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日,媒体曝光法国物联网公司Sigfox创始人兼CEO退出自己创办的这家公司,由美国子公司的负责人接任CEO。近年来由于NB-IoT、LoRa占据大部分LPWAN市场份额,Sigfox这家昔日的明星公司似乎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农历新年结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笔者关注到一则消息:法国物联网公司Sigfox创始人兼CEO退出自己创办的这家公司,由美国子公司的负责人接任CEO。

 

物联网圈的从业者,尤其是低功耗广域网络(LPWAN)圈的从业者们对Sigfox并不陌生,这家法国明星创业公司的做法当年给业界带来了不少启示。近年来由于NB-IoT、LoRa占据大部分LPWAN市场份额,这家昔日的明星公司似乎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不过,Sigfox的发展路径和历程依然值得物联网业界去研究和反思。

 

从风光无限到落寞的5年

Sigfox创办于2009年,诞生于法国图卢兹郊区被称为“物联网小镇”的Labège,成立之初就专注于M2M/IoT通信,定位提供低速率、低功耗、低价格且基于Sub 1Ghz的无线网络通信服务。而其进入全球物联网业界视野是从2015年开始的,因为在这一年2月,Sigfox宣布从7家重量级投资机构获得投资1亿欧元,这笔投资成为法国历史上最大的一笔VC投资。

 

物联网创业公司获得如此大规模的融资并不多见,因此该消息一经曝光,即刻成为行业热点,吸引了大量的目光。

 

此后,这家明星企业继续获得多家知名投资机构和产业领军企业的青睐,融资金额又创新高,过去几年总融资额度近3亿欧元。

 

时间

金额

投资机构

2017.05

未透露

Khazanah Nasional(马来西亚主权基金)

2016.11

1.6亿美元

Salesforce

Bpifrance

英特尔投资

Elliott Management

法国液化空气

IDInvest Partners

IXO

2015.02

1亿欧元

Bpifrance

Elliott Management

欧洲卫星通信

法国液化空气

法国燃气苏伊士

NTT Docomo创投

SK电讯创投

西班牙电信创投

2014.03

1500万欧元

西班牙电信创投

Elaia Partners

Partech Ventures

英特尔投资

IDInvest Partners

Ambition Numérique

Bpifrance

2012.09

1500万欧元

英特尔投资

IDInvest Partners

Elaia Partners

Partech Ventures

Bpifrance

2011.06

200万欧元

Elaia Partners

 

可以看出,除了很多海外财务投资机构外,多家运营商、芯片厂商、公共事业厂商以及软硬件巨头们都对其进行投资,Sigfox的股东阵容无比豪华。

 

 

作为明星创业公司,自然有大量曝光的机会。例如,在2018年法国总统马克龙访华期间,Sigfox就和空客等法国知名企业一起作为总统商务代表团成员,在两国领导人见证下与中国企业签订合作协议。

 

不过,在2015年初Sigfox首次进入人们视野的同时,其他两个技术也迎来关键的亮相,即2015年初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期间成立的LoRa联盟和NB-IoT智慧水务原型方案的展出,都给物联网业界留下深刻印象。此后几年,NB-IoT和LoRa快速发展,全球连接数和应用规模不断扩大,而Sigfox似乎被甩在身后。

 

从2018年起,Sigfox就再未披露过融资信息,而且有媒体不断曝出Sigfox出售部分国家的网络、核心高管离职、裁员等负面消息。

 

根据Sigfox官网的数据,截至2021年1月注册在Sigfox网络上的终端设备数为1720万个,每天发送消息数为6300万条,每一终端每天发送消息不足4条,可见其终端绝大多数都是低频通信的设备。而这家公司宣称在全球72个国家和地区都有网络部署,包括自营和委托当地合作伙伴运营,这意味着平均每个国家和地区连接数不足24万个。2018年底,Sigfox全球网络连接数为620万,2019年初Sigfox曾制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在2023年要实现全球10亿连接,从过去几年的节奏看这一目标的实现是遥遥无期。

 

 

曾经的物联网市场“鲇鱼”

在Sigfox成立之初,该公司创始人就认为,当前在能源短缺和频谱昂贵的背景下,用传统的蜂窝网络承载大量的物联网设备毫无意义,更好的办法是将这些设备连接到一个专用的、可以支持数十亿设备以不同的时间间隔发送相对较少数据的网络。因此,Sigfox致力于在各国和各地区部署一张覆盖全国的运营商级广域网络,而这张网络与传统的蜂窝网络不同,它专为低数据量的物联网应用提供远距离的连接解决方案。

 

因为传统的蜂窝系统主要是用在语音和高速数据速率应用上的,无线接口复杂并且增加了成本和电源功耗,并不适合于低数据速率连接,而Sigfox网络则提供了合适的连接方案。现实中大量物联网设备仅需低频传输少量数据,但对终端功耗要求极高,Sigfox使用了超窄带调制技术,其数据传输带宽仅为100bps,而少量站点即可支持数百万设备连接,一个基站的覆盖范围即可相当于传统蜂窝网络的50-100个站点的覆盖,连接的终端耗电量极低,可以支持10年左右。

 

