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0 月 16 日讯 从目前数据看,中国此前公布的《推进互联网协议第六版(IPv6)规模部署行动计划》在实现第二阶段目标上存在不小的难度,这意味着中国 IPv6 的部署或将迎来一轮加速。

 

10 月 14 日,在 2020 年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览会 IPv6+产业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推进 IPv6 规模部署专家委员会主任邬贺铨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 8 月,中国 IPv6 活跃用户达到 3.65 亿,占全网用户的比例 40.3%。而上述行动计划的目标是,到 2020 年末,IPv6 活跃用户数超过 5 亿,在互联网用户中的占比超过 50%。

 

流量占比仍然偏低。邬贺铨提供的数据显示,LTE 网络的 IPv6 跟 IPv4 的流量比达到了 12%,而全域网的流量占比更少了,只有 2%。

 

随着万物互联时代的到来,更大的连接数量和更高的安全性要求将为 IPv6 提供持续的动力,而新基建的推进也将加速 IPv6 的部署,未来 IPv6 有望成为各类新型基础设施的底座。

 

当前,中国 IPv6 规模化部署需要重点解决动力机制问题。此前业内多认为,近乎无限的地址数量和可溯源的安全性是部署 IPv6 的主要动力,但中国用户普遍采取私有 IP 地址转换来应对 IPv4 地址不足,IPv6 规模化部署面临着“私有地址陷阱”;而可溯源的安全性似乎更受管理者的重视,内容上的不足也限制了 IPv6 的部署。

 

通过技术创新,让运营商、内容服务商、用户能从 IPv6 中获得更大价值是破局的关键,为此中国成立了技术创新工作组,其正在制定的《IPv6 演进路线图和实施指南》有望在年内发布。

 

今年活跃用户占比有望达 50%

上述论坛上,邬贺铨指出,今年是推进 IPv6 行动计划第二阶段的收官之年。2017 年中办、国办印发的《推进互联网协议第六版(IPv6)规模部署行动计划》的第二阶段目标是,到 2020 年末,IPv6 活跃用户数超过 5 亿,在互联网用户中的占比超过 50%,新增网络地址不再使用私有 IPv4 地址。

 

而最新的数据是,截至 2020 年 8 月,中国 IPv6 活跃用户数达 3.65 亿,在互联网用户中的占比达 40.3%,已分配 IPv6 地址用户数达到 14.51 亿,其中 LTE 网络已分配 IPv6 地址的用户数为 12.18 亿,固定宽带接入网络已分配 IPv6 地址的用户数为 2.33 亿。

 

考虑到是 8 月份数据,邬贺铨判断,到今年年底,中国 IPv6 活跃用户占比仍然有望达 50%。

 

“有用户不见得是有业务,在流量上,LTE 网络的 IPv6 跟 IPv4 的流量比达到了 12%,这个数字和用户数的 40%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而且全域网的流量占比就更少了,只有 2%。”

 

公开数据显示,2020 年 7 月,IPv6 双向流量为 6968.412Gbps,IPv6/IPv4 流量占比为 2.03%;在 LTE 核心网中,IPv6 双向流量为 4372.06Gbps,IPv6/IPv4 流量占比为 9.77%。

 

邬贺铨认为,这说明 IPv6 用户有了,但是内容还是没有跟上,所以访问的流量占比比较少。

 

目前,中国 IPv6 内容相对缺乏,国内主流应用在支持 IPv6 的同时,绝大多数都同时兼容 IPv4,这使得 IPv6 的推广并没有内容上的迫切性。

 

如何绕过“私有地址陷阱”

在邬贺铨看来,现在 IPv6 遇到的最大困难在于推动力在哪。

 

“过去我们认为推动力是地址,我们国家缺乏地址,但是实际上我们国家是全世界私有地址用的最多的国家,我们在一定意义上陷入了‘私有地址陷阱’,所以,用户不认为地址有多大的推动力。”

 

邬贺铨指出,IPv6 另一个推动力是可以溯源,因为 IPv6 有真实的地址,但是这个因素可能管理部门更感兴趣,而对于一般的企业和消费者而言,这也很难形成一个主要动力。

 

工信部赛迪研究院网络安全研究所所长刘权接受采访时指出,相较于 IPv4,升级到 IPv6 最大的两个优势是数量与安全。从数量上看,IPv6 的地址数量远远高于 IPv4,能够满足海量设备的连接。在安全性上,IPv6 的安全机制也要更为先进,这将为万物互联的物联网提供重要支撑。

