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位于瑞士日内瓦的国际电信联盟(ITU)官网宣布,在经过无线电通信局(ITU-R)为期数年的研究和评估之后,最终如下三项 5G 空口技术(RIT)被正式纳入 IMT-2020 全球 5G 标准,即由 3GPP 组织提交的 3GPP 5G-SRIT 和 3GPP 5G-RIT,以及由印度电信标准发展协会(TelecommunicationsStandards Development Society,TSDSI)提交的 5Gi。

 

其中由 3GPP 组织提交的 5G-SRIT 和 5G-RIT 早在今年 7 月份就由无线电信通信局(ITU-R)在国际移动通信工作组(WP 5D)第 35 次会议上被确认,彼时身为 3GPP 成员之一的中兴通讯还在其官网上宣布《3GPP 系标准成为唯一被 ITU 认可的 5G 标准》。

 


但谁也没想到的是在 11 月份召开的国际移动通信工作组(WP 5D)第 36 次会议上,印度 TSDSI 提交的 5Gi 技术标准竟然还能够咸鱼翻身,最终与 3GPP 系的标准一起跻身 ITU-2020 标准建议书,成为全球统一的 5G 技术标准之一。 要知道,最开始进入 ITU-R 评估流程的 5G 技术标准其实共有 7 项候选提案,除了印度 TSDSI 提交的 5Gi 之外,还有 3GPP 组织提交的 NR+LTE SRIT 和 NR RIT、韩国提交的 NR RIT、中国提交的 NR+NB-IoT RIT、中国公司新岸线提交的 EUHT 和欧洲电信标准协会(ETSI)提交的 DECT-2020NR,可以说每一个都来者不善。

 


然而经 ITU-R 评估之后的最终的结果却是中国的 NR+NB-IoT RIT 和韩国的 NR RIT 被 3GPP 组织的 5G-SRIT 和 5G-RIT 所整合,而印度 TSDSI 竟然起死回生击败了欧洲 ESTI 和中国的新岸线,与通信业第一大标准化组织 3GPP 并肩胜出。 对于此前在国际通信标准上默默无闻的印度而言,这绝对算得上是历史性的突破。印度驻联合国日内瓦使团第一时间在社交媒体上宣称,“印度的无线空口技术被 ITU 认可为全球 5G 标准之一将为世界和印度的数字化转型做出贡献,这是莫迪总理 Atmanirbhar Bharat(自力更生的印度)倡议的标志性胜利!
 

01—

那么,创造了印度电信史上突破奇迹的 TSDSI 究竟有什么来头呢? 印度 TSDSI 的全称是印度电信标准发展协会,其地位类似于欧洲的欧洲电信标准协会(ETSI) 、美国的电子和电气工程师协会(IEEESA)和我国的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CCSA)。

 

作为受到印度政府承认和支持的电信标准发展组织,TSDSI 的会员不仅包括通信行业的运营商、制造商、学术界和研发机构,印度通信部与电子和信息技术部等政府代表也参与 TSDSI 的技术活动。 印度 TSDSI 成立于莫迪政府上台的 2014 年,其宗旨和目的就在于配合莫迪政府的“印度制造“、”数字印度“战略,在通信技术领域制定和推广印度特有的要求,制定标准化的解决方案以满足这些要求,并推动他们成为国际标准。因此,印度 TSDSI 积极参与国际电信标准化活动,作为国际电联和 3GPP 的成员单位,致力于提升印度在国际通信标准组织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与中国通信业所经历的“1G 空白、2G 追随“情况一样,印度在全球通信产业的发展中也一直处在追赶者的位置,虽然凭借庞大的人口基数,印度以超过 11 亿的移动电话用户总数位居世界第二位,但其通信设备市场主要由先发的欧美厂商如诺基亚、爱立信、思科和后进入的中国厂商华为、中兴等主导,鲜有有竞争力的本土企业参与其中。

 

