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内首款 5G 手机开卖到现在,已经有近一年半的时间,5G 在国内的发展速度也称得上是突飞猛进。12 月 24 日,在国新办会议上,工信部表示,国内 2020 年新增了 58 万座 5G 基站,实现了对全国所有地市的覆盖。今年国内市场 5G 手机的出货量高达 1.44 亿部,我们也可以很明显地感知到,现在市场上在售的绝大部分新机都是 5G 产品。

 

日前,工信部又宣布了重大举措——向国内三大运营商颁发了有效期 10 年的 5G 中低频段使用许可证。工信部在发布的文件中还特别指出,允许部分现有 4G 频率资源重耕后用于 5G。

 

低频或成 5G 信号铺设生力军

实际上,早在 2017 年年底,工信部就公布了 3000-5000MHz 频段内的频率使用规划,使我国成为全球首个率先划分 5G 中频段的国家。具体划分情况为:3300-3400MHz(限室内使用)、3400-3600MHz 和 4800-5000MHz。2018 年年底,三大运营商拿到的 5G 频段尘埃落定,具体而言,中国移动拿到的频段为 2515-2675MHz(n41)和 4800-4900MHz(n79),中国电信拿到的频段为 3400-3500MHz(n78),中国联通则拿到了 3500MHz-3600MHz(n78)。

 

 

不难看到,在 5G 建设上,我国走的是 Sub-6GHz 技术路线,在中频频段快速完成 5 G 信号的铺设。相对于毫米波,中频频段绝对速率更低、理论网速更慢,但在信号覆盖和信号穿透率上,则完胜毫米波。试图以毫米波作为 5G 主力的美国,现在似乎已经被打脸。外媒曾在 5G 信号实测中指出,5G 毫米波的抗干扰能力极差,甚至测试手机和信号塔之间站着一个人都能让手机收到的 5G 网速急剧下降。

 

不过,即便如此,5G 基站的覆盖范围仍然要比 4G、3G 乃至 2G 小得多。在查询资料、得到更为具体的数据后,这种对比就尤为明显:

 

2G 基站覆盖半径约为 5-10 公里

3G 基站覆盖半径约为 2-5 公里

4G 基站覆盖半径约为 1-3 公里

5G 基站覆盖半径约为 100-300 米

 

另外,4G 频段重耕为 5G 的操作在这次工信部的正式许可前已经在悄悄尝试了。实际上,中国移动拿到的 n41,就来自于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在 2600MHz 上的 4G 频段。根据之前公布的时间表,中国电信于 2019 年 9 月完成了 2635~2655MHz 的频率腾退,中国联通则完成了 2555~2575MHz 频段频率的腾退。同样的,中国移动也把部分 900MHz、1800MHz 频谱腾退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

 

这个过程中,有意思的是,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腾退的 4G 频谱基本是 TDD 制式。尽管 4G 时代,三大运营商的口号都是 TDD 和 FDD 共建,但实际执行中,移动以 TDD 为主,联通电信以 FDD 为重心。因此,腾退 2600Hz 频谱对这两大运营商影响并不大,同时给移动 5G 建设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同样的,中国移动腾退的 900MHz、1800MHz 频谱,则给其他两家运营商在 4 建设上有了更加大的空间。

 

2G、3G 谁去谁留?

随着更先进的通讯技术标准落地,逐渐变得落后的网络制式,就要“退位让贤”,释放出宝贵的频谱资源。在全球范围来看,很多国家或地区都完成了 2G、3G 频谱的腾退。以我国的台湾地区为例,早在 2017 年 7 月就正式关闭了所有的 2G 基站,一年之后关闭了所有 3G 基站。不出意外的话,未来很多地区,都将是 4G+5G 的组网状态。

 

但在中国大陆,情况显然要复杂很多,三大运营商给出的具体方案也有所区别。工信部今年 7 月份公布的数据显示,大陆地区的 2G 用户数量依然高达 2 亿多,在所有移动用户中的占比为 17%。除了大量个人 2G 用户外,还有很多物联网设备用的 2G 网络。

 

