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团队正在广州开讲 2021 微信公开课的当天,小米旗下的社交产品米聊即将关闭的消息突然在社交网络上爆出。米聊官网发布公告称,“因业务变动,我们将于 2021 年 2 月 19 日 12 点 00 分停止米聊的服务。” 

 

 

米聊的关闭并不显得突然,早在 2 年前,米聊本来就有可能被关闭,但是小米并没有彻底放弃它,而是在 2018 年 6 月发布了新米聊,新米聊不仅优化了聊天交互,还扩展了广播的内容和趣味小游戏。小米强行为米聊“续命”2 年,没想到依然走向失败。 

 

移动社交的黄金时代 

2019 年 1 月 15 日,多闪、马桶 MT、聊天宝三款社交产品同一天发布,打响了“围剿微信”之战,这三款产品背后分别是字节跳动、前快播创始人王欣、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外界对于他们的崛起充满了希望,部分用户对于微信、QQ 已经腻了,因此,他们更希望能够有新的社交 App 能够替代微信、QQ。 

 

就连腾讯自己也希望能够在社交市场小试一番,连续两个月内推出了包括猫呼、轻聊、回音、有记、朋友、欢遇和灯遇交友在内的 7 款社交产品。 

 

随着时间的推移,多闪、马桶 MT、聊天宝均已销声匿迹,“围剿微信”的声音亦逐渐消失,而腾讯自己的社交产品也未“出圈”。显然,就当前的移动互联网环境来看,谁要想成功做出一款成功的社交产品都不容易。 

 

如果将时间线拉回到 10 年前,中国的移动社交市场正处于黄金时代。一方面,移动互联网正处于起步阶段,无论是硬件市场,还是软件市场,机会很多;另一方面,互联网行业的巨头效应不明显,任何创业者都有可能成功,社交市场同样如此。 

 

米聊的推出时间甚至比微信还要早。2010 年 12 月初米聊开始内测,2010 年 12 月 11 月,米聊发布了 Android 版,其后米聊陆续推出了苹果的 iOS 版以及诺基亚的 Symbian 版。不到 2 年时间,雷军就很高兴地公开了米聊的数据,同时在线用户数量突破 100 万,累计用户超 1700 万。按照当时的成绩看,米聊的数据非常喜人。 

 

 

米聊的增速之所以如此之快,是因为当时的移动社交属于新兴市场,谁都有机会。除米聊外,比较知名的移动社交产品还有易信、来往、飞信、Line 等,这些产品的推出时间不一,但是成长势头都很凶猛,易信上线 11 个月后用户量就破亿,仅仅一个月时间,来往的注册用户数已突破 1000 万。陌陌用户量突破 2000 万只用了 1 年零 4 个月。微信未大成之前,无论是米聊,还是易信、来往等,看起来都有成功的机会。 

 

狂奔的微信 

CNNIC 的数据显示,截至 2020 年 6 月,我国手机网民规模为 9.32 亿。腾讯 2020 年 Q3 季度财报显示,腾讯微信及 WeChat 的合并月活跃帐户数为 12.1 亿,同比增长 5.4%。同样是腾讯旗下且产品历史远远超过微信的 QQ 月活仅为 6.17 亿,前者几近于后者的 2 倍。 

 

毫无疑问,微信已成为中国用户量以及用户活跃度最高的应用。 

 

米聊、易信、来往、陌陌的成长速度确实很快,但依然无法与狂奔的微信相比,当前者的注册用户量依然在千万级别徘徊的适合,微信到 2013 年 10 月 24 日,用户数就超过了 6 亿,日活跃用户 1 亿。 

 

除 IM(即时通讯)功能外,微信陆续上线了微信小游戏、微信支付、微信红包、微信搜索、微信小程序等功能,每一个新功能的推出,都将微信的用户量和月活跃用户数推向新的高点。到 2015 年末,微信和 WeChat 的合并月活跃账户数达到了 6.97 亿,面对用户量如此庞大的微信,米聊、易信、来往、陌陌们只能望而却步,陌陌最初在陌生人市场找到了定位,后来又依靠网络直播转型才彻底成长起来。 

