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2 月 16 日讯 这两年,普罗大众突然发现:中国以移动通信为代表的电子产业潜滋暗长,居然成为全球最大,而且份额还很高!

 

全民科普后,中学生去买个手机,都要问问 CPU 是几纳米,就像买车要问发动机的排量一样。

 

西方世界彷佛也是突然发现这个事实。有西方媒体找到老兵戴辉,就问一个问题:中国产业彷佛一夜之间崛起,HOW(怎么搞的)?

 

答案其实很明白:

 

  • 中国抓住了一个千载难逢的产业发展时机。本世纪初,欧美通信业整体陷入 3G 迷雾不可自拔。GSM (GSM 是全球移动通信系统(Global System for Mobile Communications) 缩写 。)貌似落后,却很好满足了全球老百姓的信息化需求。

 

  • 中国产业是在 GSM(2G)领域精耕细作并迅速崛起的,包括基站、手机。中国稚嫩的互联网产业是通过 GSM 短消息(移动梦网)咸鱼翻身的,中国稚嫩的芯片产业则是在自主设计的山寨机浪潮中发展起来。

 

  • 正是 GSM 大大推动了全人类的文明的发展,全世界无数老百姓一步跨入了现代信息世界,为他们谋求巨大的福利。

 

  • 欧美为 GSM 贡献了大量基础技术,如 GSM 用的维特比译码就是“CDMA 之父”维特比在加入高通之前发明的(没有申请专利)。中国产业力量却是决定性的。

 

  • 2007 年,苹果在中国制造 iPhone 也是看上了中国 GSM 手机供应链的雄厚基础,第一款 iPhone 也只支持 GSM。然后,日本的个人消费电子消失了,中国的智能手机产业却起来了。

 

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万亿规模的科技产业,能如此迅速的从西方转移到东方,这真是一个奇迹。老兵戴辉是世界移动通信史的见证者、参与者,也是创造者之一,请听我讲故事。

 

1G 证明中国是移动通信单一最大市场

80 年代开始,欧美日开始搞大哥大,主要是专业人士使用,如消防员、救护员等。

 

西方人家里有电话,办公室有电话,路上有公用电话,腰上还可以挂上 BB 机。西方人也不愿意将生活挂在裤腰带上,领导若晚上给你家里打个工作电话还要先道歉打扰了你的生活。不像中国,半夜若联系不到我,第二天我就要去检讨。

 

总而言之,西方世界的手机普及率一点都不高。上世纪的好莱坞片子里,出现的要不是录音电话,要不就是警察的车载电话。1989 年 11 月,埃博拉病毒首次在一群进口至美国维州雷斯顿的食蟹猴身上发现,电影《恐怖地带》展现的是这个故事,达斯汀·霍夫曼饰演的病毒学家使用了大哥大,这是很少见的。

 

图注:《Outbreak》剧照

 

摩托罗拉觉得移动通信的下一步是在山穷水尽、没有常规电话覆盖的地方,所以他要去做铱星!摩托并没有在铱星上亏钱,只是机会成本太大。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摩托罗拉到今天依然是全球最大的针对专业人士的集群呼叫系统供应商。

 

摩托罗拉认为老百姓用 CALL 机+固定电话好了。

 

图注: 国产波导寻呼机

 

大哥大在中国,却成为了炫富和体现身价的好东西,就好比现在手腕上的表,并没有多少计时的实际意义。改革开放突破了以前一起受穷的思想约束,中国崛起了一批先富阶层,具有购买实力。又因为中国的信用体系几乎为 0,大哥大就成为了实力和信用的象征。

 

男“猪脚”拿个大哥大招摇过市的场景,在港片里大量出现。

 

 

江苏的第一个 1G 基站开在苏州的张家港,按西方话务模型,八个信道就够了,结果一上线就拥塞,赶紧扩容。这大砖头啊,打的是气派,打的是排场,打的是牛 X!

华为于 87 年成立,正是广东开放模拟移动通信的同一年。为了拓展业务,华为也花巨资买了一部大哥大,前台小姑娘保管。任老板和销售员出去都不能带,只有财务部和采购部的人出去带在身上。我司连大哥大都有,银行尽管借钱啊,供应商尽管供货啊,我司肯定还得起!