因此,印度产业界对于中国通信业的崛起和发展非常关注和艳羡,特别是中国的 TD-SCDMA 技术标准突破欧美垄断,于 2000 年 5 月被国际电联正式采纳与欧洲提出的 WCDMA 和美国提出的 CDMA2000 同列为国际 3G 标准之后,中国通信产业由此实现“3G 突破、4G 并跑、5G 领先“,同时本土企业华为和中兴在国际市场上崛起并超越的成功经验,也促使印度产业界下定决心要在 5G 技术全球标准制定中发挥重要作用。 

 

印度莫迪政府在 2017 年成立了一个高级别的 5G 论坛来评估和推进印度的 5G 进程。论坛的共同主席之一,印度科技部部长 Ashutosh Sharma 明确表示印度已经错过了 3G 和 4G,那么印度必须要成为 5G 技术应用、设计、开发的全球同步参与者。TSDSI 作为论坛成员之一担负起了代表印度参与全球 5G 标准讨论和制定的重任。 TSDSI 积极备战 5G 标准的努力在协会筹备阶段就已启动,他们在 2013 年 11 月组织由包括本土及全球的运营商、通信厂商、学术和研发机构参与的“Path to 5G”论坛,探讨和确定印度的 5G 需求,并在 2014 年协会成立之后设立了专门的工作组针对印度农村覆盖需求研究“低移动性大蜂窝(LowMobility Large Cell, LMLC)技术”。 

 

在印度电信部(Dept of Telecom, DoT)的支持下,TSDSI 很快就在 ITU-R 取得突破,2017 年 11 月 WP5D 工作组接纳在 IMT-2020(5G)框架内将印度的 LMLC 技术作为农村 eMBB 配置的强制性测试案例。TSDSI 时任主席 Abhay Karandikar 博士称 LMLC 技术是“缩小城乡数字鸿沟的关键推动者“,并表示将进一步推动 LMLC 技术作为 IMT-2020(5G)标准的印度提案提交到国际电信联盟。 2018 年 6 月,在墨西哥坎昆举行的 ITU-R SG5 WP5D 第 30 次会议上,印度 TSDSI 提交的 LMLC 技术被确认为 IMT-2020(5G)无线空口技术的候选标准。TSDSI 时任主席 Abhay Karandikar 博士兴高采烈地宣布:“TSDSI 已经通过将 LMLC 需求纳入全球 5G 标准,在印度电信史上刻上自己的名字,这证明 TSDSI 在全球标准开发生态系统中的影响力日益增强。TSDSI 在电信标准领域发挥的积极作用,将为印度今后对全球标准做出更多此类贡献铺平道路“。 

 

此后印度 TSDSI 在 ITU-R SG5WP5D 后续的第 31 次会议上对自己的空口技术标准进行了优化,将其命名为 5Gi,并在第 32 次会议上提交了全套技术规范及自评估报告,成为最终入围 IMT-2020 无线空口技术的五个候选提案之一。

 

02—

然而正如当年中国的 TD-SCDMA 技术在国际电联 3G 国际标准中突围时所遭受的打压一样,印度 TSDSI 的 5Gi 标准也在提案提交和评审过程中受到国际乃至国内的巨大质疑。 

 

2020 年初,代表全球电信设备供应商和芯片制造商巨头利益的移动供应商协会(GSA)致信印度电信部部长 Anshu Prakash,称印度的本土 5G 标准偏离 3GPP 的全球统一规范将带来一系列挑战,包括破坏 5G 的全球生态,增加设备和服务成本,延迟 5G 研发进度并最终影响 5G 在印度的部署计划等。 身为 3GPP 成员的印度 TSDSI 也曾在 3GPP 体系内提出要求,希望在 3GPP 规范中预留一些资源池位,以便 TSDSI 能够将他们开发的印度特定功能移植到 3GPP 之外,但不出意外地遭到了 3GPP 的拒绝。 

 

