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记得,2019 年全年财报发布后,小赢科技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唐越称:由于新冠病毒导致的疫情在海外蔓延,公司业务将在 2020 年第一季度受到不利影响,预计贷款总额将持续下降。
 
这一次,小赢科技创始人唐越的预测应验了。
 
小赢科技 2010 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一季度小赢科技营业收入 5.29 亿,同比下降 31.9%,归属于股东的净亏损为 1.963 亿元人民币(2770 万美元),而 2019 年同期则为净收益 2.09 亿元人民币,净利润暴跌 193.78%。本次亏损,是小赢科技自 IPO 以来出现的首次亏损。
 
营收暴跌之外,小赢科技还面临退市的风险。
 
此前,小赢科技收到来自纽交所发出的提示函,提示函内容为:由于小赢科技的美国存托股(ADS)的交易价格低于合规标准;自 2020 年 7 月 1 日起,小赢科技将有 6 个月的时间调整其股价至合规标准。
 
意味着,小赢科技在 6 个月内(截止 2020 年 7 月 2 日,小赢科技股价 0.82 美元),股价和平均股价没恢复到 1.00 美元以上,那么纽约证券交易所将启动退市程序。风雨欲来,小赢科技如何求生?
 
疫情下,业绩降速明显
小赢科技创立于 2014 年,是一家以互联网技术和数据为驱动,致力于为广大用户提供优质的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的金融科技公司,旗下拥有小赢理财、小赢网金、小赢普惠、小赢卡贷等多个品牌。
 
乘金融科技东风而起,小赢科技成立 4 年后很快在美成功上市。
 
2018 年 9 月 19 日,小赢科技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股票代码为“XYF”,IPO 发行价定为 9.5 美元。当天,小赢科技一度上涨至 20 美元,成为继宜人贷、信而富、趣店之后,冉冉升起金融科技新星。
 
好景不长,受疫情和市场监管环境影响,小赢科技各项业绩降速愈发显著。
 
2020 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平台撮合贷款总额达到 68.23 亿元,比去年同期的 96.29 亿下降了 29.1%,比去年第四季度环比下降了 23.2%。其中,信用贷款金额为 46.31 亿,占全部贷款额的 67.9%。
 
营收大幅下降心酸中,犹存一点欣慰。
 
小赢科技,固定期限贷款产品每笔贷款平均额度为 15745 元,比去年第四季度的 14611 元增长了 7.8%。循环贷款产品每个用户金额为 8582 元,比去年第四季度增长了 3.8%。而且,截止 3 月 31 日,未偿还贷款余额为 143.7 亿,相比去年 12 月 31 日,未偿还贷款余额为 172.67 亿,减少了 28.97 亿。
 
众所周知,业绩下滑的直接原因是市场环境影响。小赢科技官方也透露:营收下滑最主要的原因是为应对 COVID-19 采取更严格的风险政策而导致交易量减少。身处经济下行周期,叠加疫情等多重因素,小赢科技第一季度贷款促成量减少,放贷规模继续收缩在所难免。
 
其实,经济下行、疫情战线长的影响的还直接体现在逾期率的增加上。
 
疫情期间,各大平台贷款的逾期率普遍上升。小赢科技 31-90 天贷款逾期率为 6.71%,91-180 天贷款逾期率为 7.12%,而去年同期分别为 3.56%和 5.21%,同比分别增长了 88.48%和 36.66%。而去年 12 月底这一数据为 4.05%和 5.11%。
 
从整个金融科技大环境来看,不少持牌金融机构、金融科技公司,均在疫情期间遭受了不同程度的业绩打击。为此,大家都想缩减裤腰带、开源节流,只是效果并不明显。
 

流年不利,支出上涨、用户活跃度下降
因市场环境恶化,金融科技平台今年上半年业绩普遍不好看。再有就是,经济不景气,“开源节流”成为金融科技平台的难题。
 
2020 第一季度,小赢科技发起和服务费用由 2019 年同期的人民币 3.365 亿元增加 26.2%至人民币 4.249 亿元(5,990 万美元)。官方透露,支出费用上涨主要由于循环信贷的客户获取成本增加,以及通过合并信托提供的贷款相关的利息支出增加。
 
再有,小赢科技一般和管理费用,从 2019 年同期的人民币 5,630 万元增加 24.3%至人民币 6,990 万元(990 万美元),原因是支付给第三方信托公司的管理费用同比增加。同时,销售及市场推广费用由 2019 年同期的人民币 30.7 百万元,减少 61.5%至人民币 11.8 百万元(1.7 百万美元),由于疫情爆发后促销和广告开支减少。
 
可以发现,虽然疫情后小赢科技积极减少广告、促销等营销支出,但还是抵不住一般和管理费用、发起和服务费用等支出的增加,开源难、节流难是小赢科技一季度盈转亏的原因。
 
当然,用户数目、户活跃度度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小赢科技近期的喜和忧。
 
在用户方面,平台总注册用户数达到 4260 万人,累计借款人数达到 573 万人,活跃借款人达到 42.8 万,比 2019 年第四季度的 60.9 万下降了 29.7%。对此,小赢科技创始人解释到:“主要是在评估借款人时采取了更严格的标准,这对于在 2020 年下半年市场反弹时降低后期贷款违约率和增强业绩至关重要。”
 
除了活跃用户量下降之外,产品口碑下降也是小赢科技当先面临的挑战。
 
财经三剑客统计数据显示:小赢卡贷聚投诉平台投诉量高达 10000 条,在黑猫投诉平台投诉量也将近 5000 条;可循环使用额度的摇钱花(原小赢钱包)在黑猫投诉平台投诉量也早已超过 1000 条,在聚投诉平台也超过了 800 条。
 
在金融科技平台选择影响因素中,大部分用户认为口碑是影响平台选择的重要因素。因此,我们经常可以看到网络中有人询问:“这个网贷靠不靠谱?”,而小赢科技投诉率如此之高势必会让人误认为产品质量差,进而影响其服务口碑。
 
总而言之,成本管控、产品口碑、服务质量都是影响公司营收稳定性、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做得好是竞争“利器”,做不好便是一道坎。
 

押注前沿技术
不可否认,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信息技术在金融领域的逐渐推广及应用,解决了金融科技平台核心风控的痛点,这也是小赢科技等金融科技平台积极加大科技投入的原因。
 
近年来,小赢科技结合大数据、深度学习等技术,打造出多个智能业务平台,这一系列科技平台的涌现,为其构筑了强大的金融科技“护城河”。
 
WinSAFE 智赢风控平台、资产处理平台、资金对接平台,这些基于大数据算法、机器学习、智能推荐算法于一体的智能业务平台,保障了小赢科技高效完成秒级审批操作,还极大的提升了资产和资金对接效率降低资金成本等等……
 
再有,疫情期间小赢科技推出 AI 智能客服系统,来帮助客户解决账户管理、还款代扣、业务咨询等众多问题,降低人工成本也提高了优质服务的效率。数据显示:今年 1 月 -3 月,AI 智能客服服务量近 138 万人次,AI 回复准确率高达 98% ,AI 服务解决率超过 73%。
 
正如,小赢科技总裁成少勇所说的:“过去几个季度,我们不断加大技术在风险架构中的应用,持续获取优质客户,这使我们能够成功地在疫情高峰期应对系统风险的上升。
 
显然,科技能力已成为金融科技公司发展的核心驱动力和竞争力。
 
在行业严监管政策层出不穷、疫情重压之际,小赢科技通过强化科技能力,来应对市场、用户、资本的审视。未来,小赢科技对于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技术与金融的探索会越来越深入,以期借助科技能力为自己保驾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