 

尽管邮电部一所在 70 年代就提出了蜂窝通信的思路,与贝尔实验室差不多时候,但从头到尾,中国都没有发展出自己独立的 1G 基站和终端,缺位。

 

匪夷所思的是,90 年代后期,随着农村大放号的开展,有了“农村大哥大”,在拉线困难的偏远农村架设基站,终端则是采用带双工天线的座机(内置充电电池),华为的 ETS450 是最有名的,余承东的无线生涯从此起步。赶集的时候,摆摊卖菜的农妇用篮子装着硕大的无线座机去市场。我去河源万绿湖迎接千禧时,在湖中小岛上看到了天立通的无线终端。

 

 

GSM 起源于欧洲,却是在中国率先做大

1991 年,欧洲开始商用 GSM。不过,用户并不多,原因见上一节。

 

GSM 最大的两个推动者是爱立信和诺基亚。百年老店爱立信撑得住。诺基亚就为难了,之前是个加工型企业家底不厚,GSM 研发投入太大,如果短时间不能盈利,诺基亚就要关门了。

 

从大哥大历史可以看到,整个世界上,唯有一个国家可以做大 GSM 产业,那就是中国。瑞典首相成了爱立信的首席推销员,芬兰首相成为了诺基亚的首席销售员。

 

图注:吴基传用诺基亚 2110 打通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 GSM 电话 

 

1994 年底,中国广东开始有了 GSM,全网爱立信设备。老戴也是在那年到广州中山大学电子系读研究生。有在广东移动局工作的学长拿着手机周末返校跳舞泡妞,战斗力很强,回头率很高。

 

1995 年,诺基亚从爱立信虎口拔牙获得了福建全省的 GSM 项目。诺基亚中国区负责人跪倒在地,感谢上天,诺基亚得救了!电信新秀诺基亚的系统设备是在中国完善和成长起来的,我一个同事之前在山西移动做维护,说他不知道给诺基亚反馈过多少问题。

 

相比大哥大,GSM 的技术优势是无与伦比的。GSM 采用数字通信方式因此容量更大并且保密性能好,手机采用大规模集成电路从而更加小巧。哪里的 GSM 基站建起,哪里的大哥大用户就急剧减少。

 

换句话说,欧洲发起的 GSM 以无可比拟的技术优势完美地干掉了采用模拟通信方式的大哥大,后者美国公司更强。

 

96 年,位于东南大学的国家移动通信工程重点实验室尤肖虎团队做出了 GSM 实验系统。此时,毕业自这里的童文正在加拿大研究未来移动通信技术。

 

97 年底,华为做出了国内第一套 GSM 商用系统。

 

图注:1997 年,徐文伟发布商用 GSM 系统,右一刘江峰

 

图注:华为 GSM 早期研发管理团队,左一刘江峰,左三侯金龙

 

华为是初创公司,在 GSM 上投入很大,如果不能很快变现,也将深入困境,和诺基亚一样。99 年春节,GSM 行销体系、服务体系和研发人员一起在青青世界封闭培训。“黄埔一期”的结业典礼上,“校长”任正非前来训话:先卖国内,以后卖海外!

 

图注:作者戴辉当年现炒现卖、临阵磨枪的书籍

 

1999 年,移动行销部李祥庭和宋联忠等人推动华为 GSM 在福建移动赢得了巨大的市场成功(主要是核心网,与 C&C08 同平台),合同金额高达三个亿人民币。这个成功模式广泛复制,华为从前途有限的“有线”进入了前途无限的“无线”事业。

 

从此以后,华为的 GSM 核心网一直都很成功,长期补贴 GSM 基站。沧海遗珠,深圳还诞生了震有科技这家科创板上市公司。

 

不幸的是 GSM 基站,技术确实幼稚(客户的话),树立了几个小城市的样板点后,就被西方公司围追堵截,但也逼迫西方公司疯狂降价。

 

中兴和大唐也开发了 GSM 商用系统。继程控交换机之后,再次实现了令吴基传部长骄傲的民族通信产业集体突破。

 

2000 年,因为国产设备加入竞争,中国移动的主设备采购成本降低了 2/3 以上,再加上预付费的崛起,中国移动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运营商,达到了 1 亿用户,超过了沃达丰在几乎所有西欧国家的用户数总和。