与此同时,印度国内运营商也通过其行业机构—印度手机运营商联合会(CellularOperators Association of India ,COAI)写信给电信部,敦促印度与世界其他地区保持一致,采用 3GPP 的全球统一 5G 网络标准,利用全球 5G 生态系统优势来确保以经济实惠的价格获得 5G 设备。COAI 的总干事 RajanMathews 还公开指责 TSDSI 绕过 3GPP 直接向国际电联上报提案的做法扰乱了成熟的全球标准化、认证和监管流程。 

 

也正如当年中国政府在关键时刻力挺 TD-SCDMA 在国际电联过关一样,印度莫迪政府在 TSDSI 遭受国内外攻击时坚定地站在了 TSDSI 一边。 莫迪政府在 2015 年 7 月提出“数字印度”倡议,聚焦于发展电子政务、加强网络基础设施建设、让印度广大的农村人口也能接入互联网等。TSDSI 旨在缩小城乡数字化鸿沟的 LMLC 技术不仅符合“数字印度“倡议精神,而且志在国际舞台上推动印度本土标准国际化的举动也迎合了莫迪政府”促进印度创新、设备设计和制造,进入世界市场“的政策导向,因此印度电信部代表印度政府在国际电联层面做了大量工作支持 TSDSI。 

 

虽然外界对于印度电信部的具体活动细节不得而知,但相信他们一定从中国 TD-SCDMA 技术的闯关成功中得到过启发。原大唐电信集团总工程师、被媒体称为“TD 之父”的李世鹤回忆 TD-SCDMA 标准面临在提案评估过程中被扼杀的危险时,中国政府相关主管部门主动发声,明确表示如果中国的 TD 标准不被国际电联采用,中国也有足够的市场空间来支持自己的标准,中国仍然会采纳并运营 TD-SCDMA。最终是中国政府的坚决支持改变了国外通信业巨头的态度,TD-SCDMA 技术成功通过评估成为了 3G 的三大国际标准之一。 

 

印度政府的支持与 TSDSI 的努力终成正果。在 11 月 26 日的官方通告中,国际电联明确表示,3GPP 提交的 3GPP 5G-SRIT、3GPP 5G-RIT 和 TSDSI 提交的 5Gi 三项技术“完全符合 IMT-2020 愿景和严格性能要求,将用于 5G 全面商业化部署的三个无线空口技术已获得全球验证”。 

 

印度 TSDSI 也在其官方新闻稿中表示:“5Gi 是印度首次提出的无线空口技术,TSDSI 感谢其成员、电信部、印度政府及其合作伙伴在过去四年中为帮助其获得国际电联认可而给予的支持”。

 

身为印度 TSDSI 创始成员的 Abhay Karandikar 博士也在社交媒体上@印度总理莫迪、美国 FCC 主席 Pai 等人士,自豪地声称:“印度贡献被确认为全球通信标准,这是我们所取得的历史性里程碑,是莫迪总理 Atmanirbhar Bharat(自力更生的印度)倡议在电信领域朝着技术自主迈出的关键一步!”

 

03—

成功入选国际标准,对于印度 5G 技术而言只是迈出的第一步,那接下来究竟能走多远呢?答案远不止路漫漫其修远兮那么简单。 TSDSI 的 5Gi 技术标准,号称集成了印度特定的技术增强功能,可实现更大的覆盖范围,以满足低移动性大蜂窝(LMLC)的场景要求,从而解决农村、边远和人口稀少地区低成本 5G 网络覆盖问题。 

 

但为实现这一标准,TSDSI 的 5G 无线空口技术要求 5G 基站的信号传输半径扩展到 6 公里,这与 3GPP 的无线空口技术对于基站信号传输范围 3 公里的标准并不一致,此外 TSDSI 的标准还要求将 5G 手机的功率传输水平从国际通用的 23dBm 提升至 26dBm,从而确保它们能够与在印度农村部署的间距为 12 公里的信号塔通话。 

 

