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英特尔晒出了新代言人杨笠,结果被网友群起围攻,直接骂到删除代言信息的地步。之所以闹出这种乱子,根源还是英特尔在选择代言人上与自己的最大客户群体发生冲突。杨笠在脱口秀中多次贬低中国“普通男人”,而CPU和电脑最大购买客户就是男性,英特尔此举,好比是一家化妆品公司找了一个有家暴历史的男星来当代言人,结果自然以悲剧收场。

 

这里铁流借用一位网友的评论:

作为一个男性,我不喜欢杨笠的原因不是因为她普信男的内容,因为现实中的确有很多普信男,而是作为一个脱口秀演员,由于自身水平不够,没有足够的铺垫让被冒犯群体感觉到那是个joke。我在国外听脱口秀的时候,如果一名黑人脱口秀演员要开始吐槽白人,他会先给命题然后给一个非常具体的生活中的例子或者顺序颠倒过来都行。这样一个具体的例子能够让被冒犯群体明白他在指的是哪些人。而杨笠的问题在于,现实生活中不乏很多普普通通认真工作的男人。人家生平没什么愿望,就是想本本分分工作,老老实实挣钱,疼老婆养孩子,对生活充满希望。人家境界不够,就是欣赏不来这种冒犯的艺术,人家就想好好生活,人家就不喜欢这种东西。你不出圈还好,你一出圈自然引起众怒。本来就是自己水平不够铺垫不够,脑残粉还非得上纲上线,顾左右而言他,编各种梗,你这不是在欺负老实人吗,这简直是对真正关心农村女性教育问题、职场性别歧视问题的女权的侮辱。杨笠也在避重就轻还在恰烂钱。这就非常不讨喜了。

 

 

 

其实,英特尔碰壁的何止这次选错了代言人,在其主营业务CPU上,英特尔相当不顺利。

 

一直以来,英特尔CPU有两大法宝,一是独步天下的制造工艺,二是全球顶级的CPU架构设计水平。不知是英特尔独孤求败过于寂寞,还是“挤牙膏大法”来钱太容易,英特尔这几年可以用“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来形容,在技术上进步上进步龟速,直接导致这几年面对AMD与台积电的组合非常乏力。

 

十多年前,AMD走了“模块化”架构的歧路,直接导致其CPU在相同主频下,性能只有英特尔的70%左右,加上制造工艺上的劣势,直接使AMD的市场份额逐年缩水。在历经挖掘机、推土机等“农用机械”架构的挫折之后,AMD终于找对了方向,苦心孤诣研发出锐龙处理器,在CPU架构上突飞猛进。同时,AMD将CPU交给台积电代工,在台积电尖端工艺的加持下,AMD CPU终于用上了比英特尔CPU更好的制造工艺。在架构设计水平和制造工艺双双赶超英特尔的情况下,AMD重新获得市场青睐,面对AMD十分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IT发烧友们纷纷表示:AMD YES。

 

 

由于这几年AMD CPU销售火爆,AMD股价5年内上涨800%,十五年来,AMD在全球台式机CPU市场份额第一次超越了英特尔,苏姿丰也因此入选全球最佳CEO。

 

英特尔之所以聘请杨笠,也许是希望打上独立女性标签,进而获得女性客户青睐,然而就独立女性而言,在CPU行业中,最显眼的无疑是AMD CEO苏姿丰博士。

 

 

苏姿丰出生于1969年,本科、硕士和博士均就读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1990年获学士学位,1991年获硕士学位,1994年获博士学位(苏姿丰3年读完本科,1年读完硕士,3年读完博士,25岁获得博士学位),2018年当选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2020年入选为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

 

相对于“善于打拳”的杨笠,苏姿丰的形象和智慧是后者根本无法企及的。

 

对于这一次英特尔在代言人选择上的糟糕表现,铁流不由猜想,英特尔公关部门都是AMD的卧底,因而想尽办法向苏姿丰致敬。对于当下陷入产品和品牌形象双重困境的英特尔而言,重金聘请苏姿丰担任CEO和形象代言人,不失为一条出路。