浪潮采购 HG CPU 替换英特尔 CPU 是完全可以的。只不过 HG 也被“懂王”制裁了,这个时候需要的韬光养晦,低调发展。一旦冒头,很有可能招致“懂王”的打击,引火烧身。

 

 

唯一有可能试试的是澜起的京逮 CPU,京逮 CPU 其实就是把英特尔的 X86 内核与一个 ASIC 封装在一起。由于京逮 CPU 本来就是英特尔的 CPU 加一个 ASIC,自然可以替换英特尔的 CPU。

 

不过,这种穿马甲的行为太过简单和直接,一旦“懂王”较真,这种马甲 CPU 很难逃过“懂王”的法眼。

 

网友建议浪潮采购 KP 替换英特尔 CPU 是馊主意

一些网友建议浪潮购买 H 公司的 KP 处理器替代,铁流认为,这完全是馊主意。主要是因为 ARM 服务器 CPU 在性能、生态、功耗、价格等各方面相对于英特尔 CPU 处于劣势。特别是生态,用 HG 替换英特尔 CPU 可以直接跑,但用 KP 的话压根就没有软件生态,必须自己移植,最后自己煞费苦心移植的生态还是给 ARM 做嫁衣。

 

就市场而言,X86 服务器是市场主流,非常好卖,但 ARM 服务器基本没有商业市场,AMD、高通、博通等一批欧美公司早已放弃了这项业务,国内华芯通也关门了。只有国内个别公司依靠政策保护和机关国企政策采购才勉强度日。浪潮如果买 KP 的 CPU,估计只能把这种服务器卖给政府和国企,从此与广阔的商业市场绝缘了。

 

 

何况 KP 同样是在洋人地基上造房子的产物,设计上依赖 ARM 授权,制造上依赖台积电工艺。ARM 前中国区总裁谭军博士认为,Arm 中国引以为傲的自主可控优势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台积电在设备上更是高度依赖西方厂商。目前,ARM 中国闹出换帅“罗生门”,台积电已经拒绝接受订单。H 公司自己的 KP 都失去了正常流片渠道,即便想要流片也必须通过非正常渠道,供应链存在不可控因素。

 

这时候建议浪潮用 KP 替换英特尔,就好比建议老寿星去吃砒霜。

 

浪潮与 IBM 合作 Power 服务器

2014 年,苏州宏芯从 IBM 购买 Power8 的技术,打算消化吸收在创新。只不过在 2016 年就爆出欠薪事件。此前,新接受宏芯的掌门人理清了过去的旧账,打算再出发,但这已经错过了数年的发展时间,至今宏芯依然没有太大起色。

 

 

国内引进 IBM Power 技术的除了宏芯,还有浪潮,浪潮和 IBM 合资成立了浪潮商用机器,其中浪潮持股 51%、IBM 持股 49%,该合资公司 2019 年营收 17.43 亿元,净利润 5926 万元。

 

铁流认为,如果浪潮能够引进 IBM 的技术后,实现消化吸收再创新,那也是一条路径,毕竟现在金融机构还有大量 IBM、惠普的机器,如果浪潮能够采用国产化的服务器换掉 IBM 的机器,就可以把一部分利润留在国内,而且银行是不差钱的部门,这块市场并不小。

 

不过,就对付美国技术脱钩而言,无论是引进 IBM 的技术替换英特尔 CPU,还是引进 ARM 的技术替换英特尔 CPU,都只是用一副洋人的镣铐,换掉另外一副洋人的镣铐。对于解决受制于人的事情于事无补。

 

英特尔先断供后恢复供货的做法给国内企业敲响了警钟

从大环境看,华夏与北美的蜜月期已经成为历史。西方会对华夏出台越来越严苛的政策,但华夏企业接二连三的被制裁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在技术上,脱钩是大趋势,“融入国际主流”、“跟在洋人身后吃土”的发展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此前两家通信设备商和本次浪潮被断供是技术脱钩与铁幕正式拉开前的预演。

 

长远来看,浪潮在 CPU 上高度依赖英特尔的做法是存在较大风险的,因为谁也不能保证,当“懂王”发飙指名道姓的制裁浪潮之时,英特尔是否还能够顶住压力,给浪潮继续供货。

 

 

当下,一条可行之策是双轨制。一方面继续保持现有的 X86 服务器业务,用这项“融入国际主流”的业务来造血,维护公司正常运转。另一方面与国内自主 CPU 厂商搞合作,或者浪潮自己搞 CPU。

 

简言之,就是用 X86 服务器成为自主技术的现金奶牛,同时,自主技术产品可以在机关和国企市场迭代演进,螺旋式提升。从此以往,逐渐降低对英特尔 CPU 的依赖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