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从来就没有黑马,云天励飞也不是什么黑马,只是他们努力时,没有对外说而已。

 

求学时,你多少都会遇到一类同学,他们从不昼诵夜记、从不刺股悬梁,可旦逢大考,他们总能用超神分数教你做人。

 

职场上,也有这样一类公司,他们看似漫不经心、不矜不伐,但总能在不经意间化身黑马,打破沉静,给你当头一棒。

 

印象中的云天励飞,算是这类公司的典型代表。

 

云天励飞留给外界更多印记是:不吵不闹、足够安静。

 

同时,这家公司也有一项超能力:虽说围绕它的讨论不多,但它一发声就是热点、一出头就是头条。

 

譬如,受疫情等因素叠加影响,过去一年的创业环境并不友好,企业裁员、公司断粮之音纷至沓来。

 

但今年,云天励飞在不到半年时间内,完成了超过 20 亿元的融资,并且已经进入上市备案辅导阶段。

 

再譬如,当独角兽们皆手持 AI 之剑较劲碎片化市场时,云天励飞却又一次剑走偏锋,自组生态。

 

11 月 14 日,它剑指城市级市场,于高交会期间在深圳发布“自进化城市智能体”,同时还宣布成立“自进化城市智能体生态联盟”。

 

发布会之上,国家超级计算深圳中心、中国系统、中国长城、海康威视、深圳移动、深圳联通等企业和机构均列队出席,为之站台。

 

拉三五好友、赴生态之约本不为奇,但于一家成立仅 6 年的公司而言,这套阵容已堪称豪华。

 

自进化城市智能体的诞生,被认为是云天励飞面向城市级场景的里程碑事件,也是其自我革新的又一个重要节点。

 

成长

云天励飞由陈宁于 2014 年 8 月在深圳创办。

 

云天励飞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陈宁

陈宁毕业于佐治亚理工学院,获电子工程博士学位。

 

这所大学在培育领导型人才方面颇具方法论,包括美国第 39 任总统吉米·卡特、携程创始人梁建章等。

 

今天的陈宁,有望在这项基因的延续上再描一笔。

 

他是中国第一款商用矢量处理器芯片设计者,手握近 30 项已授权国际专利,其中 13 项已被苹果收购。

 

人生最美妙的经历或含学以致用这一项,作为正儿八经的芯片行业科班生,陈宁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这份幸运。

 

从算法到芯片、从安防到城市,他带着云天励飞用了 6 年时间亲历了一个新兴技术从孱弱到璀璨的过程。

 

与大多创业公司稍稍激进的发展策略有所不同,云天励飞的成长路径酷似陈宁低调且稳健的性格气质。

 

当深度学习等技术尚未成熟便被匆匆推向市场时,他们不急不躁、潜心沉淀。

 

当 AI 技术触达成熟度阈值亟需变现时,他们已落地良久、赋能各界。

 

当众人还在为算法适配场景疲于奔命时,他们已经判断算法、芯片的深度融合会在未来的城市领域大有作为并付诸实践。

 

于无声处,先人一步进行前瞻性思考,所谓运筹帷幄,大抵正是如此。

 

陈宁和他的伙伴们正在培育一匹黑马,而这匹黑马大有可能成为深圳 AI 圈跑得最快的那一只。

 

在 AI 掘金志看来,云天励飞今天的有幸出圈,在于对自身优劣的有度把握上。

 

在以 AI 赋能智慧城市的大军中,不乏算法领先型企业和硬件产品型企业。

 

与多数企业基于算法等单维度提升不同,云天励飞选择投入重金打造一套算法与算力并行的智能体系。

 

算力层,陈宁操刀,其背景及资源前文已有提及。

 

算法层,这里就要提及另一位 AI 大神了,云天励飞首席科学家:王孝宇博士。

 

王孝宇曾任 NEC Labs 首席研究员,也是前 Snap 资深科学家、Snap 研究院创始人之一。

 

如果说 MSRA 是军风统一的黄埔军校,那 NEC Labs 无疑是百花齐放的西南联大。

 

前者低调、务实的风格贯穿整个 AI 研究圈,后者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为 AI 创业注入了源源不断的活力,掀起多股 AI 浪潮。

 

MSRA 的影响力毋庸赘言,而大多人较为陌生的 NEC Labs 所培养出的余凯、周曦、林元庆等人已经成为各细分领域的领头人。

 

王孝宇的归国加入,一度被业界解读为可以让智能安防江湖的角逐更加激烈之人选。

 

硬有陈宁、软有王孝宇,这一对黄金组合加速锻造了云天励飞 AI 硬实力落地的能力。

 

今天的云天励飞,已经成长为国内拥有 AI 算法芯片化能力的数字城市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

