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全年,华为始终处于被完全断供的状态,无法获取5G通信设备的射频、FPGA、功放等元器件的国外合作伙伴的供货。

 

虽然华为本身研发能力极强,通信设备中大量核心元器件都采用自研,但世界上几乎没有任何一家大型科技企业可以脱离产业链独自生存。

 

根据《日本经济新闻》对华为5G基站的拆解,华为最新5G基站成本约为1,320美元,其中中国企业制造的零部件占比达48%,但美国零部件占比依然高达27.2%,主要包括赛灵思(Xilinx)、莱迪斯(Lattice)的现场可编程门阵列(FPGA)芯片,来自德州仪器(TI)、安森美半导体(ONSemiconducto)的功率半导体芯片,以及来自赛普拉斯半导体(CypressSemiconductor)的存储器、博通(Broadcom)的通信开关部件、亚德诺半导体(AnalogDevices)的功率放大部件等。

 

这些元器件,美国产品在高端市场几乎都是垄断地位,目前没有太好的替代方案。另外,韩国日本的零部件也在华为基站中占据了一定比例,这些产品的进口也是要受限于美国禁令的。

 

 

除了断供影响,华为通信设备还由于美国政府的威胁正逐渐从部分发达国家运营商网络中退出。

 

除了美国自己外,美国好兄弟们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法国等一众发达国家,以及印度这种发展中国家大国,都拒绝使用华为的5G设备,甚至不惜成本的将已部署的4G设备从现网中拆除。

 

在这样的极限施压下,华为在5G通信设备市场上表现难免会受到很大的负面影响。

 

但事实却并未如此。市场研究公司Dell'OroGroup刚刚发布了2020年第四季度全球整体电信基础设施市场报告,与华为在手机市场日渐沉沦的表现相比,华为在通信设备市场表现依然一骑绝尘,并拉开与诺基亚、爱立信两大竞争对手的差距。

 

 

根据Dell'OroGroup的估算,华为在2020年通信设备市场份额由19年的28%上升至31%,份额不降反升。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违背逻辑的结果呢?

 

01、中国本土5G市场实在是太太太大了

2月23日在2021年世界移动大会开幕式上,工信部副部长刘烈宏披露,中国本土已建成开通近72万个5G基站,约占全球7成。中国电信董事长柯瑞文则披露,国内5G套餐用户总数已超过3.2亿户。

 

与此对应的是,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拆除现网华为通信设备的法国,截止到2月底仅有5G基站12310座。

 

而美国呢?在公开数据上并没有找到美国的5G基站数量,但有美国5G用户数的数据:据美国各大移动业务零售店的销售数据,统计出美国四大移动运营商的5G用户数约为408.2万户,其中,Verizon约220万,AT&T约62.9万,T-Mobile约50.1万,Sprint约48.3万。

 

因此,不论是基站规模、还是5G用户数,中国本土5G发展都远远超过全球其他国家水平。而且,工信部称,我国2021年还要新建5G基站60万个以上。

 

所以,起码在近两年,可以说得中国者得5G设备市场,而华为无疑是目前国内三大电信运营商采购份额最高的通信设备厂商。

 

而且,随着国内份额最大的国外通信设备厂商爱立信的母国瑞典公开跳出来表示由于“安全”问题不会使用华为5G设备,相信未来华为在国内的市场份额还会有进一步的提升。

 

02 、性价比才是硬道理

就算是面对发达国家来势汹涌的抵制,截至2021年,全球59个国家或地区的140张商用5G网络中,由华为承建的数量也达到了半数以上。

 

原因是啥?还不是华为性价比相对来说比友商们要高,对于发展中国家、欠发达国家来说,便宜、实惠才是关键,何况华为设备还好用。以下放两个国际咨询机构(都不是中国的,分别是美国的StrategyAnalytics与GlobalData)对于不同厂商5G设备的评估,可以看到华为产品基本就是业界领先。

 

 

 

比如发展中国家的代表、都是人口大国的金砖五国(BRICS,分别是巴西(Brazil)、俄罗斯(Russia)、印度(India)、中国(China)、和南非(SouthAfrica)),巴西虽曾经站过美国,但目前已明确表示华为公司及其他中国企业均可参与巴西5G建设,而且当前巴西全国3G、4G设备中有将近40%来自华为;3月5日,俄罗斯运营商MTS发布消息称,已使用华为设备在莫斯科开通了俄罗斯首个面向广大消费者的5G试点网络;南非已经使用华为设备开通非洲首个5G网络;中国就不用说了。

 

只有印度,基本确定拒绝华为参与5G建设。

 

因此,华为就算丢掉了个别国家市场,但绝大多数国家的5G建设大门还是敞开的,何况发达国家虽然有钱,但是对于网络建设来说基本考虑的只是人口密度与城市规模,与国家穷富无关。

 

03、基站不是你想换,想换就能换

在4G时代,华为通信设备占据了全球市场最大份额,以2018年5G尚未商用时为例,当时的基站市场中华为份额超过30%,其4G基站遍布全球,当前“5G反华为大本营”欧洲都有4成基站是华为设备。

 

 

而对于通信基站来说,如果某个区域采用了A设备厂家的4G设备,那么如果使用B设备厂家的5G设备,对于网络来说几乎是灾难性的。因为,一是45G厂家必须相同才能实现NSA(非独立组网)制式的5G;二是就算SA(独立组网)制式的5G,如果45G厂家不同,也会存在两张网络间协同的各类问题、或者一些新功能新技术无法部署。

 

因此,如果5G时代不继续使用华为设备,原先的华为4G设备最好需要同步替换掉,就像法国一样,这样无畏的资源浪费,除了地主家的傻儿子一般国家是不愿意承受的。

 

04、华为的基站芯片还能撑多久?

就算华为目前依然一骑绝尘,那未来如果一直被断供,华为的通信设备供货能撑多久?

 

这个不用过分担心,因为基站等通信设备不像手机这样的消费电子品,需求完全可预测、可估计,且不会像手机一样出现军备竞赛般的更新换代比拼。

 

因此,华为预期到美国制裁会愈演愈烈时,已经在窗口期囤积了足够的芯片以备不时之需。

 

据外媒报道,华为手中的基站芯片数量充足,可支持其未来数年的经营发展,这意味着,美方对华为的制裁对其企业级、运营商业务的影响有限,要明显低于其智能手机业务。

 

而且,只要是通信行业内的,都应该自己有体会,虽然华为目前手机因为芯片短缺货源稀缺,价格都被炒上了天,但其通信基站产品完全正常供应,没有出现几年前中兴被突然断供时基站产品供货不足的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也有过回应:华为现在是地主家的余粮比较充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