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5G 三大应用场景分别为 eMBB(增强移动宽带)、uRLLC(低时延高可靠)以及 mMTC(海量大连接)。但很少有人会更进一步去探讨 5G 这三大应用场景的发展顺序,大概只有深入到产业中的人才会考虑这些事情。

 

就像移远通信 5G 产品总监吴冰这样的从业者,他如此认为:

目前我们说的 5G 以 eMBB 和 uRLLC 为主,侧重于高带宽、低延时、高性能。有关 mMTC 是另一个演进方向,侧重于低功耗、大连接,多用于窄带接入。

 

5G 发展的背后逻辑

 

在他看来,5G 在发展和普及的过程中并非一蹴而就,而是循序渐进的。现阶段,外界围绕着 5G 有很多争论:首先是 4G 和 5G 的选择问题;其次是 5G 自身的频谱问题。

 

 

关于 4G 和 5G 如何选择的问题,在各大公开论坛、研讨会和网站都有过精彩激烈的讨论,4G 成为高性价比之选,5G 则代表高性能。根据中国工信部给出的官方数据,截止到 2019 年 6 月底,中国 4G 用户渗透率达 77.6%,新建 4G 基站 72.4 万个,这其中有很多程度是提速降费政策的影响。因此,现在讲 4G 性价比高是有一定依据的。

 

 

吴冰觉得,5G 和其他通信方式不是替代关系,适合的才是最好的。他从物联网市场的角度进行解析,“物联网本身成本和应用阶段密切相关,随着网络的大规模建设,终端获得大规模应用,成本自然会下降。 这个过程在 4G 和 NB-IoT 上不断被验证。高性能就意味着功耗,成本相对其他方式有所差别,更多依赖于实际应用。”

 

5G 相比 4G 有 巨大的优势。在网速方面,5G 速率最高可以达到 4G 的 100 倍,实现 10Gb/ 秒的峰值速率,手机上看 4K、8K 高清视频都很流畅;在延迟方面,5G 的空口时延可以低到 1 毫秒,仅相当于 4G 的十分之一,远高于人体的应激反应;在连接方面,5G 每平方公里可以有 100 万的连接数,与 4G 相比用户容量可以大大增加,极大地扩充了物联网的接入能力。

 

根据三大运营商公开的的半年报,中国 5G 用户数中国移动为 7020 万户,中国电信为 3784 万户,不算中国联通已经累计过亿。

 

综上,在 5G 元年之后,笔者非常同意吴冰的观点,是否上 5G 还是按需来定,而不是因为 5G 来了就搭载。

 

在他看来,5G 这种循序渐进式的发展也反应在 5G 自身的频谱迭代上。目前,全球大部分国家部署 5G 都选择了 FR1 频段,频率范围是 450MHz 到 6GHz,集中于 3GHz-4GHz 频段,业者更愿意将其称为 Sub-6 频段。只有个别的国家选择了 FR2 频段,频率范围是 30-300GHz,业界将其称为毫米波频段。

 

在性能对比上,毫米波频段速度快、容量大、无延迟,但有一个显著的缺点是覆盖受限,技术难度高,因此基建成本会非常高,给运营商很大的压力。

 

“我认为 5G Sub-6 的性能已经满足了大部分场景对高带宽、低延时的需求,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满足大部分应用的需求,跨度至少十年以上。” 吴冰在 5G 频谱选择上有非常明确的观点。

 

他对此进一步讲到:“大家可以留意三大运营商的规划,到 2025 年一直都是大力建设阶段。毫米波和 Sub-6 应用场景替代性比较低,毫米波更多的是补盲、热点和特殊应用覆盖。至于成本,更快更高更强就意味着成本会更高,关键是模组性能带来的提升是不是能够给客户带来价值,所以我们一直说 5G 更适合行业应用。”

 

增量用户是 5G 落地的重中之重

 

今年的不稳定因素的确会造成危机,但同时也会带来新的机会,在这个过程中大家对 5G 的认识也在不断深入。“我们注意到在家办公需求激增,对固定无线接入终端的需求不降反增,包括视频现场直播、工业领域等应用都在提速。”吴冰讲到。

 

 

在过去的 20 年间,2G、3G、4G,我们一直是跟随者,如今在 5G 上变成领跑者,给我们的创新带来更大的空间。吴冰指出:“站在去年的角度看无人工厂和远程手术的确离应用还有距离,但经过今年的特殊事件后相信大家会有不一样的看法,尤其是无人工厂、智慧工厂在探索中不断加速,大家越来越认识到提高附加值和行业转型的重要性。当然,远程手术这种应用水平还需要时间,但是远程问诊、健康监护等应用先期有机会。”

