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8 年,汉娜·阿伦特出版了著名的《人的境况》。在这本书里,她指出在高度科技化、自动化的现代情境下,人类依旧可以摆脱政治冷漠、消费狂欢与重复劳动的控制,依靠理解和认同多样性来回到人的本源,去获得开端启新的行动能力。

 

作为 20 世纪最重要的政治思想家之一,汉娜·阿伦特之所以做出这一判断,起源在于 1957 年苏联刚刚发射了全球首颗人造卫星斯普特尼克号。人类科技首次走出地球,在美国引发的却并非振奋,而是对科技进化的惶恐、携带政治立场的质疑,以及对于未来的种种恐惧。

 

在那之后的历史证明汉娜·阿伦特没有说错。虽然人类经历了种种问题,但太空科技非但没有引发大规模负面影响,还支撑了一个科技的黄金世代。在卫星的帮助下,全球定位系统与通讯网络相继建立,全球民航系统大发展,信息革命与互联网随之到来。可以说,如果没有人造卫星,人类的通信、旅行、娱乐和生活都将大打折扣——科技发展并没有成为政治工具或者零和博弈的砝码,反而促进了人类共同利益的极大提升。

 

历史似乎总是相似的,曾经的人造卫星像极了今天的 5G。当一些技术外的不确定性发生,一些人会带上莫名的有色眼镜看待技术。在 2020 年的种种纷扰中,5G 似乎在某种程度上被打上了错误的标签。

 

 

在时代的不确定性中,5G 应该如何建立确定性的价值信任与全球联接?面向这个问题,华为在 12 月 10 日举办了“TrustInTech 2020 线上峰会”。华为常务董事,运营商 BG 总裁丁耘,华尔街资深投资人 Jim Rogers, GSMA 首席营销官 Stephanie Lynch-Habib 等来自全球各地的 ICT 行业专家、经济学家,共同围绕全球共同面临的新型挑战,发出了拥抱开放合作,共享科技繁荣的呼吁。

 

我们就基于这场峰会中的讨论,一起来聊聊 2020 的另一面,这个充满纷扰与魔幻年份的另一面:关于信任,希望和全球化,技术始终在为我们提供一个恒量。

 

不确定中的确定:斯普特尼克号与 2020

技术的发展与经济、政治的变幻不同,其影响往往需要较长时间去呈现,但最终结果却是巨大而不可逆的。

 

就像斯普特尼克号发射的时候,美苏两国处在冷战开端,欧美“反文化主义”盛行。并且当时人类刚刚用尽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能量,第三次工业革命似乎遥遥无期。于是在当时很多欧美人士看来,人造卫星指向的未来不是人类福祉,而是深深的不确定和恐惧。

 

这些情形与今天很多人面对 5G 时的态度似乎如出一辙。2020 年,全球出现了种种令人不安的迹象,于是科技的进步也被裹挟其中,变成了无数悲观环节中的一个。

 

比如有人说防疫口罩中固定用的金属片是 5G 天线,使用后会被跟踪,甚至引发癌症;有人说 5G 会侵犯隐私,甚至因此进行了游行;有人把 5G 归为阴谋论之一,认为疫苗和 5G 是毁灭人类的导火索。

 

 

这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极端表现形式,背后隐藏着 2020 年过多不确定性的集中爆发。人们将不安归罪于 5G 以及科技的进步,可能背后有三种思想上的压力根源:

 

1、国际摩擦持续升级,很多人开始将属于全人类的 5G 进步归想为某些国家的独占资源,以此将 5G 归为零和博弈的砝码,给 5G 附带太多额外因素。

 

2、疫情导致的混乱局面与大面积心理压力,让人们开始担忧未来。而 5G 作为全新的技术载体,也就沦为悲观情绪的宣泄口,被莫名附加上科技负面想象的种种因子。比如跟 5G 致癌、5G 侵犯隐私之类的阴谋论相联。

 

3、疫情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全球经济滑坡,企业复工复产与全球贸易艰难。这种情况下人们会对 5G 报以过分的经济期待。于是 5G 不管发展多快都是慢的,带来多大的价值都是少的。5G 会被即刻归类为“不够用”“太假了”。

 