很多机构或许很早就有这一想法,而Sigfox是较早将这一想法付诸实施的企业,且其融资的主要目标是用于部署覆盖全球、专用于物联网的网络,一家创业企业致力于成为全球网络运营商的野心,从一定程度上给传统电信运营商带来压力,无怪乎Telefonica、NTT Docomo、SK电信等主流运营商如此热衷于Sigfox的融资。

 

除此之外,Sigfox还在多个应用领域进行创新。例如早在2017年9月,Sigfox就推出了一款名为Admiral Ivory的廉价模组,价格仅约为0.2美元,这款模组可用于大量一次性使用的产品中,尤其是一些“用完可丢弃”的产品。Sigfox展示了在牛皮纸信封中嵌入该模组,当信封被打开时,就会触发模组向后台发送一条文字消息,再实时发送给管理人手机,及时跟踪信封的位置和情况。这样的模组有超薄的电池、超薄的触点,成本低至了近乎可忽略的程度,可以用于大量物流、零售等终端上。

 

 

虽然此后Sigfox这一0.2美元的廉价模组再无更新消息,但这一举措代表着低功耗广域网络应用的一个重要方向。2017年11月,Semtech宣布投资了柔性印刷电池公司Imprint Energy,推动超薄低成本的LoRa模组应用;国内企业纵行科技在2018年10月推出了一款ZETag广域传感标贴,使用成熟的印刷电池,总体模块成本量产后可以做到1美元以下,其目标是将物联网应用从耐用品扩展至易耗品,目前已为多家快件公司提供高附加值包裹跟踪服务;沃达丰和拜尔公司也在去年推出了一款低成本超薄的NB-IoT跟踪标签,用于拜尔药品的追踪。

 

产业发展的启示

正如前文所述,低功耗广域网络主要技术进入全球物联网视野源于2015年,过去的5年时间有不下10种此类技术问世并尝试开拓物联网市场,呈现“百家争鸣”的局面。然而,市场竞争是残酷的,如今在物联网市场中生存下来的并不多。一个物联网的细分市场格局的确立,5年足矣。

 

第一,从市场格局看,过去几年中,NB-IoT和LoRa成为低功耗广域网络领域最具代表性的两大阵营,根据公开披露数据,截至2020年10月,全球NB-IoT连接数超过1.4亿;而截至2020年1月,全球基于LoRa的终端节点数达到1.45亿。NB-IoT和LoRa占据了低功耗广域网络领域绝大部分份额且仍在快速增长,其他技术形成的连接数就非常少。与此形成对比的是,Sigfox在2021年1月仅实现1720万的连接数。虽然单从连接数这一指标无法下定论,但这一领域是典型的规模经济,没有连接数的基础,应用和服务就无从谈起。因此,未来几年中,这一领域的市场格局依然是NB-IoT和LoRa占据主导。

 

第二,从技术演进看,随着物联网市场的扩大和需求的变化,连接技术需要持续演进,业界不少观点认为这方面正是Sigfox落寞的一个重要原因。Sigfox技术协议在10年前就已经问世,然而在这10年中并没有重要的技术演进。反观NB-IoT和LoRa,NB-IoT从3GPP R13版本中被提出,在后续的R14、R15版本不断实现技术增强和功能完善,后续将作为5G标准持续优化;LoRa联盟在2015年LoRaWAN第一个版本后,也在联合联盟成员不断推动LoRaWAN规范的演进,目前已更新多个版本,且Semtech也在针对不同场景持续改进LoRa物理层技术并更新芯片版本。技术演进是支撑商业化的重要条件,因此还需高度重视。

 

第三,从产业生态角度看,很显然NB-IoT和LoRa在全球的生态经营较为成功,其中NB-IoT通过全球主流运营商建立起最庞大的生态体系,而LoRa则是通过开放化的联盟形成一股强大力量,使其逆袭为物联网领域的一个事实标准。相比而言,Sigfox的产业生态圈就小了很多,而且其坚持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和全球运营商的商业模式,在现有背景下显得不够开放。笔者曾经撰文指出,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物联网市场,Sigfox在这一市场上颗粒无收,确实是影响其规模增长的一个原因。虽然Sigfox此前已和吉林省政府、神州数码达成合作意向,但其进入中国市场仍有多个壁垒,其中一些壁垒来源于其自身技术和商业策略。

 

第四,从市场定位角度看,当前NB-IoT和LoRa占据主导的市场格局下,持有其他技术的公司应该认清形势,重新思考自身在这一市场中的定位。目前来看,全球化运营商模式、面向所有行业这一类定位似乎并不适合非主导技术,在细分市场深耕或许是自身定位的一个方向。例如,纵行科技聚焦物流、建筑等少数几个领域,并重点推进ZETag等产品,逐渐形成ZETA技术的生态圈,在NB-IoT和LoRa占据主导市场环境下建立起自身的护城河。一些专家认为,Sigfox在近年来全球连接数增长困难情况下,仍然设立10亿连接的目标,是其战略的失误,或许应该重新思考一下自身的定位。

 

当然,Sigfox CEO人选的更迭并不代表这家公司的失败,过去几年中Sigfox的探索也给全球物联网市场带来很多借鉴和启示。经过5年的洗礼,在全球低功耗广域物联网市场格局确定的背景下,Sigfox进入一个新的起点,期待这家昔日的明星创业公司在后续能给业界带来新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