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韩国广播和通信委员会成员洪贞敏表示,因为消费者对 5G 质量低劣、覆盖范围不足和收费高昂等原因引起的不满,已经有多达 562656 人从 5G 切换回到 4G 服务。一年之后全球第一 5G 商用“神话”就变成了“笑话”?

 

 

不满 5G 速度和运营商服务,超 56 万韩国用户重返 4G 网络,怎么一年之后全球第一 5G 商用“神话”就变成了“笑话”?

 

据日经亚洲评论报道,近日韩国广播和通信委员会成员洪贞敏表示,因为消费者对 5G 质量低劣、覆盖范围不足和收费高昂等原因引起的不满,已经有多达 562656 人从 5G 切换回到 4G 服务。

 

洪贞敏还强调,虽然更改合同程序复杂,但仍旧挡不住消费者对 5G 质量差、覆盖范围不足和收费高昂感到的厌恶,更改的决心十分坚定。

 

有用户认为,切换 5G 导致手机电池的电量消耗更快,并且无法达到想要的速度是主要原因,故此才爆发了超 56 万韩国 5G 用户重返 4G 事件。

 

神话?笑话?

2019 年 4 月 3 日,韩国运营商突然高调宣布 5G 正式商用,由此登上全球 5G 商用第一的宝座。更有意思的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开通 5G 的国家的“桂冠”还是出其不意从美国手中抢来的。

 

彼时全球 5G 领先的国家有美国、中国、韩国等,相关国家是卯足了劲,明争暗斗、分秒必争,其中美国对顺利拿下全球第一个开通 5G 商用国家的头衔是志在必得,因为美国电信运营商 Verizon 已经做好了率先开通 5G 业务的准备。

 

 

然而具有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韩国运营商得知 Verizon 即将率先开通 5G 的消息后,临时决定“抢跑”!将原本在 4 月 5 日才推出 5G 业务的计划,临时提前两天开通。就在当地时间 4 月 3 日晚上 11 点,韩国电信运营商 SK 和 KT 同时宣布开通 5G 手机网络服务,并临时拉来 6 位名人助阵。

 

这一“神”操作,时间上刚好抢先大洋彼岸的美国 1 小时率先进入 5G 时代,顺利取得“全球第一个开通 5G 网络的国家”的桂冠。

 

虽然全球第一开通 5G 业务本就是个虚名,但韩国科学和信息技术部长尤永敏依然自豪的表示:“政府和私营公司携手努力,实现了世界上第一个 5G 商用服务,这再次证明了我们的国家无疑是信息和通信领域的顶级强国。”

 

不过值得深思的是,尽管那场发布会被美国媒体抓住把柄,质疑仅仅是一场紧急的彻头彻尾的公关活动,但却不能阻止韩国用户对 5G 的热情。在后来的统计数据中显示,韩国 5G 正式商用仅 4 天,5G 用户数就达到了 10 万,短短 50 天内,韩国三大运营商便积累了超过 50 万户 5G 用户,69 天后,韩国 5G 用户正式突破 100 万。

 

之所以称之为神话,是因为之前没有任何一代网络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得到如此庞大数量用户的支持。相较于 2011 年韩国正式商用 4G LTE 时,用户数突破 100 万则用了足足 5 个月的时间。详情请参见物联网智库往期文章《5G 牌照发放后该怎么搞?3 个月 100 万用户,韩国发展带来的启示!》

 

而关于 5G 用户数流失的问题,其实也是一直伴随着韩国 5G 用户数增长的常规现象。在 5G 正式商用的初期,就有一部分韩国消费者由于连接性差等问题取消了 5G 合同,重回 4G 网络。而截至 8 月底,韩国 5G 退回到 4G 的用户已占了韩国三大运营商 SK Telecom、KT、LG Uplus 的 5G 用户总数的 6.5%。

 

原因归结起来也简单,主要是两个:

第一,韩国政府和移动运营商承诺的 5G 传输速率比 4G LTE 快 20 倍并未实现,实际上的 5G 平均速度仅比 4G LTE 快 4 倍;

 

第二,韩国 5G 覆盖范围主要限于韩国首都首尔地区和六个大城市,其他地区还属于“荒野地带”。

 

这其实还是在反应目前 5G 网络建设存在的一些状况,实际效果差、功耗大、覆盖不足、资费昂贵等等,其主要原因实际上都来自于成本的压力。像韩国国土面积较小利于部署网络的国家,其实也依旧面临着“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困难,一方面是 5G 建网成本高昂,一方面是亟待资金回笼,优化 5G 网络,提升 5G 服务。

 

 