这些特殊要求必然导致印度 TSDSI 标准与国际通行的 3GPP 标准相冲突,由此也在印度国内展开了一场关于是否要采用“自主标准”建设 5G 网络的持续论战。 论战的正方是力主印度标准国际化的 TSDSI,而反方则是移动通信运营商及其行业机构印度手机运营商联合会(COAI)。双方的论题也与我国当年力推 TD-SCDMA 标准时的行业大讨论类似,反方主打经济牌,而正方主打政治牌。 

 

从运营商的利益出发,印度手机运营商联合会(COAI)列举了 TSDSI 另搞一套 5G 自主标准的四大罪状:其一,采用自主标准将延长芯片、手机、设备的开发周期,导致印度 5G 商用延迟;其二,采用自主标准将增加 5G 的开发、测试、生产、实施成本,导致印度 5G 建设和使用成本高企;其三,采用自主标准将破坏与全球 3GPP 标准的互操作性,导致印度 5G 无法支持国际漫游;其四,采用自主标准开发印度特定产品将可能减少充分竞争及持续创新,导致印度市场隔离于全球价值链之外。

 

总之,反方认为 TSDSI 的自主标准缺乏经济规模效应,在商业上不可行。 而肩负推动印度标准国际化重任的 TSDSI 则宣称自己的标准只是对 3GPP 的规范进行了 3-5% 的更改或增强,以使其具有印度特有的功能而已,这些功能调整完全可以在基站和手机上通过软件来完成,成本基本忽略不计。

 

此外,TSDSI 认为其 5G 空口技术已经通过严格的国内和国际评估流程,特别是在被国际电联确立为国际标准之后,已完全可以和 3GPP 标准无缝衔接,可以在不影响全球互操作性的情况下满足印度农村 5G 覆盖的需要。 作为反击,TSDSI 反诉 COAI 的背后有国外通信巨头的利益,批判他们攻击印度 5G 标准的举动将破坏印度的自主创新,并削弱印度在全球 5G 领域拥有第一个知识产权的努力。 双方的论战并未随着 TSDSI 的 5Gi 标准被国际电联正式认可而结束。

 

在 12 月初最新召开的印度移动大会(IMC2020)上,运营商 Bharti Airtel 的南亚 CEO GopalVittal 依然公开呼吁印度需要接受全球 5G 标准,攻击 TSDSI 的 5Gi 自主标准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将可能造成印度退出全球生态系统的危险。Gopal Vittal 还在发言中以 2G 时代的标准之争为例佐证自己的观点,他强调 GSM 之所以战胜 CDMA,不在技术优劣,而是因为 GSM 被更广泛地采用。 TSDSI 主席则回应说,5Gi 已经成为了国际标准,印度有权利要求全球供应商的 5G 设备和手机满足 5Gi 的标准要求,而且印度的 5G 建设由此或可在全球起到引领作用。  

 

04—

然而,对比中国和韩国一马当先已经完成 5G 网络大规模部署的进度,印度开启国内 5G 建设首先要解决的频谱问题都还没有着落,谈何全球引领? 莫迪政府原定于在 2020 年启动 5G 频谱拍卖,但疫情的影响已导致这一计划被严重推迟。

 

同时,针对 3.5G 频段的分配,印度电信部还在与国防部、广播部和航空部等其他频谱使用部门争执不清。印度电信部原定将 3300-3600 MHz 的 300 MHz 频段用于 5G 网络,但是由于印度航空部门要求使用 3300-3425MHz 频段,导致可供 5G 使用的频段只剩下 175MHz,运营商们都在抱怨这将导致频谱资源严重不足而无法顺利推出 5G。 频谱资源之外,运营商们对于 5G 建设的消极态度也影响着印度 5G 的推出进度。 

 

经过多轮整合之后,目前印度的运营商数量已经从 2016 年的 12 家之多集中为三大私有运营商和两家国有运营商,其中新晋运营商 Reliance Jio 背靠母公司信实工业(Reliance Industries)的财力支持,以 3.9 亿用户规模取得 33%的最大份额;本土运营商 Airtel India 以 3 亿用户规模和 26%的市场份额稳居第二;排名第三的外来户 Vodafone Idea 的市场份额则不断被蚕食,用户规模已经跌至 2.8 亿;国有运营商 BSNL 和 MTNL 则保有剩下的近 2 亿用户。 