 

如果按国家论,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用户总数更是遥遥领先于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包括美国。

 

中国手机产业因 GSM 而起步。

99 年开始,中国有了第一波 GSM 手机潮,在本世纪初达到高潮,如科健、波导、TCL、夏新、厦华、首信、康佳等众多公司。

 

中兴从 98 年底开始自主设计 GSM 手机,先后采用了 ADI 和 TI 的方案。邱文生 98 年加入中兴手机事业部,是“007”号员工。

 

中国市场大,产业力量强,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中国有巨大的制造红利,有巨大的工程师红利。

 

GSM 发明了短消息数据通道,移动互联网因此起步。

预付费带来了众多喜欢新鲜事物的年轻人,移动梦网诞生,基于短消息的双向互动数据业务诞生。中国的互联网企业都“咸鱼翻生”了!

 

网易和新浪在纳斯达克一度股价低于 1 美元,濒临退市的边缘,一年后涨了几十倍,被拉着去救市的”中国巴菲特“段永平一炮成名。腾讯则得以在港股创业板上市,从此一飞冲天。

 

日本的 iMode 是这项业务的始作俑者。加拿大的黑莓(RIM)则通过短消息通道去推送电子邮件,在 911 事件中名声大噪。

 

车联网和广域物联网也借助 GSM 迅速崛起。

上海的出租司机遇险时候,用左脚一踩,就可以将 GPS 位置信息通过短消息信道上报公安局。深圳的车被盗之后,可以在后台监控车子位置,并远程断油。

 

更夸张的是,长途铁路系统也普遍采用 GSM/GPRS 来传递工作和定位信息。地铁主要是同属 2G 的 TETRA 系统。

 

华为率先走出 3G 迷雾大干 GSM,为全球提供“信号”

华为的 GSM 基站从诞生之日起,就持续被西方企业围追堵截。国内刚开始还获得了几个小城市的应用,后来就越来越难,主要是在边际网上应用,在各省实现了宝贵的准入,为天涯海角提供覆盖,但是不赚钱。

 

1998 年底,中兴拿到了巴基斯坦近亿美元的程控交换交钥匙项目,这是中国电信设备在海外市场首次大突破。

 

2000 年开始,华为开始大跨步走向海外市场,最初也是想卖固网设备,但因为亚非拉基础设施薄弱使得固网建设困难,建设快捷的 GSM 基站就成为了海外市场突破的利器,颇有斩获。我就参与了乌兹别克的千万美元项目。华为后来取得了南非 MTN、俄罗斯 MAGAFON、沙特 STC(软交换)等主流运营商以及一批国家的小规模突破。

 

但到了后来,西方公司也开始群起封锁,获得项目越来越难,和国内的情况差不多。权威咨询机构 GARTNER 的报告里,华为 GSM 的份额都没有标注,和中兴、马可尼、意达太尔等玩家一起都被归在 OTHERS 里面。

 

2004 年,关于 3G 的呼声越来越高,华为于阿联酋和香港也有了 3G 应用。业界普遍认为 GSM 即将被 3G 全面替代。

 

反观华为的的 GSM 基站,则是长期亏损,一直靠核心网补贴,更可怕的是看不到未来。华为毕竟是个商业企业,所以放弃了新产品研发,只有王海杰在上研所带着几十个人在维护。BTS3.0 是后出线,不能靠墙安装,基站控制器还是用的 90 年代的 C&C08 32 模块架构,都是如假包换的老古董产品!

 

3G 研发人员的薪酬在市场上炒得很高。GSM 研发人员内部跳槽到 3G 部门,薪酬立马也翻番,王海杰留不住人。正好中兴一些人投奔了过来。中兴实行事业部机制,CDMA 事业部很富,GSM 事业部却很穷,GSM 研发人员在内部没有地位。

 

当时市场口有一个说法:GSM 基站将逐步退网,所以不要卖 GSM 基站了,要卖就卖 3G!