 

在微信这个巨型 App 面前,其他社交产品没机会与它抗争,甚至连 QQ 最终也被微信给彻底比了下去。微信的大成,彻底让其他社交产品失去了生存空间,米聊也不例外。 

 

米聊强行“续命”依然失败 

七麦数据显示,米聊 iOS 版在 2016 年 11 月 11 日进行了更新后,产品近 2 年时间都未再更新,如此长时间未对产品进行更新在移动互联网行业内通常意味着,公司已放弃了这款产品,关停只是迟早的事。外界也认为小米会放弃米聊。 

 

2018 年 5 月 28 日,米聊的一张海报让它再次成为焦点,其海报上显示,“我是米聊,我为更有趣的交友而奋斗。小米年度旗舰发布会,5 月 31 日深圳见!”看起来非常像米聊会在小米新的发布会上再次亮相,然而,热闹并不属于米聊。 

 

 

小米递交招股书后,雷军曾在公开信中提到:“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显然,雷军想要外界将它对标成市盈率更高的互联网公司,而不是苹果。 

 

 

招股书显示,小米有 18 个月活跃用户超过 5000 万的应用程序,其中最主要的 App 就是小米应用商店、小米浏览器、小米音乐和小米视频等。很可惜,在小米的招股书中,也未看到米聊的身影。 

 

2018 年 11 月 28 日,新米聊的 8.0.0 版在 App Store 上线,新功能的加入试图重新让米聊充满活力,但这只是让米聊延续了关闭的时间,并未改变米聊的最终命运,为何米聊变成“新米聊”后依然失败呢?郭静的互联网圈认为跟几个因素有关: 

 

第一,产品侧的劣势。知名产品经理俞军曾提到过,用户价值=(新体验-旧体验)-替换成本。与成熟的微信相比,米聊即使更新后,依然不如微信有活力,微信看起来“臃肿”,可功能齐全,并且用户关系链和用户习惯都已形成,米聊并没有绝对的领先优势超过微信。 

 

 

第二,小米对米聊的重视不够。重视不一定能成功,但是不重视,绝对不会成功。 

 

硬件仍然是小米的核心。小米集团 2020 年 Q3 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总收入达 722 亿元,其中,智能手机收入为 476 亿元,AIoT 与生活消费产品部分的收入为 181 亿元,互联网服务收入仅为 58 亿元,占小米总收入的 8%。 

 

对于小米而言,占据小米营收大头的智能手机和 AIoT 与生活消费产品才是大头,互联网服务收入仅占很小的一部分,而米聊只是其中的一款产品,且自身又没有足够的造血能力,很难为小米贡献高营收和月活等数据,小米很难会对米聊倾注过多的资源和投入。越是不重视的情况下,米聊就越难成功。 

 

第三,微信优势愈发明显。与“佛系”的米聊相比,微信却依然在向前奔跑。2018 年 Q3 季度,微信及 WeChat 月活跃账户达 10.825 亿,2 年后,微信及 WeChat 月活跃账户依然增长了 1.275 亿。面对微信的优势,“佛系”的米聊很难在 IM 市场做出成绩来。 

 

对于用户而言,现在的米聊就像曾经的塞班、天天动听、虾米音乐、网易论坛一样,米聊最开始也是在小米用户之间火起来的,如今的小米已成为一家市值达 7908 亿港元的公司,很多用户都用过小米手机,米聊就像那些关闭的应用一样,代表着一种青春般的记忆,它的关停难免会引发一轮用户的“缅怀”。 

 

 

现在很难再听到“挑战微信”的声音,但是在社交市场,无论是大巨头,还是创业公司,都在进行着不同的尝试,米聊没了,人们对社交的需求却不会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