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7 月 14 日讯,手机自问世至今,经历了第一代模拟制式手机(1G)、第二代 GSM、TDMA 等数字手机(2G)、第 2.5 代移动通信技术 CDMA 和第三代移动通信技术 3G。

 

 

移动通信行业时代的结束

在近日的 RAN#88 全体会议上 3GPP 宣布,负责 GERAN 和 UTRAN 无线与协议工作的 RAN6 工作组正式关闭。而刚刚被宣布关闭的 RAN6 工作组此前一直负责研究 2G 和 3G 无线功能,负责定义涉及 GSM/EDGE 无线接入网络 (GERAN)和 UMTS 无线接入网络(UTRAN) 的规范及接口等。也就意味着 2G/3G 的退出。

 

2G/3G 退网的趋势

随着新一代移动通信技术的不断发展和演进,移动通信技术要有取也要有舍,这些适当的做法也要选择。俗话说的好优胜劣汰,4G 技术的成熟与 5G 技术的开发,很少会有人再去使用 2G 和 3G 网络。一方面,运营商不想运营多个网络。如果同时运行 2/3/4 / 5G,将造成很大的压力,维护成本也将很高。不重要的网络是封闭的,可以节省成本,并且除了重新培养释放的频谱外,频谱资源也非常宝贵。当然,许多人担心在某些偏远地区只有 2G 和 3G 信号,而没有 4G 信号可用。我认为这是运营商今年必须解决的问题。如果关闭 2G 和 3G,请确保信号覆盖并确保用户平稳过渡并升级到 4G。2G/3G 清频退网将使其把更多精力放在更有价值的 5G 网络建设上来。2019 年 10 月 22 日,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明确表示:2G、3G 的退网是移动通信更新换代的必然选择,也是当前国际上各个国家的主要做法。目前,中国的移动通信网络 2G、3G 退网的条件已经逐渐成熟。

 

清频退网并非是突然的

就像 3GPP 所说的,RAN6 工作组的关闭,标志的移动通信产业一个时代的结束。作为信息通信行业领导者与 5G 领域的优势厂商,华为显然对此有着深刻洞察。在首届世界 5G 大会期间的一场专访中,华为无线产品线作为信息通信行业领导者与 5G 领域的优势厂商,华为显然对此有着深刻洞察。在首届世界 5G 大会期间的一场专访中,华为无线产品线副总裁曹明与 C114 分享了这家公司的所思所想,特别是针对 5G 发展初期所面临的网络挑战提出了“2G/3G 减频退网、4G/5G 协同发展”的建议。

 

而在减频退网的过程中也同时面临着许多的挑战:

 

1:首先是成本问题,如果将原有的 2G 和 3G 用户迁到 4/5G 新网络的话,更换手机终端和资费套餐会有成本的增加,如何在成本上解决问题,考验着运营商的智慧。

 

2:其次是老年人的手机使用问题,因为有很多的老年人不会使用智能手机,操作起来很吃力,如何开发那些适合老年人的智能手机,也是 2/3G 退网不得不面对的挑战。

 

3:最后是彻底清频退网前的用户体验问题,并不是所有的 4/5G 都能覆盖全国,像一些偏远地区,信号不好,2/3G 的退网又对他们有什么影响呢,因此,退网需要逐步,分区域去进行。正如上面副总裁曹明所说‘2G/3G 减频退网、4G/5G 协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