 

04 年 9 月,我孤身一人来到了菲律宾,当时这个市场已经关闭了,电信渗透率已经达到了 40%,在当时是一个很高的数字。留守的本地秘书 Sherry 正在出售办公设备,连打印机和投影仪都卖掉了。亚太产品部领导打电话告诉我客户都是骗子,勒令我离开。我通过杨炤曦找到了胡厚堃,坚决地留了下来。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国内蓬勃发达的小灵通启发了我,老百姓挺喜欢的,手机便宜、资费便宜是硬道理,技术不重要。

 

第三大 GSM 运营商 DMPI 市场份额很小,迫不得已采用了网内无限通话和短消息的模式,受到追捧,成为“第二 SIM 卡”的最佳选择,本质上和小灵通的超低资费模式类似。旺盛的需求下,网络需要大扩容,DMPI 有迫切的引入低成本 GSM 设备供应商的需求。

 

图注:作者戴辉与本地伙伴 James、菲律宾首富陈永栽(Lucio C.Tan)、亚太来调研的陈涌

 

先拓展第二大运营商,技术和商务都是排名第一,还是丢给了诺基亚,据说是诺基亚提供了很多最新款的手机。不过,这个项目的参与向业界发出了强烈的信号:华为又回来了!幸运之神眷顾了我,在第三大的 DMPI 拓展出了将千万人口马尼拉整个网络全部替换的巨大项目。

 

一番努力不表。签单之后,DMPI 董事长 Mr Gokongwei 对来访的徐直军说:你们的对手告诉我,整体搬迁千万人口大城市的无线网络,全球都没有成功先例,现在大家都在看我们两个的笑话!

 

我找公司要求紧急发货,被告知没有库存物料,生产周期长。我说不是一直上报项目成功概率是 90%吗?计划员说实在对不起,丢单概率实在太高,无法提前备货。我非常沮丧,计划员突然打来电话:好消息,一个 200%成功概率的项目丢单了,物料给菲律宾项目!

 

大城市马尼拉高楼林立,无线网络的覆盖非常复杂,华为本来就严重缺乏经验。再加上要进行整体替换,就像是在正在飞行的飞机里换发动机,更难上加难。

 

交付经理来报到,告诉我才入职华为一个星期,说领导将项目管理资料拷在一个硬盘里让他火线学习,让我们大跌眼镜。

 

硬着头皮上,DMPI 也全力配合,终于搞定。容量上去后,DMPI 的用户量暴涨,次年则迅速扩容,华为盈利再盈利。大城市的基站站型配置很高,所以毛利高,跟卖豪车一个道理。华为的 GSM 基站第一次进入了大城市,说明技术和工程能力都达到了全新的高度。

 

二战中,麦克阿瑟离开菲律宾时,留下一句话:I shall return,他实现了自己的诺言。华为又重新演绎了这个故事。

 

图注:重建的马尼拉代表处,左二作者戴辉,左三杨华,左十夏孟根。

 

华为顿然从 3G 迷雾中惊醒过来,GSM 不仅不应该淘汰,而且还应该加强建设!

 

华为也找到了 GSM 基站的伟大盈利模式,那就是:不惜代价进入城市的 GSM 市场(价值市场),一是依靠扩容赚钱,二是未来 3G/4G 升级中再赚一次,一鱼双吃!

 

06 年,胡厚堃率领的华为销售服务体系迅速调转枪头,在埃及、巴基斯坦、巴西等 GSM 市场获得了较好的市场地位。

 

在来不及开发新产品的情况下,上研在原有基站上推出了双载频板。以前一个单板只能支持一个载频,现在可以支持两个,这使得一个机柜的容量高了一倍。就好像以前 C&C08 从一个用户板支持 8 个用户提升到 16 个和 32 个用户一样。

 

我在销售服务策略部工作的三年里,去了亚非拉不少国家研讨拓展经验,“攻山头”、“炸碉堡”,抢占高地。

 

图注:2007 年作者戴辉在红海之滨研讨 GSM 销售模式

 

2006 年,在中国国内,华为在成都移动做了以前连想都不敢的整体搬迁,并成功割接,随后一发不可收拾。在 07 和 08 年两年,将三大运营商至少 20%的市场拿了下来。华为第一个出海的亚太总裁王诚回忆历史:GSM 基站是第一个在海外找到成功模式后,再杀回国内市场的大产品。

 