这三种来自世界不确定性的情绪,就像人造卫星诞生时一样。但在这种不确定性中却有一个因素是确定的:技术进步了就不会倒退,生产力改变了就不会回缩。

 

华为运营商 BG 首席技术官 Paul Scanlan 认为,“我把 2020 年称为‘斯普特尼克时刻’,正如同首颗人造卫星‘斯普特尼克号’在 1957 年发射成功,人类从此进入太空探索时代一样。在 2020 这一年,伴随 5G 的成熟,一切都改变了”。

 

 

5G 商用带来的确定价值已经真实流淌到了现实世界,进入了前所未有的产业空间。5G 技术带给各行业的升级潜能,是以往的移动通信周期不曾见到的。或许对于新鲜事物,尤其是技术进步,人类始终是充满不信任的。每次工业革命都证明了反智主义必然出现。但那些悲观想象却一次又一次落空。

 

从 2020 年向前看,我们看到的不确定性都是可能,而不是一定。那什么是一定呢?

 

在这一年,已知的是 5G 技术在抗击疫情、助力复工复产中发挥了极大作用,帮助我们度过了危机;ICT 行业成为保障民生,维持社会正常运转的数字社会底座

 

确定的是技术价值会成长,会通过进步和迭代为一家家企业、一个个岗位、以及无数个人带来改变。

 

这是 2020 的另一面,或许也是更真实的一面。

 

消减中的反增:5G 带来的希望与恒量

如果说,1957 年的斯普特尼克号发射,距离真正启动太空时代,建立基于卫星系统的全球信息网络还有比较漫长的时间距离;那么 2020 年的 5G,却是以非常有力的姿态,快速为社会发展和经济振兴注入了活力。

 

5G 作为网络基础能力的迭代,不仅能够带来大带宽、低时延的网络体验,更是 AI、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进入行业场景与产业空间的一把钥匙,能够快速在各个行业内唤醒价值升级,提供新的经济发展动力。

 

这一点在 2020 年有着鲜明的体现。在这一年中,全球经济各领域都受到了大国经济摩擦以及疫情肆虐的影响。但 5G 带来的价值却是一众消减众亮眼的反增。如果说疫情是 2020 年突如其来的恶龙,那么 5G 就是一位全新的勇士,参与了每一场围剿的恶龙的战役。

 

 

首先在抗疫防疫的正面战场上,我们可以看到 5G 与新一代信息技术起到了关键作用。自武汉疫情初期,雷神山、火神山医院就快速架设了 5G 网络,为远程医疗与会议协商提供了强力保障;在疫苗开发事业中,云计算与 AI 对于病毒测序、病毒蛋白质分析、疫苗数据开发起到了重要作用,为抗疫最终胜利持续贡献数字化的力量;时至如今,在全球众多地区,ICT 技术依旧守护着抗疫的生命线。在柬埔寨,远程医疗会诊系统帮助医疗专家参与抗疫战斗,在菲律宾和巴拿马,AI 辅助系统帮助医院快速筛查分析病例,提升诊疗效率。

 

而在疫情影响下的全球社会中,5G 网络和新一代信息技术也在守护着生产、生活的有序进行。从云端网课到在线会议,从机场车站的 AI 测温,到在中国抗疫中起到了关键作用的健康码,数字技术确保了社会正常运行,加速了复工复产与经济恢复。成为消解疫情影响的最有效途径之一。

 

再有,5G 带来的产业升级价值,为后疫情时代的全球经济发展带来了充沛的希望。根据相关数据,预计至 2030 年 5G 为全球带来 1.6 万亿美元 GDP 增长,形成了全球经济增长引擎中的支柱性动力。更为可贵的是 5G 引领云计算、AI 技术融入各行业的生产核心场景当中,改变了煤炭、冶金、港口、制造等社会经济核心产业的生产模式与数字化水平。

 

比如在煤炭行业,以往需要依靠井下人工作业,环境恶劣效率低下的情况正在被 5G 改写。在山西阳泉煤矿,通过井下 534 米的 5G 网络对采煤机进行远程控制与巡查,提升了作业的安全性,实现了减少一半井下工作人员,极大提升了煤矿的生产效率与安全系数。

 

 

