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数年以来,企业上云越来越热,尤其在疫情的催化下,无论是在线办公,还是网络购物,都迎来了新一轮井喷式发展,而这背后最为离不开的,还是提供了基础设施的云计算厂商。

 

热潮之下,投资者纷纷寻找机会,在云计算最为发达的美国,一系列中小型云计算明星股如Salesforce、Datadog、Cloudflare在云计算巨头亚马逊、微软的树荫之下百花齐放般的成长。

 

这让股神巴菲特都动了凡心,接连打破自己的不碰科技股,不碰IPO新股的投资习惯,大手笔买入新兴云计算厂商Snowflake。

 

美国云计算的后起之秀发展的如火如荼,云计算的另一个高峰中国,自然也进入了新厂商登台表演的阶段,而青云科技,正是其中一朵后浪,它究竟是找到了哪块根据地,又准备向何处出发? 

 

 

2006年,还被定义为购物网站的亚马逊悄悄上线了一款产品:S3(简单存储服务),这就是后来大名鼎鼎,占据公有云市场半壁江山的AWS(亚马逊云服务)的第一款产品,允许其他网站在亚马逊的服务器上存储照片和视频等文件。这款产品一开始并不为人注目,上线的一个月中有整整9小时中断都没有客户发现。

 

默默无闻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再添加了更多功能以后,蜂拥而至的开发者就挤满了服务器,让亚马逊从一个向消费者出售商品的电商公司,摇身一变成为向开发者出售算力的科技公司。

 

成功并不是偶然的,亚马逊筹备这款产品已经4年之久。作为一个电商公司,亚马逊经常遭遇的一个问题是电商的访问有明显的季节潮汐,部分IT资源不得不长期闲置,这让贝索斯开始探索一个让IT资源弹性化,甚至出租共享的方案。

 

14年后,这款不断生长的产品贡献了亚马逊6成以上利润,帮助亚马逊一度成为世界上市值最高的公司,也把创始人贝索斯送上了世界首富的宝座。

 

在亚马逊发布AWS的时候,它的同行,中国的阿里巴巴,也被高企的IT成本所困扰,2年后,一个名为“飞天”的项目就此启动,阿里云诞生。数年内,腾讯云、青云、优刻得等云计算厂商也加入了市场,中国紧随美国之后,成为世界第二大云计算市场。

 

在云兴起的第一阶段,主流是被描述成新时代的电站和自来水厂的公有云,一个公有云厂商购置好庞大的存储和算力,就可以成为各个需要IT资源企业的基础设施。在蓝图中,每个企业本身的IT设施都是可有可无的,打开电脑,登录购置好的公有云账户,获得算力就会像拧开水龙头获得水一般简单。

 

在这个路径下,公有云似乎已经讲完了所有的云计算故事:

 

财力雄厚的大公司利用规模效益开始大打价格战,最终强者恒强的抢下全部市场。

 

现实真的会直接奔向公有云大厂们的蓝图吗? 

 

 

2014年,一家叫Pivotal的美国云计算公司提出了一个词“云原生”,很快这个词就被发展出一整套技术体系,包括应用微服务、容器编排、声明式API,在这些晦涩的技术名词之下,一套新的IT思想在发展壮大。

 

即从应用跑在本地服务器上,只是部分借用云的算力,转变成应用直接在云端开发、编译、运行,本地只是起到展示作用。也意味着应用在开发时,可以直接获得来自云的无穷算力、存储的支持。

 

在2014年的时代,云原生还只是技术公司探讨的一个概念,而在2021年,却是每个技术公司都不得不面临的一个浪潮:在5G等新基建的推动下,越来越多的终端可以和云端进行高速的连接。

 

云原生,意味着倒逼产业的全面云化,但有一部分企业,却选择自己掏钱,做起了私有云。

 

直接原因是成本和合规。

 

从成本上来说,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采购公有云的支出无疑会水涨船高,以至于企业发现自己建设私有云,或者采用稳态私有云+敏态公有云的模式反而更能够省钱。

 

这其实也很好理解,就如同企业人数少的时候,往往是向员工发放餐补来解决伙食问题,但企业一旦跨过了数千人的零界点,往往就会选择自建食堂。毕竟对内自建食堂已经有了规模效应,足以摊薄成本,在外吃,始终要给商家留出利润,成本始终不可能降到最低,云计算也是这个道理。

 

另一点是可控与合规,在金融、能源、政务等数据安全敏感的行业,要实现全面上公有云,依然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这倒不是因为公有云数据的安全性不过关,在云计算已经发展了十余年的今天,这已经是各大厂商的基本功,但任何传统行业向云上迁移显然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大量行业的监管规则还没有为公有云时代修改,数据不离屋依然是这些行业的标配要求。

 

这种情况下,比起固执的说服它们上公有云,建立一个专为他们服务的私有云平台,显然是更能满足客户眼下需求的做法。

 

不过私有云带来的问题是,业务弹性受限,毕竟自己的IT资源池就这么大,扩容仍需要采购和部署时间。这个时候,混合云,作为一种兼顾公有云和私有云的方案就被推了出来。

 

混合云,理论上集合了两者的优点:核心数据放私有云,非核心数据放公有云,可谓两头都有着落。

 