BTS30 基站从 99 年一直卖到 08 年,成为华为有史以来销售最大的产品,真让人始料未及,困难户成为了暴发户。single RAN 源自沃达丰与华为的联合实验室头脑风暴产生的想法,随后成为新一代基站平台。

 

2008 年,在徐文伟的领导下,华为在德国搬迁并新建了高达 8000 个 GSM 基站(部分有 3G 功能),大规模突破欧洲主流市场,这也是后来闻名遐迩的 single RAN 技术第一次成功应用。

 

必须指出的是,华为的 3G 路线是聚焦欧洲 3GPP 阵营(WCDMA 制式),甚至突破了欧洲本土。全球亚非拉地区的 GSM 运营商不少是来自欧洲的跨国运营商,如沃达丰(总部英国)、西班牙电信、葡萄牙电信、法国电信、法国电信、T-MOBILE(总部德国)等。华为的 3G 为 GSM 突破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因为大家相信,用了华为的 GSM,未来升级到 3G 不是问题,这也是我当年向菲律宾 DMPI 大吹法螺的东西。

 

08 年,乔布斯的应用市场模式创新成功,3G/4G 才真正开始大建设,第一步也是从大城市起步的。当时华为已经在全球占领了很多 GSM 市场根基,升级支持 3G/4G 就是小菜一碟。

 

如果华为不是猛干 GSM 市场,而是被动等待 3G 真正到来再去与西方公司分羹的话,华为今天顶多就是个大号的中兴通信而已。

 

任正非面对 BBC 故事工厂的采访,也表示,坚持走欧洲 3GPP 阵营的技术路线是成功关键。

 

图注:走欧洲主导的 3GPP 路线获得成功

 

中国通信产业崛起后,西方电信产业就整体衰落了。08 年爆发了全球金融危机,中国的”四万亿“大规模基建成为将西方经济拉出泥沼的巨大带动力。所以此时中国面对的国际环境很好,并没有贸易战和科技冷战这样的黑天鹅事件,为中国科技的崛起谋得了宝贵的外部环境。

 

中兴采用事业部机制,早期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如手机事业部的爆炸式崛起。华为挖掘出成功模式之后,中兴也在 06 年下半年调整了事业部机制,追入 GSM 浪潮之中,取得了诸如埃塞俄比亚这样的大市场。但因为之前过于重视 CDMA 积重难返,从此被华为迅速地拉开了差距。

 

拉丁美洲的蝴蝶扇一下翅膀, 就有可能使加勒比海产生飓风。而老兵戴辉,则是这只小蝴蝶,因为”一意孤行、我行我素“,介于有意与无意之间,对全球通信的发展历史有些影响。

 

中国力量迅速壮大,包括手机与芯片

联发科和展讯早在 04 年就做了 GSM 基带,早期推广也很难。

 

06 年开始,华为和中兴这样的中国公司,在全球白山黑水不断加大覆盖,到处都开始有了 GSM 信号。

 

全世界的普通老百姓对价格低且功能花哨的 GSM 手机就有了强大的需求,华强北的山寨机就应运而生了。

 

06 年开始,中兴创业系华勤、闻泰、龙旗等 ODM 公司采用联发科和展讯的方案,提供手机公板。华强北的档口拿上公板,再加上特色外壳、屏幕、键盘和电池,就是一部手机,perfect!

 

我的东大学长卢大伟博士从 TCL 出来,包了多条贴片线专门做展讯的手机公板。高梅松则从亿利达出来,拉了几条贴片线做手机板,赚了钱就去囤房子。

 

重要的内容来了:芯片!

八十年代初,IBM 的 PC 兼容机整体方案,大大推动了全球 PC 产业的发展,让老兵戴辉早在 1988 年,就在十八线小县城里就体会到了单指敲打键盘的乐趣。这是“一揽子解决方案”的鼻祖,美国的芯片(INTEL CPU)和微软的操作系统从此海量崛起,IBM 真是“活雷锋”。

 

看全球历史,做大芯片产业的国家其实没有几个。第一波动力是家电,日本是二战后靠家电(如收音机)先后将晶体管和 IC 拉起来;第二波动力是 PC 兼容机,美国的 CPU 和韩国的内存则都是靠 PC 市场拉起来的;第三波动力是手机,第一批是 ADI、TI 等 GSM 基带公司和高通的 CDMA 基带,中国的芯片产业是第二批,是由自主设计的山寨机带动起来的。

