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 10 月 20 日下午,瑞典邮政和电信管理局(PTS)公布了下个月月初 3.5 GHz 和 2.3 GHz 频谱拍卖的参与方与拍卖规则。这份公告,引发全球媒体惊呼的不是传统的瑞典四大运营商的 5G 布局进展,而是将华为与中兴 5G 设备明确排除在外的表述。更确切地说,此事件在通讯业界内外造成的骚动其实并不在于其 PTS 的内容和目的,而是阐述事件原委的原因和语调都相当之反常。

 

此事的舆论影响为何如此特殊?

 

首先,PTS 指出,这份公告是他们在遵循武装安全部门和瑞典国家安全局(SAPO)的强烈建议,认为华为和中兴的设备已经对瑞典的数据保护和国防安全产生了重大威胁。查阅纯瑞典语版的频谱拍卖规则的第一部分,几乎每一句话都在告诫瑞典的网络运营商如何规范自身,保证不受“外敌”侵蚀,而华为和中兴属于安全局关照的重中之重,再鉴于中瑞两国近来的外交关系陷入低谷,瑞典 PTS 将该国未来的 5G 建设于华为和中兴脱钩,未必那么让人意外,但相关方的措辞之强烈,甚至都超过了对华为敌意更强的美国商务部和国防部。

 

《南华早报》也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们在撰文时引用了瑞典国际事务研究所资深专家 Tim Rühlig 的评论,Tim Rühlig 很显然对 PTS 的如此赤裸裸的孟浪言论感到一丝担忧,他认为 PTS 完全可以效仿法国或者意大利电信部门的有关做法,将华为和中兴问题低调处理;总部位于德国柏林的 Mercator Institute 研究员 Jan Weidenfeld 则指出,瑞典 PTS 毫无掩饰的对华企业的排斥态度体现了欧洲各国竞争性排异的态势。


而瑞典直接道出两家中国公司,认为他们的设备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并可能内含间谍暗门。华为和中兴多次否认此类指控。中国外交部强烈回应瑞典政府的决定。外交部上周三在通报中指出,瑞典针对中国公司,应重新审议自己的决定,避免此决定对瑞典驻华公司产生负面影响。

 


到目前为止,瑞典公司已在利用中国庞大的市场优势。尽管华为 5G 技术世界领先,拥有该领域超过 1/3 的专利,但爱立信公司还是获得了中国所有 3 家手机运营商 5G 网配件供应合同,收获相当可观的利润。


根据第三季度的结果,爱立信已经拿到 112 个 5G 合同,但上个季度仅有 99 个。瑞典通信设备制造商第三季度总利润增长了 43.2%,而第二季度仅有 37.8%。运营收入高达 90 亿瑞典克朗(10 亿美元),1 年前该指数是 65 亿克朗。


爱立信公司财务经理卡尔 - 梅兰德(Carl Mellander)承认,第三季度绩效良好,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中国的订单。

 

不过,迫于现实的压力,PTS 强调各大运营商要把彻底剥离华为和中兴设备的截止日设定在 2025 年 1 月 1 日。

 

爱立信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鲍毅康(Borje Ekholm)之前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中曾经暗示,他们抢夺来的市场份额基本和华为关系不大(原话是 beating non-chinese-rivals,痛击了非中国的竞争对手),话里话外很显然是针对诺基亚而来,中国广阔的 5G 市场,让爱立信发出了饮一瓢水则饱的感慨,换言之,由于中兴与华为逐渐走入“国内大循环”,挤压了原属于诺基亚和爱立信的市场份额,但爱立信依然背靠大树好乘凉,青岛港和振华重工,南京爱立信熊猫工厂的 5G 专网落地项目等等寥寥几笔生意就可以赚得盆满钵满。

 

无缘瑞典 5G 不代表退出瑞典。

 

如前文所述,近十年以来,无论华为还是中兴,在与瑞典各大运营商建立了深度且广泛的联系,业务组成带有比较明显的风险分摊的意味,比如华为是全球最大的太阳能电池板逆变器制造商,全球市场份额为 22%;华为已经在瑞典和许多光伏分销商建立了合作关系,并逐步探索出了一整套完整的营销方案。戈鲁普索尔(Gruppsol)是华为在瑞典的重要供应商之一;中兴比亚迪跨界合作布局智能汽车领域,其中就包括电动大巴业务,这也是比亚迪在北欧长袖善舞的利器,势必联手中兴有更大作为。至于爱立信在华的业务展开,在 5G 时代的深海中搏杀之进退取舍,必定皆关乎自身实力,而非猎巫式的政治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