实际上,据咨询机构 OMDIA 的 2019 年 5G 市场发展国别评估显示,韩国在频段规划、业务商用、网络覆盖、用户渗透率、5G 生态等 5 大方面早已站稳了领先地位,在上榜国家和地区中名列第一。

 

但即便如此,加上韩国国家的对发展 5G 网络的重视,目前问题的暴露依旧说明了 5G 网络还需要更多时间来培育,这是一项技术从启动阶段到阵痛期的表现。事实上,中国的 5G 也存在步入阵痛期的可能。

 

正确看待“5G 阵痛期”

上个月在 IMT2020(5G)大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发表主题为“5G 商用一周年 产业创新再出发”的演讲,其中一些话就揭示了当前 5G 发展主要存在的问题,即“技术很不成熟、运营成本极高、不易消化成本”。但如果你就此认为邬贺铨院士是在自曝 5G“家丑”?那恐怕是搞错了重点——实际上,邬院士不但没有踩刹车和唱衰的意思,反而分析了 5G 突破挑战的路径,实则坚定 5G 发展信心。

 

 

目前,我们和韩国面临的困境其实是全球发展 5G 的各国和地区都可能遇到的事情。但这并不能说明 5G 发展的前景就一片黯淡,相反,从上周韩国科学与 ICT 部公布的数据来看,截至到今年 9 月底,韩国 5G 用户总数已经达到了 925 万户,占到该国移动通信总用户数的 13.2%。

 

另一个表现 5G 用户数“井喷”的明显现象是韩国 3G/4G 用户积极向 5G 网络转网,比如 8 月份韩国 4G 用户净流失达到了 41.2442 万,9 月份韩国 4G 用户数比上月减少了 20 万。Eugene 投资证券的分析师 Park Jungwon 就表示,预计韩国 5G 用户数会在今年年底达到 1109 万。

 

所以,唱衰 5G 仅是目光短浅的表现,从长远来看,5G 仍旧是全球新一代网络建设的主题,具体发展路径其实也比较清晰。

 

首先,5G 是重投资,仅从基站建设角度来看,中国 5G 总投资规划就达到了 1.2 万亿元,投资周期也超过 8 年。所以 5G 必定属于长周期,缓回报的技术,商用初期体现在市场上,往往不会立杆见效。

 

其次,从移动通信的发展规律来看,每十年一代的通信技术似乎已经成了“定律”,参见从 1G 到 4G 的发展,每一代技术商用初期都面临着不成熟的挑战,由此借鉴,5G 商用初期出现一些反调其实是瑕不掩瑜,5G 仍旧需要在商用实践中不断完善,进而成为像 4G 一样成熟的网络技术。

 

再者,从 5G 标准的演进来看,目前的 5G 还并不是技术形态的完全体,未来还有包括网络切片、边缘计算等能力的加入,才能使的 5G 网络发挥最大的效率。另外,在成本控制上,国内三大运营商也已经在着手实践,并推出一系列举措降低成本,比如采用基站休眠的方式,通过智能关闭 5G、关闭毫米波频段网络、载波休眠等采用 AI 技术来精准预测网络业务与网络无线资源,自适应采取休眠的措施。

 

 

最后,5G 面向的主体并非仅仅使消费者,物联网才是 5G 的天空。目前 5G 用户数只是 5G 网络建设成果的一项参考指标,但绝对不是完全的参考指标。5G 面向未来的物联网需求,更多的将是行业客户,未来,除了家庭用户以外,医疗、工业、钢铁、制造、教育、自动驾驶等产业应用将带来新一轮的增长潜力,这才是 5G 运营收入的源泉。

 

 

目前,在 5G 网络方面,截止 10 月底中国已累计建设开通 5G 基站达到 69 万个,提前完成年底 5G 基站的总体规划 50 万个的目标,基本实现了地市级的 5G 网络覆盖;在 5G 终端方面,据工信部披露,5G 手机出货量也达到了 1.08 亿部,并已有 1.6 亿个终端连接到 5G 网络。

 

超 56 万韩国 5G 用户重返 4G,仅仅是给我们的敲响了警钟,表明了如今全球 5G 的发展即将从启动期进入阵痛期。就像邬院士所说,“移动通信很多新业态是在网络覆盖和用户数达到一定规模后才出现,为了加快这一新业态的进程,网络能力需要更好的开放。5G 时代一定会产生现在还想象不到的新应用,5G 在垂直行业应用还将会激发出更多更大规模的新业态。”

 

参考资料:

1.《说邬贺铨院士自曝 5G“家丑”?恐怕搞错了重点》,物联网智库

 

2.《韩国 5G 用户突破 900 万 预计年底将超 1100 万》,C114 通信网

 

3.《超过 56 万韩国 5G 用户重返 4G:不满 5G 速度》,中关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