 

早在 2000 年 11 月成为联发科“1 号大陆干部”的杨承晋(现森国科 CEO)是参与者和亲历者,他分享了历史。联发科脱胎于台湾联电的多媒体事业部,发现 GSM 手机芯片是一个巨大的高成长机会,但大多数下游企业的研发能力非常薄弱。于是用了四年,在 04 年攒出了一个 GSM 手机芯片 TURNKEY 解决方案,卖芯片再免费赠送整个软硬件解决方案,买芯片送大礼包!深圳的“屌丝”客户最多,彻底颠覆了只有巨头才能做手机的模式。

 

图注:联发科 1 号陆干杨承晋、作者戴辉、投资人史文军

 

南山科技园要给块地给联发科,被蔡明介断然拒绝:我们努力做事不做房地产!天下没有后悔药吃,我也没在南山买房,每次看着后海十来万的房价就想削自己的头发。

 

中芯国际 2000 年成立,建厂后一直在找海量发货的机会。山寨机崛起后,本土芯片设计业崛起,在中芯国际流片,带来了发展机遇。格科微靠性价比高的图像传感器起家(是中芯国际第一个海量客户),艾为靠大功率音频放大芯片(服务大喇叭手机)和双卡控制芯片起家,锐迪科靠低成本模拟和射频器件起家,汇顶是靠屏幕控制芯片(服务山寨智能机).......

 

大家都知道,乔布斯重新定义的智能手机是一场革命,这是美国设计、中国制造的典型。苹果将智能手机放在中国生产。也是看中了中国强大的手机供应链。iPhone 第一代只支持 GSM。

 

华米 OV 的崛起,也源自 GSM 时代。OPPO 和联发科在 DVD 时代建立了战略合作,因此得到联发科大力支持进入到 GSM 智能手机领域。

 

所以说,如果没有在 GSM 领域的长期持续用力,中国的基站、手机、芯片产业都将失去一次巨大的带动力量。

 

老杳吧于 08 年诞生,是手机芯片论坛,大家都在上面吐槽。由老杳发起,于 2011 年成立了手机中国联盟,并有了这张难得的合影。

 

图注:2011 年,手机中国联盟合影

 

中兴事件之后,2018 年集微芯片论坛上有个手机子论坛,我的老战友焦建堂主持。各手机公司纷纷表示,要多给国产芯片提供测试和导入的机会。

 

过去十年里,老兵戴辉顾问的明锐理想 AOI 设备,也服务手机公司的制造线。这十年智能手机风云变幻,来的来去的去,有了无数令人感慨的故事。

 

GSM 大大推动了全人类文明的发展

最近,中国联通的 GSM 网络退网了。我好感伤,不想说再见!

 

中国移动的全球通(GSM 技术)还在运营,并没有退出时间表,毕竟还有那么多老人机和物联网终端在线,而且用移动手机打电话,多数还是用的 GSM 信道,少数是 VoLTE。

 

从前,全世界的很多地方都是没有电,更没有电话的,通信基本靠吼,交通基本靠走,治安基本靠狗,娱乐基本靠手。

 

01 年我去印度,电信渗透率只有 0.3%。扣掉城市,农村里则基本上是 0 电话,大部分农村彷佛还停留在中世纪的文明程度。

 

亚非拉的广大地区先是有了 GSM 基站(有信号),然后老百姓有了价廉物美的多功能手机。无数偏远地区老百姓本来在刀耕火种,一跃有了 GSM 手机,进入现代社会,堪称人类文明史上的一个巨大进步。

 

06 年我去安徽绩溪的山里旅行,有 GSM 信号的山村率先开展了民宿业务,没有信号的地方则天天盼信号。一个小伙子对我说:如果我这里有手机信号,我去城里网吧,在新浪旅游论坛发个贴,我家也可以搞旅游!