这自然引起了企业的兴趣,根据计世资讯的研究,预计在未来几年,中国混合云市场将快速扩张,成为云计算的重要一极,2020年市场规模为253亿元,预计到2024年市场规模将达到892.9亿元,2020-2024年的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35.3%。

 

Gartner预测2020年采用混合云的企业占比会达到90%。MarketsandMarkets预测,表明到2021年混合云的复合增长率将达到22.5%。各大厂商也纷纷加码混合云,微软推出了Azure Stack,IBM收购Redhat,AWS也推出混合云产品Outposts,混合云市场一时间涌入了诸多玩家竞相攀比。

 

这种热度,不但体现在商业层面,甚至在政策层面,也非常明显的体现了出来。在刚刚通过的“十四五”规划中,明确指出:“以混合云为重点,培育行业解决方案、系统集成、运维管理等云服务产业”。混合云,已经走到了政商两热的时间节点。
但混合云,真的这么美吗?

 

 

 

看起来这么美的混合云,其实一直被一个问题所困扰。那就是,两朵不同的云,怎么才能和谐相处?

 

对于企业来说,一个现实的问题就是,外面的公有云,和自建的私有云,往往基于不同的IT架构,连操作页面都无法统一。

 

这无疑是混合云行业的一个先天顽疾:云服务商往往采用“集成拼装”策略,用API把不同的私有云,公有云,缝合在一起,本想着搞“无缝链接”,最后却搞成了一个“缝合怪”。

 

“缝合怪”的产生,是由于大多数云厂商的选择了缝合的技术捷径,而没有从基础架构做起打通几朵云的资源池。

 

青云科技,在机缘之下,成为了混合云的卡位者。

 

谁也没有想到一家创业云厂商却率先敲开了统一架构混合云的门。

 

在2012年,阿里云这个庞然大物的技术研发进入高潮的时候,一位年轻的工程师走入了北京朝阳区工商局,他掏出注册一个公司所需要的最低资本:3万块,注册了一家云计算公司,将其命名为优帆(Yunify)。

 

优帆日后改名为青云,而这位创业者就是青云科技的董事长兼CEO黄允松,他曾是IBM SmartCloud创始团队成员,也是首席架构师,算是一名老IBM人,此时正带着另外两位IBM前同事一起创业。

 

 

相比阿里云这种需求驱动的云厂商,青云科技可能反而是异类:没有大公司做靠山,仅仅靠着创业者怀揣的积蓄,就要创立一家云计算公司,它由技术极客对未来世界的愿景驱动创办,在这个愿景里,过剩的IT算力组成强大的公有云,输出到每一个角落。
按照黄允松说法就是:世界的下一个浪潮。

 

但愿景也好,浪潮也罢,都是不能当订单吃的,相比之下阿里云、腾讯云起步就有自己下游作为天然客户,但这家蹒跚起步的企业显然还需要一个大客户来满足生存,私有云显然是初期能最快获取现金流的道路。

 

青云科技切入私有云起源于一个奇迹般的故事,在2014年,招行的技术负责人刚刚上任,正为某大厂的私有云交付而焦头烂额,听到机会的黄允松在楼道里拦住了他,口若悬河的推介起了自己的产品。在一席长谈后,这位负责人拍板决定,在极为谨慎的金融机构里,试用一下这个新团队的产品。

 

结果竟然是青云科技顺利通过了验收,这次成功不但让青云回笼了几百万资金,更成为青云在金融行业开辟市场的金牌案例,青云科技随即又拿下中国银行,接下来,泰康保险、光大银行、中国太平也纷纷抛出了橄榄枝,一时间,青云科技成为了金融云里的“红人”。

 

金融行业,几乎是所有行业中对数据合规、安全、快速反应要求最严苛的,从“数据不离楼”到“毫秒级响应”,都意味着私有云会是行业的首选。这种开局倒逼着本来想干公有云的青云,成为了一个私有云专家。

 

在感受了诸多私有云客户的需求后,青云科技在2014年,就在各家巨头前做出了一个布局:搞公有云和私有云统一的架构。这点有多超前呢?直到这套架构成为了成熟产品,海外的亚马逊在4年后才开始把统一架构的混合云产品提上议程。

 

公私一体的混合架构只是青云科技混合云的一把武器,自主性和扩展性,也丰富了它的武器库。

 

自主性,当初为了追求技术,青云科技没有选择二次开发OpenStack这种捷径,而是坚持核心代码100%自主创新、自主研发,完全国产化。 

 

扩展性,青云科技在云平台的核心架构设计上率先同时实现了“无限扩展”(5000+节点)和“最小规模交付”(3节点)能力,这让各个企业都能轻松玩转私有云和下一步的混合云。

 

私有云的眼下和公有云的远方,青云科技早早的开始脚踏两朵云。

 

这两朵云,究竟能把青云带多远?

 

 

 

历经10年多发展,中国云产业的发展终于诞生了规模上能与巨头掰手腕的厂商,也诞生了技术效率上,独具特色的厂商。这正是科技行业的魅力所在:

 

云计算的大潮中,有开辟市场、教育市场的前浪,也会有服务细分行业,探究更多可能性的后浪,这才让科技的浪潮一次次向前推进,而不是在强者恒强的口号下,慢慢走向单一和沉寂。

 

规模战争,不会是云计算的终章,为企业服务,不断探索新技术的百花齐放,才是下一个时代的背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