 

同时,他们也是后 AI 安防时代下,动作最快的 AI 玩家之一。

 

过去六年,云天励飞打造了多个标杆项目:

帮助深圳建成了 10 区数据汇聚的动态人像检索平台;

 

参与建设了深圳国际会展中心“全球最大室内‘一脸通’解决方案”;

 

为上海最大的购物中心南翔印象城建设 AI 商业大脑等等。

 

谈起这些项目“之最”,陈宁同时也感叹个中不易。

 

以芯片为例。过去几年,不少企业针对安防领域纷纷宣布流片之喜,但更多只追求有、不追求好,用拼凑的方式做芯片。

 

同时,国内 AI 芯片企业眼下普遍缺乏后端设计人才,后端设计相对于前端逻辑设计,更多涉及到芯片的工艺,也相对更需要丰富的经验。

 

陈宁透露,云天励飞之所以能够在芯片领域较快取得一些成果,在于他和他的团队们过去十几年在这个领域的积累和摸爬。

 

陈宁在用实际行动告诉所有人:从来就没有黑马,云天励飞也不是什么黑马,只是他们努力时,没有对外说而已。

 

蝶变

“保持耐心。”

 

在与陈宁交流的一个多小时里,他提及了不下十次这个词。

 

“AI 赋能一定是场马拉松,短期的胜利不是胜利,长期的胜利才叫成功。”

 

陈宁认为,技术的进程其实就是人类功能的延续,快捷方便、降本增效一定是社会发展的主旋律。

 

换句话说,AI 的落地一定是大势,一定是未来。

 

同时,与趋势相悖的是:一来城市场景太多太散、需求迭代太多太碎;二来目前距离强 AI 尚远,如何在弱 AI 状态下实现更好应用?

 

所以看到,算法红利期过后,所有人都在经历新一轮的大浪再淘沙。

 

面对新挑战,云天励飞找到了“自进化城市智能体”这条路。

 

如果说算法让他们活下来了,算力让他们更具竞争力,这套系统的诞生大有可能让他们走向伟大。

 

这个说法并不夸张,复盘人类历史,目前已经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

 

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启了蒸汽时代,蒸汽机的出现让机器得以取代手工劳动,解放了生产力。

 

第二次工业革命开启了电气时代,机器的效率进一步提升,且应用范围进一步扩大,极大地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

 

第三次工业革命开启了信息时代,计算机、互联网等技术给人们的生活、工作带来了深刻的变革。

 

如今,人类正在迎来第四次工业革命,这次革命将开启人工智能的时代。

 

前三次工业革命带来影响的共同特点是:机器劳动取代体力劳动,社会生产力得到极大的提升。

 

而第四次工业革命则由机器取代体力,向机器取代脑力变革。

 

如何让机器取代人类脑力劳动?云天励飞给出的答案是:具有自学习、自进化能力的人工智能技术。

 

看到这里,不少人应心生疑惑:什么是自进化城市智能体?它与“城市大脑”等概念有何异同?

 

先来看看“自进化城市智能体”的官方解释。

 

云天励飞自进化城市智能体由算法芯片化的感知网络、算法赋能服务平台、智能调度中枢、数据标注与算法训练平台 AI OS,以及多个场景应用组成,未来可携手生态伙伴共建城市智能体全场景开放生态。

 

我试着将它翻译成大家都能看得懂的大白话。

 

首先,智慧城市并不是一个新鲜词汇,它的更迭过去几十年就如正余弦曲线一样起起落落。

 

在这场史诗般的技术突围战中,百家争鸣、打法多元。

 

有人关注分散前端,以期利旧为新;有人专注后台云端,希望解决数据融合。而自进化城市智能体关注全场景,端云协同,统筹管理、应用承载。

 

如果你单给城市换个脚,跑得再快也不聪明,它就像一个脑瘫患者,四肢健全却无法思考。

 

如果你单给城市换个脑,想得越深却跑不动,它就像一个自闭症患者,有着自己的想法和能力,但无法与外界获得有效联系和沟通。

 

城市智能体的出现,则是想给城市从头到脚换个身体,胸纳城市全局。 

 

云天励飞要做的,是以算法为盾、以芯片为矛,以生态联盟为战场,做一个能跑能思考的 AI 综合体,撬开智慧城市入口。

 

强生态、技术壁垒下,城市一个又一个智能节点将被连接,以往闭塞的系统将被逐个打通,并无限向外延伸。

 

 每延伸出去一步,都会看到另一个从未遇见的蓝海市场。

 

共生

“未来 10 年是新基建的关键 10 年,是基于自进化城市智能体发展的关键 10 年,也是 AI 技术自进化学习的关键 10 年。”陈宁在发布会上说道。

 

虽说梦想高地从没有错,但自进化城市智能体的落地生根难度不小。

 

场景是产品的土壤,生态决定产品的价值。 

 

取得成功的前提是,云天励飞必须为这个智能体找到安全和肥沃的土壤,以便其能够在场景里面更好地孵化。

 

今天来看,算法、芯片、数据就是他们一个又一个温室大棚。那么,场景在哪里?