 

07-08 年我去了印度、埃及、尼日利亚、赞比亚等地,感受到了现代通信文明进步给老百姓生活带来的变化。

 

再也不用走尽山道到城里排长队打长途,再也不用数着字儿拍电报了。无数人的第一个电话,第一条数据信息(短消息),第一张数码照片,第一个玩的电子游戏,都来自于 GSM 手机。

 

GSM 承担了“LIFE LINE(生命线)”的责任。

在欧洲,家里的固定电话有“LIFE LINE”的职能,必要时喊救护车和报警。在亚非拉,则是 GSM 手机率先承担了这个职责。有什么急事,也可以打电话求援了,记得《无人区》里徐峥爬到树上打电话吗?

 

如果发生突发事件,如新冠抗疫、地震或海啸、孩子走失、犯罪事件,相关的紧急信息都可以结合地理位置来通过广播短消息,第一时间通知附近区域的所有人。当然,做假基站乱发广告的人,要绳之以法。

 

所以说,GSM 极大地改变了人类社会的面貌,大大加快了人类文明的发展历程。欧洲和美国是重要的基础技术贡献者,而中国力量,却是决定性的!

 

倪光南院士的助手曹冬老师对我说:信息技术有可能在薄弱省份弯道超车,就是因为负担小拖累少,整体转型反而快,比如云计算和大数据,贵州和甘肃都是成功案例。

 

3G 饱受磨难,孕育出应用市场

2000 年的时候,西欧运营商的 3G 牌照拍卖都卖出了天价,英国发了 5 张 3G 牌照,费用达到了 500 多亿美元,而且还要求在几年之内实现对 95%以上的城市面积进行 3G 覆盖。

 

西欧运营商为什么要出那么高的价格去拍牌照?当时,所有人都相信,3G 很快就会将 GSM 干掉,并发展出和 PC 互联网一样辉煌的移动互联网业务。而且获得牌照后,股价就暴涨,真金白银进口袋,不香吗?

 

3GPP 定义 3G 标准的时候,根据 2G 替代 1G 的老经验,也期待会全面替代 GSM。对语音通话做了很多的保障,还画蛇添足地搞了基于专用信道的视频电话,终我一生也没有用过。这使得网络结构复杂臃肿,导致支持高速数据业务的效率不高并且终端成本过大。如果 3G 不考虑对 2G 语音业务的替代,而是从一开头干脆直扑数据业务,就可直接采用全 IP 架构,系统和终端可以更加简化。4G 就是这么成功的。

 

3G 手机的发展实在太慢了。高通推出了兼容 GSM 和 WCDMA 两种制式的手机芯片后,到 2003 年,诺基亚和爱立信各只出了一款昂贵的 3G 手机。华为和中兴因此都获得了为欧洲运营商定制 3G 终端的机会,包括手机和数据卡。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高价竞拍 3G 牌照的运营商都叫苦不迭。

 

3G 数据业务流量空淌,无奈之下,就低价卖数据业务套餐,用数据卡配合便携机使用,引发了一波中国产数据卡潮。

 

3G 没有发展起来,高通收不到 LICESE 费用,只好在属于 2G 阵营的 CDMA 上持续高强度收费。对朗讯、摩托罗拉、北电都是巨大的打击。中兴通信因为主攻 CDMA,也受到了冲击。

 

大家会问,为什么 3G 没有在中国市场上壮大呢?

对于中国市场而言,GSM 已经够好用了,如果不能有效扶持自己标准的 3G 技术(TD-SCDMA),中国发 3G 牌照耗费几千亿人民币的意义在哪里呢?然而 TDS 发展缓慢,使得中国的 3G 部署步步推迟,年复一年都是”明年考虑发牌照”,一直拖到了 2009 年才发牌照。

 

回头来看,如果高通和爱立信当时全力来支持 TDS,情况就可能就不一样了。可惜两家公司都不愿支持 TDS,最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2008 年,伟大的 APP STORE 模式在 3G 上诞生,人民的生活迎来了新的篇章。世界的发展,是螺旋形的上升,没有 3G 的饱受蹂躏,也不可能有 4G 的成功。

 

4G 谋求与 2/3G 共存,中美战略合作

INTEL 在便携机中集成了 WiFi,可以在咖啡厅愉快地使用,对移动运营商构成了挑战。

 

有了 WiFi 成功后,INTEL 再接再厉,推动了 WiMAX(俗称 3.9G)技术,理念是:努力做好 IP 数据业务,不要去管语音的 QoS。

 

