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 产业的发展涉及经济社会方方面面,5G 模组则是产业发展一个典型的风向标,可以说模组价格的下降的历程也是产业成熟的过程。

 

 

根据中国信通院的最新数据,今年 1-10 月底,国内市场 5G 手机累计出货量达到 1.24 亿部,占据手机总出货量的 49.4%。目前,多款千元 5G 手机已上市,可以看出 5G 手机成本已开始大幅下降。然而,面对更为广阔的行业应用市场,业界更为关注的是 5G 模组成本,5G 模组成本的高昂阻碍了应用的落地。

 

在近日举行全球移动宽带论坛上,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在演讲中提到 5G 模组价格将在未来几年中实现大幅度下降。5G 产业的发展涉及经济社会方方面面,5G 模组则是产业发展一个典型的风向标,可以说模组价格的下降的历程也是产业成熟的过程。

 

模组是反映整体产业生态成熟度的集中缩影

在笔者看来,物联网模组是反映整个产业生态成熟度的集中缩影,主要起到摊薄固定成本的作用和行业承上启下的作用。

 

(1)摊薄固定成本作用

从基础设施角度看,5G 网络一次性投入成本巨大,需要在长期运营中发展海量的连接数,提升网络利用率和获得连接收入,从而摊薄一次性投入成本。物联网模组的数量代表着能够接入网络的连接规模,同时也代表着用户对网络需求的增长,驱动基础设施进一步完善。因此,物联网模组出货量快速增长、成本快速下降也是 5G 网络基础设施成熟的标志。

 

从底层芯片的角度看,也具有同样的效应。5G 芯片的初期研发投入巨大,最终需要更多出货量摊薄这些成本,当出货量达到一定程度后,芯片的边际成本较小,实现该行业的盈利回报。模组是芯片的下游,其成本组成中芯片占比最高,模组价格的下降直接反映了芯片的成熟度。

 

(2)行业承上启下作用

5G 应用于千行百业,意味着各行各业的终端需要通过 5G 实现连接,而模组是两者之间的核心纽带。

 

一般来说,物联网模组是将基带芯片、射频芯片、存储芯片、电容电阻等各类元器件集成到一块电路板上,并提供标准接口,各类行业终端通过嵌入物联网模块快速实现通信功能。模组起到连接的作用,承载端到端通信、数据交互功能,因而成为物联网终端的核心部件之一。下游终端厂商和应用厂商往往并非通信技术专家,完成一款智能终端或物联网方案时,需要一个可快速实现的通信方案,通用的物联网模组帮这些厂商完成与通信相关的工作,降低了下游厂商开发和落地的门槛。5G 时代各行业数字化转型中都离不开模组的作用。

 

从这个角度来看,5G 模组出货量和成本的降低,是将这种承上启下的纽带作用充分发挥的过程。低成本的 5G 模组为下游终端厂商、方案商和行业用户提供低成本的连接方案,促进行业应用的繁荣,因此模组各项市场指标也是应用成熟的一个重要体现。

 

回顾物联网产业发展过程,2016 年 NB-IoT 标准冻结初期,NB-IoT 模组成本高达 100 元以上,在产业链各方共同努力下,目前 NB-IoT 模组成本已降至 20 元以下,最低下探至 12 元,同时,NB-IoT 连接数在 2020 年初突破 1 亿,并进入了加速发展的通道;同样的,2020 年物联网热门主题 Cat.1 也经历了模组成本快速下降的过程,目前已达到了 40 元左右的水平,驱动 Cat.1 应用的繁荣;各类 To C 智能硬件出货量快速增长也得益于 WiFi 模组的成本下降,目前 WiFi 模组成本基本上低于 10 元,WiFi 模组年出货量已达到数亿的规模。

 

驱动 5G 模组种类增长和成本下降

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在全球移动宽带论坛的演讲中明确提出:5G 行业应用的发展,终端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不能成为瓶颈。要解决终端生态繁荣的问题,一方面要增加模组的种类,另一方面是降低模组的价格。

 

自首款 5G 模组发布至今,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全球已有 20 多家供应商,提供了超过 60 款 5G 模组,140 多款行业终端,包括 5G AGV、5G 摄像头、5G 无人机以及 5G 巡检机器人等。

 

 

当然,5G 模组的种类还远远称不上丰富,从 4G 市场看,当前市场上有 1400 多款 4G 模组,5G 产业的成熟一定要实现更多种类的模组,达到甚至超过 4G 模组数量的水平。同时,5G 模组成本也是丰富 5G 终端生态的关键。华为给出了 5G 模组成本的预测数据:

 

 

从这一预测数据来看,到今年年底,5G 模组价格成本可以降至 100 美元左右;而到 2023 年底,5G 模组成本降降至 20 美元左右。在 20 美元左右的成本下,相信会有更加丰富的行业终端形态出现,5G 在行业应用中的渗透度更高。

 

5G 正式商用 1 年多时间,不仅仅在多个行业形成大量示范应用,也驱动很多模组厂商的布局,目前各家主流模组厂商基本都推出自己的 5G 产品,并明确了相关产品路线图。双十一期间,5G 模组促销价成为模组厂商营销的一个亮点。

 

例如,中移物联推出 799 元限量抢购高通 SDX55 芯片平台的 5G 模组 F02X/F03X

 

 

又如,美格智能也推出了 5G 模组大幅折扣活动。

 

 

虽然都是促销的方式,但我们从中可以看出业界对于 5G 模组近期目标成本的预期。

 

当然,5G 模组种类的增多和成本的下降并不是模组厂商闭门造车能够完成的,正如 NB-IoT 模组成本大幅下降一样,5G 模组成本下降也需要供给侧和需求侧共同发力。

 

从供给侧来看,5G 模组核心成本来自于上游芯片,而芯片供给的多样性和成本的下降比较关键。考察 NB-IoT 产业链,我们发现除了海思、高通、紫光展锐、联发科等龙头芯片厂商外,移芯通信、芯翼信息、智联安等新锐企业也登上舞台,提供差异化的芯片,给模组创新和成本的下降做出了贡献。在 5G 芯片领域,虽然手机芯片由于更高的复杂性,很难增加更多供应商,但面向 5G 物联网场景的芯片具有很多定制化的特征,且复杂度相对手机芯片低了很多,因此鼓励一些创新企业入局该领域,通过多供应商和差异化来实现 5G 模组数量创新和成本下降。

 

从需求侧来看,作为中间环节,模组厂商也需要与下游终端和应用厂商的合作探索,丰富行业应用方案。过去多年里,物联网在各行业有不同程度的应用,未来这些垂直行业需要持续挖掘其数字化转型的需求,扩展 5G 在自身行业应用的空间和场景,从而增加对 5G 模组的需求。需求侧发力虽然是一个渐进式的过程,但各类试点示范应用项目较为关键,这些项目形成市场教育和需求启发的作用。

 

当然,5G 模组的风向标作用并不代表着 5G 模组的数量和价格就是产业发展的全部。作为“中间件”,模组的成熟确实依赖于标准、网络、芯片、应用等产业链核心环节的就绪,当其他环节条件成熟,模组在很大程度上会快速就绪并在相应指标上直接反映出来。此前,笔者曾在《一个模组几千元,5G 物联网这场马拉松何时见曙光?》一文中提到,未来 5G 模组的格局也会是多供应商、多平台选择,价格会持续走向合理化,但对模组的关注不应该只聚焦在价格的降低上,而更应该关注 5G 模组为更多行业用户所做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