 

无疑,安防便是其一。

 

今天走在深圳街头,大概率抬头都能看到云天励飞的产品悬挂于苍穹之下,于一家创业公司来说,这无疑是难得且难忘的。

 

从技术层面出发,在自进化城市智能落地的过程中,云天励飞作为中间纽带,既支撑着前端的无数用户,又连接着背后数不清的开发者和服务商。

 

不同角色的生态伙伴,将为碎片化用户提供不同维度的服务,解决用户个性化问题的同时,获得相应的收益,最终实现群体的胜利。

 

想要扮演好这个生态核心的技术角色,绝非易事。

 

在感知系统方面,云天励飞的算法芯片化能力,能够为合作伙伴实现“端接入”,可共同为城市智能体打造智能的感知网络。

 

目前,云天励飞的算法覆盖人脸、人体、车辆等多个领域;自主研发的 AI 芯片采用多核异构并行计算架构,可面向边缘和端侧应用场景使用,具备可编程、高效率、智升级的特性。

 

云天励飞的 AI 芯片除了能够搭载自研算法外,还能够搭载第三方的硬件和算法,做到按需打造产品。

 

在云接入方面,云天励飞的算法仓、自调度平台、AI OS、大数据分析平台等,能够为合作伙伴实现“云赋能”,可共同为城市自学习、自进化提供智力支持。

 

场景、技术之外,相比传统巨头们,其实搭建智能体对于创业公司来说,最大的软肋在于生态建设能力的欠缺。

 

城市是一个庞大且复杂的综合生态系统,城市级的 AI 技术落地,需要整个生态的全面升级。

 

在这其中,城市产业链之多、之长无法想象,仅凭一家企业很难上下游通吃,需要各个厂商发挥各自优势,合力将城市打造的更加完善且智能。

 

在陈宁看来,此题也并不难解,就智慧城市领域的深耕,未来企业间的合作将大于竞争。

 

换句话说,一个人可以走得很快,但一群人可以走得更远。

 

所以看到,发布会当天,除了“自进化城市智能体”的面世外,云天励飞还与特建发集团、中国系统等单位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求和大于存异,这是云天励飞在面对 AI 落地问题时,与同类型公司的最大不同。

 

技术、人才、场景、生态,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这意味着,必要和时机成熟时,云天励飞可以将这套系统在其他城市进行快速复制。

 

发布会之上,云天励飞也给自己设立了一个目标。

 

其首席科学家王孝宇表示,云天励飞计划打造“百业千城万家计划”,未来与合作伙伴共同努力,将业务范围覆盖 100+个城市、拓展 1000+个县 / 城市、吸引 10000+家合作伙伴,共同为打造自进化城市智能体贡献力量。

 

序幕

在深圳乃至粤港澳大湾区,云天励飞无疑是成功的。

 

6 年来,当一台台摄像机铺设下去、一行行代码运行起来,云天励飞基于迭代的数据和技术,不断地微调和优化产品和系统。

 

前段时间,深圳经济特区建立 40 周年之际,经广东省委、省政府批准,深圳市委、市政府决定对深圳经济特区作出突出贡献的创新创业人物和先进模范人物进行表彰。

 

经层层推荐、征求意见、综合评审、统筹考虑,40 人为深圳经济特区建立 40 周年创新创业人物和先进模范人物表彰人选。

 

陈宁也名列其中,其他入选人物包括马化腾、马明哲、马蔚华等。

 

在中国乃至全球,云天励飞是否成功尚待验证。

 

这一次,随着自进化城市智能体的横空出世,云天励飞的野心也随之大方地公诸于世。

 

立足安防的云天励飞,城市才是它的最终宿命和星辰大海。

 

在云天励飞和陈宁身上,我也意识到:做 AI 就像一次长跑,如何分配体力,是跟随还是领跑,在什么节点抢位和超越,处处都是艺术。

 

不到最后一刻,你永远不知道谁会胜出,一直保持克制的云天励飞,或许只有到最后冲刺的时候,才能真正展现出它的全部实力。

 

戏台已经搭好、鼓琴也已经拨弄,城市智能序幕已被揭开。

 

云天励飞将在全新的舞台上,为大家带来哪些惊喜,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