INTEL 来自 IT 领域,对于 CT(电信)阵营而言,就是门外的野蛮人,电信阵营包括设备商和运营商前所未有的团结起来,借鉴了 WiMAX 的优点,迅速发布了 LTE 的 4G 标准,全球电信界第一次真正团结了起来。

 

北电拥抱 WiMAX,对技术的理解是无与伦比的,可惜估中了开头,却没有估中那个结尾。

 

号称 3.9G 的 WiMAX 尽管先行一步,但最终失败,一个重要原因标准组织没有拉住中国。如果当时 WiMAX 愿意和 TD-SCDMA 融合,那么中国在 4G 上就会同时支持 WiMAX,而不仅仅只是 LTE 了。未来鹿死谁手,还很难说呢。

 

08 年,APP 应用超市模式诞生后,3G/4G 浪潮真正到来,华为因为在 GSM 上有很好的格局而赚到了大钱。

 

美国主导的移动互联网产业爆炸式发展,迫切需要中国企业去山穷水尽的地方贡献基站和低价手机,所以也和中国形成了战略的合作。

 

印度疯狂发展的 JIO 手机成本超低,在于只支持 2G 和 4G,采用展讯芯片。2G 做语音,4G 做数据,够了!

 

中国 3G 之 TDS 产业艰难成功,体现出了强大的中国产业力量,所以在 4G 上西方世界和中国是精诚合作的。

 

LTE 的 CAT 1 成为了车联网与广域网网的重要技术。基于 4G 又发展出了超低功耗的 NB IoT 技术,是电信阵营团结起来,共同对抗 LORA 这个来自 IT 阵营的门外野蛮人的。

 

云计算产业,也是在 4G 兴起之后,才大发展起来,正如当年 GSM 带动了互联网一样。

 

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UCLOUD(季昕华通过手机游戏起家)、金山云(背靠 WPS 和小米)、百度 AI 云等企业都大发展了起来。无数 SAAS 企业蓬勃发展。

 

老兵戴辉现在是专攻桌面云(VDI)的京华科讯公司董事,创始人曾浩文是华为第一任云计算业务负责人。2015 年,京华科讯在福建电信推出了中国第一个采用自主 KVM 引擎的云游戏系统。

 

5G 是大饼,破解了博弈困局

随着 4G 和移动互联网的成熟,智能手机发货量在 18 年开始下滑,整个全球电子信息业走入了瓶颈期。

 

如果一直停留在 4G 领域,将产生激烈的竞争。

 

2019 年中国发了四张 5G 牌照,并大建 5G 网络。一年多过去,中国建设的 5G 基站数量,超过了全球的一半还要多。华为和爱立信自不待言,中兴通信的大楼上也高挂起了:中兴通信,5G 之道!

 

19 年国庆期间,vivo 的 5G 手机就到营业厅了。当年 3G 用了三年才实现的历程,在中国一年就做到了。中国的市场和产业力量,展现了坚强的肌肉。

 

图注:19 年国庆节,作者戴辉拍摄的 vivo 5G 手机上货架

 

19 年底,小米和高通合作推出的 K30 5G 手机,直接跌破了 2000 元,这款手机,显然是亏损的,但是对拉动 5G 产业至关重要。老戴辗转找到了中大电子系学长林斌(小米 CEO),搞了一个优购码。

 

 

随后,千多元的 5G 手机层出不穷,智能手机发货量爆炸式地上升。

 

中国 5G 手机产业链和应用业务的疯狂发展,也使得产业外移的趋势放缓。还出现了产业回流,产业已经整体外移的三星又将一部分 5G 手机交给了华勤等 ODM 公司来代工了。

 

5G 是个市场大饼(BIG PIE),大家都来分享。美国对中国的芯片出口,不仅没有下降,还上升了。中国的芯片产业也获得了和平崛起的宝贵机遇。

 

当然,饭要一口一口吃,中国毕竟才改革开放四十年,科技崛起的路上一定还会遇到阻力和压力,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坊间都期待 5G 能在工业互联网上大有可为,5G 还出了个新分支叫 OPEN RAN,行业专网模式也在摸索。未来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