 

对于人们寄予厚望能够在 5G 时代翻身的 AR 和 VR,他认为要解决的不仅仅是技术和使用体验问题,内容现在还是较大的短板。“VR 的爆发需要内容应用层面的爆点,游戏、社交都有可能。同时 AR 已经在教育、工业、智慧城市等领域受到关注。”

 

用户端,吴冰认为 5G 从业者应该重视增量用户。“5G 从业者更应该对市场敏感,更关注趋势。5G 的客户来源有两部分,一部分是原来的 4G、4G+存量升级用户,另一部分是传统的单机、有线网络增量用户。这些增量用户是未来 5G 各行业应用落地的重中之重。” 他讲到。

 

在探讨 5G 应用市场时,吴冰晒出了移远通信经典的产品应用九宫图,覆盖了生产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他表示:“5G 的特点就是大带宽,低时延。 核心应用就以此特点为展开,今后以数据聚合为主的家用 / 行业网关,对带宽要求高的视频直播,对时延敏感的自动驾驶 / 工业控制都是未来 5G 可能会爆发的方向。”

 

 

“网络建设初期,一定是网关先行,目前来看 CPE、MIFI、行业网关是出货量最大的行业,到中后期随着模组产业链的成熟,更多细分应用就会涌现出来。行业客户最关注安全问题,5G 系统从网络和模组侧都采用全方位的安全措施,包括 SA 独立组网、公网专用、专网专用、边缘计算下沉等云端一体措施保护数据的安全。在模组本身,采用安全启动、加密、鉴权、防火墙等多种手段抵御来自空口和本地的攻击。”他对应用层面总结到。

 

移远通信的 5G 布局

 

移远通信是全球领先的 5G、LTE/LTE-A、NB-IoT/LTE-M、车载前装、安卓智能、GSM/GPRS、WCDMA/HSPA(+)和 GNSS 模组供应商,截止到目前,移远通信已经面向 30 多个行业的 1000 多家客户出货了 5G 模组。

 

吴冰表示:“目前基于高通 SDX55 平台的 RG500Q-EA / RM500Q-GL 进度最快,已经达到商用阶段,开始批量供货,并且已经通过国内的强制 / 型号核准 / 入网,以及欧盟的 CE 等认证测试,为各种应用场景封装形式(LGA/M.2),目标市场(中国、欧亚区、北美区、全球版),频段支持(Sub6 频段、大功率毫米波、小功率毫米波)等提供全方位的支撑。”

 

 

“在平台选择上,我们除了高通外还有海思、展锐平台,可以满足客户全方位的要求。5G 市场空间很大,参与者越多产业链成熟越快,尤其是在中国,5G 涉及各种行业应用,大家各自有所侧重。当前我们的 5G 模组已经达到量产状态,正配合终端客户和运营商在更多领域完成落地。”他对此补充到。

 

他认为移远通信的优势主要集中在三个层面:

技术积累

移远通信专注于蜂窝通信领域,已经是全球出货量最大的模组厂商,物联网应用非常碎片,服务于各种终端形态和应用,技术的积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尤其是 5G 产品,设计难度高,已经服务近千家客户,帮助客户减少试错成本。

 

合作伙伴

移远始终秉持合作共赢的态度,和上下游合作伙伴保持密切的合作,抱以开放的态度,协调各方资源帮助客户做大做强。

 

完善的服务

针对客户设计中遇到的问题提供技术支撑。比如,5G 的天线数量多,很多客户在设计中觉得非常困扰,我们就决定成立天线服务部门,帮助客户进行前期设计,把复杂的、有难度的环节留给自己。另外,我们还可以提供测试资源,众所周知测试仪器动辄几百上千万,现在每周都有客户在我们实验室进行性能测试。我们有专人负责支持,早日帮助客户终端达到量产状态。

 

“作为模组行业的龙头企业,在新基建加速的背景下想客户所想,急客户所急,携手合作伙伴走向市场是我们的责任。今年是 5G 行业终端的元年,更多的是产品形态、商业模式的探索阶段,预计 2021 年一些特定场景开始大规模应用。移远 5G 模组当前已经进入量产状态,随着应用的逐渐深入,将会针对成本和功能进行一些优化,提供更有竞争力的产品。”吴冰最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