具体到三大运营商,中国移动目前比较倾向于保留 2G、清退 3G、发展 4G 和 5G 的方案。放弃 3G 不难理解,移动当年拿到的牌照是 TD-SCDMA,技术和实际体验上都存在诸多问题,把移动搞得焦头烂额。等到 4G 网络普及后,移动自然就急于抛掉 3G 的负资产了。而且,移动在国内运营商中最先完成了 VoLTE 的普及,打电话也不用降级到 3G,何况还有 2G 这层保护伞。

 

 

中国电信也比较特殊,当初拿到的是 CDMA 牌照,承载着 2G、3G 网络。如今,电信也试图减少 CDMA 制式的维护成本,把重点放在 4G 和 5G 上。如果你仔细观察过的话,可以发现,很多在售的新机,在网络参数一栏都少了对 CDMA 网络的支持。而实际上,大部分手机的基带芯片都兼容 CDMA,屏蔽这一制式的做法是电信要求的。与之对应的,电信也完成了 VoLTE 的大规模推广,大部分手机也都默认打开了 VoLTE 开关。

 

 

而到了联通这边,情况又不一样了。3G 时代最弱势的联通拿到了最好的 WCDMA 牌照,理论网速是最快的,小雷还记得当时信号好人少的地方,联通 3G 卡的实际下载速度能达到 1MB/s 以上,几乎迈入了 4G 网络的门槛。通过大规模的建设,3G 依然是目前联通覆盖最广的网络,很多时候在填补 4G 覆盖不到的空白。因此,联通在 VoLTE 的推广上也是三大运营商中最不积极的一个,从最开始的试行到全国全范围推行,前前后后差不多有五六年的时间。

 

因此在网络清退上,联通选择了对 2G 开刀。早在 2018 年,联通就宣布在 3、4G 网络覆盖良好的地区清退 2G 网络。今年 11 月份更是宣布全面清退 2G 网络。

 

 

目前来看,5G 信号覆盖的主力还是依靠中频网络。但尽管它们的覆盖范围比毫米波要广,但几百米的覆盖范围还是不够用,也导致 5G 建设的成本依然极为高昂。几十万的 5G 基站数量看起来很多,但也只有 4G 数量十分之一。这意味着如果 5G 覆盖范围要追上 4G,那就得持续增加投资金额。 

 

这样来看,2、3G 网络清退后的频谱,未来将会被 5G 所有,以实现低成本和广覆盖。当然,低频 5G 在理论网速上肯定不如中高频 5G ,但实际体验仍然会优于 4G 网络。而且,5G 覆盖上,先实现“有”比实现“好”更为迫切。现在工信部直接允许运营商将重新释放的频率资源用于 5G 建设,对国内的 5G 加速推进有非常积极的作用,相信很快 5G 的覆盖就能从地市级拓展到区县级甚至乡镇级,也将推动 5G 相关产业的进一步发展。

 

4G 会变慢吗?

这个问题,其实去年就有很多人问过。为此新浪曾在微博上发起过一次调查投票,参与人数超过了 20 万,结果有 7 成以上的网友表示感觉网速变慢。关于 4G 降速的说法在网络上掀起热议后,运营商也都出来回应,统一的措辞都是没有人为降速,同时相关报告也称移动网络速率不但没有下降,反而在提升。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可能都是真的。一方面,运营商的确没有刻意对 4G 进行降速。但另一方面,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短视频等高负载应用大规模普及、App 体积的不断膨胀,都对网络承载能力提出了更严峻的考验。尽管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4G 依然是移动网络的主心骨,但基站建设上,优先级肯定是不如 5G 的。这种情况下,4G 用户或许难以避免网络体验下降的问题。

 

当然,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5G 网络的快速推进和建设,对用户以及各行各业显然是更有好处的。未来 5G 手机的使用场景会进一步拓宽,甚至催生出新的杀手级应用。同时,5G 对商用场景也能提供更多助力。如今,绝大部分上市的手机都具备支持 5G 的能力,5G 套餐价格在不断下降、信号覆盖在不断扩大,国内用户将会获得更好的网络体验,这还是值得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