在浙江宁波的梅山码头,5G 网络的应用让大量龙门吊可以被远程控制。原本龙门吊工人必须爬上高塔,进行长时间俯身操作的情况给改变。不仅极大提升了码头的运行效率,降低了综合成本,还彻底改善了码头职工的工作环境与工作体验。

 

这些 5G 带来的肉眼可见、数据可显的增量价值,不应该被割裂于单边主义带来的风险,而应该尽最大可能,以最高效率为人类所共享。

 

就像国际投资家 Jim Rogers 认为:“在任何事情上搞单边主义,尤其是在经济和技术上搞单边主义,一定会出问题。我们要避免保护主义,尤其是技术领域的保护主义对世界百害而无一利。历史一次次地证明了这一点。”

 

在人类历史上,技术始终作为一种进步的衡量,5G 时代依然如此。

 

怀疑中的信任:让技术照亮人类未来

贯穿 TrustInTech 2020 线上峰会当中的串场内容,是一个小女孩从“不信任岛”出发,寻找“希望之城”,她试图寻找到一些答案,重新点亮照耀人类未来的科技信任水晶球。

 

 

当然,这是一个寓意和象征。但在今天的大环境下,这个寓意却有深刻的现实指向:在这个时间点出发,我们希望寻找什么,或许将决定最后能够找到什么。如果我们希望找到的是人类普遍福祉,那就应该主动建立科技信任,向“希望之城前进”;如果我们的目标就是强化不确定性和彼此的矛盾,那我们从“不信任岛”出发,只能回到原点。

 

在启动 5G 时,如果我们的最终目标是让 5G 成为未来的希望。那么就应该以人类共同的未来,共享的价值,来照亮目前的发展阶段。重新理清到底应该做什么,哪些是必要的,哪些只是干扰项。

 

 

面对 5G 产业发展与科技信任的建立,丁耘呼吁从三个方向来解决信任问题:从 ICT 产业、跨产业合作及商业环境三方面入手建立互信合作的生态氛围。

 

这三个方向,或许可以看作是在如今的不确定性环境与怀疑气氛中,将 5G 价值重新拉回“希望之岛”的核心方案。

 

首先在移动通信产业内部,华为呼吁全球持续采用统一的行业技术标准和安全标准。5G 是移动产业第一次在标准上达成共识,这个史无前例的全球化产业机遇不应该被人为浪费。同时,全球应该建立统一的 5G 安全标准,3GPP 和 GSMA 推动的 NESAS 安全标准会进一步提升对个人隐私和网络安全的保护能力。

 

其次,5G 需要在与产业融合中启动全新价值,这就需要 5G 建立在广泛、有效、标准化的跨行业合作基础上。这要求 5G 标准融入其他行业的发展诉求,比如 R16/17 版本不断完善广播功能,R18 版本将定义 5G 智能电网架构,使能 5G 在远程控制、远程保护等服务。不断适配各行业的 5G 标准,将是 5G 时代的共享财富。

 

最后,在商业环境上,当今复杂的地缘政治给科技带来了不利的影响。华为呼吁让技术回归技术,采用公平开放的态度,合作推动技术合作、产业合作的进程。产业合作不是零和博弈。在新技术加速释放社会和商业价值的阶段,支持孤立主义,排斥合作,受害者将不是一家公司,而是千行百业,整个社会复苏的步伐会被拖慢。

 

尝试以目标来决定行动,搁置不必要的怀疑,建立以技术为导向的信任,既是华为正在努力的方向与倡议的价值,也是全球在 5G 时代更应携手点亮的水晶球。

 

 

斯普特尼克号飞行了三个月,但二十年后全球卫星定位系统才启动建设。期间浪费的时间,绝不仅仅是技术发展所需。这样的情况不应该,也绝不会出现在互联网和全球化高度发展的时代。

 

最后引述一段《人的境况》。汉娜·阿伦特说:世界就像把人们聚拢在一起的一张桌子,让人们既相互联系,又彼此分开。只有与从不同角度看待世界的他人分享共同人类世界的经验,才能让我们全面地看待现实,并发展出一种共享的共同感。否则,我们每个人就都会被抛回到我们自己的主观经验中。

 

如果说,我们必须要为即将过去的 2020 年留下一句话,那不如是:科技普惠,人间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