 

在印度共计 11.7 亿手机用户中,4G 渗透率只有 56%, 除去 2016 年新杀入市场的 RelianceJio 坐拥 100%的 3.9 亿 4G 用户外,Airtel India 和 VodafoneIdea 的 4G 用户占比刚刚过半,而 BSNL 和 MTNL 这两家国营运营商的在网用户 90%以上还都是 2G 用户。

 

这也导致印度全国移动业务整体收入中,语音业务收入占比在 2019 年末仍高达 71%,而数据业务收入占比不足 30%。因此,摆在印度运营商面前的当务之急还是考虑如何扩大其 4G 用户和数据业务收入占比,而不是 5G。 

 

此外,受 Reliance Jio 在 4G 市场上打不限量价格战的影响,三家私有运营商的财务状况并不理想,特别是三家运营商与印度电信部之间关于 AGR(the Adjusted Gross Revenues)危机的诉讼还悬而未决,导致三家运营商的负债水平和现金流状况充满了不确定性。 所谓 AGR 危机,指的是印度政府在 1999 年与运营商达成协议,每年从运营商的调整后总收入(AGR)中按照固定比例进行分成的模式来收取牌照费和频谱使用费,但其后双方对于 AGR 的构成产生了分歧,印度电信部认为 AGR 包括运营商的全部业务收入,而运营商则认为 AGR 仅指来自电信服务的主业收入而不包括财务利息、投资所得等其他收入。

 

双方自 2005 年开始进行了一系列仲裁和诉讼,直至诉诸印度最高法院。在最近一次的判决中,印度最高法院要求运营商必须向电信部支付已确定的全部款项,包括本金、利息及滞纳金等高达 120 多亿美元,其中归属 Vodafone Idea 的欠款高达 73 亿美元,Bharti Airtel 欠款约 49 亿美元,就连 Reliance Jio 也被认定欠缴 2700 万美元。 虽然三家运营商还在与最高法院协商设定一个为期 20 年的分期还款计划,但这么高额的债务一旦确认下来,无疑将对三家运营商的融资和投资能力形成巨大的打击。

 

欠款最多的 Vodafone Idea 已经明确表示其无力负担这些债务,并有可能寻求撤出印度市场。  05— 背负着如此沉重的财务压力,难怪运营商们要从成本和经济性的角度出发来抵触 TSDSI 的 5G 自主标准了。

 

对于这些私有运营商而言,如果因为采用自主标准而需要承担更多的成本,这已经不是做得好做不好 5G 的问题,而是能否实现收支平衡继续活下去的问题。毕竟如当年的中国政府一样,为了成就自主标准 TD-SCDMA 而把整个中国移动都砸上去的打法,在印度的国情之下根本就行不通。 为了缓解压力,运营商 Bharti Airtel 的 CEO 公开表示印度并不需要急于上马 5G,他认为印度的 5G 可以等到 2022 年再说,到 2022 年 5G 的全球生态已经非常成熟,产业链的规模经济化程度也将达到最高,印度完全可以在 2022 年用最低的成本从市场上购买 5G 设备并轻松地复制其他国家的成熟商业模式来实现 5G 盈利。 

 

连本土的运营商们都不愿支持和采用印度的 5G 自主标准,这对 TSDSI 的 5Gi 技术前景无疑将构成沉重打击,要实现自主标准产业化并在印度乃至全球市场上落地的目标,看来 TSDSI 最终还是需要借助政府的行政力量。

 

然而中国 TD-SCDMA 的前车之鉴不远,要求运营商为了一个自主标准的虚名而投入上千亿投资建网的豪注,即使强势如莫迪政府,恐怕也只能哀叹有心无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