 

IPv4 中规定 IP 地址长度为 32,最大地址个数为 2^32;而 IPv6 中 IP 地址的长度为 128,即最大地址个数为 2^128。部署 IPv6 意味着可以增加 340 万亿个 IP 地址,满足海量设备入网的需要绰绰有余。以至于业内一直有“IPv6 的部署可以使全世界每一粒沙子都有自己的 IP 地址”的说法。

 

随着互联网用户数量的急剧增加,以及越来越多物联网设备连接到互联网,2019 年 11 月,全球所有的 43 亿个 IPv4 地址已全部分配完毕。

 

不过,工信部赛迪研究院电子信息研究所副所长陆峰向记者介绍,中国一直存在着采用私有 IP 地址转换来应对 IPv4 地址不足的问题,甚至形成对私有 IP 地址依赖的陷阱。

 

这就好比一个单位只有一个门牌号(IPv4),这个门牌号是社会上通用的位置代码,查询这一号码可以找到单位位置,但由于门牌号有限,单位内每个房间又设置了自己的内部编号或者代号,后者就相当于在中国普遍使用的私有 IP 地址。

 

“在一些局域网中,通常一个 IP 地址下面会再虚拟一些 IP 地址,这些 IP 地址在互联网上是搜不到的,也没有纳入国际上统一的管理体系。”刘权表示。

 

他指出,内部的某些网站在被外部访问的时候是查不到的,从效率、方便性和易用性的角度上考虑,这种方式都要差一些,但在中国却被广泛使用,因而中国有部署 IPv6 的必要性。

 

邬贺铨指出,随着万物互联时代的到来,更大的连接数量和更高的安全性要求将为 IPv6 提供持续的动力,而新基建的推进也将加速 IPv6 的部署,未来 IPv6 有望成为各类新型基础设施的底座。

 

年内有望发布《IPv6 演进路线图和实施指南》

在邬贺铨看来,解决这一问题,关键还是需要进一步开发 IPv6 的技术应用,让运营商、内容服务商、用户能从 IPv6 中获得更大的价值。为此,推进 IPv6 规模部署专家委于 2019 年的 11 月份成立了 IPv6﹢技术创新工作组,希望通过技术开发、数据监控、分享产业实践以及应用部署的经验等手段,增强发展 IPv6 的内生动力。

 

他指出,目前中国在 IPv6 发展中仍处在第一阶段,即实现网络简化,2021-2023 年将迈向注重用户体验和保障的第二阶段,最终在 2025 年将实现应用驱动的第三阶段。

 

IPv6+技术创新工作组负责人、中国信通院技术与标准研究所互联网中心副主任赵锋在 14 日的论坛上指出,中国的 IPv6 网络已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网络,如今需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是推动 IPv6 的规模部署与技术创新的融合。

 

赵锋介绍,技术创新工作组成立以后确定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制定《IPv6 演进路线图和实施指南》。

 

“我们希望通过制定这样一个演进路线和实施指南,为整个国内产业界提供一个指引,帮助相关产业与各方加快向 IPv6 演进。”

 

赵锋介绍,《IPv6 演进路线图和实施指南》主要内容大概分三个方面:首先是提出一个未来 5 到 10 年的 IPv6 发展的工作目标,并且制定了一个具体演进的时间表。

 

其次,针对不同的领域,《IPv6 演进路线图和实施指南》分别制定了具体的向 IPv6、IPv6+演进的路线图和实施方案。

 

此外,明确了在这一演进过程中如何加强安全保障能力,来保证 IPv6,以及未来的 IPv6+相关领域的安全。

 

“这个文件已经完成了初步的版本,现在我们正在认真地抓紧修订,争取今年内能够发布。”赵锋说。

 

通过本次论坛,各方专家、学者对“IPv6+”在云网融合应用场景下的愿景使命、战略目标、商用部署等达成了更广泛的共识,为进一步推动 IPv6 端到端规模部署,在云网融合的场景下持续共建“IPv6+”产业生态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相信在 IPv6 产业各方的持续积极推动下,“IPv6+”将成为新基建各大应用场景的技术底座,全面实现云和终端的泛在智能联接。在未来,“IPv6+”将作为无处不在的算力世界的技术基石,真正推动我国社会向全面智能化社会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