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华为发布《创新和知识产权白皮书2020》,同时公开了对5G多模手机的收费标准:华为对遵循5G标准的单台手机专利许可费上限为2.5美元,并提供适用于手机售价的合理百分比费率,将从2021年开始收取。

 

简单理解就是,华为将针对使用华为专利技术的5G手机收取费用,最高单台2.5美元,具体费用根据商议后决定。

 

我们从两个角度来分析一下这件事:

  • 一个是华为为什么现在开始收费?
  • 第二个是这个收费标准算不算高?

 

先来说第一个,为什么现在选择开始收取专利费用。

 

来看一组数据,今年2月,德国专利统计公司IPLytics发布的《5G专利竞赛的领跑者》报告显示,华为以15.39%的专利申请量位居第一,高通以11.24%占比位居第二,中兴通讯以9.81%占比位居第三,三星第四,苹果排在第十一。

 

 

可以看到,华为已经是全球5G专利最多的公司之一。

 

同时,从当前技术时间节点来看,目前5G标准主要版本已相对成熟并冻结,数据显示华为对5G标准的技术贡献占比高达20%,这使得华为有能力去判断并制定一个合理的、与自身贡献相匹配的、均衡的费率,并在5G规模商用元年这个合适时机,向业界公开宣布收费。

 

另外,再看华为的研发团队规模和研发投入,2020年华为从事研究与开发的人员有10万人,占公司总人数的50%左右。2019年,研发费用支出为人民币1317亿元人民币,约占全年收入的15.3%。近10年来研发投入近千亿美元。

 

 

了解完以上背景后,再来看待华为开始收取5G专利费一事是否清晰了一些。

 

投入需要回报,大量的研发投入需要钱的回报来维持商业公司正常的运转。可以理解为是对华为多年在5G领域持续投入创新的回报,一种保护。况且,专利收费本来就是业界惯例和正常的商业逻辑,也受法律保护。

 

另一方面,华为此前因缺芯问题导致终端业务受损,荣耀还被迫出售。从华为的角度来看,专利收费可以弥补一部分芯片断供带来的损失。尽管并不能完全弥补这部分损失,但能弥补总归是好的。苍蝇也是肉。

 

华为在终端业务受阻之后选择收取专利费,估计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这一点从近日任正非在与美国《连线》杂志连线时说的话可以得到一些佐证。任正非表示:华为的知识产权不会武器化,但是相互之间的交互许可是必要的。在过去20年里,华为跟ICT行业的主要专利持有企业进行了广泛的交叉许可谈判,签署了大量的专利许可和交叉许可协议。

 

但是,如今华为手机终端业务受阻,原有的跟其他企业的交叉授权已经不对等了,相当于使用别人的专利少了,别人仍旧使用自己的专利,价值不对等,所以要开始收取专利费,也是情理之中。

 

在知乎上看到一条2018年的一位网友关于“华为难道不收5G专利费?”问题的回答: “哪天华为自己不做终端了,那么他就开始各种收专利费了。同理,如果哪天高通自己也要生产终端了,那么他也就收不到多少专利费了。”

 

图源:知乎

 

如今来看,颇有一种真理被后知后觉的回味。

 

收取的费用高不高?

说完上个问题,我们再来看一下华为收取的费用高不高。

 

先说结论:按照行业标准来说,华为收取上限为2.5美元的费用,属于较低水平。当然,价格高低是一个相对的概念,需要通过对比来发现。我们以高通、诺基亚、爱立信等行业公司为例。

 

爱立信在2017年3月公布标准,每部手机的单台许可费在 2.5~5美元;


诺基亚在2018年8月公布收费标准,固定单台许可费,每部手机不超过3欧元;

 

作为过去几代通信技术的领先者,高通在专利上具有极大的优势。因此,高通的5G专利收费标准也比较高:

单模5G手机专利费:2.275%-4%

多模5G手机专利费:3.25%-5%

如果想把高通的非核心专利也一起打包授权,那么单模手机和多模手机的专利费分别上升为4%和5%。

 

尽管高通把收取专利费的封顶手机净售价设置为400美元,但仍旧可以看出高通专利费的高昂,是华为的几倍以上。根据专家推测,到2025年全国将有6亿的5G手机用户,这样算下来,仅5G专利费,高通就能从中国赚走万亿元专利费用。

 

 

相比之下,华为收费还是很低的,且收的时间也相对较晚。

 

对于华为来讲,其实收费标准比较难界定,但又很关键,收费太多会阻挠新技术应用、推广,还要顾忌本土终端厂商的承受能力;收费少了企业就会降低创新的动力。需要在这中间找个平衡。

 

华为知识产权部部长丁建新表示,知识产权收入不会成为华为的主要收入来源,预计2019年至2021年期间,华为将从专利授权中获得约12亿美元-13亿美元的收入。主营业务还是经营产品与服务,这是公司的长期营收重点。

 

一点思考

华为这笔钱该跟谁收呢?向高通收取?还是直接向三星、苹果、小米、OV这些厂商收取?

 

有消息称,对于苹果、三星以及小米、OPPO、vivo这类头部的手机厂商,华为会与其进行一对一的谈判。各家手机厂商手上的筹码,决定了最终实际价格。比如,市场份额大的公司更可能争取到“优惠价格”;持有专利数量多、质量高,能够跟华为进行交叉许可的,也会降低该费用。

 

但是,对于“高通系”的手机厂商,从高通的商业模式来看,高通为小米、OV等企业定制了套餐包,购买高通芯片,按照每部设备售价的一定比例缴纳专利费用,就可以受到高通专利池的保护,后续出现问题只会找高通的麻烦而不会再找到手机企业。

 

使用高通芯片,交了高通税的厂商都有高通的专利池庇护,高通和华为也有相互授权协议。现在华为要单独收费,是否应该直接找高通谈,小米、OPPO、vivo等手机厂商总不能出几遍钱。

 

所以,又有声音表示,华为在这方面会采取一个阶段式收费节奏,先向几个海外手机厂商收费,比如苹果和三星;过一段时间后,才会逐步推进到国内手机厂商。

 

但是,所有的成本是否最终都会落到消费者头上?尽管这个数字并不会快速反映到目前的手机定价上,但依旧很有可能会逐渐融入到几年后的手机价格中,毕竟,“羊毛总归出在羊身上”。

 

但我们总归应该高兴吧,华为的出现,至少让我们看到了国内企业中“一流企业做标准”该有的样子,给很多国内企业树立了榜样。而非只能做那只永远被牵着鼻子,任人宰割的羔羊。

 

既然技术的进步总是需要有人买单的,那我们又何尝不能为本土企业的突围添一声呐喊,而非站在井边做那个“勇敢”的投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